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7686413.htm 1 490 2016-02-16 10:47:5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上海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杜清

上海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杜清

大雁南回 发表于:16-02-16 10:47

上海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杜清

顾少俊

你看她,簇簇淡红小花的素雅外衣,自然洒脱的刘海,两条黑亮的短辫,更兼那满脸的灿烂,俨然一位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你想不到吧,她已是有两个儿女的母亲了,儿子是公务员,女儿在读航校。这就是杜清,上海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杜清生在甜水里,长在阳光下。家庭文明的熏陶,学校良好的教育,杜清逐步走向成熟,知书达理,正直诚信,尊老爱幼,扶贫济弱,服从领导,团结同事。最值得称道的是,杜清具有一颗永远炽热的爱国心。

一位伟人说过:“人类最高的道德是什么?那就是爱国心。”

杜清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深爱着她的祖国,对践踏祖国山河、蹂躏人民的敌人深恶痛绝,对捍卫祖国尊严、保卫人民安全的英雄无限崇拜。杜清正在从事一项崇高神圣的事业,她与时间赛跑,积极行动起来,努力让更多的抗战英雄在他们有生之年,获得他们应得的尊严、荣誉和待遇。

她关爱抗战老兵十几年如一日。她把抗战老兵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孝敬,尽自已的绵薄之力关心他们,帮助他们。

 她是工薪阶层的一员,收入不多。每个月除了家中日常开支的费用外,其余的钱全部捐给老兵,不留积蓄。近日,单在丰县一地,她看望了8个抗战老兵,6个老兵每人500元,另外两个老兵困难大一些,每人1000元。仅此一地,她就花去了5000元。这是陪同的志愿者们有目共睹的事。为了老兵,她节省每一分钱,在生活上精打细算,过着俭朴的日子。十多年,她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现在女儿大了,她穿女儿的旧衣服。

一次,她在河南看望一位老兵。老人的房间很破旧,屋里凌乱不堪。房屋低矮,非常潮湿。老人的衣服随意地放在床前的桌子上。杜清用一摸,滑滑地。这些衣服很久没有洗了。被子也很脏。看着老人的生活环境,杜清的心凉凉的,她化了一个下午把老人屋里的衣服、被单清洗了一遍。老人从未体会到这种关爱,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拄着拐杖站在她旁边念叨:“这上海闺女真好!这上海闺女真好!……”

 徐州有一个黄埔女兵叫李振华。1940年,李老16岁时考入黄埔军校。1942年毕业后分到潼关对日作战,而后转战河南境内。建国后,老人精神上出了问题,时常跑出去几天,让家人找不到。老人的儿子不但没有工作,还是一个肠癌患者,手术后肠子被截去大半。老人的家中很贫困。杜清舍不得老人,看望了老人好多次,每次都给钱,买礼物给老人。2015年的秋天,杜清和老人分手时,老人问:“下次什么时候来?”杜清脱口而出:“春节前,再来看你。”年底了,单位特别忙,杜清好不容易安排出时间,想不到临出门前,突然发高烧近40度。在医院挂水时,杜清心里一直牵挂着老人,想着自己的承诺,水一挂好,立即带着药品从上海坐火车赶到徐州看老人。在徐州,她给老人买牛奶,到菜场打肉留给老人。她和老人有说有笑,像亲闺女一样。

有志愿者说:“老人什么都记不得了,神思也不清楚,你何必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她说:“不行!我答应老人的事就要去做。”

杜清在徐州时,听说淮安有个102岁的黄埔老兵徐寿山。武汉会战期间,他在军长王敬久手下 任炮兵连长。有人去看望他时,他就喃喃自语:“王敬久,南浔线,王敬久,南浔线……”现在这位老人生活困难,看不起病。听到这情况,杜清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插翅飞过去。“且慢!待我电话联系后,再作计较。”联系后得知老人昨天刚过世,明早火化。杜清还是想到淮安去,送老人最后一程。后因大风雪,公路封路,只得作罢。

有一天,杜清带了两个大包,包里是给老兵们买的衣服。当她停在路上休息时,有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围到杜清身边。杜清害怕了,就拉着行李往人多的地方跑。

这样的事在别的城市也发生过几次。每当她想退却时,就想起抗战老兵们当年浴血奋战的故事,就有了勇气。

她的大爱得到全家人的支持。她的家人对她唯一的要求是“平安出去,平安回来!”

节假日,同龄姐妹们打麻将,到公园跳舞,和家人一起游山玩水。杜清也不让一个节假日冷落。一到节假日,她立即背起行囊出发到全国各地去探望老兵。每到一个地方,自费食宿,只请志愿者带个路,让她把钱物连同她热呼呼的问候一并送给老人。大江南北、黄河上下狭窄的田埂上,西南边陲陡峭的山坡上都有一个上海女子的足迹。这些年,她到过山东、河南、江苏、云南等地。山东她去过三次,看过14个老兵,她给每位老兵捐了500元。其中一个困难的老兵,她每年中秋节都给老人寄月饼,常年给予关注。

看到老兵们收到钱后高兴的样子,接到老兵后代收到物资打给她的电话,是杜清最快乐的时刻。

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只想借用这首诗来表达杜清“对自己所拥有的与众不同的快乐的那种无限满足和不想与人言说”的心情。

在河南、江苏、山东交界的一个小山村里,杜清看望过一位抗联老兵。老人是杨靖宇的部下,今年96岁了。一次,杨靖宇带部队伏击日军,那次伏击战,他们打死几百个日军。战斗中,日军子弹从老人的右脸颊穿进左脸颊穿出,嘴里的牙打掉好几个。身上、手上都有伤。

那天,老人精神很好,一边用手中的破拐杖做瞄准开枪的动作,一边说:“当年杨司令带我们打埋伏,一下子干掉几百个鬼子。”老人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了。老人一直没有谈自己负伤的情况,没有讲自己困难的人生。

老人穿着掉絮的破棉袄。屋里除了一张破床,没有一件家具。几只破碗放在几块砖头上。杜清买的慰问品都没有地方搁,只好放在地上。

杜清无法想象,在东北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老人是如何活下来的。这位死地夺路的勇士,以后又是怎样一次次面对风云变幻的人生活到今天的。她感到这些老兵们活在一个大境界里。那种境界是许多人活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这些老兵用特殊的爱,爱我们这个国家和人民;用特殊的情感,忍受贫困的煎熬。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值得她关爱和付出。

一位名人说过:“一个人只要热爱自己的祖国,有一颗爱国之心,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什么苦楚,什么冤屈都受得了。”这位抗联老人的生平是对这段名句的最好诠释。

老人的人品,老人的故事让杜清震憾。那种感觉如远处连锦不断的高山压在她的心头,让她停不下来。

有一天,她到淮安乡下看望一位困难老兵。从老兵家中出来,已经是黄昏了。刚出老兵家的大门时,几只蝴蝶从路边的草丛中飞出,围着她飞舞。同行的志愿者和她开玩笑说:“你的大爱让蝴蝶都感动了。”

她说:“我在云南祭拜老兵时,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有人还为我写过一篇《蝴蝶为她起舞》的文章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