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191941.htm 1 829 2004-10-13 21:50:5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神的钥匙》3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神的钥匙》3

大尾巴鸟 发表于:04-10-13 21:50
 

邱桑那么人类没有找到生存的理由吗?

何德:不,他们找到了,否则他们是不会活得那么久的,以至于危害到了这些美丽的星球。

邱桑:可是我不明白,何德,既然人类有了理由为什么还会出现危机呢?

何德:这有两方面原因。第一种原因更具有宿命意味。由于生存环境的不同,至使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有了不同的创世神话。不同的人崇拜着不同的神。可悲的是随着人类的进步,这些同为至高无尚者的神都挤在了这同一片天空之下。于是神和神话都被质疑了。

邱桑:其二呢?

何德:其二,人类依靠哲学来寻找生存的理由,但哲学自从它被称为哲学的那一刻起就偏离了轨道。它本应去研究人与世界的一种终极的关系,从而时刻指明人类生存的方向。可至今它仍只顾去解释什么客观世界,而把人丢到了一边。这使得人类生存的理由,随着人类对世界的认识的改变不断地被质疑,不断地变来变去,及至今天,人类差不失去了答案。其结果是人类的行为空前地被庸俗的、世俗的理想所引导。这样的理想是盲目的,这样的行为对世界的伤害是深重的。

邱桑:你刚才提到了创世神话。创世神话与哲学有什么关系吗?

何德:在历史的初期,人类给自己创造了神话。这些神话告诉人们,世界是怎么来的,人类是怎么来的,并为人类制定了道德规范。

邱桑:你是说神话是人类最初的哲学吗?

何德:正是。当哲学被称为神话的时候,它是真正的哲学。一朝被称为了哲学,却成了它自身的叛逆。与其说哲学始于疑问,不如说哲学丧失于疑问。

邱桑:这太奇怪了。

何德:不奇怪。人类一向认为哲学始于疑问;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却是:哲学始于对神话的质疑。可人类至今还不明白神话是最初的哲学。这最初的哲学恰恰隐含着人类对哲学的最根本的要求。

这类神话式的观念遍布全球,直到哲学家们开始提出疑问为止。

——《苏菲的世界》乔斯坦.贾德


 


邱桑:神话是怎样给人以终极意义的呢?

何德:神话时代的人类都各自生活在相对狭小的、封闭的范围内,都有稳定的、单纯的创世信仰。可以说与神的关系就是与整个世界的关系,从而也就为人们提供了终极意义。

邱桑:人真是由神造的吗?

何德:从根本上讲,没人知道人是从哪里来的。但神创说却是最初的人为自己的存在找的一个极好的理由,是人类为自己创造的最好的一件东西。所以尽管神受到了几千年的质疑,但至今地球上还有人很多人或多或少地相信神。只不过这种信仰已经与神话时代的信仰有了本质的差别。

邱桑:我知道了,人类是地球上最高等的动物,但动物就是动物,他们也需要管理。不过对于人来说,靠食物链管理显然是行不通的。这个管理者只能是思想,于是思想便借助未知的东西创造了神。对于人来说只有未知的东西才有神秘的力量,不是吗?

何德:是的。人类的初期到处都是未知的力量,所以神话的产生是很自然的。

邱桑:那么,神给人类带来了好运吗?

何德:起初是这样,后来就出现了问题。

邱桑:什么问题?

何德:由于人类的不断壮大,这些神终于狭路相逢了。

邱桑:那又怎么样呢?会道德不一,天下大乱吗?

何德:是的邱桑。如果一个神拥有一个宇宙那就皆大欢喜了,只可惜这所有的神都挤在一个宇宙里,又都是至上的,这岂不荒唐?于是人们之间开始为神而厮杀,尽管所有的神都是慈悲的,可大地上却是血流成河。

邱桑:据我所知有些人是不信神的。

何德:任何人的心目中都有类似神的东西,只不过有些人换了个说法,管家园、土地、江河、人民、自由、幸福甚至于政治主张叫“神圣”而已;这一切成为这些人的活着的理由。

邱桑:看来地球是不会太平的了,是吗?

何德:不,《神的钥匙》中说只要给他们一种新的思想。每当人类面临灾难的时候,只要有一种新的思想,他们就会愿意接受,并获得希望。

邱桑:就像快饿死了的虎儿听到了羊叫吗?

何德:是的,又是一个恰当的比喻。

邱桑:有这样一种能让全人类都接受的思想,使他们道德统一吗?

何德:《神的钥匙》中写着呢。

邱桑:怎样向人类宣传呢,我们亲自去吗?

何德:要人类理解一种思想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我们亲自去,不待他们理解,我们已经没命了;如果我们把思想扔给了他们,而我们却白白地送了命,岂不是枉费了我们的心机?

邱桑:我们该怎么办呢?

何德:地球的人类有一个传说,说有一个叫庄周的老头,大白天儿不知自己是蝴蝶还是庄周。

邱桑:白日梦虽说荒唐,却也是人类的一个爱好。

何德:是的邱桑。我们可以造一个梦境让某个人进来,给他这种思想,然后再让他醒转过来。看吧,他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逢人就说的。

邱桑:可智者常常被杀害。

何德:杀害后影响会更大。

邱桑:好主意,人类的好多伟大的思想都是在梦中得来的。可我们去找谁来做这件事呢?

何德:要找一个有学问,会写书,敢说话的人。

邱桑:欧洲向来不乏这方面的人才,我们不如去那儿吧。

何德:也是个好主意。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尼斯湖,伺机以待。

有人说在尼斯湖又发现了水怪的影子,真真切切。可是关于尼斯湖的这种刺激人们已经迟钝了,根本没人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