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6675608.htm 1 4152 2016-01-01 11:41:2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鏖战南浔线-----访黄埔抗战老兵徐寿山

鏖战南浔线-----访黄埔抗战老兵徐寿山

大雁南回 发表于:16-01-01 11:41


鏖战南浔线

------访黄埔抗战老兵徐寿山

顾少俊

201510月,淮安乡下,102岁的徐寿山躺在床上,躯体轻轻地起伏,声音颤抖、缓慢,讲述留在他记忆深处印象最深的武汉会战。

1938612日,日军攻下安庆,历时4个多月的武汉会战拉开了序幕。

8月,南浔线,日军106师团攻下五台岭,直扑蜈蚣山、杨梅山中国军队的防线;日军27师团进至南义、虬津;日军101师团从星子方向杀过来。日军用意很明显,围歼德安的中国军队,再取南昌。

南浔战事紧张,薛岳将指挥所移至德安,并对各军布防作了部署。薛岳决定:王敬九将军率25军、66军在庐山东麓、德星公路两侧阻击日军101师团,另派一部分兵力于永修之北抵挡日军第27师团。然后,集中兵力,干掉孤军深入的106师团。

徐寿山回忆,星子城通往德安的公路只有30公里,就在这30公里的路上,他们阻击日军101师团达2个月之久。日军的101师团拥有2个步兵旅团,4个特种兵联队,参加过攻打上海、南京等战役、战斗力极强。

25军军长把全军的迫击炮集中起来,组成一个个迫击炮排,安排到德星公路两侧。徐寿山当时在25军任排长。他抗战前就入伍了,到部队后有一段时间跟在老炮手后面学过开炮。军长任命徐寿山为迫击炮排排长。

8月的一个夜晚,徐寿山带队把迫击炮搬到东牯山的311高地上。311高地上原有1个连驻守,连长姓王,云南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现在他的任务是要阻挡日军的进攻,同时要保证这些迫击炮的安全。

王连长话不多,很有责任感,他帮助炮排构筑好工事。连续紧张的劳作,士兵们个个满脸灰土、汗水,疲惫不堪。有人建议休息一下,徐寿山同意了。哪知一坐下,全都睡着了。

第二天,他们被敌人震天的炮声惊醒。徐寿山说,那炮声太响了,震得整个大山都在颤抖。

那天,鄱阳湖上几十艘日军舰艇上的大炮向星子城一齐开火。日军海军陆战队同时向星子城的东门和南门发起猛攻。星子城内的中国守军顽强阻击,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第二天,中国军队从星子城的北门撤出,日军紧迫不舍。他们以为攻下星子城,可以势如破竹,一举拿下德安。谁知,刚出星子城不远,就遭到中国军队一顿迫击炮的轰击。

8月的江西酷热难当。徐寿山带炮排弟兄赤膊上阵。他们搬运炮弹、瞒准、发射,一刻也不停。阵地上遍地都是迫击炮弹的弹壳。

傍晚,日军进攻停止。徐寿山正准备派人把这些空弹壳推到悬崖下,王连长赶过来说:“把这些废弹壳全送给我,我有大用场。”

白天,迫击炮让日军吃尽了苦头,夜里,他们组织队伍偷袭。半夜,山腰处突然传来一阵废弹壳滚动的声音,王连长一跃而起:“鬼子偷袭!”山上轻、重武器齐发,很快把这伙偷袭的日军消灭在山腰。徐寿山听到枪声带人赶过来时,这边战斗已经结束了。徐寿山才知道,原来,王连长把这些废弹壳当报警器用了。

后来,日军又偷袭了几次,都被王连长及时发现。有王连长在身边,徐寿山的心里踏实了许多。

311高地左翼地势较高。军长安排一个加强营防守。那营长很负责,阵地上筑了碉堡,前面挖了壕沟。

日军对这处阵地发起进攻。日军的炮弹雨点般落下,炮声震天动地,在群山中发出很大的回响。密集的炮火击毁了山上的碉堡,炸平了阵地前的壕沟。

炮击过后,日军蜂拥而上。中国军人从炸塌的工事里冲出来,和上来的日军白刃战。

冲峰、反冲峰,阵地几次易手。十几天的时间里,军部连续派出过几支部队驰援。山上的鲜血顺着山坡向山下流淌。又经过几天恶战,直至山上最后一个中国军人战死,日军才夺取了这处阵地。同一天,311右翼阵地也被日军攻陷。

9月初,徐寿山的311高地陷入日军的包围中。阵地上,炮弹全部打光,200人的部队只剩下不足百人。王连长和徐寿山商量后决定:“炸毁迫击炮,趁夜黑突围出去!”

入夜,迫击炮推至高地东侧炸毁,而部队则从西侧撤往山下。遇敌阻击时,掷弹手们抛出手榴弹,趁着烟雾,轻机枪开路,士兵们一鼓作气冲过去。

天亮时,在转过一处山梁时,突然和一伙日军遭遇,短促的对射后,双方绞杀起来。徐寿山和王连长走在队伍最前面,很快杀入敌阵。

徐寿山只觉得眼前白刃闪动,几枝刺刀同时向他刺来。他挥舞刺刀一一拨开,一个“扫堂腿”将最后一个日军扫倒,抢步上前,举刀就刺,两名日军上前来挡,两把刺刀向他腰部刺来,徐寿山侧身让过,拔出盒子枪“当、当”两枪,两名日军一头栽倒。一个佩戴中尉军衔的日军在徐寿山的背后悄悄下手,刺刀夹着寒风过来。远处的王连长大吼一声:“小心!”徐寿山一回头,刺刀已离他不远了,危急之中身子陡然向旁一缩,虽然避开了锋芒所指之处,但刺刀还是扎伤了他的左肩膀。

王连长奋力刺倒缠他的一名日军,一个起伏跃到徐寿山身边,举刀向那偷袭的日军刺去。王连长拼刺技术极好,一把刺刀使得神出鬼没,几个回合,就要了那个日军军官的性命。

这伙日军不多,只有20多人。几分钟后,20多个日军横七竖八地统统倒下,我方也付出了大致相当的代价。

徐寿山的左肩膀被鬼子刺伤,血流不止。王连长对他说:“此地不可久留,快走!不知跑了多远,徐寿山因失血过多,一头载倒……

睡醒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后方医院里。后来,他才知道,是王连长等人轮流把他背下来的。

德星路上的有力阻击,为薛岳指挥部队围歼日军106师团做出了贡献。

伤好后,徐寿山考入黄埔军校第3分校,毕业后分到28师,1949年随部队起义。建国后,他一直住在农村,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抗战经历。

徐寿山后来一直打听王连长的下落,但没有消息。他只知道他是云南人,当时30岁左右,是黄埔毕业生,家里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徐寿山的眼神凝视着前方,尘封多年的往事引起他心中的痛。悲伤,哽咽,化作泪千行。他仿佛听到了东牯山上隆隆的炮声,仿佛看到了南浔线上被战火洗礼过、被鲜血浸染过的千沟万壑……

这老兵在农村默默生活了60多年,朴实得像泥土。透过岁月的烟云,我看到他在抗日战场上持枪跃进的身影。那身影溶入山川、大河和那艰苦的抗战岁月,溶入了武汉会战中所经历的最为惨烈的一幕。

他的生命如寒风中的一片枯叶,随时可能凋零,但他的心灵却如星光闪耀,长存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