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4878273.htm 1 939 2015-11-20 13:16:47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感谢平易人生课对我莫大的帮助(二)

感谢平易人生课对我莫大的帮助(二)

生如夏花jy 发表于:15-11-20 13:16
    大学毕业后走入社会,开始投入到找工作中,没时间去找自信了,带着自卑感和对视恐惧,我开始一份份的投简历和参加面试,可能因为我大学时专业成绩还不错吧,工作很快就找到了,但进入公司后面对一位位看起来非常精干成熟的同事,我更加卑微,变得更加胆小了,尤其是害怕女同事,别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会刺痛我的心,我觉得他们是在看不起我。记得有一次在公司的走廊里和一个同事碰面,她没有对我打招呼,只是面无表情的向我投来一个眼神,我坚定的认为她肯定是看不起我了,我心里非常的受伤,就因为这个眼神下班回家后自己趴在床上哭了很长时间。不仅在公司,我走在路上也总觉得路人都在看我,觉得他们都很鄙视我,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会深深刺痛我的心,我觉得我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就开始上网查资料,很快就发现了社交恐惧症这个词,跟我的情况非常的对症,于是我就认为自己应该是患上了社交恐惧症,原来我也得了传说中的心理疾病,当时我觉得这是非常难以启齿的,因为我认为心理疾病就代表不正常,代表着丢人,所以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所以只有靠我自己去解决,从此我就开始了无限的自我治疗之路,每天除了工作就是上网查找如何治疗社恐的资料,找资料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个贼一样,只要旁边有人经过我就会马上把网页关掉,查完后会非常仔细的把浏览记录全都删掉,生怕被人看到,这样暗暗的自我治疗一年的时间,发现根本就毫无起色,每天还是被恐惧笼罩着,害怕人,害怕别人发现我有社恐,害怕别人发现我的眼神不正常,害怕查社恐资料的时候会被人发现,就像个做了亏心事的贼一样,心每天都在高高的悬着,太累太累了,这种感觉只有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感受到,有时候我走在马路上就会想干脆来个车把我撞死我就可以解脱了。虽然很痛苦,但我还是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每天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想去看心理医生,但以前听说过看心理医生价格非常的昂贵,我的工资也不高,也不敢找家里要钱,想想自己那点微薄的收入,心里想还是算了吧,或许通过我不懈的努力万一哪天自己走出来了呢。于是我继续上网寻找自我治疗方法,渴望着哪天我会奇迹般的好起来,但是奇迹一直都没有出现。一切都好像是天注定一样,有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那天我跟妈妈因为一些事吵了起来,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把我有社恐的事情瞒一半说一半的告诉了妈妈,我不敢说太清楚,怕妈妈知道后会太难过,她了解了我的一些情况后也很为我担心,第二天就带着我去省会最好的医院治疗。我终于可以看心理医生啦,瞬间开始燃起了很大的希望,心想这下肯定有救了,第二天就满怀希望的跟着妈妈去了医院,到那后发现候诊的人很多,我才知道跟我一样有心理困扰的人原来这么多啊,在候诊室大概等了两个小时才轮到我,我进入诊室的时候心情非常的激动,心里想我终于有救了,我终于可以把我所有的痛苦说给一个可以救我的人听了,我终于可以不再受这该死的社交恐惧症的折磨了!我飞快的走进诊室,发现里面挤满了患者,好像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我觉得心理疾病这么隐私的事情,不是应该只留医生和患者两个人在候诊室么?怎么这里也跟发热门诊一样挤的全是人?医生看到我后让我坐了下来开始询问我的情况,旁边有个实习医生准备做记录,但是我发现我旁边站了很多人,还特别吵杂,有的人还很好奇的想听听我的情况,我觉得很别扭,想开口又不好意思说,但是看到医生一脸的自然,好像这种情况见怪不怪的样子,我就不管那么多了,不过还是尽量压低声音开始述说我的情况,之后又让我做了一系列的测试题,大概一个小时候后所有测试都完毕了,我拿着测试结果去找给我治疗的医生,她仔细的看完后问了我一句,你知道是什么病吗?我说是不是社交恐惧症?她点点头说是的,之后就开了一种叫乐友的药让我回去吃,让我吃三个月后再来复诊,最后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就让我们回去了,我拿着我的救命药满怀希望的回去了,回去之后我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了药上不再去做自我治疗了,也不上网查资料了。大概吃了一周后,我开始出现了药物反应,每天都感觉特别困,总想打哈欠,还经常做恶梦,特别的难受,但是我想再难受也比不上心灵上的痛苦,我就坚持吃下去,吃了一段的时间后慢慢适应了,副作用也没有了,就一直吃了两年的时间,吃了药后恐惧感会有一点点缓解,但情况并没有发生实质的改变,我依然恐惧依然敏感依然焦虑,甚至到了荒唐的地步,每当我走在路上遇到一路都是红灯的时候,我就会认为是我这个人不好,信号灯都会阻止我通过;我家附近修路,当我发现别的路都修了唯独我家小区门口那条路没修的时候,我会认为是因为我住在这里,修路的人厌恶我所以才不修这条路的;跟同事朋友说话的时候,每当他们否定我的观点,或者是忽视我的时候,我都会认为他们又看不起我了,我就会因此而焦虑很久;妈妈对我这个也非常的敏感,每当我们两个人在家讨论我的病情的时候,妈妈都会担心门口有没有人路过会被听到,都会推开门看看,确认没人经过了她才放心,我更加确认这个难以启齿了,我每天还是这样敏感自卑焦虑的度过,于是我发现吃药并不能根治,体重也因为吃药在飞速的上升,我害怕会产生药物依赖,而且当时我已经结婚成家了,到了要孩子的年龄,我不能再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