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20725410.htm 1 2027 2015-08-14 20:41:1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致我的室友——小灰灰颂

致我的室友——小灰灰颂

lonely_carmen 发表于:15-08-14 20:41

致我的室友——

小灰灰颂

 

第一次见到汤灰,她正靠在竹椅上看手机。竹椅是上届毕业生走时留下的,她们留下了三把椅子,却NND带走了空调。那个晚上,寝室像一杯层次分明的拿铁,上层床铺是我口吐白沫制成的奶泡,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好在开着阳台门,空气时时运送流动的蚊子。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皮肉快和床单粘在一起。汤灰听见我嘀咕,喊我下去吹吹风。

 

这个小婊砸,这是她对我最好的一次了,喊我一起吹蚊子。我拖着小板凳坐到她身边,那时刚搬寝室,董董不在,思雨也没来,我们俩临阳台门一坐就是天亮,与蚊子奋战到骂娘的极限。而对花露水风油精来说,我们分明才是巨型人蚊。

 

 

我喜欢汤灰给我拍照。第一次出现在她镜头里,是在一餐,我们在那里吃午饭。此时两人渐渐相熟,彼此嬉笑打闹。我盘子里的菜吃不下,汤灰一个白眼翻来,命令:“全都吃掉。”我点头如捣蒜,立刻端起盘子凑到面前,一双筷子耍得虎虎生风,嘴唇鼓鼓囊囊,似乎有一坨屎正酝酿着从屁眼里屙出来。汤灰一边笑眯眯瞅着,一边拿起手机,吐出一句命运般的话:“来,给你拍一张。”

 

来,给你拍一张。如今回想,我与这个女孩儿的诸多交集都因为一句相同的话。

 

我喜欢汤灰给我拍照。她不用单反,也不用什么特别好的手机。但在她的镜头下,我显得格外真挚。“那个东西,你站那儿,给你拍一张。”她一手稳稳握住手机,双眼盯紧镜头,嘴角却总贱贱地咧着,那是我正对着镜头搞怪。后来,为了使用小灰灰更方便,我干脆赐封她为我的“御用摄影师”。

 

 

有好多好多动作、词语、情绪,在每一个当时,不过几个不同的点。时间这个奇妙的东西,把这些点连成一条线,于是产生了重复的动作、词语、情绪,产生了只有特定的人才懂得的习惯、暗语、情感。每当我翻开每一张当时的照片,所有断开的小点连成一条线,变成一个个鲜活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个特别特别生动的汤灰,一个特别特别生动的思雨。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寝室岁月,少数的没有黑暗的地方之一,尽管这里的蜘蛛叫我难眠,这里的霉菌使我抓狂。

 

 

汤灰。

戴黑框眼镜的汤灰。

只拿眼白辨认楼楼的汤灰。

总嘲笑楼楼嘴唇涂得像猴子屁股的汤灰。

喜欢穿厚厚的拖鞋却总被思雨踩掉的汤灰。

喊楼楼“那个东西”仿佛自己是另一个物种的汤灰。

嗯。

命运像摆方阵似的把汤灰和我安插在本部公寓的111寝室,谁也说不出我们的具体坐标,哪一排哪一列。倘若我们自由选择,一定不会出现在彼此的社交里。这是为什么我想珍惜这个女孩儿。

汤灰。

纯粹的汤灰。

这么好的汤灰。

 

 

我对她生气过,责怪她不尊重我。

我们时常争论不休,思雨在一边默默看二女撕逼。

我时常在寝室嚷嚷聚餐,汤灰一个眼白飞来:不想和你聚。

汤灰在寝室放洗脑神曲,我就对她唱:“金箍棒棒棒棒棒……”

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挺着肚子装孕妇,只为把薯片饮料偷偷运进电影院,汤灰举着手机,笑也没停下。

我们逛超市,我好奇地研究杜蕾斯各种香味,一回头,汤灰把手机凑近我眼珠子叫我看照片,她在一边捧腹大笑。

 

嗯。

汤灰。

爱吃辣的汤灰。

爱折纸花的汤灰。

爱躲在窗帘布里的汤灰。

爱看爱情保卫战和奇葩说的汤灰。

二零一五年八月分别后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的汤灰。

 

我一定不会想念你,我更愿在此刻歌颂你。

郑重的道别太完整,仿佛从此没有遗憾,我更愿嬉皮笑脸跑开,别离无声蔓延心口。

汤灰。

那么纯净的汤灰。

那么难得的汤灰。

让我含泪写下这篇文章的汤灰。

 

倘若此生还有人将你写进他的生活,我替你高兴,倘若没有,我也开心能送你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

嗯。

汤灰。

我的室友汤灰。

我用尽全部真心,祝你此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