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6167206.htm 2 887 2016-01-03 12:44:5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大雁南回 发表于:15-12-21 06:28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访黄埔抗战老兵侯洪涛

                                         顾少俊

“亡国的条件绝不能接受,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在淮安盱眙县城一间普通的屋里,黄埔老兵侯洪涛含着眼泪深情吟唱这首抗战歌曲,沉浸在那炮火连天的抗战岁月里。

入军校矢志报国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侯洪涛13岁,上小学6年级。他参加当地的“童子军”,每个星期天都和同学们一起上街宣传抗日,演街头剧。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他们给19路军写信、寄物资。

1936年10月10日,侯洪涛和全国1万多童子军在南京孝陵卫中央体育场接受蒋介石检阅。当时,东北已沦陷5年了,蒋介石在检阅台上挺胸握拳,慷慨陈词:“东北沦陷五年了,东北的同胞们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国家统一了,我们要收复失地!赶走侵略者!还我河山!……我们不能退却,做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我们要拚全民族的生命,求我们最后的胜利!……”蒋介石义愤填膺,那神情深深感染了每一个学生。

大会结束,冯玉祥和安徽代表共同进餐。冯玉祥的老家是巢县的,听说侯洪涛是滁县的,两县离得不远,就和他多聊了一会儿。侯洪涛听说冯玉祥部队的士兵个个会舞大刀,很让鬼子害怕,心中的激情一下子点燃了,他脱口而出:“将来我要考军校,学本领,杀鬼子!”冯玉祥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几下,连说了几个“好!”

日军攻打南京时,对滁县县城也实施狂轰滥炸。侯洪涛怀着满腔的爱国情,串联了十几个同学组成随军服务团,走出校园,投入到抗战的洪流中。

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小汽车从前面开过来,在他们身边停下。车上下来一个矮胖子军官,他自我介绍说他是胡宗南。他问清情况后,主动介绍他们去陕西考军校,并告诉他们一路行走的路线。

军校设在陕西凤翔师范内,后迁到西安南郊的王曲镇。王曲镇在终南山北麓,这里草木葱郁。

初入军校要接受严格的步兵操典和体操训练。一个动作不合格,必须重来。西北少雨,灰土很厚。每一次演练结束,学员们一个个满身灰土,大汗淋漓,疲惫不堪。学员们没有一个叫苦,个个想早日学好本领,上战场,把鬼子赶出中国!

半年后,分班学习专业课,专业有步兵、骑兵、炮兵、工兵、通讯等。侯洪涛分在通信专业,学通讯理论和实用技术。他认真刻苦,全队第一次收发报考试,得了满分,且速度最快。

军校毕业典礼在终南山顶的小五台举行。那天,胡宗南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你们要下山了,鬼子知道了发抖,汉奸知道了发愁,老百姓知道了欢欣鼓舞……”

禹门口横刀立马

抗战期间,侯洪涛身经百战。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禹门口战役和伏牛山战役。

1939年8月,侯洪涛分到第16军预1师师部任通信排排长,预1师师长是谢辅三。预1师防守晋陕交通要冲黄河禹门口。

   禹门口,在山西省河津市西北和陕西省韩城市北部的黄河峡谷中,这里峭壁夹峙,形如门阙,水势汹汹,声震山野。

   禹门口据说是大禹治水所开。那里有大禹庙。东龙门山是禹门口的桥头堡阵地,左右的塔儿山和刘西嘴是东龙门山阵地的左右翼。日军要过黄河进军陕西,必须先占领禹门口,要占领禹门口,必须先攻下东龙门山阵地。

     预1师派毕业于黄埔5期的夏尧邨团长带一个加强营守东龙门山,其余各营分守塔儿山和刘西嘴。胡宗南曾到夏尧邨防守的阵地视察,表扬该部工事构筑得好。胡宗南对夏尧邨说:“夏禹姓夏,你也姓夏,你一定能守住阵地!”

    1941年8月,上万日军进攻夏尧邨团。日军的飞机低空轰炸,整个阵地一片火海。夏尧邨率全团官兵殊死抵抗,一批批日军倒在阵地前。日军的进攻又一次被我军击退了,战场上格外寂静。守禹门口阵地的官兵突然听到背后响起密集的枪炮声。原来,日军见正面进攻受阻,迂回到夏尧邨团背后。

    日军迅速攻占塔儿山、拿下刘西嘴,直扑夏尧邨的团部。

夏尧邨率百余名官兵撤至鸽子庵据守。鸽子庵背靠黄河,易守难攻,夏尧邨据险死守半月有余。师部一次次派出增援部队始终未能突破日军的包围圈。

增援的炮营指挥牺牲了,炮营向师部要指挥人员,师长派侯洪涛带两名随从去。

炮营在侯洪涛指挥下,一颗颗炮弹准确地击中目标,阻断了日军的后续部队。在炮兵的紧密配合下,夏尧邨部守住了阵地。

整个战役打了1个多月。最后,日军弹尽粮绝退了下去。是役,夏尧邨团几乎全军覆没,整个预1师伤亡过半。

侯洪涛的20多名同学牺牲在这次战役中。其中有个苏北庄姓同学,刚当上连长,在攻打一山头时,不幸阵亡,至今音容笑貌犹在,胖胖的,直爽,喜欢讲笑话。

    夏尧邨部以微弱的兵力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挡住了上万日军的进攻。最终,没让日军的一兵一卒从禹门口踏上陕西半步,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蒋介石下令嘉奖。

禹门口战役结束,侯洪涛指挥出色,炮营营长向谢师长请求:让侯洪涛留在炮营任连长。侯洪涛发报技术一流,师部需要他,没有同意。

伏牛山傲然屹立

 1944年1月,谢辅三调升暂编第4军军长,把侯洪涛带随身边。

 1944年3月,日本发动豫湘桂战役。

伏牛山的位置在洛阳南面,是由豫至湘的必经之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上级命令谢辅三的暂编第4军守伏牛山。暂4军下辖4师和47师。军部令4师在伏牛山外围布防,牵制敌方援军;47师在伏牛山阵地正面防守,第一团守伏牛山主阵地。上级调一个炮营归47师指挥。

伏牛山主阵地后面有一个峡谷,峡谷两侧的山崖非常陡峭。峡谷入口处有一山坡,没有高树,山坡的上下是野草和少数小树。团长在征询了几个营长的建议后,决定:1营守右侧,2营守左侧,3营居中,团部设在峡谷口。各营1小时和团部联络1次。炮营营部离军部不远。

暂4军初入伏牛山时,谢辅三忙着到各处督促排兵布阵和构筑工事。部队上下个个忙着备战,唯独侯洪涛没一点事做。谢三对他说:“你在军部待命,我自有安排。”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侯洪涛多么希望军长下个命令,让他还像在禹门口那样到一线去,痛痛快快地干一场。想起军长“我自有安排”的话,又不好问。

几天来,周围很宁静,山崖上几只猴子在跳跃,老鹰停在峡谷边缘山崖高处,时而发出一两声森然的怪叫。

47师在伏牛山花了3天时间,构筑了坚固的工事。

第4天大早,日军向伏牛山阵地发起猛烈的进攻。炮弹呼啸着,一颗赶着一颗地落下。刹时间,地动山摇,火光闪闪,浓烟滚滚,山石飞迸。一阵阵浓烈的硝烟不时涌入军部。军部有线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无线电收发报机的呼叫一声比一声急促。谢辅三指着电讯室说:“这就是你的战斗岗位!”

炮击过后,日军开始仰攻,中国军队顽强阻击。日军攻势凶猛,尽管横尸遍野,仍然进攻不已。眼看几处阵地将被日军突破,中国军队憋着一股气,硬是用手榴弹、刺刀把他们打了下去。炮兵紧密配合,伏牛山正面阵地始终未被日军攻破。

这是一场漂亮的阻击战,第3天,伏牛山阵地傲然屹立在绚丽的晚霞中。3天后,上级命令47师战略转移,撤出战场。

掩护完大部队撤退后,炮营营长命令炸毁大炮和不能带走的重武器,从峡谷迅速撤退。

日军料到中国军队要从峡谷后退,命令炮兵向峡谷两边开炮。崖壁被炸坍,大小石块纷纷坠入谷底,谷底狭窄,难以躲闪,走在后面一个连的士兵全部被砸死在峡谷里。

整个军部只有一匹马,是配给军长谢三的。撤退中,谢三不肯骑,把马让给伤员,自己和军部人员一起步行。

第一天,他们翻过两座山,上山20里,下山20里,一天行了80多里路,日军在后面追着他们打。第二天,他们又跑了一天,晚上在一处山谷里,看到第37集团军李家钰司令带司令部的一行人在烧东西吃。他们也坐下来,想吃点东西,谢辅三从后面过来,大声说:“这地方不能停,快走!”然后,谢辅三转过身对李家钰的手下人说:“这地方危险!”可惜,他的话对方没有听进去。

侯洪涛和他的战友刚转过一处山梁,后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枪声。一股日军小分队化装成中国士兵袭击了第37集团军司令部,李家钰司令和司令部工作人员全部遇难。

后来,中国军队装备了美国进口专打日军坦克的平射炮。这种平射炮的炮弹威力巨大,一颗炮弹就能炸断坦克的履带。侯洪涛记得,在一次战斗中,这种平射炮一下子打掉几十辆日军坦克,才抑制住日军向西南推进的步伐。

侯洪涛的电讯工作在这次战役中功不可没。他人不离机,将战场上瞬息万变的情况及时准确地上传下达,使各级指挥员变得耳聪目明起来,指挥作战时得心应手,始终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伏牛山战役结束后,侯洪涛部队在卢氏县城花了3天时间掩埋尸体。刚进县城时,街上倒塌的房子还在冒烟,整个县城没有一个完整的房屋。路上到处是死人,有中国军人,有日本兵,有老百姓。日军进攻卢氏县城时,驻守县城的中国军队在老百姓的支持下,顽强抵抗,誓死拼搏。

那些天,阳光和煦地照耀着大地,微风轻拂,野花怒放,杨柳轻摇,大自然依然美好。然而杀戮和血腥,却让人触目伤怀。

1944年底,上级要求军校未上完3年的学生到成都继续学习。侯洪涛到成都又接到学习计划取消的消息,让他立即回部队。但他找不到原来的部队了,他有个同学在第3军工作,把他介绍到第3军7师师部工作,7师师长是李用章。抗战胜利前,第7师一直在河南境内对日作战。

彩旗鼓乐庆胜利

1945年8月15日,那是侯洪涛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日子。人们奔走相告:“我们胜利了!”“鬼子投降了!”

日军投降后,胡宗南命令罗历戎率第3军到石家庄接受日军投降,以后第3军就归第34集团军李文指挥。

部队从河南开赴石家庄受降。一路上,经过一座座城市,看到的是兴高采烈的人们挥舞彩旗庆胜利;听到的是锣鼓齐鸣,欢歌笑语。

14年抗战,长夜漫漫。今天,和平的阳光终于照耀在中国这块古老、文明的土地上了。

那些天,侯洪涛感慨万分。他深深想念一个个牺牲的战友和被敌人杀害的群众。有一个战士很年轻,侯洪涛刚教会他打枪,还没有来得及问他的名字和年龄,就在战斗中牺牲了。在一次次战斗中,老百姓豁出性命支持他们打鬼子。胜利来之不易啊!这是无数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呀!

侯洪涛老人难忘在石家庄接受日军投降的情形。

战败后的日本兵老实得不得了。日本兵在大街上走,老百姓用瓜皮砸他们,他们不敢还手。

有一次,侯洪涛带人到一处日军住地。有的日军躺在床上,有的坐在地上,还有的聚在一起闲聊,突然见到中国军人,立即飞快地整理好衣服,列队,举枪敬礼。侯洪涛等人离开时,日军头目低头哈腰地送他们。

在石家庄,侯洪涛成了家。

在石家庄驻防期间,他目睹部队和接受大员的腐败。排长以上的军官都吃空饷,接受大员是“五子登科”。有一个接受大员接受一个汉奸的房产时,那汉奸已逃离石家庄了。他担心财产被别人接受,匆忙间,在财产接受单上的“财产所有人”、“接受人”栏上都签上自己的名字,一时传为笑话。

侯洪涛的心里隐隐地担心,这样的部队还能打仗吗?

朱老总礼贤下士

解放战争,在清风店战役中,第3军被解放军歼灭了1.7万人,俘虏了军长罗历戎及其手下1.1万人。

侯洪涛当时负责军部通信。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侯洪涛接到通知,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要见他。

一个解放军战士把他带到朱德司令部。同时接到通知的还有6个人,2个上校,1个军需处长,1个军械处长,1个中校医生,还有1个营长。

一间宽敞的堂屋里,布置很整洁。堂屋中间摆着一张长桌子。长桌上摆着茶具、水果、糕点、香烟和烟缸。长桌四周摆着一个个木椅。侯洪涛和另外6个人围着桌子坐好,个个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一会儿,朱德着灰色军装,大步从屋外进来,和他们一个个握手,满面笑容。

当时,国统区的报纸把朱德描写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今天,侯洪涛一见,却是一个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长者。

朱老总一一问他们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什么时候参军的?他们一一作了回答,屋里紧张的气氛开始缓和了。

当朱老总听说侯洪涛很早就参加“童子军”,对他大加赞赏。

朱老总温文尔雅,礼貌周全,那些军官们也彻底打开心扉,讲他们在抗战中九死一生的经历,讲老百姓对部队的支持,讲接受大员和部队的腐败。

侯洪涛也给朱老总讲了这么一件事:他的一位同学在敌后打游击。有一次被鬼子包围了。在十分危急的时候,素不相识的老百姓让他换上便装,认他做亲人,把他救下来。

侯洪涛叹了口气,接着说:“现在的国军腐败不堪,老百姓恨我们了。现在的国军部队已不再是抗战时候的样子了。”

朱老总耐心地听着,不停地点头,招呼他们吃水果、点心。

朱老总笑着对侯洪涛说:“你年轻,正直,有技术。我们部队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将来我们还要建设一个民主、富强、独立的新中国,你留下来吧!”

侯洪涛想到自己是校长的学生,留下来,不就是背叛校长吗?但这个想法,他不好明说。

“抗战8年,我吃了不少苦,打了不少仗,不想再在部队干了,想回家过老百姓的生活。”

朱老总很快明白了他的想法,笑着对他说:“好吧!过几天,我安排你回去。”

石家庄战役结束,朱老总不但给了侯洪涛盘缠,还派人用马车送他们夫妇出城。

路上,妻子对侯洪涛说:“进城的解放军晚上全部睡在大街上,没有一个人敲老百姓门,军纪很严。”

侯洪涛听着妻子的话,想着慈眉善目的朱老总,说:“将来得天下者,必是共产党。”

夕阳风景无限好

1947年冬,侯洪涛夫妇回到安徽滁县老家。1950年,侯洪涛夫妇双双考入安徽干部文艺学校。毕业后,侯洪涛分到滁县师范任教,妻子分到滁县文化馆。后来,两人又一起到盱眙支教、支干,侯洪涛在盱眙县中学任教,妻子在盱眙文化馆工作。

侯老学识深厚,阅历丰富。他讲课绘声绘色,且能教多种学科。他能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对学生宽严相济,学生们都很佩服他。“亲其师 ,信其道”他教的班质量在学校里一直属于上乘。退休后,来看他的学生很多。

进侯老的家时,侯老躺在床上,妻子郅明在给他测血压。侯老在客厅接受采访期间,妻子提醒他,该吃药了,并端来温开水。

侯老的妻子出生于大家,嫁给侯老吃了不少苦,但她无怨无悔。他们在一起生了五个女儿,在侯老没工作的那几年里,她靠自己微薄的收入独自一个人支撑整个家庭。

侯老和他的妻子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婚前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婚后过着同甘共苦的生活。从他们之间一句句的柔言软语,一个个微不足道的举止,可以体悟到“水乳交融”“相濡以沫”的真正含义。他们的爱深厚真诚,承载彼此一生的起伏跌宕和荣辱浮沉。

他们夫妇的优秀品质和黄埔精神不但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们的女儿们,还深深地教育了他们的女婿。

侯老的四女婿黄士忠是一位儒商,他致富不忘回报社会。2012年,盱眙中学有3名贫困学生考上大学,没有钱交学费。黄士忠知道后,主动联系资助。

黄士忠很孝敬他岳父,见岳父平时喜欢写毛笔字,主动挑了几张岳父的字拿到淮安去裱。

在淮安,一个戴眼睛的中年人看了字后问:“这是谁写的?”黄士忠说:“我岳父。”那人又问:“每幅字我出3000元,全买下,行吗?”黄士忠说:“出再多钱,我也不卖。”

后来,南大有一位教授看了侯老的字连连赞叹:“这是大家手笔。”

黄士忠说:“我不能随便卖我岳父的字,我想给我岳父办一个书法展。”

黄士忠介绍说,侯老不但棋、琴、书、画样样精通,待人也非常厚道。文革后,他担任民革委员。有一次,一个“文革”中整过他的人想进民革工作,上级征求他的意见,他爽快地同意了。有人问他:“你知道那人是谁吗?”他说:“知道,文革中他整我整得很厉害。那时他年轻、不懂事,我不怪他。”

黄士忠这位成功人士表示,岳父虽然没有给他财富和社会地位,但他传承了岳父的黄埔精神、正确的待人处世方法和自强不息、豁达大度的品质。

岳父是他心中永远的神!

 



贝拉奥东雨 发表于:16-01-03 12:44 0
2

祝愿老兵一切安好。年轻人要向老兵学习自强不息,宽容豁达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