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14724921.htm 1 282 2015-03-26 14:41:2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读者·原创版》 > 暖风吹,暗香随

暖风吹,暗香随

冀君 发表于:15-03-26 14:41

暖风吹,暗香随

 

不知不觉,乡野的风已少了刺骨,多了和煦。仿佛一位丹青妙手,一笔挥去,葱绿了麦苗;再一笔挥来,染黄了菜花。

踯躅于金黄色的花海,能嗅到沁人心脾的香,那是心灵深处的暗香。

少不更事的时候,去邻村上学。冬天喜欢点野火,划根火柴,一转身,任由枯萎的蒿草燃起漫山遍野的火苗;春天喜欢钻菜田,叫一句同伴的绰号,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躲到了比我们还高的油菜花丛里。自然,没少挨板子。因为,一次烧掉了人家的稻草堆,一次糟蹋了大块油菜田。如今依然铭记的,不再是手心的胀痛,而是菜花里淡淡的香。或许这就是少年事,顽皮疯闹本是天性,留不得什么记忆;而暖暖春风里那暖暖的香,却一直伴随着自己长大,那是一个少年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念初中了,懂得了母亲的不易。清晨起来,洗漱完毕,就扎到屋后成片的油菜田里,带回大把大把的嫩绿的草,放进羊圈里。往往是,准备好饭菜盒离开时,母亲会匆忙扯下身上的围裙,为我拍去衣服上留下的点点菜花,顺手摘去头发上粘着的绿草叶。有时候会天真地想,不要拍下,让那缕缕的香慢慢洗去身上的汗味。岁月在寻常的重复里延伸,忽然有一天,母亲再次伸起手臂去摘我头顶的几缕小草,却停在那里,笑着对我说,儿啊,看你又长高了,妈都够不到你的头顶了。这时候,我猛然发现,晨曦下母亲的头上已添几缕银丝。

好像依然长不大。喜欢在池塘边逗虾,或者用大头针折弯了钓小鱼,乐此不疲。时常会自豪地想起,村子里的很多伙伴,钓鱼的本事都不及我。不过,我的内心明白,那是父亲的功劳。那一年的春天,油菜花开,满地菜花黄,娇莺恰恰啼,屋子后面来了个钓鱼翁,半天不到的时间,篓子里已经放不下了。临走,送我一副钩子。父亲找来一根竹竿,帮我削去竹节,磨平把手,系上钓线,抛饵下钩。我惊诧于父亲的熟练,问他。父亲一笑,我小时候可是垂钓高手;以前你们小,怕被你们看到模仿,水里可不是瞎玩的!是父亲手把手地教会了我握竿,抛竿,上饵,打窝,也是父亲一句句告诉我如何辨鱼讯,看鱼星,识时机。想一想,眼前碧波荡漾,背后菜花金黄,手中竿如弯弓,篓内鱼欢虾跃,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幅赏春图。仿佛春暖花开、暗香浮动的田野里,只有我们父子是真正懂得春天,真正会享受春天。

一直记得,收竿回家的夕阳里,父亲随口问我,清一色的油菜花,从不移植,终身厮守着乡野大地,为什么能这么执着?

多年以后,等我找到答案,父亲的身旁已经开满了灿烂单纯的油菜花。它们黄成田园,黄成亲切,黄成我难忘的故乡。我想,油菜花虽然只能每年花开一次,但是它有着美丽的理由:这一辈子,我永远恋着自己的故土!

暖风吹,暗香随,陌上花开知为谁?  

           (于2015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