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329277.htm 1 800 2004-10-21 15:06:3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人大教授水平令人担忧

人大教授水平令人担忧

不想言说 发表于:04-10-21 15:06

人大教授水平令人担忧
——简评张立文:中国哲学的“名字体系”——《朱陆之辩》**序*

“中国哲学的“名字体系”——《朱陆之辩》序”洋洋8千字左右,然而其作者除了夸奖其徒弟彭永捷的话语写的不错外,其余的则根本看不出这序言会是出自人大知名教授之手:

一、序言作者在第二自然段开头脱离实际的这样写到:“朱陆之辩,绵延久远,影响广深”。故他在下文无法写出根本不存在的影响广深的朱陆之辩。只好糊弄人的写下了如下几句:“其所辩之问题,诚如本书所说:关乎宋明理学根本性理论和伦理道德领域的基础性理论问题。故而探赜索隐,钩深致远此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虽然历史上对朱陆之辩和朱陆异同这桩公案的学术总结,不乏其人,但近现代以降,由于其各人体知的深浅、学派的归宗、学术的倾向和价值的评价的差分,乃至在“接着”宋明理学讲时,把宋明各家在朱陆之辩和朱陆异同问题上所持的立场、观点也“接着”讲下来了,这就对以客观化、公正化为标的的学术总结构成损害。因此,进行哲学的,而不仅仅是历史学、文献学的研究,进行“分析的哲学史”的追求,而不是“叙述的哲学史”的描述,就显得尤为重要。”

上述第二自然段更体现出了作者蔑视古人的思想:中国古代没有哲人、哲学与哲学史。他不是潜心钻研中国古代哲学史,尊重史实地去编写中国古代哲学史,而是当哲学在人们以及自己心中尚无定论或根本不清楚的情况下却要求或主张进行哲学的研究(不是研究哲学,在此可以看出张立文教授的意识:中国古代无哲学),进行分析的哲学史的追求。言外之意是在向人们说:中国古代哲学史是他们这帮教授进行哲学研究、分析的结果,是他们这帮教授创造的。

二、序言第三自然段体现出其作者滑稽荒诞的思想观念:a.中国哲学史研究能否成立的必要前提和条件不是中国哲学史的存在而是中国有否哲学的历史这个问题。b.中国有否哲学的历史这个问题被淡化了。他是这样说的:“无论是“分析的哲学史”,还是“叙述的哲学史”,其前提性问题就是哲学史,即中国有否哲学的历史,这是中国哲学史研究能否成立的必要前提和条件。若中国无哲学,哪来中国哲学史研究?无论是对以往哲学的历史进行历史的研究,还是对哲学的历史进行哲学的研究,都是不存在的。由于近百年来前辈学者和现代学者撰写了大量中国哲学史著作,中国有没有哲学这个前提性的理论问题被淡忘了、麻木了,甚至被认为是一个不证自明的问题。”

三、作者在序言第四自然段用事实说明中国有无哲学的历史这个问题的争论无论国内外都还存在。作者言外之意则又说明自黑格尔以来至今中国还是有哲学的历史的。其思绪混乱矛盾重重。他是这样说的:“ 其实,自黑格尔以来,西方学者和中国本土学者,对这个前提性理论问题不断发出质疑。2001年9月11日,法国著名的解构主义哲学家德里达与王元化有一次对话。在这次对话中,德里达很坦率地提出:“中国没有哲学,只有思想。”使在座的人不禁愕然。虽然他马上作了解释,“说他的意思并不含褒贬,而哲学和思想之间也没有高低之分”,也“丝毫没有文化霸权主义的意味”①。但确实提出了再次使中国人“愕然”的问题,也再次提出了中国哲学的“合法性”问题。当德里达讲“中国没有哲学”时,他已预设了“哲学是什么”或“什么是哲学”的问题。他是按照他的预设来衡量、评价中国哲学和思想的。尽管德里达没有就“什么是哲学”这个问题作深入的对话,但王元化讲到孔子的《论语》只是道德箴言,没有思辨思维,也没有严密的逻辑系统,是否也有可能传达了德里达的声音。”

四、作者在序言第五自然段又流露出其思想是:中国没有哲学,不能以希腊的哲学定义去理解。他是这样说的:“德里达所预设的“什么是哲学”的规定,或者说隐蔽在他意识中的哲学界说,是否具有普适性,即是否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是,则中国哲学就是一个假问题,因为“中国没有哲学”。自古以来,“什么是哲学”,就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即使是在高等学校教了几十年哲学的人,也说不免困惑。然哲学源出于希腊文philosophia,意为爱智慧或智慧的朋友,智慧是人的一种思维能力,爱智慧是对这种智慧的反思。若以此为哲学之谓哲学,世界各个民族,尤其是各文明古国都有其各不相同的爱智慧类型、性质、形式及其内涵、意蕴,就可以不求一律而百花齐放。”

五、作者在序言第六自然段却进一步地说明了:中国哲学史研究能否成立的必要前提和条件的前提是“哲学”是对于philosophy一词的解释。其言外之意是:中国哲学的历史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对于philosophy一词的解释,或者说:要不是20世纪初人们对于philosophy一词的解释中国哲学的历史就根本不存在。他是这样说的:“中国哲学与中国文学、中国历史一样,本无所谓合法性与非法性的问题,之所以产生中国有没有哲学和中国哲学的合法性问题,是由于“哲学”是对于philosophy一词的解释,中国哲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在20世纪初才得以成立。哲学的引进就标志着对哲学之作为哲学的规范的接受。五四运动前的1918年8月,蔡元培给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写的《序》中说:“我们今日要编中国古代哲学史,有两层难处。第一是材料问题……第二是形式问题。”他认为中国古代学术没有编成系统,而只有平等的记述,如《庄子.天下篇》、《汉书.艺文志》、《六艺略》、《诸子略》等,所以“不能不依傍西洋人的哲学史”②蔡氏明确表示了对西方哲学之为哲学的学术规范的接受。”

先点评这么多吧。

*中国哲学的“名字体系”——《朱陆之辩》序来自于中国网络哲学协会http://wlzx.w2.dvbbs.net/生活的艺术在《北大教授水平令人担忧》中的跟贴。
**《朱陆之辩》,彭永捷著,人民出版社2002年5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