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14450946.htm 1 340 2015-03-19 08:41:4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读者·原创版》 > 破衣偷粮

破衣偷粮

黑藜氏 发表于:15-03-19 08:41

以前人们生活穷苦,衣服总是穿得破破烂烂的,上面缝满各种补巴。有些补巴大得撕烂了,能直接作布袋装东西用。正因如此有些社员经常会在衣襟裤裆里偷偷缝个隐秘布袋。有了这些隐秘布袋,他们在生产队干活时,经常会偷偷装些粮食带回家。这种偷粮行为,像鼠患,像蚂蚁搬家似的,每年都能蚕噬掉生产队不少粮食。所以那时在仓库里干活,队干部经常会安排人手检查社员,搜查他们那些破烂衣服里是否有隐秘布袋,是否有人悄悄偷生产队的粮食……

 

 

月亮升起很高了,社员们才终于将晒场上那些稻谷扬完。

大家把最后两箩金黄饱满的稻谷搬进仓库,准备收工了。

此时晒场上还横七竖八地摆放着许多撮箕簸箕扫帚推耙。

于是队长赶紧叫几个妇人将这些竹木农具收到凉棚里去。

然后他拿起哨子很随便地吹了一声,表示可以收工了。

大家听到收工哨,纷纷欢呼喧嚷着成群结队地回家了。

很快村口便仅剩下个平展如、冷清廖廓的三合土晒场。

皎皎月光似梦似幻地铺撒在晒场上,发着清幽光亮。

恍眼看去,仿佛是片水面如镜秋波粼粼的静谧池塘似的。

暮秋时节,习习夜风吹进衣领襟怀里,透着些丝丝寒意。

那几个妇人都想快些收拾完晒场上那些农具,早点回家。

所以她们裹紧衣,打着寒噤,走着小快步往返忙碌着。

她们将晒场上那些撮箕簸箕扫帚推耙篾筛逐个捡拾起来。

再把它们拿到凉棚里,分门别类成堆成摞地摆放好。

这些农具被那些社员随手撂在晒场上,数量还真不少。

大家来来回回地跑了好些趟,才将它们全收进凉棚里。

她们完成队长额外交待下来的任务,准备收工回家了。

谁知没走几步,便发现门楼那边还幽幽然挂着盏马灯!

门楼边还盏马灯,当然得它吹熄,拎到仓库里放好。

这群妇人就李四婶辈份低,人年轻,不敢跟别人计较。

所以她没等别人吩咐,便很乖觉地转身朝着门楼走过去。

她走门楼,踮着脚吹熄马灯,将它从墙楼边拎提下来。

此时大家都借着夜色离开了,周围就她孤零零地一个人。

她不敢耽搁,吹熄焰苗,孤身踽踽地拎着马灯朝仓库走去。

此时仓库里还挂着盏马灯,光晕柔黄,散发着种温暖色调

不远处山墙下,还有两个社员照着电筒,在鼓捣着风箱。

这两个社员,一个是看守仓库的黄老头,一个是张木匠。

这架风箱是傍晚时弄坏的,他俩到现在还没将它修理好。

李四婶没理会两个老人,拎着马灯便直接朝着仓库走去。

她进到仓库里,把马灯挂在墙柱头上,便准备转身离开。

她没走两步,看着周围那些金黄稻谷,不禁停住了脚步。

这阵子队里准备交公粮,每天都有大量稻谷挑出去翻晒。

每晚仓库里都矮山似地堆放着许多饱满干爽的新鲜稻谷。

它们金黄灿烂、籽料饱满着爽脆温馨的诱人气息!

此时大家收工回家了,晒场仓库里看不到半个人影。

黄老头是看仓库的,此时在山墙那边埋着头鼓捣风箱。

最要紧的,是仓库里还放着半桶水,柱头挂着把葫芦瓢!

这是个绝佳的、难逢难遇才能碰的、顺手偷粮的好机会!

李四婶那天穿着件破烂衣服,补巴多得像件百衲衣似的。

她经常穿着这件衣服干活,所以在衣襟内侧缝着隐秘布袋。

这对布袋隐秘深邃,要是装满粮食,差不多有两三斤重呢。

现在遇到这难逢难遇的偷粮机会,这精明妇人哪肯放过啊。

所以她看着周围没人,便迅速解开纽扣,将衣襟拉敞开来。

然后她舀起两瓢金灿灿的稻谷,簌簌簌地倒进衣襟袋里。

然后她匆匆结好纽扣,腆着肚皮,慌里慌张地溜将出来。

当时夜色朦胧,没人看得清她肚子腆得象足月孕妇似的。

当时黄老头还照着电筒,专心致志地陪着张木匠修风箱。

    以致李四婶走出仓库时,没人发现她身形神色有何异样。

她还是很紧张很害怕,惊遽得得象头过街老鼠似的。

    她不敢近两个老人,借着夜色,从西边绕道离开了。

直到转过稻草,她才长长地劫后余生似地舒了口气。

只是她依然有些害怕,怕路上撞到队干部或其他村民。

所以她绕着狭窄田埂,朝着家里那几间破烂茅草房走去。

此时朗,皎洁月光,照得原野到处朦朦胧胧的。

这片原野,刚在秋收后翻耕过来,撒种着各种小春作物。

这些新鲜庄稼地,夜里都能闻到股淡淡的泥土芬芳

那些包谷秆被秋雨淋透,沤泡在边,湿漉漉地腐烂着。

不远处那些茅草破瓦房,兽群般黑魆魆地蹲踞在夜色里

现在刚收工没多久,各户人家都烧着柴草在忙着做饭。

借着朦胧夜色,依稀能看到屋顶烟囱有炊袅袅升起。

李四婶忙碌了半天,累得腰酸腿痛,浑身臭汗黏黏的。

现在她婆婆肯定在家里爨着柴草,忙着热菜做晚饭吧

她浑身黏满谷芒,这些微针细刺扎得她周身都不舒服。

所以她很想赶快回到家里,兑盆热水,好好抹抹身子。

洗完澡,她便跟家人舒舒服服地坐到桌子前吃饭了。

这样一想,她便有些急迫地迈着大步,朝着家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