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2308638.htm 2 511 2016-07-30 13:29:1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迟来的“荣誉证书”

迟来的“荣誉证书”

贝拉奥东雨 发表于:16-07-30 11:45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需物 2015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久违的太阳挂在东边蔚蓝的天空上,我搬出椅子坐在门外享受冬日的阳光,心情格外舒畅。

  姚珍淮先生(以下简称姚)手提着提袋“向我走来”,我起身邀他走进家门,他站在客厅里激动的从提袋中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约320mm×200mm的册子和几张复印材料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告诉我,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陆和台湾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118日,姚从邮局里收到台湾寄来的表彰其父亲姚绍松老先生参与对日抗战(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纪念册)。

我与姚相识已有40多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历史问题。姚1964年初中毕业,因身体太差,不能上山下乡,而把他未成年的妹妹下放到绥宁县山区,1966年因原街道小厂(东风电机厂)领导看到姚勤快、做事扎实,同意他进该厂当锻工学徒。1969年,办事处某领导又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为由,把身体稍好的姚也下放绥宁县武阳山区务农了。

他姐姐外嫁他乡,母亲也营养不良早故,父亲被遣送老家邵东渡头桥,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妹妹寄居在我邻居家里,帮其做家务得一日三餐,他每年要从农村回到邵阳市看望小妹妹,跟我谈及他因家庭出身和父亲历史问题家破人亡、各奔东西、难以团聚。

文化大革命后期上山下乡知青返城,他下乡的妹妹被按排在市蔬菜公司,他也落实政策回原厂,父亲也摘帽也回城。

他们一家的住房原在市紫阳街,1957年城市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留下的自留房。他们作为知青被上山下乡,父亲被遣送农村,自留房已由政府代管,并分配给他人居住,全家回城后一时无安身之处,他和父亲,小妹妹,只得寄居在亲戚朋友家。他一边在厂里上班,一边请求政府返还其自留房,几经周折,政府给他在市百寿亭19号安排了一间房子,全家终于有了落脚之处。

他在工厂干的出色,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从一个普通工人成为了管理干部,又加入了共产党。

他在小时候父亲就教育过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他的经历是对他最好的锻炼。父亲有时跟他讲过他求学的经历,北伐战争时期所见所闻和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一个负责为战士供应粮草的军需官,他清楚的记得,1937104日父亲在石家庄火车站指挥一帮士兵和搬运工人专运军资,突然警报响起(那时没有警报器全靠火车鸣号而告知人们鬼子飞机来了)鬼子飞机来了搞搬运的士兵和搬运工人躲进防空洞内,父亲没有离开现场,认为这些军需物资就是前线士兵的生命,保护好这些物资等于保护了前线战士的生命,火车站站长见他守在现场,急忙走向防空洞将躲避飞机的士兵和装卸工人叫回来继续工作,警报解除后,大部分人死在防空洞里。父亲目睹鬼子飞机炸后的惨状,完成押运任务回来,一旦听到火车鸣叫都是胆战心惊的。他还讲,1944年至1945年鬼子进攻湖南与国军的几次大战,国军凭借空中优势,对长沙、衡阳邵阳等地,狂轰滥炸,尤其在长沙,被炸的更惨,大量老百姓遭难,军需物资筹集更加困难。鬼子企图从衡阳、邵阳经洞口,过雪峰山占领芷江,直奔四川重庆灭亡中国。因为芷江有个大飞机场,美国帮助中国的飞机在这里起降,保护芷江机场至关重要,雪峰山脉是一道重要防线,国军集中了大量兵力,后勤刻不容缓,上级命令他在限定的时间内筹集大米送往前线,实在没办法,他只好做爷爷的思想工作把家里所有稻谷拿出来,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稻谷,又组织人力把稻谷碾成大米再押运送往前线,雪峰山一战把鬼子打的大败,从此扭转了的抗日局面。在他心里,认为他父亲不是个坏人,更不是一个历史反革命,他在8年的抗日战争中虽然不是在前线战场与鬼子拼杀,刺刀见血,而在后方筹集物质,保障部队供给,对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维护民族尊严功不可没。但大陆政府认为他是个历史反革命分子,入狱达7年之久,1978年他父亲历史反革命的帽子才被摘除,才成为一个正常的公民。

1980年父亲因病到医院就诊,诊断为直肠癌晚期,医生告诉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切除治疗,不过也活不了多久。听医生这么说,他决定放弃治疗,家人再三劝他都无结果,医生说做切除治疗手术也只能延长几年生命,对他来说无任何意义,只害的子女留一笔治疗债务,增加了子女的生活困难,任何人都有生命终止的一天……。听了他的话,无不为之伤心落泪,父亲是位品质高尚的人,因病于1981年正月20日离开了亲人,走向了他的极乐世界,完成了他67年的人生。出殡那天,左邻右舍大家尊重父亲的人品,燃放鞭炮为他送行。2013年姚告诉我经过多年努力终于在市有关部门找到了封尘于半个多世纪关于父亲在1949年前的家庭情况和父亲的人生经历,有关部门材料记载(匪犯姚绍松材料总结)姚绍松,男,38岁,邵阳县一区渡头乡人,住市紫阳街13号,伪军官出身,地主成份。家庭情况,人5口,田330石,铺2栋,柑子园一个,现开三友榨油工厂。个人简历:8岁入学,为湘南省省立第一中学高中部毕业后在北京弘达学校补习,民国二十三年在南京入伪军需学校押运员,民国二十六年入国民党,10月升为步兵学校任少尉军需,民国二十七年四月升中尉军需,民国二十八年七月升上尉军需,民国二十九年在伪桂林军政部会计处第二会计分区任少校科员,民国三十年在长沙伪军政

部第四会计分区当中校会计科员。军政部第三被服厂工厂当中校会计课长。民国三十一年当总务科长。民国三十四年在伪100军军需处当上校副处长兼会计科长。民国三十五年在南京伪经理学校当上校教官。民国三十八年回家,处理意见:该犯解放前后充伪中校科长课长上校副处长等职十二,贪污腐化,解放后不但毫无悔改之意,并反而变本加厉假登记破坏土改,实属怙恶不悛其罪恶事实依照惩治反革命条例第七条三款之规定判处入狱7年,并没收其贪污部分财产(柑子园、铺屋)……

他父亲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抗日战争8年为保障国军的后勤供给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打败日寇维护民族尊严,已尽绵薄之力。日寇投降后,他父亲到了军需学校任教官,培养了新生一代。1949年离开了军旅生活回家乡开办了工厂。

他父亲出狱后,以自己辛勤的劳动将4个子女抚养成人,他没有得到子女的任何回报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姚还告诉我,父亲名下的家产全部是祖父的遗产,父亲在国军为官,不但无贪腐,还把自家的粮食捐献给抗战部队,父亲的前半生并不复杂,大陆和台湾对其父亲的相反的评价也是必然。

 

  

 2016329李宜春



  


贝拉奥东雨 发表于:16-07-30 13:29 0
2

向千千万万这样的抗战老兵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