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7161381.htm 1 1964 2016-01-16 21:52:4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老兵故事】王金生——黄埔风骨

【老兵故事】王金生——黄埔风骨

trailhiker 发表于:16-01-16 21:52

【老兵故事】王金生——黄埔风骨


1月14日我们一行人赶在暮色四合之前到达了王老的家。他的居所狭小拥挤,更像是一段不长的走廊,室内光线昏暗,却收拾得颇为干净。如今已经九十四岁高龄的王老坐屋子一角,他的视力已经不容乐观,起身走动都是比较困难的事,但听到我们走进来,他还是尽力向前倾身,高兴地与我们一一握手。送上慰问品后,我们与老人围坐在室内聊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已至鲐背之年的老人,在与我们谈及往昔峥嵘之时,竟思路清晰明了宛若朗朗少年——

【老兵故事】王金生——黄埔风骨

(一)故土沦陷,求学异乡。

老人于1922年出生于山东沂水,1938年,故乡沦陷,老人被迫辗转至距离沂水县城15华里的黄山铺东朱村庄避难。可惜好景不长,东朱村庄因开设集市仍常受日军侵扰劫掠。王老只得于1938年冬天前往沂水县西北的东里店,投奔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所领导的省政府。

然而由于青年学生太多,省政府便组织这些学生填报志愿,进行甄别考试,发给路费,打算将这些学生送到当时的抗战大后方四川求学。经过考试,王老等五十名左右青年学生被安排前往绵阳国立六中就读。

当时,山东已基本落入日军手中,想要畅通无阻地乘坐火车抵达四川已是奢望。省政府派部队护送学生们过了青州、临朐一线后,由于人数过多、目标太大,在过陇海线时,大家不得不分散开来,形成三五人的小组继续前进。

因为狼烟四起,交通不便,王老一行五人用了一个多月才走出山东,其中数次险些被伪军抓了壮丁。在经过兰考铁路时,他们不幸被日军发现,两人被当场击毙,其他三人滚下山坡,死里逃生。

远走河南、徒步洛阳、翻越秦岭,老人与其他两名同学历经千难万险,用时三个月终于到达绵阳。

王老在绵阳六中求学时间不长,所谓“国难当头,岂能坐视”,王老惦念当时仍在山东沦陷区的母亲,决意考入军校,入伍抗日。王老与一同到达的同学一起去参加考试,三人中只有王老一人达标。

十八岁,若在和平年代本应与同龄人在大学校园内共享青春好时光的王金生入读黄埔军校成都本校第十九期,属于第三中队步兵科。

我向老人问起在黄埔军校的求学经历,老人说,黄埔军校要求很严,训练很苦。平常去上厕所都必须一路小跑以节省时间,所有在校生各项训练必须达标,否则就将面临被淘汰的命运,每个人都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在黄埔超过百分之二十的淘汰率下留在校园。黄埔师资优良,教官大部分是留德归来,也有的是黄埔毕业或是日本军校毕业。他们的武器装备精良,基本使用德械和俄械。

谈起上课的内容,老人入校后前三个月被称作入伍生,需要进行三个月的基本功学习,学习单杠、双杠、木马、平衡木、走线桥、过障碍、劈刺、攻城训练(全副武装带着手榴弹系绳限时登上高墙,超时则不合格)。正式的课程共分为两部分,上午是课堂,下午是实习。课堂包括政治学、经济学、法律学、国际法、设计学、建筑学、战略战术、工兵要领、步兵炮兵射击交换、夜间攻击等【其实老人记的很清楚但是因为当时环境比较嘈杂老人语速很快候鸟没全部记下来啊啊啊好惭愧ORZ】,下午的实习则是实弹射击以及各种武器的学习,比如加仑炮、迫击炮、马克沁重机枪、捷克式轻机枪等等,全部要求技术过硬、成绩达标。三年的学习还包括野外训练,其中包括带着敌情去野外进行侦察训练。向东是从成都—龙泉驿,徒步走一百多里路。西去则是成都—冠县青城山,老人曾徒步走到长江发源地,也亲自看过都江堰,甚至能讲清都江堰波涛汹涌的场景,还顺便给我们讲了讲附近河流的分支。老人思路之清晰、记忆之完整令我目瞪口呆【全程OS:老人绝对是个学神啊啊啊我要这膝盖有什么用你看我跪的标准吗啊啊啊学神受我一拜请收下我的膝盖啊啊啊!什么?觉得我演技太浮夸?不然你过个七八十年再背背你大学的全部课程试试看?】

看着老人的眉宇间忽然流转起属于少年的傲然神采,听着他把七十多年前的点点滴滴娓娓道来,我终于明白岁月的流逝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音容,却无法淡褪一个军人的傲然风骨。所有的言语在形容他的时候都变得苍白,因为文字无法描述清楚一个耄耋老人已不再清明的眼中会忽然燃起怎样的星火。老人那些故事在我听来恍如隔世,在他心中却犹在昨日。看到这样的战士,你便会明白,为什么梁启超先生曾说:“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中国少年。”正是他们在国难当头之时选择了戎马生涯,才有我中华芬芳繁盛,岁岁年年。





(二)军校毕业,前往洛阳

三年的军校生涯匆匆而过,老人各项训练全部达标,顺利毕业。在填报志愿的时候老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到故乡参加战斗,与其他25名学员一起前往位于洛阳的山东办事处。然而当时山东方面给出答复,说已不再接收兵员,军校便将这批学生分配到洛阳的第一战区。

老人加入了第9军军部辎重团2营5连,辎重团当时是“四四编制”,属于第14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王老在担任了初期任见习官三个月后升为少尉排长、中尉连长。1943年,豫中会战前夕,第9军奉命调往灵宝驻守黄河,后撤者一律杀无赦。那段日子非常艰苦,当时,辎重团的主要任务是为驻守河防的部队输送弹药,日军常常轰炸运输车辆,带来不小的伤亡。王老记得有一次遭遇日军飞机轰炸时,他的卧倒二字还未喊出口,日军的机关枪便已开始低空扫射,当场死亡十二人,重伤三人。王老及时下车隐蔽,所幸没有受伤。  

后来王老被调至军部,担任第14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的侍从副官。关于刘茂恩指挥的洛阳保卫战,这一次老并没有为我们进行详尽的介绍,而是给我们讲述了他于1945年他陪刘茂恩一同参与的一次重要会议。

  1945年2月,日本人想要打通四川到西安的通道,计划占领老河口的中美空军基地。当时,由陈纳德率领的美国空军以及中国空军驻扎在老河口空军基地。得到消息后,为确保老河口空军基地安全,蒋介石命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峙在老河口空军基地负责召开高级将领紧急军事会议。被通知参会的有陕西的胡宗南、一战区司令长官范汉杰、驻守河南南阳的刘汝明,还有刘茂恩。刘茂恩接到会议电报后,随即带领王老和一个中校从丹水镇乘专车出发赶往南阳刘汝明驻地。各大将领到齐后,集体赶赴老河口准备开会。

到达老河口后,遭遇日本飞机轰炸被迫转移至南阳,途中仍有日军飞机扔炸弹或开机枪扫射,炮兵反击,击落日军黑寡妇战机一架(由一名日本女飞行员驾驶,飞机就在距王老五十米处左右的地方爆炸,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抵达南阳后,刘峙司令长官连夜主持会议,下死命令要求各部加强防守,确保豫陕路安全。豫南阻击战由此打响。这一战刘茂恩的部队打得异常惨烈,日军用了十天的时间都没能打进南阳的西峡口。马山口的战斗也是很惨烈。敌人先后两次攻占马山口又被打了下去。刘茂恩的部队损失惨重,大量的人、死尸往下抬。后来,敌我双方在内乡县重阳店附近呈对峙状态,日军由于损失惨重不再前进。这时候,刘茂恩的司令部已经撤到了卢氏县桑坪镇坐镇指挥。15军军长武庭麟也随刘茂恩到了桑坪镇。就在这一时期的一天,刘茂恩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作为侍从副官我首先拿起了电话,问是哪里。“书霖,书霖。”电话那头说。刘茂恩字书霖,一般没几个人敢这么喊他,我就知道这个电话不一样。我又一听,是一口浙江口音,马上就知道是谁了,赶紧把电话递给了刘茂恩——电话是蒋介石打来的。

蒋介石在电话中要求刘茂恩死守南阳到西安的公路,若有违反军令者当场严惩,就这样,王老所在的部队自1945年3月死守南阳,一直到8月15日日军投降。

  


(三)战后入狱,人生坎坷

解放以后,这位将自己最为烂漫的年华如数献给战场的士兵在和平年代的生活却饱经苦楚,期间种种经历令人不忍卒读,简直可以是《活着》与《归来》的结合。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老人在1952年被打为反革命,入狱十二年。在强制劳教期间老人曾两次立功,却因为反革命的身份不予减刑。判刑后妻子为子女考虑与老人离婚,儿子曾前往青海试图看望老人,但未能得见。老人的儿子在车站看见新疆阿勒泰地区设有招工点,便前往阿勒泰学习建筑,结果在阿勒泰煤气中毒而死,当时只有十六七岁。老人在监狱里得知了儿子的死讯,收到了新疆方面寄来的遗物,但儿子究竟被埋葬在阿勒泰的什么地方,老人至今不知,也从未能得以探望。

1964年出狱的王老又一次陷入困境。他不允许恢复原职,却被强制就业。最终他被安置到青海省公安厅下属都兰县查查香卡农场进行劳动,这一走又是二十年。劳教结束后老人返回原籍,由于转业证明书(暂时)缺失,老人没有得到地方上的任何补偿和安置,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


    老人向我们谈起这一切的时候,神情平静,没有波澜,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人生。现在老人由已年近古稀的女儿照料,生活清贫,却很知足。当我问起老人是否后悔年轻时的选择,老人告诉我,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当年为了国家,他是抱着甘愿为国尽忠,死而后已的决心奔赴沙场的。如今得以生还,还有社会各界人士关怀帮助他,他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临走前,老人一定要我们留下名片,并反复强调希望能把我们去看他时拍摄的照片洗一份寄给他,他不停地说,要记住我们,因为我们是他的救命恩人。这句话犹如在我心脏上开了一枪,我只觉得犹如如鲠在喉,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我如何能接受一位为民族独立献出自己最美好年华的老人,称活在用他们的献血铸就的太平盛世里的后生为救命恩人?

当时我不懂老人如何能把这些年的风霜雨雪、悲欢离合化为云淡风轻的三言两语。我想问他,若以德报怨,则以何报德?现在想想这句话用来问王老,未免太过狭隘。当年他走向战场,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不是因为被军队抓了壮丁强行参军,也不是因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必须要加入军队维持生计,从他决定走入以“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莫入斯门”闻名的黄埔的那一刻,生死荣华早已是身外事,身后事。他的选择不是为了飞黄腾达,百世流芳,而是为了民族大义,家国永安。那么日后的坎坷波折,在他看来又算的了什么呢?他没有背离初心,没有辜负山河,仅此一件事,便足以告慰余生。

与老人道别后我时常想起老人与我谈起自己风华正茂好时光时的模样,那份在历经时光溶释后仍能在眉宇间流转的骄傲与淡然,正是黄埔军人的不朽风骨,正是这些老兵值得你我用一生去敬仰的理由。


丝丝雨携 金陵佛、慢城、野道骇客 

  于乙未年 己丑月 丁酉日 佛诞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