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1882852.htm 1 801 2016-07-16 16:30:2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南通爱心人士张志光

南通爱心人士张志光

大雁南回 发表于:16-07-16 16:30

爱心人士张志光

顾少俊

从世界屋脊到东海之滨,从河西走廊到江南水乡,记者们不时听到人们提到“张志光”,说起他做的种种好事。这自然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激起想走近他,进一步了解他的兴趣。

张志光,南通人,出生于1960年。他几十年如一日,帮助过许多处于艰难困苦中的老兵、学子……他把温暖送给一个又一个在风雪中颤抖的人,他的爱心犹如一眼清泉,不尽的泉水滋润了一片又一片龟裂的心田,弥合抚平了无数创伤的心灵。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张鹤年,是张志光的父亲,1941年从军抗日,并动员弟弟参军打鬼子。战场上,他英勇顽强,舍生忘死。日军恨死了他,两次烧了他父母住的草房。建国初,从部队转业。他先在南通平潮区任区长,后来感到自己水平低,主动要求到乡里去。张鹤年在部队8年多。那期间,首长们常对战士们说,人民利益高于一切,要为天下的穷苦百姓谋福利。部队生活养成了他勤俭朴素的习惯,党的教育铸就了他扶贫济困的品质。

五十年代初,百废待兴,公务员生活拮据。及至成家立业后,张鹤年更觉捉襟见肘。虽然他和家属两个人拿工资,然而上有四个老人,下有四个子女,两个人的工资,十口人的生活开支,入不敷出,真是难上加难。

在那个年代,每当吃饭的当儿,常有衣衫褴褛的人拿着个碗找上门来,此时张鹤年宁可自己不吃,也要给人家盛上一碗半碗的。张鹤年的善行义举,年幼的张志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父亲的言传身教,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滋润着张志光的幼小心灵。

张鹤年对子女要求很严。80年代,张鹤年家中有一部电话机,那是给他工作用的。他把电话锁在房间里,绝对不允许子女因为私事动用公家电话。

张鹤年的战友有的在省里工作,有的在中央工作,但他从不为子女的事找他们。他对子女们说: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父母,不算是好汉。

1985年,张志光结婚。婚前,父亲送了一盏台灯,一台收音机和一个热水瓶给他后,还想买一台电视机给他。

张志光清楚地记得,那天,父亲和他一起跑了百货大楼、供销大厦和南大街上的几家商场。每次问了价格后,父亲就默默无言地走开了。那时,张志光的父亲是乡党委书记,母亲是银行主任,都没有不良嗜好。张志光却觉察到父亲已拿不出买电视机的钱了,于是安慰父亲:爸,不用买了,电视机太贵了。我请朋友组装一台电视机,和买的一个样。后来,张志光化了200元,请修理无线电的朋友帮忙,组装了一台电视机。

2008,汶川发生大地震时,张鹤年在医院住院。一天早上,在医院的病床上,张志光看到父亲手握一张报纸久久不语。张志光凑过去一看,上面是关于汶川大地震的新闻报道。下午,张鹤年出去了一下。第二天早上,又叫了辆出租车再次外出。

张鹤年办事干脆利索,从不拖泥带水。他一旦确定要办的事,九头牛也拉不转。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而他连续两次外出,都不允许别人跟着。

执拗的性格,无上的权威,致使家人不敢劝阻他的行动,也不敢问他两次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

几天后,张志光在电视里看到父亲给汶川捐款的镜头。原来,父亲先到邮局给汶川汇款,后来又到红十字会捐款。在红十字会捐款时,正好被电视台的一位记者看到,摄下了这珍贵的镜头。

2009年,在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年,张鹤年在医院过世。

张鹤年是儿女们心中的楷模。张鹤年过世后,张志光为了进一步了解父亲,走访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所到之处,老百姓有口皆碑,说张鹤年是一位好官。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说:“以前,家里穷,儿子上不起学,张书记到我家对我说,你只管让儿子去读书,学费的事,不用你管。”老百姓还说:“张书记在我们乡,没有一个村干部敢欺负我们。”……

父亲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心中装的是万家欢乐,恨的是贪官污史,爱的是百姓,苦的是自己。这是父亲留给张志光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可以说这么一首诗是张鹤年形象的最好写照:

衙斋卧听萧萧竹,

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

一枝一叶总关情。

好的家教,好的家风,是张志光生根萌芽发育的一片沃土。部队的磨砥,首长们的教导和培育,是张志光由毫末幼苗成长为合抱之木的阳光雨露。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张志光最终能成长为一棵大树的决定性因素应该说是张志光本人矢志不渝,顽强不屈,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

张志光的叔父张鹤春在南京军区工作。在张志光一家生活难以为继的时候,多亏张鹤春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把侄儿张志光接到身边抚养。在叔婶无微不至的呵护下,在南京军区的大院里,张志光度过了几年快乐的童年时光。

1978年,18岁的张志光应征入伍。在部队,张志光分到通信班。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张志光接到奔赴前线作战的命令。部队首长告诉张志光:“中国军队有30年没有打过仗,缺少实战经验。战斗打响后,营部、连部电台发报,立即就被越军特工定位,炮弹很快就打过来,牺牲了不少通信兵,前线急需补充通信兵。你到部队快1年了,军事素质不错,准备调你上前线,怕不怕?

张志光说:我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响当当的军人。请首长放心,我不会给长辈们丢脸,不会给部队丢脸。回到宿舍,张志光就把遗书写好交给部队首长,随即投入到紧张的战前训练中。后来,因为中越战争很快结束,张志光没能走上战场,引为憾事。

1981年,张志光被选送到济南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他将会分到军区通信团工作。体检时,查出他患有血管瘤等疾病。1982年,张志光带着深深遗憾和恋恋不舍之情告别军营和战友。

张志光退伍后,安排到南通邮电局送信、送报。张志光工作认真负责,不管刮风、下雨都及时把报纸、信件送到客户手中。客户们把张志光当自家孩子一样看待,常把他留在家里聊聊天。有一次,他给一个老奶奶送信,见老奶奶家的收音机坏了。老奶奶告诉他:送人家修,人家说扩音器坏了,要我化几十元钱。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张志光在部队学的是通信,修收音机是小菜一碟。他拿到手里一看,是开关坏了。他一捣鼓,只用了一分钟,没化一分钱就修好了。还有一次,一个老爷爷家的电冰箱坏了。修电冰箱的人说是压缩机坏了,要化一百多元重换一个。张志光一看,只是一个小零件要换。第二天,张志光买了零件,帮老爷爷修好了电冰箱。

老百姓以前只把他当作普通邮递员,想不到,他还是一个多面手。以后,哪家电器一有故障,就想到了“小张”。张志光总是有求必应,及时修理。经常垫钱购买器件和材料,遇上困难户,什么费用都不收。老百姓非常感激,对他特别亲。他到乡下送信,人家总要送他一些土产。他坚持不受,说:“这样做违反纪律。”

最后,老百姓们就把这些东西送到张志光的单位。单位领导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在下面做了那么多好事。领导打算提拔他,但张志光身上血管瘤发作,开了3次刀,身体很虚,不能坚持正常工作了。领导只好让他病退。那一年,是1992年,张志光才32岁。

在家休养的张志光想,我不能倒下,要站起来。他想起学生时代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这本书。主人翁保尔柯察金自强不息的故事让他感动。他想起1979年自卫反击战中,有个叫臧雷的排长执行任务时,从山崖上摔下去。后来被医院诊断为:一级伤残,有可能终身躺在床上。但臧雷不向命运低头,不但顽强地站起来,重返部队,还在收复老山的战斗中任主攻营营长,从越军手中成功收回老山。张志光暗暗发誓,要以英雄为榜样,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他拿出在邮局工作的积蓄,在家乡开了一家经营电子产品的小店。凭着军人的实在,小店生意风生水起。淘到第一桶金后,张志光开始经营饭店,搞蔬菜批发,建葡萄园,办农场…… 张志光很快闯开了一片天。

张志光自1992年起自主创业,经过近两年的艰难跋涉后,经济上有了一点松动。就在他经济可以稍喘一口气的时候,张志光做起扶弱济贫的善行义举了。

他想到当年的战友,每次战友聚会时,听说哪个战友困难,他都会伸出援手,有时给几百,有时给几千。

远在20年前,张志光给甘肃山区小学的20名特困生定期汇去学费和书本费。

前几年,张志光参加在南通市西藏民族中学开展的“我在南通有个家”活动,与藏族学生结对帮扶,并捐出4万元给学校,作为藏族学生的奖学金。

甘肃山区小学的学生和南通西藏民族中学的学生,不管他们走到哪里,他们都会记住“张志光”的名字。至今,在张志光的手机上可以看到他们来的短信。有的说:“张爸爸,我爱您!”有的说:“张爸爸,谢谢您!”……

安徽有个7岁的王姓小孩,父亲入狱,母亲出走。他无依无靠,成了孤儿。张志光听说后,动了恻隐之心,把孩子带回南通抚养。初到南通时,那孩子自卑、害羞,心理上有阴影。后来,张志光经常带他到外面吃饭,开导他。在张志光的悉心爱护下,孩子的脸上有了笑容。他在南通读完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现已工作。

90年代的一个除夕,电视机上播出新闻,说有一位无锡籍的妇女,她曾用自己特殊稀有型号的血救了南通一名公安干警的生命。而她自己患病,却付不起医药费。张志光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想,这么好的一人,不能让她受委屈!再说,她救了南通的人,作为一个南通人,说什么也不能无动于衷啊!

大年初一凌晨,天刚亮,张志光和《南通日报》王主任驱车赶到无锡某医院,将一万元送到这名妇女手中,并说今后还有什么难处尽管提。这位妇女千恩万谢,两眼噙满泪水,不住地称他“恩人”,连说“谢谢”。当时,一万元相当于事业单位一个职工一年的收入。

2015年底,一次强降温冻坏了南通许多家庭的水表和水管。自来水厂所有的维修人员全部出动,日夜不停地抢修还是忙不过来。有少数维修人员钻空趁机捞钱。一只水表盖坏了,只要化3元钱买个表盖装上就行了,他们硬说水表也坏了,要重换新的,收200元。空调、冰箱不运转了,有时只要重新启动一下就行了,硬说里面大部件坏了,要换!收800元。疏通一下下水道,收费100元以上。有时明明谈好价格,修好了还要加价。

张志光看不下去了,动员手下的职工免费去为老百姓维修。寒潮期间,维修人员修好一家,可从公司领取59元报酬。更换零件,由客户来公司以旧换新免费领取。

张志光心细如发,为贫困户想得太周到了。他为了让南通贫困户能安全地使用煤气,每年自费给他们换上新的煤气罐。

20多年来,张志光共捐善款上百万元。这些钱够张志光在南通买好几套商品房。而现在,他和母亲、妻子、儿子、儿媳、孙子四世同堂,生活在仅有的一套商品房里。

有人说,张志光像他的父亲一样,所做的好事太多了,多得像夜空中的星星,闪闪烁烁,时明时暗,忽隐忽现,怎么数也数不清。

对于这种说法,许多人都有同感。

国无防不立。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作为军人之家出身,又有过数年军旅生活的张志光来说,对于军队的重要性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体会。张志光有很浓的爱国拥军情结。

一天,正在办公的张志光接到一个抗战老兵打来的电话。那老兵说,他想见一见张志光。张志光问清对方地址后,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务,风驰电掣般赶过去。那老兵想不到,百忙之中的张志光会片刻赶到他面前。他拉着张志光的手,欲语泪先流:“……我们不怕牺牲,不怕贫困,就怕把我们忘了。昨天收到你的钱和物,说明你没有把我们忘了。今天,想不到您这么快就来了,想不到啊!……”张志光拉着老兵的手,嘘寒问暖拉家常。

张志光得知,盐城有一个叫王维正的抗战老兵是孤老,生活困难。2015年春节前,给老人汇去2000元钱,并给老人写信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你有困难,就对我讲。”长期受贫困煎熬,历经世态炎凉的王维正读了信后,心花绽放,大声喊着:“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我的儿子在南通!我要活到100岁!”他要把这一喜讯告诉天下所有的人,他抖着手中的信和汇款单:“看,这是我儿子给我寄来的!”张志光的温暖如甘洌的清泉注入王维正老兵干枯凋敝的心灵,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2015年“八一”前夕,张志光捐出50万元,作为南通市“爱国拥军基金”。南通市的18名抗战老兵首先从这笔基金中得到了慰问,还有部分军烈属以及天津港大火中牺牲官兵的亲属也同时得到了救助。

201593日,张志光在看了北京大阅兵后,心潮澎湃,动员家庭所有成员,母亲、家属、儿子、儿媳、孙子,向抗战老兵捐款。

近日,在张志光的倡议下,筹建“南通市爱国拥军促进会”,该会现已有110多家企业和个人加盟。张志光想借助这个平台,把爱国拥军的事做得更好。

在风风火火的创业中,在忙忙碌碌的善举中,张志光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病人,疾病也好像忘记了他,一直没有光顾过。最近,张志光到医院检查发现血管瘤消失了。张志光感到奇怪,有人说:“好人有好报。”张志光是共产党员,不信因果报应这一套。一位做医生的朋友说:“好人有好报,有科学依据。人做好事时,心情愉悦,会分泌一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激素。好事做多了,这种激素分泌得就多,可以增强人体免疫力,对人体有害的病菌就失去了繁衍滋生的地盘了。”

南通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因有了救危扶困、爱国拥军人士张志光在,南通更加妖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