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190283.htm 1 366 2004-10-13 20:15: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断想》5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断想》5

大尾巴鸟 发表于:04-10-13 20:15
41
三个富人占着十五所房子,也不会放一个穷苦人进来暖暖身子,过一夜。一个农家的七尺小屋,住上七个农奴,他也愿意收留过路人,并说:上帝吩咐要有福同享。
——《生活之路》托尔斯泰
贫穷可以逼迫人走向精神;而富人刚好失去了这种动力。所以一味地追求物质财富的增加并非人类社会的正确行为。
也有另外一种人,他们多是半途而贫穷;他们不仅失去了精神动力,而且还失去了过穷日子的能力,他们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42
文明越进步,自杀率越高。大城市比农村高;有文化的比没文化的高;思索者比不思索者高。
——《人类文明的功过》 赵鑫珊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奥地利十九世纪伟大物理学家玻尔兹曼(L.Boltzmann,1844——1906)的自杀。在气体运动论和热力学方面,他都有过杰出的贡献。他酷爱德奥古典音乐。每个星期在他家里都要举行优美的音乐会,玻尔兹曼经常自己弹钢琴。
他生性幽默,乐观。他不仅酷爱科学美、艺术美和哲学美,还倾慕大自然美。他的家庭生活也是美满幸福的,不乏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物理学上的广泛杰出成就,使他成为一位显赫的大学者。来自世界文明国度的年青人常来维也纳“朝圣”,为的是聆听玻尔兹曼的指点迷津。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驱散掉他在二十世纪初心中渐渐升起的一团高层次、深层面的精神(信仰)危机、忧郁和苦闷——注意这种危机、忧郁和苦闷全然是高度发达的产物。一九O六年的夏天,他一个人终于跑到维也纳郊外的森林中去自杀了。享年仅六十二岁!
在科学史上,他的死是一个谜。但有一点是比较清楚的: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由牛顿、麦克斯韦建立的经典物理学大厦的基础开始动摇了;“牛顿原理”和“拉瓦锡原理”,以及经典物理学的其它一些基石都已呈“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土崩瓦解之势。一些有过伟大建树的科学家也感到过去为之献身的自然哲学信念已开始动摇,陷入了严重危机——我把它称之为“精神家园丧失感”。
精神家园一旦被毁,支撑自己活过了多年的科学体系、原理(或哲学信仰、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等)一旦坍塌,执着求真、求善、求美的文明创造者往往就会自杀。
——《人类文明的功过》 赵鑫珊
这段文字也说明生存的理由多么重要。玻尔兹曼因自己的思想而骄傲于世的人,他视这种思想为生命,事实际上也正是这种思想养育了他。一旦这一思想被摧毁,他也就没有理由苟于人世了。
另有一种人,当他们自以为正确的生的理由不被认同或遭到拒绝时,他们会忧郁而死。比如少年维特的死。
还有一种人,当他们正确的理由遭到无理践踏的时候,他们就会以生命来保护这一理由。苏格拉底、布鲁诺、老舍属于这一类。他们用自己的死来否定、轻视和羞辱他人的生。
43
最能说明你是一件货物的事就是:人家拿你干了什么或对你有任何一种评价,都无须向你解释或征得你的同意。我个人有过这种经历:在我十七岁时,忽然就被装上了火车,经长途运输运往云南,身上别了一个标签:屯垦戍边。对此我没有什么怨言,只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行货感。
——《我的精神家园》 王小波
一个人只有一次能够与他的世界相遇的机会,这个机会叫人生。如果他被视为行货,而不是其中的一个主角,其痛苦可想而知。以王小波这种浪漫而又多情的人,只能忧郁而死。他就像是一个多情的、痴情的又绝望的青年,眼看着惟一可能成为他的恋人的人绝尘而去。世界留给他的只有死亡。
然而也有另外一种人,他们把自己推向了行货的角色。他们的生活多不如意,并把这种不如意归咎于别人。他们向别人要求这要求那,以满足他们自己的生活。这样的人永远也不知道生活为什么美好,因为他们的位置在生活以外。
44
我为什么要写作?
——《我的精神家园》 王小波
写作的人其实都是在写情书,写他与他的世界的恋爱。所以,写作的人都有一种由世界那里飘来的幸福的感觉。他打开门的时候,一丝迎面的风,或者一片拍风的树叶,都会让他的心颤动一下。就象看到了爱人在眨眼。
45
大 自 然
 
让我来告诉你
她是一位美丽结实的女子
蓝色小鱼是她的水罐
也是她脱下的服装
她会用肉体爱你
在民歌中久久地爱你
 
你上上下下瞧着
你有时摸到了她的身子
你坐在圆木头上亲她
每一片木叶都是她的嘴唇
但你看不见她
你仍然看不见她
 
她仍在远处爱着你
—— 海子
海子是彻底地与自然恋爱了。他大概是不屑于自然给他的一个人形的小女孩儿。这正是海子的悲剧所在,因为自然是通过人来接纳人的。如果有一位有着自然的品性的姑娘与海子为伴,他是绝不会死的。只可惜我们现代人已失去了这样的浪漫。他想坐在自然的身旁,但有人隔着总不是回事,所以他选择了与人永别。这是迟早的事。
像海子这样死去的人很多。人的存在就是思想的存在。一种没人理解的、孤绝的思想情感意味着无法显现,而无法显现又意味着这种思想情感根本不存在。然而这种不存在的思想情感却偏偏是海子的标识,所以海子也不存在。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高更的身上。翰森夫妇在《高更传》中写道:“日复一日,他望着邮船靠岸,望着邮船离开,却没有一封鼓舞他的信件。他被遗忘了!自负的高更,还有什么比被人遗忘更使他难过的呢?他是为了追求宁静而来,如今宁静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恶魔。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沉静变成了不赞成、不同意和轻蔑的暗示。纵然他嘴里说,‘我不再自负,我要学习这些乐天的土人,不要为明天忧虑。’可怜他仍旧是欧陆文明制度下挣扎出来的产物,他如何能忘却明天?如何能平静地承受被人遗忘的痛苦?”高更的痛苦与海子的痛苦是一样的。所以作为艺术家是不容易的,他们既要有独特的思想和手段,又要使艺术品让人理解。
时代和诗是海子的绞索。人类永远也无法消除这种悲剧,像维纳斯的断臂。世界把海子坎去了,却用他的诗呈现出它的美!
46
还有些哲学家,把思想置于财富和世俗之上,觉得法官的交椅和国王的宝座都是卑微低贱的。恩培多克勒拒绝阿格里真托人民给与的王位。
——《蒙田随笔全集》 蒙田
思想一旦惊动了灵魂,就会使人为它付出最深的感情;就像爱情。
47
村里人都叫她黑姑娘,可是在我心上,她却是一朵小花——一朵黑色的百合。
——《爱者之贻》泰戈尔
要正确地理解和评价一件事,首先要做的,就是试着去接受它,这需要有爱的心胸。
48
在太阳系中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和痕迹,我们没有接到宇宙中传来的任何消息。
——《地球 祖国》埃德加.莫 安娜.布里吉特.凯恩
寻找地球以外的智慧生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
1.  任何智慧生物对宇宙的理解都是大同小异的。何况,假若外星生命的智慧高于我们,那么,我们无疑是站在了上帝面前,届时我们将失去自由和意义。
2. 孤独,是智慧生物的宿命和美。
49
来沪以前,看见外报罗素第二次离婚的新闻。只短短的十几行,使我发生无限感想。初想这位现代圣人,倒也有切身的痛苦。前听志摩讲,住在他家时,看见他也曾发怒打小孩屁股。这在《教育与好生活》之作者及具有新教育理想倾家办私塾之伟人,倒很耐人寻味。
——《罗素离婚》 林语堂
当风吹来的时候,树就要反抗。这反抗仅凭本能,不需要理由。情绪的反应正是这样;这种反应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它就像一张石蕊试纸,遇酸(对自己有利的事)只能呈红色(愉快),遇碱(对自己不利的事)只能变蓝色(不快)。思想可以在适度的范围内控制这种反应,但绝不能消除它,更不能改变它。
 
50
在基督教里有忏悔的仪式。这在欧洲的中世纪到近代初期极为盛行。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如果有淫欲、冒渎神灵或违反基督教教规的行为,必须在教堂的神父面前告发自己以取得谅解。
——《哲学趣谈》 滨田 正
用忏悔来对待人性中所谓的“恶”,是一种比“慎独”、“吾日三省吾身”要有远见、有人味的办法。即为人性,当然人皆有之。只不过是隐与显的问题。对克林顿与莱文斯姬这种事我们只须给当事者以惩罚,以示人类或国家或政党为生存计的态度,那些谴责人格的话还是少说为妙。除非在见上帝时你敢说:“我比这个人好!”。我想起了人们常用来指责强奸犯的一种话:你没有姐妹吗?这种道貌岸然的咒骂比强奸对人的伤害更深!
犯法的人仅仅是犯法而已,法代表的只是国格,而不是人格。我们惩罚罪犯的肉体,不过是因为他的行为与更高的利益冲突而已,所以绝不该惩罚他的人格。一个人的人格被撕毁了,他就有理由变成野兽。一个人如果放弃了人格,那是人类自身的耻辱,而不是这个人的耻辱。
我们应从惩罚的误区中走出来!因为我们对待罪犯的态度,差不多少决定着这个罪犯是浪子回头,还是缕教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