http://www.xici.net/d234716411.htm 1 2511 2016-10-17 06:24:07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为什么不死

为什么不死

lonely_carmen 发表于:16-10-17 06:24

印象中,我是喜欢半夜十二点在club里疯疯癫癫左手一瓶酒右手攥着烟在看不清五官的人影幢幢中,看着头顶一簇簇亮瞎眼的灯光打量我通红的脸颊的。舞台上的男DJ甩着及肩中发,我觉得他的投入是装出来的。有谁能在每个同样的夜晚,放着相似的节奏,还能陶醉在同一片震耳欲聋中?


哦。错了。


我是极喜欢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别人疯疯癫癫左手一瓶酒右手攥着烟在人群中晕晕绕绕扭臀摆腰的。可惜天不遂人愿,那里容不下清醒的人。


一个朋友说她很想尝试3P,我眼睛一亮,兴奋地说,我刚好很想看真人3P。她一个白眼翻过来,有谁容得下在一个清醒的人面前疯狂?倘若她不能使一双清冷的眼蒙上荷尔蒙这窗帘,羞耻将永远比欲望更强烈,这强烈源于它的高端,源于人自发编纂的高级动物理论。


这理论横行,在上帝论和无神论的人间,人总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们总要寻找一些存在的意义,或者什么都不想,单纯地活到死。


此乃世俗。


世俗,即人为发展演变的经由不同种族、国家以及其他群体于历史长河中形成的生活习惯及风俗的世界。它仿佛河的下游,承载着我们无法决定的出生后的世界,一个结局后的故事,此乃番外。而我们的灵魂则逆流而上,寻找结局之前的因果。有人遇见了上帝,有人追随了玉皇大帝,有人终生群居于河的下游,有人不堪渺小而死去。


时光辗转千万光年,每一个下班后仍不能消停的夜晚,每一个作业做到凌晨十二点的学生时代,每一个家庭琐事后的扪心自问,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梦想真的是梦想本身么,梦想难道不是在一个寻找不到意义的人间,我们赋予自己的一种满足感么。爱国,民族自豪感,政治倾向,用自己微薄的努力,来改变这个世界。家庭,儿女,亲情,时光辗转千万光年,我们赋予自己活着的意义,但什么是意义,追本溯源,谁也不知道。


我们骨子里厌弃每一个睡懒觉的白天,醉生梦死的夜晚,无所事事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光,我们从骨子里厌恶这与生俱来的罪孽,在世俗的骨架里,我们鄙视基因这副骨架,或者说,我们真实的灵魂。


基因的追本溯源是空虚,我们承载的只是结局,出生这件事,只是番外的楔子。世俗的追本溯源是人,是我们本身,因为我们创造了人间的秩序。番外也可以比正文更宏大。


我一向是在享受科技便利的同时质疑它的意义的。我一向坚定不移地相信我们正走在毁灭自己的道路上。那些发明家,科学家,那些为人类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们,那些永载史册的英雄们,千万年以后,会不会被末世的人视为罪人?


所有的好都是坏,所有的先进也是落后,正义也分时代,死亡同样是另一种生存。毫无疑问,我们这一种族,终其一生,也探究不出活着的意义。


那为什么不死呢?


学习成机器的我们,加班到没有私人生活的我们,被孩子的哭闹、家庭琐事纠缠后半辈子的我们,为什么不死呢?


为什么活着这个命题,我们永远无法解释,我们只是这一结局的承载者。出生是我们的开始,无论再求知再痛苦,思想也触碰不到之前的境界。为什么不死,我们为什么不去死?


这才是我们人的命题。


我问我自己很多遍,为什么我留恋这个没有意义的世界,为什么我企图用梦想装饰人生的意义?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我来说,去酒吧会让我觉得荒废,不学习会让我感觉浪费,不读书是虚度繁华,过度沉浸物质是肤浅,是谁有权赋予我这样的价值观?至此,我们似乎陷入了虚无主义。


这并不是我们的命题。


我们为什么不去死?我问我自己,我为什么不去死?


羁绊。


我不想用爱来作为第一个理由,或许羁绊更加合适。感情是没法触摸但绝对真实存在的。它是一种无形的关系,一个异次元的世界。从出生开始,我们就与父母产生了羁绊。这深沉的关系追本溯源就是人。它的产生源于新的人产生。我们无需追寻它的上游,人就是羁绊的上游。


好奇。


正如我朋友对3P的好奇,我对欣赏3P的好奇,热情阻挡了我们向死的心。反正总归有一死,何不好好欣赏这或许只一世的人间?


我们总自诩特别。爱做一些常人不做之事,麻醉自己不是普通人。但到了死这一处,他人不死,我们也不敢死。一些抑郁症患者自杀,也鼓励了他身边患着同样病症的人效仿。但归根结底,人还是怕死的。它永远无法形成一种风潮,也做不了大多数人彰显自己独特性的证据。


现实世界何尝不是一本架空的小说,有着特定背景特定人物,我们是自己主观意识里的主角。读小说时,我们何尝不是站在上帝视角冷眼旁观,参演一部现实小说时,我们的意义取决于所处人间的意义,所处国家的意义,从而诞生了所谓民族自豪感,国家归属感,政治倾向,生活追求,事业梦想。


为什么不死?


历经苦难与繁华,感受作为造物主创造的羁绊,实现好奇,我们是一条河流的下游,也是千千万万条河流的上游,为什么要死?


为什么要死咬活着的意义?这件事本身就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