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7072834.htm 2 463 2016-01-13 19:28:3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纪念抗战老兵顾庚顺百年诞辰 他曾在重庆亲眼见过宋美龄陈纳德

纪念抗战老兵顾庚顺百年诞辰 他曾在重庆亲眼见过宋美龄陈纳德

羽仙歌001 发表于:16-01-13 19:26

                                      纪念抗战老兵顾庚顺百年诞辰
                                     他曾在重庆亲眼见过宋美龄陈纳德

      (内容提要:再过几天,就是抗战老兵顾庚顺的百年诞辰。顾庚顺,1917年1月17日出生在南京;1933年,到鼓楼医院学当司药工;1939年在重庆应聘参加中华民国空军,成为驻重庆白市驿机场空军军医。他多次出生入死抢救空军伤病员,多次见过宋美龄、陈纳德的风采;1946年,从空军退伍,回到南京鼓楼医院担任药剂师;文革中,他因“历史问题”挨批斗;1969年,全家人被迫下放到苏北农村;1979年,落实政策回到鼓楼医院继续担任药济师;2008年11月17日,顾庚顺老人在南京仙逝,享年92岁)

     顾燕燕是南京鼓楼医院的一位退休医务工作者。2015年9月5日,中国在北京举办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空中护旗方队、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威风凛凛通过天安门广场;由坦克、战车、火炮、导弹、无人机等组成的地面装备方队隆隆驶来;由陆海空三军航空兵编成的9个空中梯队呼啸而来,预警机、轰炸机、加油机、歼击机、舰载机等183架战机,以新颖的编队低空飞过天安门广场。
    顾燕燕注意到,在摩托车队护卫下,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抗战老同志也参加了大阅兵,都被尊称为“抗战老兵”,他们坐在汽车上,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人民向他们的致敬
    看到这一切,顾燕燕想起了仙逝的父亲,他也是一位抗战老兵。到2016年的1月17日,就是老父亲百年诞辰了;她想起了母亲,一位同样为抗战尽了力的老人。
    她激动的提笔写下纪念文章,怀念她抗战老兵的父亲,纪念老人100岁冥寿的到来。
    顾燕燕的父亲名叫顾庚顺,1917年1月17日出生在南京,是个典型的老南京人。顾庚顺的父亲顾境科也是老南京,曾经家境非常殷实。
    顾燕燕回忆,父亲告诉过她,现在上海路省电力集团公司的位置,曾经是顾家的大片宅院,有二三十间之多。而她母亲的韩家,当时也是很富足。外祖父韩国树是位建造行家,带着一帮技术工人,为上世纪20、30年代的南京建设出工出力,其中,今天随园南京师范大学的古典风格建筑,就有韩国树的汗水和努力。
   1933年,顾庚顺到南京鼓楼医院学当司药工。由于他勤奋努力,头脑聪明,一两年内,就熟悉了各种药品,成为合格的药剂师。
   1937年夏天,顾家正计划着让顾庚顺和经人做媒的姑娘韩秋芳成亲。这时,抗日战争爆发了。七七事变、第二次淞沪战争,形势越来越紧张,南京老百姓的心整天拎着。到了11月份,南京已经处在危险之中,大家更是人心惶惶,纷纷“跑返”。顾庚顺的父亲决定,赶紧让儿子把婚事办了,省得夜长梦多。这样,到了1937年的11月底,顾庚顺和韩秋芳在日本鬼子轰炸南京的炮火声中,匆匆举办婚礼,成了家。
   到了12月8、9日,南京形势更紧张了。顾庚顺的父亲决定,让儿子带着刚结婚的新娘韩秋芳,立即离开南京,逃往外地。究竟逃向什么地方,也顾不上多考虑,先离开南京这个即将被日本鬼子占领的城市再说。
   于是,顾庚顺带着新婚妻子,通过熟人关系,想办法出了南京城门,到了下关码头。又通过朋友关系,费尽辛苦,才挤上开往武汉的轮船。
    经过几天几夜的艰难航行,冒着日军轰炸的危险,轮船到了武汉。由于人生地不熟,战争期间物价飞涨,顾庚顺身上带的钱眼看就要花完。没办法,他只好到处给人做小工,新婚妻子也帮别人洗衣做饭,才勉强混上一口饭吃。
   1938年夏天,武汉吃紧,顾庚顺和韩秋芳只好离开武汉,向重庆方向前行。一路上,有车时,就想办法搭车走;没车了,就靠自己的双脚走。整个行进路上,都是靠帮人做小工才维持了吃饭睡觉基本生计,辛苦万分。
    1938年底,顾庚顺和妻子韩秋芳终于到达了重庆。夫妻俩仍靠着帮人做些小零工来糊口。
    1939年,重庆西南郊的白市驿机场基本建成,中华民国空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将进驻白市驿机场。因为工作需要,民国政府向社会上招聘各种人才,其中就包括军医人员。顾庚顺看见招聘启事,想到自己懂得药品知识,又有在南京鼓楼医院工作的经历,应该有希望录取,就立即前往应聘,结果很快就被录用。他穿上空军军装,成为一名抗战战士。
    关于重庆白市驿机场,有关资料是这样介绍的:重庆白市驿机场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镇,最初建于1936年12月,隶属中华民国航空管理局。1939年扩建后,开通了重庆——河内、重庆——新加坡、重庆——香港的国际航班,是中国历史上第三个投入使用的国际机场。1940年再次改扩建,跑道扩展至1900米,用于起降美国飞虎队之P-40歼击机。1940-1944年间,共起降飞机6600余架次,其中民用国际航班147架次,战斗机起飞4000余架次。
    白市驿机场是中华民国空军在重庆的重要机场。1938年,政府在重庆设立了空军第一司令部,司令部办公地点就在白市驿机场;1942年,美国航空志愿队归入美国陆军航空第23大队,第23大队的指挥部就设在白市驿机场;1943年,中美组成航空混合团,其司令部也设在白市驿机场,混合团第一大队就驻在白市驿机场。
    抗日战争期间,白市驿镇和白市驿机场多次遭遇敌人的轰炸。其中,1939年7月16日夜,日本飞机连续两次轰炸白市驿;1940年农历3月22日夜轰炸,白市驿镇有两百人左右被日本飞机炸死。
   根据统计,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华民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共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
   作为空军部队的军医,顾庚顺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曾经告诉顾燕燕,当日本鬼子的轰炸机飞临重庆和白市驿镇上空准备轰炸时,老百姓可以藏进防空洞躲炸弹,而他作为军人,必须拎起救护箱,跑向飞机场,随时准备抢救空军伤病员,根本不可能考虑自己有被炸的危险。顾庚顺的妻子韩秋芳则经常为空军伤员洗衣、洗绷带,不知劳累。
   白市驿机场见证了许多重要历史时刻。宋美龄曾经多次在这里乘坐飞机;陈纳德组织领导的美国航空飞虎队,在白市驿机场驻有空军战斗人员,陈纳德多次来到这里,进行组织协调。顾庚顺有幸多次在白市驿机场目睹了宋美龄和陈纳德的风采。他也亲眼见证了飞虎队员和中国空军飞行员,为了抗战胜利而付出的伟大牺牲。顾庚顺非常崇拜、敬仰他们,以至于他把按辈份起的名字顾庚顺,改成“顾凌云”,希望自己有凌云壮志,像空军飞行员一样,飞翔在蓝天上,和日本鬼子战斗、战斗。
    顾燕燕回忆说,2008年秋天,父亲罹患脑瘤,在弥留之际,还跟她大声说道:“日本飞机来了,我上飞机就把他打下来了。”又一次,父亲又讲起这些,顾燕燕说:“爸爸,您是战地救护人员,没开飞机的。”父亲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她道:“哦,我是战地救护。”
    顾燕燕说,到现在她都后悔,不该这样提示父亲。她知道,父亲在弥留之际,还想着打日本鬼子。她的父亲记着,日本鬼子在南京杀了30万同胞,更记着因为老百姓“跑返”,父亲和抚养他的太奶奶一别永没再相见。父亲一直记着太奶奶说的话:“在外地,如果想亲人了,就看看月亮吧。”
   从1939年成为中华民国的空军军医,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顾庚顺已经不记得日本鬼子来这里轰炸的次数,不记得参加了多少次救护伤员的工作,不记得有多少战友牺牲在与敌机的英勇搏斗中。
   1946年,顾庚顺从空军退伍,回到南京,继续在鼓楼医院担任药济师。在文革期间,因为参加中华民国空军的所谓“历史问题”,他被批斗。因担心曾经的“历史问题”被人抓到实实在在的证据材料,他只得偷偷将保存了近20年的当年参加抗日空军的书信、照片、军章、服装、抗战胜利纪念品等,全部一件不留的销毁干净(老人此后遗憾不已、痛悔不已)。1969年,他被迫与全家人一起到苏北下放,吃尽苦头。1979年,政府为他落实政策,顾庚顺又回到鼓楼医院。
    2008年11月17日,顾庚顺老人在南京仙逝,享年92岁。

 

 

   附: 顾燕燕的纪念文章

                                                                             天堂里的爸爸
   爸爸:
   您和妈妈离开我们8年了,我们依然是那么的想念你们,有许多话想和您说,但最想和您说说我们国家纪念抗战胜利的各种活动,特别是震撼世界的大阅兵:每个方队都是将军领队,步兵方队,步伐整齐,气势雄伟;机械化方队,地上跑的、天上飞的应有尽有,高炮坦克、水陆两栖坦克,还用飞机组成“70”字样,飞过天安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有舰载飞机、空中加油机,还有各种功能的无人机,最壮观是70架飞机同时从天安门飞过,那种气势、阵势真是激励国人、震撼人心。
   特别是这次大阅兵,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只要是参加过抗战,都尊称为“抗战老兵”,也参加了大阅兵,他们坐在汽车上面,走在阅兵队伍最前面,全体人员起立向他们致敬。
    爸爸,女儿知道,您和妈妈也为抗战出了力,受过苦。
    那时你们在四川,妈妈为伤员洗衣、洗绷带.您在白市驿机场战地救护,经常听您讲,警报一响,别人往防空洞安全地方跑,而您拎起救护箱往机场跑,虽然您和我们讲这些事时已是暮年老人,但依然正气凛然,壮志不已。特别是您已罹患脑瘤,弥留之际还跟我讲:“日本飞机来了,我上飞机就把他打下来了。”
   又一次您又讲起,我说:“爸爸,您是战地救护,没开飞机。”您就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哦,我是战地救护。”到现在我都后悔,不该这样提示您,因为女儿知道,您在弥留之际,还想着打日本鬼子。因为您记着日本鬼子在南京杀了30万同胞,更记着因为“跑返”,您和抚养您的太奶奶一别永不相见,并且记着太奶奶的话:“想亲人就看看月亮吧。”
   更知道您见证了美国“飞虎队员”、苏联和中国飞行员为抗战付出的牺牲。您非常崇拜他们、敬仰他们,以至于您把按辈份起的名字也改成“凌云”,所以在弥留之际,很多事已记不住,但您还想着开飞机打日本。
    爸爸,为抗战您和妈妈也付出了很多,但您是参加了国民党的抗战队伍,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上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您从不后悔,只要是对抗战有利的事,您和妈妈都积极参加。记得一次拍“南京大屠杀”的电影,您和妈妈被选为群众演员,劳累了几天。电影上映后,电影里没找到你们的镜头,但你们无怨无悔。
   您经常讲起抗战胜利时,您和妈妈连续几天几夜上街游行,就像在讲昨天发生的事,高兴的不得了,女儿特理解你们。为抗战,你们这一代人付出太多,和平来之不易,8年在外,你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爸爸,您和妈妈离开我们8年了,你们养育了儿女,带大了第三代,很庆幸这辈子做你们的儿女,如有来生,我们还做你们的儿女,好在儿女们传承了你们的正直和善良,你们的爱国精神也传下来了。曾经问你们的外孙,如有敌人侵略中国,你会像外公一样参加战斗吗?他毫不迟疑说:“会去!”
   爸爸,您和妈妈放心,现在我们生活更好了,儿女们都已退休,生活有保障,孙辈们工作努力,重孙们也都上中学了,大家住房条件更好了,国泰民安,再没人敢欺负中国了。
   爸爸,2016年是您100岁生日,不管时间多么久远,儿女们永远想您和妈妈。大阅兵放了七万只彩球,我感觉它们变成一只只腾云驾雾的龙,您和妈妈一定和它在一起,畅游天宇穹空了吧。
   爸爸,我们经常看着月亮,想您和妈妈。
         
                                                                                                            您的女儿 燕燕
                                                                                                              2015年9月5日


羽仙歌001 发表于:16-01-13 19:28 0
2

重庆白市驿飞机场的资料

纪念抗战老兵顾庚顺百年诞辰 他曾在重庆亲眼见过宋美龄陈纳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