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1703168.htm 1 264 2016-07-10 21:01:0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爱心人士刘增献

爱心人士刘增献

大雁南回 发表于:16-07-10 21:01

                          爱心人士刘增献

                               顾少俊

她有高山般沉稳执著的品格,有江河般汹涌奔腾的激情,春夏交替,秋去冬来,不知做了多少好事。她视抗战老兵为亲人,和他们休戚与共,为他们办了许多实事;对需要帮助的人,想其所想,急其所急,殚精竭虑,及时地伸出援助之手;在危急关头,奋不顾身,勇救落水儿童……她赢得了人们的爱戴和尊崇,当地不管老幼都爱叫她“好大姐”。

她手上有一个很小的公司,每年约有二十万元的收入。就是靠这点钱维持她一家人的日常生活,提供子女的上学费用。所以说,刘增献并不算富裕。然而在扶贫济困中,她慷慨大方,让人们感受到一股侠义豪壮之风。

她,就是名闻遐迩的常州市爱心人士刘增献。

       

刘增献自幼读过不少古典诗词歌赋、散文、小说,也读过许多现代作家的名篇佳作,还广泛涉猎外国文学。通过阅读,她积累了相当深厚的文学功底,并从书中得到不少人生教益。林道静克服困难投身抗日的精神,让她感动;保尔精神指引了她前进的道路,成了她克服困难的力量源泉。

刘增献能写一手好文章。《民族心》等杂志社聘她为主编。在她担任《民族心》主编期间,研究会资金紧张,为了替单位分忧,杂志的排版、印刷以及作者的稿费等全是她个人出资支付的,先后共花去20多万元。

刘增献曾安排抗研会的同志写关于抗战老兵张瑞的文章。然而张瑞具有多面人生,是一个复杂的人物,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写好。于是刘增献决定亲自写。经过多次采访,《一个老兵悲怆的一生》终于诞生了。文中生动的比喻,精辟的语言,把张瑞的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让人拍案叫绝!此文见刊后,读者好评如潮,作者声名鹊起。

常州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王昌年老师说:“这篇文章只要看一遍,就永远忘不了。没有对老兵深厚的感情和颇深的文学功底,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一位留英学子在国内一见到这篇文章,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阅后并饶有兴趣地去探望了老兵张瑞,送去了一位海外学子对老兵的关爱。这位学子将载有这篇文章的《民族心》杂志带到了英国。各国的学生们争相传阅。应这位留英学子的要求,刘增献把每期《民族心》杂志都寄五本给他。

常州的《民族心》杂志,因一篇《一个老兵悲怆的一生》这篇文章而享誉英国,享誉全世界。

       

在学校,刘增献刻苦学习,各科成绩均名列前茅。毕业前夕,班主任老师找她谈话:“你成绩很好,是完全可以升入高一级学校的。但家庭成分影响了你,要安排你下乡。”

刘增献的叔叔在西北铁路局工作,听说侄女成绩好不能继续读书,感到挺可惜的,就给侄女写信,让她到自己身边读书。刘增献还有一个阿姨在银川,这个阿姨给刘增献寄了50元作路费,让她到银川上学。

刘增献担心自己离家了,父母会为她焦虑,再说自己也放心不下父母。一直到下乡前,刘增献才把叔叔和阿姨的事告诉父母,把阿姨寄给她的50元钱也交给了母亲。

就这样,刘增献走上了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路。那年,她才16岁。

在农村,刘增献和当地成年妇女做一样的农活。插秧,蚂蟥叮在腿上,怎么拉也拉不掉;挑担,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肩疼,晚上久久不能入睡。阴雨天上工,有时要赤脚,踩到玻璃、瓷片上,流出血来,疼到心里。

有一次,刘增献从粪场挑粪到田里。粪场离田较远,有三里多地。那是一个夏天,刘增献挑得满头大汗。快要到目的地时,脚下一滑,粪都泼到身上了,刘增献立即跳到河里洗。从河里上来时,身上全是红点子。后来,这些红点子又转成了水泡,刘增献难受了好几天。

每遇到这些情况,少年的刘增献就想起孟子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时的小增献就释然开朗起来。

几十年后的今天,刘增献对当年的知青经历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她说:“那时,艰难困苦的磨砥造就了我坚强不屈的意志;风霜雨雪的侵袭,培养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这种意志是我立足社会不可或缺的基石,这种精神是我创业必不可少的财富。”

1969年春天的上午,一个8岁的小男孩李忙在河边玩时不小心掉入河中。李忙的同伴大声呼喊:“李忙掉河里了!……”正在田里除草的刘增献听到呼救声,一路狂奔到河边时,只见一绺头发在水面上浮动。刘增献见此万分火急状态,顾不上脱衣服,也全然不想自己水力不济,即刻扑入河中。

刘增献很快游到李忙身边,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部托出水面,然后艰难地向岸边游去。那知,李忙紧紧缠住刘增献,两个人在河中打转,刘增献挣扎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仍然竭尽一切力量不让李忙再沉下去。和刘增献一块在田里劳动的另一个知青一点都不会水,在岸上拿着一个竹篙伸给刘增献,喊着:“抓住篙子,抓住篙子……”竹篙虽然离刘增献不远,但这时刘增献的力气已消耗殆尽,没有力气游过去了。说起刘增献的游泳能力,只能勉强算及格水平。她平时空手游过10米宽的河都会感到吃力的。遇此状态全在情理之中。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附近一个养猪的老农下水把他们俩个人救了上来。

上岸后,刘增献坐在田埂上,把李忙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头部向下,一下又一下,不停地按压李忙的背部,终于李忙“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水,接着又不住地往外吐水,刘增献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刘增献累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冷得直打颤。

后来,刘增献回常州,李忙曾写信给她。那时,李忙已经当兵了,信中夹着他的戎装照。李忙在信中说:“刘姐,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永远忘不了您。”

     知青生活,白天除了劳动,还是劳动,晚上就一点事也没有了,刘增献想到不能将时光白白地浪费掉。晚上,她经常一个人悄悄地就着煤油灯看从城里带来的各种书籍。这样既能陶冶心情,又能充实提高自己。

在农村一晃3年,刘增献出落得犹如一朵沾雨带露含苞欲放的荷花。村里一个队长想留她做儿媳妇,刘增献感到自己应该有另外一种人生,婉拒了。那队长怀恨在心,在知青回城阶段从中作梗,举报她平时看“黄色书籍”。乡里书记了解情况后,让她回了城。刘增献很感动,至今还记得那书记对她说的话:“你是一个好孩子。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刘增献后来了解到,这个书记有八年的抗战经历。在关键时刻,刘增献受到一个抗战老兵的爱护。

       

2012年,刘增献参加了常州市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从此与抗战老兵结下了不解之缘。

刘增献与老兵们谈天说地拉家常,问他们的饮食起居、喜怒哀乐。老兵们眉飞色舞时,刘增献就高兴;失声痛哭时,刘增献就流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殊不知“只因未到伤心时”。刘增献为什么能和老兵们这样融合一致的呢?其所以能这样,是因为她有浓重的老兵情节。早在少年时代,是老兵书记的一句话,决定了她人生的轨迹。后来在长时间与老兵相处中,她与老兵更近了,心相印,脉相通,在情感上很自然地达到了休戚与共的程度。刘增献历经沧桑,善解人意。她清澄明亮的眼神,和蔼的态度,得体的话语,耐心的疏导,抚慰了老兵们的心。

一位抗战老兵患病,刘增献和志愿者们把他送到常州医院抢救。这位老兵一直牵挂女儿,不断地问周围的人:“我女儿来了吗?”最后几天,糊涂了,看到刘增献以为是女儿来了,拉着她的手,不断地说:“我的好女儿,我的好女儿……”刘增献也顺势充当起女儿的角色,给老人端屎把尿、喂饭、擦身……极尽孝道。

 常州有个叫郭纪芳的老兵是孤老。刘增献一直把他当父亲一样孝顺,经常看望老人,老人喜欢吃什么,她就买什么。郭老99岁时要和59岁的保姆结婚。许多人不理解。刘增献认为老人一生曲折坎坷,年青时浴血沙场,年迈时守着孤独。刘增献支持郭老成家,并参加老人的婚礼。

几年前,刘增献听说,常州有一个叫张一中的黄埔老兵,抗战期间,曾在上海除掉好几个大汉奸。刘增献刚准备去拜访时,张老病了,而且很严重,张老的亲戚和医生都打算放弃,却是与张一中素未谋面的刘增献坚持安排医生抢救躺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状态的张一中,支付全部抢救费用。

刘增献握住张一中的手,她的温暖和大爱给了垂危中的张一中以神奇的力量,她的大爱感动了上苍,张一中终于熬过了一个个可怕的日日夜夜,从黑沉沉的阴曹地府又回到这阳光明媚的人间来。

张一中病愈后,住到了常州敬老院。刘增献常去看望他,给了老人不少温暖。

 抗战老兵刘维泳住在溧阳乡下,离常州有几百里路。平时,刘增献不顾路途遥远,多次驱车前往。刘维泳拉着刘增献的手泪流满面:“你比我的亲女儿还亲!”

刘维泳把藏在心中70多年的抗战经历讲给刘增献听,他请刘增献把他的故事写出来,留给后人。刘维泳估计自己来日无多了,对刘增献说:“抗战期间,我亲手埋掉好多牺牲了的战友。现在,他们经常来看我,我想过去和他们在一起。”刘增献对老人说:“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事写出来,让后人知道。”

 刘维泳过世后,在刘增献的努力下,刘维泳的照片上了《民族心》杂志的封面,一篇7000多字的文章记述了刘维泳光明磊落的一生。刘老可含笑九泉了!

 抗战老兵沈荣达参加过高邮战役,他们连是主攻北门的尖刀连,这个连成立了一个15名战士的敢死队,连长任命沈荣达为队长。

 沈荣达带领的敢死队快要接近北门时,突然从路边的暗堡里冲出一伙日军,人数远远超过敢死队的人数,像一群恶狼扑了上来,双方短兵相接。沈荣达一连捅倒两个鬼子,因为用力过猛,刺刀都捅弯了。在刺中第三个鬼子时,一个鬼子刺中他右胸,几乎同时,他旁边一个战士的刺刀也洞穿那个鬼子的胸口。整个拼刺刀过程大约只有一分钟,鬼子倒下一片,剩下往城里逃去。沈荣达这边牺牲了5个战士。在这次白刃战中沈荣达负了重伤,至今伤口一到阴天就疼痛难受。

沈老说:“那次白刃战中,我的一个叫康达的老乡也牺牲了,那年他只有21岁,尚未成家。康达原是机枪班班长,本来敢死队的成员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听说我任敢死队队长,他也一定要参加。康达的家人一直到2014年,看电视时,听到在电视情节中提到康达,才知道当年参军后一直杳无音信的亲人牺牲在高邮。后来,康达的侄子找到我,抱着我大哭了一场。”

沈老详尽地描述了当年惨烈悲壮的战斗场面,说着,说着,沈老嚎啕大哭起来,刘增献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老人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再回高邮,看一看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到那里祭奠战友。刘增献当场答应。

刘增献随即和高邮宣传部、高邮抗战最后一役纪念馆联系。高邮那边很快做出反应,欢迎沈老来高邮。刘增献包了两辆车,带着沈老一家和抗日战争研究会的人员到高邮,陪了老人整整一天。

从高邮回来后,刘增献花了5万元做了一本《重返高邮战场》的画册送给沈老和康达的后人。

2014年7月7日,北京各界在抗日战争纪念馆隆重集会,纪念抗战爆发77周年。新四军老战士代表焦润坤和国民党老战士林上元及少年儿童代表和习近平主席一起,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

焦润坤是常州人,2015年,常州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邀请焦润坤老人回常州。刘增献认为,焦润坤是常州的骄傲,她亲自撰文,又花了5万元出了一本《圆梦故乡行》的画册。后来,画册被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收藏。

      抗战期间,江苏共有85名抗日航空战士为国捐躯,其中常州籍的有18位。

狄曾益是在武汉空战中牺牲的。狄曾益飞行技术好,和日军刚交手就干掉一架日机。后来,5架日机把他包围。他的飞机多次中弹,他在跳伞时中弹牺牲。”

沙兴达是1944年飞越驼峰时牺牲的。

高谟是常州武进人,出生于1913年。“八.一三”淞沪抗战期间,曾和战友一起轰炸日军舰艇,重创日军“出云号。”

1937年8月25日那天,高谟没有战斗任务,有一个战友生病不能参战,他主动替战友出征,轰炸虹口杨树浦日军阵地时牺牲了。

… …  

这些英雄在空战中血洒长江,尸骨无存。这些烈士后人希望让英烈们魂归故里。

刘增献向常州抗日战争研究会朱洪坤会长提出了英烈后代的希望。朱洪坤会长慨然应允,决定拿出一块地方,建“常州抗日将士英雄墓”,由刘增献主持衣冠冢安放仪式。

那天有好多英烈的后代到场。70多年了,这些后代想不到,常州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为他们办了这么一件好事。

在会场上,刘增献作了演讲。她说:“今天,我们把常州籍的抗战英魂恭请回到故乡,让他们叶落归根。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和自豪。这里安放的不仅是他们的‘衣冠’,而是国家、民族、社会对他们的尊敬、认可与肯定。”

     … …   

   刘增献的演讲朴实感人,赢得全场一片掌声。

一位老兵的后代拉着他的手说:“你说出了我们心中想说的话。”会议结束,她的演讲稿被大家复印了几百份。

刘增献关爱抗战老兵的事做了一件又一件,没有人能说出究竟做了多少件,就是她本人也不例外。

              

刘增献常给周围的人送去他们最需要的帮助。她播种善良,把爱孕育,让爱开花。

在打过几次牌的过程中,他与刘增献慢慢谈起自己的处境。过去与人打架,吃了八年官司。出来后,找不到工作,心里苦闷。刘增献鼓励他振作起来,用一首《从头再来》的歌词激励他。此后,他不怕挫折,一次又一次,终于有一家宾馆容纳了他,再后来,自己买了车开出租。

现在那司机对刘增献说:“那时,亲戚、朋友都看不起我。是你在我走投无路之际,用平等的态度对我,让我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你搞活动接送老兵,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也有一个关爱老兵的机会。”

听人说起过刘增献的一则以德报怨的故事。

刘增献退休后,自己创办了一家经营化工产品的公司。刘增献以前有一个领导,在单位上常给刘增献穿小鞋。后来,那领导因为贪污坐了几年牢,出来后一无所有。他听说,刘增献创办了公司,而且经营得不错,想请刘增献帮他一把,找了刘增献几次。刘增献没有明确拒绝他。刘增献的朋友听说了这件事,个个反对刘增献和这个人往来。不少人说:“那人是蛇,你别做农夫。”

一天上午,那人又来找刘增献了。刘增献说:“我最近生意不好,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下午5点多,刘增献开门出去买菜,发现那人坐在她家的门口等她。那人看到刘增献,流泪了:“我孩子还在上学,上面有年迈的父母。”刘增献心软了。一个男人为了家人,不惜忍辱负重,低三下四地求人。刘增献被这个男人的担当和责任打动:“我帮不了你的大忙,我可以找点事让给你做,你好好经营,每月1000多元的收入不成问题。” 可别小看这1000多元,当时抵几个工薪人员的工资哩。后来,在刘增献的帮助下,那人在刘增献的手下干了一年多,度过了那一段最困难的时期,逐渐地走上了高坡。

说一说刘增献的一个邻居的事。这位邻居开了一家公司,儿子毕业了,就让他来自己家的公司上班。

有一次,儿子经手的一笔生意被人家骗了。他父亲说了他几句,他一气之下带老婆去了西安。在西安,他染上了肝炎,不好意思回常州。他老婆把情况悄悄告诉刘增献。刘增献立即打了1万元过去,并劝他们回来和老人和解。在刘增献的撮合下,这家人又和和气气地在一起生活了。

现在这一对小夫妻也加入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行列。

    

刘增献经常参加市里的公益、商务等活动,可谓公众化人物,认识她的人很多。

一个冬天的晚上,外面刮着大风。刘增献的手机响了,来电者自报家门,说在公共活动场所与她见过两次面,他家人急需送医院就医,向她借2000元,并说自己在大润发超市附近的一家酒楼门口等她。

按常理,没有深厚交情的人之间是不共钱财的。你只见过人家一、两次,而人家对你并无一点印象,怎么可以开口向人家借钱呢?并且一开口就是一个并不小的数字。一般人都会考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痞子?白痴?别有企图?钱借出去了,他还吗?什么时候还呢?

这事搁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把钱借出去的。

可是刘增献借了。她想: “看来对方真是有急用。一个大男人开口求人是要鼓起勇气的。再说,我总不能怕受骗,而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及时的帮助啊!”

刘增献,就是刘增献,她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她有童年的真,又有少年的纯。她善良、大度、无私。她总是用积极乐观的眼光看这个世界。

她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亲友,也不管这个人是熟识的,还是陌生的。不求回报,不求赞扬。这是人类精神境界的至高。

刘增献是一个书写人间大爱的人。

刘增献随手拿起一条围巾对正在看电视的丈夫说:“我出去一下。”正在看书的女儿瞪着疑问的眼神,问:“外面这么冷,您到哪儿去?”刘增献顾不上解释,到楼下开车,带上好友小魏去了那个人所说的酒楼门口,车子在酒楼不远处停了下来。刘增献没有贸然下车。她在车上远远看到了那个人,担心周围有他的同伙,拿起电话说:“你向前跑100米,到大润发超市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到。”那个人接过电话后,开始向前走了。刘增献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没有发现周围有异常情况。

那个人在超市门口停下来时,刘增献的车子开到他面前,从车窗口把装有两千元的信封递给了他。

别人从来没遇到过的稀罕离奇的事,刘增献却碰上了一件又一件。

大年初三的晚上9点多钟,一个电话打来了:“我姐夫在金坛喝醉了,我要去看他,你能开车送我去吗?”这是一个小青年打来的。他是在一次公共活动中认识刘增献的。

小青年的要求不免有点唐突吧。大年初三晚上9点多钟了,要驱车120公里送他到目的地,来回240公里,得化5个小时,凌晨2点钟才能回到常州。而刘增献既不是你的故交,又非亲友,更不是你的私人司机。然而刘增献答应了他。这个小青年是打架斗殴的问题青年,刘增献心里不踏实,又给小魏打电话,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小魏在电话里听完刘增献的话吃惊地说:“刘姐,你脑子出毛病了?小心被人家暗算了。”小魏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去了。

小魏和刘增献驱车赶到苏果超市门口,看到那个小青年在抽烟,手里拿着一个茶杯。小魏说:“你不能让他上车,你看,他在抽烟,肯定是个混混。”“你不要讲话,坐在车上别动,听我安排!”刘增献下了车,招停一辆出租车。“我有一个朋友要去金坛,多少钱?”“今天是大年初三,少说也要700元。”“600吧,大年初三,图个吉利吧。”“好吧!”刘增献招呼小青年,让他坐到出租车上。刘增献把600元放到小青年手上说:“到目的地再把钱给人家。”出租车开走后,小魏悬着的心才掉下来,一把抓住刘增献:“大姐,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千万不要喊我。”

有一个老板很有钱。那老板和刘增献做了几次生意,表现得很有诚信。一天,他对刘增献说:“我在做一个大生意,只要你投入100万,我保证,不到两个月,就给你双倍的回报。”刘增献笑了笑婉拒了。

在刘增献温文尔雅的外表里有一颗敢冒险、敢破格的少年心。这颗心让她永远葆有少年的单纯执著,从而她的人生更华美。这颗心也给了她少年的聪敏和智慧,让她有了应对生活中风浪的能力。

流逝的是岁月,变化的是世事,不变的是刘增献永远不变的少年心。刘增献以春笋般勃发的活力,不断播种爱的种子。这美丽的事业,让刘增献坦然,舒心,快乐,益发美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