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4968486.htm 1 326 2015-11-22 18:54:1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西祠杂货铺 > 匹夫的逆袭第一卷 第一章 黑车

匹夫的逆袭第一卷 第一章 黑车

牧梦曼 发表于:15-11-22 18:54

匹夫的逆袭第一卷 第一章 黑车

 刘汉东退伍之后当起了黑车司机,他开一辆九六年出厂的报废普桑,变速箱老掉牙,发动机大修过好几

次,档位很难挂,风挡玻璃上贴着一排褪se的年检标和交强险标,悬挂调的很高,方便走城乡结合部的烂

路。

    八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刘汉东开黑车的第七天,晚饭后,他停在南郊长途汽车客运站附近的路边打瞌

睡,别的黑车都是等在出站口主动揽活儿,但刘汉东跑车全凭心情,这会儿他有点困,不乐意凑那个热闹

    刘汉东正在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敲车顶,抬头一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满嘴烟熏黄牙

,趴在车旁对自己説:“师傅,走不走?”

    “去哪儿?”刘汉东问了一句,有些不悦。

    “温泉镇。”大黄牙笑眯眯道。

    “一百块。”刘汉东狮子大开口,温泉镇距离这儿不过十公里,但正在进行道路拓宽工程,还有交叉

立交桥项目,路很难走。

    “便艺h恪!贝蠡蒲捞统鲅毯欣闯鲆恢У莞 鹾憾 氖 逡缓械乃昭蹋 鹾憾 恿朔旁诒亲酉滦嵋

恍幔 茉诹硕 渖希 溃骸罢庖丫 亲畹图哿恕!�


    “行,权当交你这个朋友了。”大黄牙回头招手,刘汉东也扭头过去,发现路对面停着一辆黑se汉兰

达,驾驶座上是个瘦高男子,面庞被墨镜遮住大半,依稀能看到侧脸上的刀疤。

    副驾驶位子上下来一个粗壮青年,从汉兰达后备箱里提出一个巨大的红蓝彩条编织袋来,双手提着走

过来。

    刘汉东下车,打开普桑的后备箱盖,随口问了一句:“自己有车怎么不去?”

    “借单位领导的车,不敢跑烂路。”大黄牙这样解释。

    编织袋放进普桑尾箱,刘汉东上车发动,大黄牙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提袋的青年男子钻进了后座,

普桑吭哧吭哧了半天终于启动,大黄牙笑着説,你这车还是四个前进挡的,怕是用化油器的吧?刘汉东説

开矒Q档纳K 桑 薏缓玫那信祷 鹂闯道希 丶 笨滩坏袅醋樱 轿氯 蛴屑父鐾疗拢 移丈D苌先

ィ 愫豪即锊灰欢 芘郎先ァ�


    两个人就都笑了,刘汉东瞥了一眼后视镜,路边汉兰达渐渐远去,后座上的男子二十七八岁年纪,胳

膊上有纹身,笑的有些心不在焉。

    开了覔Q岫 蠡蒲来蚋龉 罚 婵谖誓忝强 诔狄桓鲈履苷醵嗌偾 鹾憾 淮罾恚 蛭 芯鹾

蟊赶淅镉邢肝⒌牟 皇腔跷镆蛭 唪ざ 奈灰疲 腔钗镌谂ざ 踉 �


    一脚刹车,普桑停在路zhongyāng,刘汉东问道:“你们拉的什么货?”

    后座上的男子猛然双手伸过来,手里早就预备好了一根细细的绳索,勒住刘汉东的脖子猛绞,邻座的

大黄牙也拔出匕首捅了过来,刘汉东被勒的眼睛都凸了出来,右手格挡着匕首还不忘挂档,脚下油门离合

一踩一松,平时总掉链子起步慢半拍的普桑这回出奇的给面子,蹭的就窜了出去。

    起步太猛,汉子手中绳索又湿又滑,差点脱手,刘汉东缓过一口气,邻座上的刀子又捅过来,刘汉东

索xing也不挡了,迅速升档提速,一脚地板油,普桑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在空旷的夜路上狂奔,脖子上的绞

索又勒紧了,刘汉东一打方向盘,汽车径直撞向路边堆积着的建筑材料。

    普桑一头撞上修立交桥用的水泥预制板,高速冲击下,副驾驶位子上的大黄牙撞得血头血脸昏死过去

,匕首脱手而出,后座上的家伙是一头飞出来,撞破了风挡玻璃,栽在水泥预制板堆上,面部被钢筋贯穿

,血流在预制板上,两脚痉挛着。

    刘汉东系了安全带并大碍,但也被震祼炦荤八素,破车根本没安全气囊,车门变形了,安全带也解不

开,他捡起匕首割断安全带,从车爬出来,拿出手机想报jing,诺基亚1110没电了,绕过来探身进去搜一

下中年男子身上,摸出一个手机按了一下,居然要输入开机密码,气得他把手机一扔,再去翻预制板上那

家伙,一部苹果手机已经摔成了碎片。

    试一书喦家伙的鼻息,还有气,刘汉东先不管他,一瘸一拐来到车后,打开尾箱看那个编织袋,袋子

已经不动了,刘汉东拉开拉链,里面是一个蜷缩着的小女孩,初中生的年纪,白t恤牛仔裤上沾了不少灰

尘,嘴上贴着胶带,手脚用尼龙绳绑得很牢,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瞪着刘汉东,工地碘

钨灯照耀下,能隐约看见她白皙皮肤下的青se血管。

    刘汉东扯下胶带,用匕首割开小女孩手上脚上的绑绳,説:“别怕,我不是坏人。”

    忽然两道刺眼的光柱she过来,轰隆隆的马达声由远及近,是运渣土的土方车,刘汉东赶紧挥手拦车

,哪知道土方车根本不搭理他,明明看见发生了车祸,刹车都不带踩一脚的,擦着刘汉东的身子呼啸而过

,扬起的尘土让他满嘴牙碜。

    妈了个逼的没道德,刘汉东啐了一口,回头再看,车里哪还有小女孩的身影,只剩下一个空的彩条编

织袋,四下里看看,喊了两嗓子没人应,这个路段正在修路,路灯不亮一片漆黑,又是城乡结合部,灌木

庄稼树木很容易藏人,八成这小女孩把自己当成劫匪覔Q锏牧耍 闫鹄匆埠锨楹侠怼�


    刘汉东很郁闷,居然摊上车祸外加绑架案,他觉得还是得赶紧报jing,又是一辆土方车从旁经过,这

回他学聪明了,箭步上前抓住了土方车车厢上的加强筋,免费搭乘一段路。

    走出去不到三公里,迎面一辆交jing巡逻车闪着jing灯开过来,刘汉东急忙跃下来,挥舞双手拦下

jing车,报告説自己遇到劫案,两个劫匪受伤就躺在前面,交jing非常重视,让他上车前往查看。

    开到刚才发生车祸的地方,普桑依旧在,可是两个劫匪却不见了,连预制板上面都干干净净,一蹈C

挥校 娑越箩ing疑惑的目光,刘汉东也傻眼了。

    “你喝酒了吧?”交jing问道。

    “驾驶证行驶证出示一下。”另一个交jing説。

    刘汉东没有驾驶证,他灵机一动説证件被劫匪抢走了,又指着自己被血浸透的汗衫给交jing看,説我

跑这么远找你们报jing,还能骗人不成,交jing看他样子不像醉驾,车里有急救包,匆忙包扎起来,然后

説你这个案子属于治安案件,我们送你去派出所吧。

    最近的是温泉镇派出所,夜里九点半依然亮着灯,蓝底白字的牌子上写着近江市蕴山区温泉镇派出所

,交jing停下车,钥匙都没拔,带着刘汉东走进值班室报案。

    刘汉东先把凶器——带血的匕首交出,然后颠三倒四叽里呱啦一通説,俩值班jing察听的是晕头转向

,拿出一张纸来不耐烦道:“你先想清楚,把案发经过写下来。”

    交jing和派出所民jing都是认识的,随便聊了两句正准备走,那边刘汉东拿着笔抓耳挠腮还一个字没

写,忽然门口一阵轰响,一辆黑se汉兰达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人,个子挺高,梦特娇t恤领子上挂着墨

镜,藏青se裤子,手里拿着手包,腰带扣上是银se的jing徽,重要的是,他脸上有一道疤。

    刘汉东认出了这个人,愕然停笔,慢慢站了起来,那人也认出了刘汉东,当即指着他大喝一声:“就

是他,抓住他!”

    jing察们还没反应过来,刘汉东就抓起椅子掷了过去,趁着对方躲闪的空当冲了过去,头也矒Q氐拇

艿介T口,大路上车水马龙,处可逃,刘汉东来不及多想,拉开车门钻进交jing的桑塔纳,拧钥匙启动,

挂档踩油门猛打方向盘,汽车发出一阵怪叫,轮胎冒出一股青烟,jing车如脱缰野马一般从派出所停车场

she了出去。

    交jing和派出所民jing急忙上车追击,拉响jing笛紧追不舍,刘汉东看着后视镜里闪烁的jing灯,也

打开了自己这辆车的jing灯,两辆jing车外加一辆汉兰达在夜间公路上疾驰,jing笛尖叫不已,社会车辆

还以为jing方办案,赶紧让出道路,反倒方便了刘汉东逃命。

    这辆交jing的桑塔纳志俊是2.0排量,档位清晰,车况很好,比刘汉东的黑车强出不知多少倍,很速

度就上了一百六,但后视镜里追兵依然紧咬不放,前面却有堵车,十几辆渣土车挡住了去路。刘汉东一咬

牙,单手猛打方向盘,同时猛然提起手刹,一阵焦糊味飘出,jing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甩尾。

    刘汉东松手刹,猛轰油门,紧盯着对面的jing车,忽然挂档迎面冲了过去,对面慌忙让开,两车擦肩

而过,将左后视镜都撞掉了,但紧随而来的汉兰达却并不避让,闪着大灯面对面撞过来。

    妈的,遇到硬茬子了!刘汉东见计策不好使,一打方向盘冲下路面,朝着远处的铁路开过去,一列长

长的运煤货车正在疾驰。

    jing车向道口狂奔,刘汉东紧咬牙关,猛踩油门,眼瞅着巨大的火车头越来越近,甚至能感觉到那股

磅礴的气势,如果撞上去,桑塔纳定然粉身碎骨!

    刘汉东突然降档加速,桑塔纳咆哮着撞破单薄的拦路道杆飞过道口,几乎是同一瞬间,火车从道口呼

啸而过,气浪逼人,尾追而来的jing车被迫停下,民jing从车里钻出来,摔帽子暴跳如雷。

    火车很长,足有七十节车厢,况且况且的铁轨与车轮撞击声令人发狂,终于一切安静下来,火车渐行

渐远,道口对面,静静停着一辆桑塔纳jing车,jing灯依然闪烁,却早已人去车空。
    您阅读的是匹夫的逆袭精彩章节第一卷 第一章 黑车、768吧小说网址:www.768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