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4743238.htm 1 3990 2015-12-02 00:13: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活着!就要改变!(三)生活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良药”!—平易的人生故事(2015版)

活着!就要改变!(三)生活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良药”!—平易的人生故事(2015版)

平易 发表于:15-12-02 00:13

生活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良药”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几年,因严重的社交恐惧而不敢见人,为了逃避经常请假、旷工,最后不得已只能辞去工作!

工作没有了,首先面临的是生存,毕竟已成年,不能总吃“父母”的。而父母对我辞去工作坚决反对,总说我好好的工作不干,是不求上进,是好吃懒做,他们根本不能理解我的痛苦。我也做不到心平气地和他们沟通,因为我的这种性格很大程度上正是他们不懂教育所致,所以,带着这种怨恨和敌对的心态,沟通过几次,但最终都是以闹翻为结局,我和父母都很痛苦。

为了改变自己,我尝试过各种方法,也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心理药物。有段时间还迷上了自我催眠,躺在床上,听着催眠音乐练习放松。通过催眠暗示和积极想象,想象自己成功自信的样子。还经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进行自我激励:我是最棒的,我可以,我能行!

我还邮购过《演讲口才》杂志社的口吃矫正教材来矫正自己的口吃,邮购过一套青年综合素质训练教程。再后来,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按照书中的要求每天大声朗读,竟然坚持了八年之久。我还看过大量的成功学书籍,以及各种自助、励志类书籍,卡耐基的,拿破仑希尔的,安东尼罗宾的,马尔登的,等等,还有许多心理学书籍,那时候我了解了森田疗法,认知疗法,行为疗法等各种心理学知识,还有nlp神经语言程序学,nac神经链调正术,等等。那时我经常硬着头皮顶着压力在书店里,对各种心理类自助类书籍、杂志、音像制品广泛涉猎和搜集,家里的各种书籍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好几百册,还有各种自助方面的录音带、教材、光盘等。我大量研究各种有关改变自己的理论方法,然后再结合书上的方法在自己身上做实验。所以,我对各种理论方法都是比较了解的。

那时候,除了看书学习,我还逼自己面对恐惧,来突破心理障碍,人的胆量是练出来的,当时我深信这一点(后来我逐渐明白了,这不是全部,并且不是最重要的,以后我会为大家详解)。从我20岁到30岁之间,我竟然做过有20多种事情来锻炼自己。

以下是我的各种锻炼实践。

我摆地摊卖过鞋子、衣服,卖过光盘、录音带,在夜市卖小家电,修小家电;春节前后和家人一起卖鞭炮;我还卖过米线、热干面,卷烙馍;有段时间上电子技校学修理家电,想以后开一个家电维修部;我还在邮电局门口跟别人学收售二手手机;后来和我母亲厂里的同事学汽车电气维修;我还搞过发明创造,我从小就梦想当像爱迪生那样的科学家发明家,所以动脑动手能力特别强,因为学过电子技术,后来又和一个朋友开发汽车报警器;我唱歌还算比较有天赋(这是我仅有的两个让自己自信的地方,另一个是我对自己的智商还是比较自信的),我一个做广告的朋友介绍我在商场门前促销舞台上唱歌。

以上这些事情,都没有做长,最短一两个月,最长一两年。经过这么多锻炼,确实胆子大了不少,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和人交往时还是有恐惧感和自卑感。不得不承认,锻炼对自己虽有帮助,但就像一层窗户纸,怎么都捅不破,这些锻炼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

2000年左右,我还去天津电视台作为嘉宾,参加主持人刘冰的一档有关口吃的电视节目。

这几年中,我也经历了恋爱和结婚,对我来说,那种滋味是痛并快乐着。我先后过了如下几关:与女朋友约会,到她家见她父母,订婚,再到后来结婚典礼。现在说起来很轻松,可那时简直就像扒了一层皮,就好像在“地狱” 里闯关一样,心惊肉跳,痛不欲生!多少次逃避、退缩,又多少次鼓起勇气硬着头皮上!上!上!最终,我和爱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爱情和恐惧面前,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爱情,我之所以能超越了恐惧,那是因为失去爱情的痛苦要大于我面对恐惧的痛苦。所以,当你面对恐惧而不能前行时,只有另一种更大的恐惧才能推动你战胜之前的恐惧!对了,你一定会奇怪我那种状态怎么谈的恋爱,这既有真爱的力量,又有我的幸运吧,以后会给大家详细的说说这段往事。(我痛并幸福的恋爱)

后来,爱人有了身孕,我就要做父亲了,就要承担家庭的责任了,这一下压力更大了,没有工作,性格又不好,于是,为了生活出路,我于2002年来南京投奔弟弟来了。

到了南京,一面找工作,一面继续锻炼自己。先是去歌厅找歌手的工作,后又在电脑商城里帮人卖二手笔记本电脑;之后又跑业务做销售,我弟弟给我介绍了一份推销视频点歌系统的销售工作,再后来,又到一家贸易公司推销办公用品。

2002年11月份,爱人临产了,我回到平顶山几天后女儿降生了!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小家伙时,简直像做梦一样,这是我的孩子吗?我当年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有恋爱,会结婚,更不敢相信自己能做父亲?!一个小屁孩,一个生瓜蛋子,就这么当了父亲?可这一切又都是事实!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我的角色都转换不过来。

孩子出生没多久就过年了,父亲在马年末的时候,突然患上急重的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这对我们家是沉重的打击,幸好这种类型的白血病算是相对较轻的一种,经过抢救治疗,总算病情稳定了,但需要四五年的治疗,高昂的医药费,使我们家原本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更加雪上加霜了。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待父亲病情稳定后,我又要回南京了。为了父亲,为了我的孩子和家庭,我又上路了!如果没有钱,父亲的病得不到很好的治疗,会有生命危险,那时爱人休产假,工资低的可怜,如果没有钱,我连孩子都养不活。

这些压力带来的痛苦比起自卑内向带给我的痛苦更大!我终于明白了,不是你不能改变,是没有一个更大的痛苦来逼迫你!不是你不能改变,是你的责任意识还没有被唤醒!因为你还有时间、还有各种理由可以给自己找借口逃避。有时候人真的要逼自己,当时的我,就是不为自己而为了这一老一小,也更要豁出去了!

于是,在2003年非典过去后的夏天,我又回到了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