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172145.htm 1 355 2004-10-12 22:59:2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神的钥匙》6

郝志光《世界的心思》之《神的钥匙》6

大尾巴鸟 发表于:04-10-12 22:59
邱桑:这我可要请教了,何德。
何德:依据“存在法则”,个体事物的一切行为只在于显示。它要显示什么呢?其一,要显示出它自身的特性,这形成了个体的自我性;其二,要显示出另外那个个体的特性。这一点要求两个个体要有差别,而差别的意思就是说,两个个体必须是有限的,这形成了个体的有限性。在“存在的世界”里,你所面对的一切都是个体:一只狗、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一个宇宙等等,他们都在“存在法则”的制约下,也就是说都有自我性和有限性。因此,宇宙间的一切个体都不是自足的,都是有缺欠的。这或许就是古中国文明所说的“阴、阳”。个体的这种缺欠,使得个体之间互有所求,这种“互求”就是两性相吸的现象,表现在人身上就是爱。两性相吸后,又形成了新的个体,这种现象可以叫做:“一缺求二,二合生一”,于是产生了辩证法。个体自我性和有限性是永恒的,它们是辩证法的因由,是事物内部矛盾的缔造者。你也知道,龙女士,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性格,这种独特的性格就是人的有限性。不是有句话叫“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吗?人的个性是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变化的,或者说人在执行思想的时候永远也摆脱不了性格色彩,甚至于越是有思想的人,其独特性越显著;思想必须服从于个性。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的就是人的自我性,“天、地”在中国古代可作自然法则讲。因此,人的“为己”性应该说是“天”性。不过,邱桑你要注意,这里的“自我”与“自私”完全不是一回事。
龙三条:每一个人与他面前的世界——也就是与他周围的环境,都会形成一种互求关系是吗?
何德:正是。不过这里却有二条重要的原则。
龙三条:说说看,
何德:一条是个人(或个体)对环境没有选择的权利。一个人是否降生,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降生都是被动的。你面前的世界就像惟一的一个男孩儿一样,你只有爱的理由,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龙三条:这不是很痛苦吗?
何德:更痛苦的是第二条原则。环境对个人(或个体)有选择权。
龙三条:嗯?依“存在原则”没有人不就没有世界吗?
何德:你把人与个人混同了。人是世界必然的选择,但个人却未必会得到世界的选择。
邱桑:所以为了得到世界的选择,个人就要不断地努力学习。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被选择。
龙三条:但事实上并不是努力的人都会被世界所选择。
何德:这是因为有的人并不是为被世界的选择而努力,他们只是为被国家或更狭隘的团体所选择而努力。
龙三条:世界在选择个人的时候也许有所偏爱,比如雅利安人。
何德:你不要给我设陷阱。世界会选择那些对整个人类的生存有利的人。像圣雄甘地、孙中山、马丁.路德.金、格瓦拉、贝多芬、瞎子阿丙、爱因斯坦……这些人可能生活得很艰苦,但他们必将名垂千古!
龙三条:世界既然选择了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让他们遭到放逐、流浪甚至暗杀呢?
何德:并不是世界让他们这样,而是人类让他们这样。有些人为了国家、宗教、民族、或政党的存在而牺牲了世界的利益。
龙三条:这太可怕了。
何德:别害怕。人类的这些矛盾有一定的宿命意味。不要忘了,被那些名垂千古者所感动的依然是人类。是全人类。
龙三条:精彩的解释。
何德:当然,“存在法则”是终极法则,它会给一切以精彩的解释。
龙三条:怪鸟,你这话有点过了。
何德:并不为过龙女士;不信你可以尽管提出你的问题,而后尽管听我给你解释,包你满意。
邱桑:在这里聊这么久了我觉得很乏味,二位,我们何不边走边聊。
何德:你是说我们带龙女士去重新欣赏一下她的地球?
邱桑:是的。
何德:是个好主意。那么龙女士请跟我们走吧。
龙三条:免费旅游我当然高兴了。
于是两只鸟带着龙三条袅袅地升起来,尽散在蓝天里。
龙三条:我们这是在哪儿?
何德:是十字路口。
龙三条:十字路口?
何德:对,是地球的十字路口,也是人类的十字路口!
邱桑:就是中东,就是耶路撒冷。
龙三条:唉,这是一片苦难的土地。
邱桑:是的,听,还有枪声呢,阿拉法特的官邸正在被围攻。
龙三条:人类为什么要打仗呢?
何德:为了两件事,一是资源,二是信仰,归根到底是存在。
龙三条:可是如果再打下去恐怕谁也不会存在了。
邱桑:如果赢不了,最好同归与尽,这是人类的游戏规则。
龙三条:这样的规则未免太残酷了。
邱桑:不,有一天您会知道,残酷是人类最好的礼物。这都是因为他们那该死的文明。
龙三条:哦?难道说我们人类那些辉煌的文明没有为地球增添美丽吗?
何德:请问你们人类哪一件伟大的作品可抵美国黄石的风景,是《蒙娜丽莎》,是《大卫》,还是《英雄交响曲》,或者说是它们的全部?
邱桑:让我加一句,你们人类的那些所谓的七大奇迹、八大奇迹的,哪一个能抵得上一个小小的蚁窝?!
何德:相反你们却制造了无数的垃圾。就人类对地球犯下的罪恶而言,按照你们人类自己的所谓的良心,你们该自杀;按照你们人类的法律,你们完全应该被判处死刑!
龙三条:可是我们人类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坏蛋,人类中的大多数还是善良的。
何德:把人分成好人和坏人,这种观点正是人类的一大罪恶。
龙三条:什么?人类的一大罪恶?!
何德:是的,一大罪恶。假如说人类有善与恶的话,那么这善与恶是隐藏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的。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同时具有善与恶。
龙三条:我也看到那些爱打架的年青人又都是非常尊敬长辈的。
何德:所以,如果认定某人是坏人,那就意味着给了这个人以不公正的对待,因为这同时也抹杀了这个人的善良。这种不公正将使这个人成为真正的恶魔,从而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龙三条:你是说由于我们人类用了不正确的方法对待恶,反而使恶者更恶?
何德:或者说,是人类用了不正确的方法对待人,从而产生了恶。《神的钥匙》中说,人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维护他(她)自身的存在,这是人类的惟一真理!人类的一切人际悲剧完全来自于没有认识和把握这条真理。
龙三条:可以举例说明吗?
何德:人类的一切团体的或个人的行为几乎都是例子。比如两个宗教或两个政党之间,(在失去了地理的或者说空间的限制时)由于教义或政治主张的不同使它们之间不得不成为必然的敌人。而为了维护各自的存在,它们之间必定要互相否定,最后假借思想或真理的名义,用暴力的,或文明——也就是权力——的方法,杀死对方。
邱桑:其实我们厄斯星球正是这样灭亡的。那时一个强大的国家想消灭一个贫弱的国家,于是强国口喊着维护正义,消灭邪恶,开着飞机战舰进攻弱国。后来弱国无力抵抗,他们坐下来祈祷,那个领袖说:我们是厄斯星球最古老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在这一角土地上生活了亿万年,今天我们要升入天国了,我们有权利带走我们的圣山、圣河。于是弱国点燃了埋在地下的原子弹,随着一声巨响,弱国的人民带着他们的圣山、圣河进入了天堂;而强国则带着他们的正义堕入了地狱。当然还有我和何德。
龙三条:原来你们俩是外星人?
邱桑:不,是外星鸟!请龙女士能够理解我的纠正。
龙三条:我们地球也有原子弹,甚至还有氢弹,难道说地球的人类也面对着这样的威胁吗?
何德:如果你们一方仍然认为另一方是死敌的话,这种威胁当然有!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那么,人类为她的理想所付出的牺牲将没有回报,所谓的善与恶也毫无结果。到那个时候,你我便可以看到那些板着面孔教训人的人是多么可笑。
龙三条:这太可怕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没有把握“存在”这个词吗?
何德:是的,《神的钥匙》中不是说过了嘛,“存在原则”是宇宙的惟一根基。
龙三条:“存在原则”是怎样决定人类历史的?
何德:人类有一本书叫《资本论》,书中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了人类的历史,它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它没有进一步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是由人性决决定的。试想,为什么有些人要占有大量的资本呢,人为什么不能像野生动物一样平均分配食物呢?如果世界上的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们能把他们的钱拿出来,地球上的人类还会有贫穷吗?
龙三条:那么人性是由什么决定的呢?是“存在原则”吗?
何德:是的,这个你当然明白!
龙三条:如你所说,我们人类目前的一切,当然包括生存的危机也都是由“存在原则”决定的了?!那么这“存在原则”岂不是将导致“不存在”?!就像你们的厄斯星球。
何德:不,要知道思想能改变一切。当人类理解了“存在原则”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人类读了《神的钥匙》以后,生的困境就会有所改变。而《神的钥匙》恰恰是人类自己的思想。
龙三条:可是地球上至今还没有人写出《神的钥匙》。
何德:这是一本需要全人类共同完成的书,何况没有痛苦的经历人类是不能接受一个新的思想的。
龙三条:我想人类的经历够痛苦的了,听,耶路撒冷又传来了枪声和爆炸声。
龙三条惊醒了。她感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跳动。她擦了擦额角的汗,然后慢慢地抬起眼睛。原野静悄悄地。她轻轻踏下油门,世界转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