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17895617.htm 2 518 2016-03-03 15:45: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花嫁 > 睿翼视觉 > 谁制造了朋友圈谣言?你们忙着瞎转,他们忙着数钱

谁制造了朋友圈谣言?你们忙着瞎转,他们忙着数钱

贝贝多 发表于:15-06-11 09:28

南都君获授权转载


六翅肯德基怪鸡、康师傅地沟油、娃哈哈肉毒杆菌……食品谣言层出不穷,调查显示,多数人在无意间成为传谣者,但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什么人操纵的吗?


绿松鼠历时2周,深入调查食品谣言生产链。


当前,利用微信公众号传谣已呈现公司化运作趋势,其背后主要是三类人在操纵微信食品谣言:

一是草根大号,拼凑嫁接食品热点,制造耸人听闻的食品安全新闻,赚取粉丝,从而靠广告生财;

二是“黑公关”掌控大号针对企业,制造食品谣言,然后等待企业付费删帖;

三是一些食品企业炮制谣言恶意竞争。


绿松鼠最新统计,目前国内数家大型食品企业共起诉超过十家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总索赔金额超过6100万元,成为近年来网络食品谣言索赔第一巨案。


问题来了,6100万元的索赔,能吓住造谣者吗?


谁制造了朋友圈谣言?你们忙着瞎转,他们忙着数钱


1、“蜜琪儿”的生意经 每条次800元!


2014年10月,微信公号“蜜琪儿”发布了《农夫山泉停产,这水我再也不敢喝了!我要买水机》的文章,图文并茂地宣称农夫山泉天然饮用水污染严重,已停产。一经推出,短时间内就得到了十余万的转发量。


“蜜琪儿”背后的无锡伊泰莲娜商贸有限公司注册于2006年,企业法人张霞,注册资本3万元,经营项目包括首饰、工艺品、日用品、化妆品、经济贸易咨询等。


“蜜琪儿”最近一次官方认证日期显示为2015年3月24日,从推送的微信内容来看,伊泰莲娜的业务已整体转向直销品牌“无限极”的运作。由于旗下拥有化妆品、保健品、净水器等产品,美容养生类内容成了“蜜琪儿”的推送重点。


《母乳毒死宝宝,无知害死人》《癌症8个早期危险信号》《远离奶茶,真爱生命!以后别喝了》《十种病:一杯水就能解决!》,从这些微信标题和内容看,“蜜琪儿”的推送手法主要依靠健康警示、提醒等吸引读者阅读并转发。


新京报记者以公关公司身份联系上无锡伊泰莲娜商贸有限公司,其公众号负责人林某告诉记者,开设“蜜琪儿”公号主要是宣传“无限极”产品。


当询问是否可花钱推送特定内容时,他提供了每条每次800元的价位,如制作成头条的话价格会更高,但不保证阅读数量和转发数量。


2、公司化操作的微信谣言“加工厂”


梳理涉嫌传谣的多家微信号发现,微信推广已呈公司化、链条化趋势。许多微信公号已成其背后公司的主要业务来源,绝大多数涉事微博公号背后均有母公司的身影,且同一家公司旗下拥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公众号来推动谣言传播。


肯德基起诉的10家微信公众号,分属3家公司,为深圳市赢陈安之成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太原零点科技有限公司和山西微路况科技有限公司。仅深圳“赢陈安之成功”旗下就有6个公众号转载了肯德基怪鸡谣言。山西微路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也有近10个公众号。


山西微路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也有近10个公众号,诸如“微路况”、“冷幽默笑话”、“微路况交通眼”、“人生感悟励志语录”等。新京报记者尝试拨打该公司公开的手机,就连手机号码的提示信息也是“太原最大的微营销联盟”。


随着众多微信公号被密集起诉,更多微信联盟、微信营销圈浮出水面。一位不愿具名的广东营销公司负责人说,与当初微博上的“福建帮”一样,目前此类微信运营公司集中在广东、福建等华南地区,并将触角延伸到全国范围,初具规模。


“经营模式就是传帮带,当一家营销公司在省内发展出近十个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后,还会发展近十个公众号定位全国其他城市,在当地发展代理商、运营商加盟。”该人士说。


娃哈哈遇到的“爽歪歪、AD钙奶含肉毒杆菌”谣言攻击中,正是微信营销公司层层推手的加工诞生。


杭州法院公开庭审资料显示,这条谣言的始作俑者为吉林女子于秋红,今年1月其在腾讯微博发布了“娃哈哈AD钙奶、爽歪歪都含有肉毒杆菌,现在紧急召回”的文章。4月10日,武汉鑫众昌商贸有限公司通过“嘟嘟童年”公号发布《幼儿园老师刚发的啊!做妈妈的都转过去,看好自己的宝宝》,称娃哈哈的部分饮料产品“含有肉毒杆菌”。同天,广州魔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微狮岭”公众号发布《狮岭得白血病的小孩越来越多,原因竟如此惊人》一文,声称“喝哇哈哈饮料会导致白血病。”


其中,广州魔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微狮岭、花都抵野等微信公众号,粉丝数超10万。负责人林某声称,其是华南最大微信营销联盟WeMedia广东分公司,该联盟下面拥有近500家微信公众号,覆盖面达到5000万粉丝人群。




3、“随手转”借谣牟利


6月3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被起诉的营口飞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无锡无极道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广州魔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方给出一致的答复:微信刊出的涉谣文章皆是随手转发的网络新闻


“那条康师傅使用地沟油的新闻,只是从网站转载过来的,并不是付费广告。发出后就被投诉,我们已删掉了相关链接。” 最早于4月27日刊发康师傅地沟油文章的“热门搜索”一位负责人如是说。


另一家传播“肯德基鸡翅中有活蛆”而被起诉的太原零点科技公司,也称自己是无意转发。一位梁姓负责人说,微信公众号刊出的文章是转载广东一家电视台播出的内容,“我们也是刚从网上看到被肯德基起诉的消息,只能应诉了。”


涉事公众号坚称的“随手转发”,已成为业内惯用的牟利手段。借助夸张的标题和内容获取大量粉丝、传播量后,通过企业投放广告费生财,是微信营销账号们的标准做法。


一位负责深圳多个微信号运营推手说,改编拼凑网上内容,取个夸张的标题,是惯用的营销手法。“标题内容越耸人听闻越好,模糊掉事发地,或直接改成当地。或者是拿其他微信推手制造的话题,移花接木后二次传播,这种区域化的帖子,阅读量非常高。”


煞费苦心的炮制谣言,最终目的仍是攒粉后攫取广告费。微信营销圈内,公众号一般获得几万以上的粉丝,就具有一定广告价值,企业主也自然找上门来。就在这样的生产线上,一条条食品谣言被不断炮制出来。


因涉嫌传播康师傅谣言被起诉的“营口自媒体”负责人董某透露,借助企业投放广告仍是主要盈利模式,并已有手表、面膜等企业主动找上门,广告投放价格一般是150~300元/1万粉丝左右。“营口自媒体”粉丝数达到8万多,其公众号头条植入广告报价是2000左右,“部分达到10万粉丝的公众号,广告价格是3000元左右/条。




4、更大利益黑洞:竞争对手炮制


对于一些集中爆发的网络谣言,多家食品企业首先都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了竞争对手。


“地沟油谣言去年就出现在网络上,但今年五一节假日期间却再次集中爆发。”康师傅控股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李宜霖告诉记者,短短几天时间,转载量超过600余次,阅读量逾百万,爆发的时间节点和动机都值得怀疑,“这样有组织、短时间内爆发的数量巨大的谣言攻击,应有幕后黑手推动。”


娃哈哈则称,近期攻击饮料企业产品的谣言,“是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散布,目前已整理搜集出了部分网络水军的资料,作为进一步维权的证据使用。”


康师傅还在声明中指出,目前食品行业中的市场竞争已刺刀见红,导致某种程度上催生了利用网络谣言攻击对手的恶行竞争局面。

这种做法并非没有先例。去年,康师傅就因谣言攻击,和竞争对手统一集团闹上了法庭。


根据2014年康师傅起诉统一的立案文书,去年8月,湖北孝感统一企业食品有限公司员工周某在天涯论坛、槐荫论坛连续发布《日资产品不可信,逆天的康师傅》、《康师傅你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的帖子,声称康师傅提前标注方便面生产日期,呼吁抵制日货康师傅。


今年5月26日,孝感市南区法院判决,统一公司员工周某向康师傅公开赔礼道歉连续30天,并赔偿康师傅1.3万元。


而对于散播康师傅谣言的动机,统一公司员工在应诉时辩称是出于市场竞争目的,“我们是卖统一方便面的,看见康师傅方便面的负面信息就很关注,毕竟是竞争对手,康师傅的生意差了,我生意就会好点。反正只要是有损康师傅的事件,对我们经营统一方便面就有好处。”


8日,统一集团大陆新闻发言人杨寿正回复称,对这件事“不知道”。


5、超6100万元索赔能否止住谣言?


肯德基官方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肯德基共发现微信公众号有4000多条内容,其中超过130个账号的帖子阅读数超过10万。按此数量计算,这则肯德基“负面信息”被至少转发了1300万次。


今年五一期间出现的康师傅地沟油谣言,截至5月6日,这则信息在微信号刊出699次,阅读量累计达152万次,而阅读量超过5000条以上的达到70余条。


被反复炮制的还有“娃哈哈肉毒杆菌”。4月12日,杭州娃哈哈集团声明称这些谣言使娃哈哈部分产品今年第一季度损失高达20亿元。


初步统计,目前农夫山泉、娃哈哈、康师傅均向微信公众号背后的运营公司提出索赔,其中康师傅索赔金额为5000万元,娃哈哈索赔金额100万元、肯德基索赔金额450万元、农夫山泉索赔金额20万元、王老吉索赔600万元,整体金额超过6100万元,这或将成为网络谣言索赔第一案。


尽管发起了天价索赔,但大多数食品企业称这并不足以弥补损失。肯德基总裁屈翠容认为,“索赔金额远远不能弥补肯德基由此遭受的损失。但做错事就必须付出代价,希望借此机会警告造谣者。”


康师傅也表示,谣言严重损害了康师傅品牌的商业信誉及企业、品牌声誉,“对品牌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算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栋 郭铁 实习生 乐佳文

编辑:张佳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