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14331008.htm 1 266 2015-03-15 18:51:4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读者·原创版》 > 豹咬屙屎人

豹咬屙屎人

黑藜氏 发表于:15-03-15 18:51
六月初四那天,有群社员顶着炎炎烈日,在山里给包谷薅草松土。
当时地里那些包谷长得都快齐肩膀高了,像是芦苇丛甘蔗林似的。
这群社员在地里薅着野草,互相打趣调笑着,显得很欢腾,很热闹。
这样嘻笑打闹着薅了没多久,一个叫罗铁八的社员便闹起肚子来。
这男人那两天拉稀,从赤脚医生那里捡了两副草药回来都没吃好。
只是那阵子生产队忙着给包谷薅草松土,都是些比较轻闲的活计。
所以他即便拖着病弱身体,也能每天坚持着出工,到地里去干活。
他家境贫穷,负担重,一大家子人张口吃饭,当然想多挣点工分啦。
罗铁八很老实,无论做什么事,无论在哪里干活,都不会偷奸躲懒。
那天他虽然病体虚弱,恹然无力,薅起草来却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没隔多久,他就得溜到旁边灌木草丛里去解手,难免让人笑话。
有些家伙还会借此说些晕话取笑他,拿他寻开心,给大家逗趣儿。
刚才他躲在坡坎棘藜丛后面拉屎,便有两个死家伙甩着泥巴来打他。
其中有块湿泥巴不偏不倚正好砸打到他后脖颈上,把他打得很疼。
他很恼怒地拎着裤子,探出头来,高声斥骂着,想追究那使坏者。
可那些社员都拄着锄头,站在齐肩深的包谷地里,冲着他喝喊打趣。
这些家伙都有嫌疑,个个都象作恶者,让他看不出到底谁是真凶。
没办法他只能重新蹲下来,匆匆拉完屎,扯把野草擦擦屁股了事。
有了这次教训,接下来他再想拉稀屎,就不敢随便在附近解决了。
所以这次感觉肚子隐隐作痛,便赶紧朝着山上那片灌木丛林跑去。
那里灌木丛生,野花繁艳,还有好些蜜蜂扇着翅膀在花朵间采蜜。
树枝里,不时还有啁啾雀鸣声传过来,让人感觉很清幽,很寂静。
那里离包谷地较远,那些社员力气再大,都不可能甩着泥块来打他。
那里地处荒僻,能让他安安静静地、不受任何骚扰地拉稀腾肚子。
那些社员看着他跑得狗急猴慌的,不禁纷纷喝喊着打趣起他来。
罗铁八没理他们,躬着身,捂着肚子,急慌慌地跑进灌木丛里。
树林里那些鸟雀受到惊扰,扇着翅膀,扑棱扑棱地飞到远处去了。
罗铁八钻进树林,迫不及待地脱掉裤子,噼哩噗噜地拉起稀屎来。
夏日炎炎,骄阳炙烤着树林,连树叶都晒得泛着靛青,有些发卷。
空气里弥散着股温热、腐烂、潮霉、带着焦苦青涩味的山野气息。
罗铁八蹲着身子,踩着枯枝腐叶,撅着屁股噼哩噗噜地拉着稀屎。
现在没人取笑骚扰他,他终于能平心静气不慌不慢地解决问题了。
他哪里想得到,此时丛林里正有头饿豹屏息蹑身地朝着他赶过来!
豹子是独行侠,机敏乖僻,在森林里很少冒着险主动袭击成人。
它们看到人类,就象看到天敌,经常会远远地躲开,绕着道走。
此刻前面坡坪包谷地里,有许多社薅着野草,在相互打趣聊天。
他们人多势众,这头饿豹游荡到这里,根本不敢打吃人的主意。
它只能躲在丛林里满眼贪婪、充满无限期翼地凝望着这些山民。
然后它便迈着轻敏脚步,饥肠辘辘地游荡着,准备离开这片丛林。
谁知它正准备离开,罗铁八这倒霉蛋便瞎打误撞地闯进树林里来。
这里地处幽僻,那些社员即便听到异常响动,也很难及时赶过来。
罗铁八跟瘦猴子似的,病得连走路都没力气,它完全能叼走他!
最要紧的,是它很久没吃到食物,饥肠辘辘的,实在饿得不行了。
所以看着罗铁八闯进丛林,进入其捕食范围,它哪能放过他啊。
所以这野物迅速躲在树丛里,蹑脚潜身,偷偷朝着罗铁八赶过来。
这豹子行踪谨秘,伏腰阘足,潜行在灌木草丛里几乎毫无声息。
当然这片树林里到处都是枯枝腐叶,它总会踩出些窸窣微响来。
可惜这些零碎微响,都被那些啁啾雀鸣和阵阵松涛声给湮没了。
罗铁八只顾蹲着拉稀屎,根本没留意到附近树丛里有异常响动。
他很少打猎,很少接触野物,所以闻嗅辨别不到那股腥膻臊臭气。
所以那豹子朝着他赶来,危险越来越近,他却浑浑然毫无知觉。
以致那豹子潜过来,溜到他身边,猛地纵身一跃,便将他扑倒了。
罗铁八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脖颈喉结处,便被它死死地咬住了。
那豹子死死地咬着他喉颈,他哪里还能高声呼喊,向人求救啊。
他倒在地上,嘴脸鼻孔紧贴着枯枝腐叶,都能闻到泥土芬芳了。
他病体虚弱,手脚瘫软无力,对那豹子根本无法做出有效反抗。
他徒然挣扎着,很悲哀很绝望地没抓蹬几下,便被咬断喉颈了。
那豹子偷袭得手,几乎没费啥周折,便悄谧无声地将他咬死了。
不远处包谷地里那些薅草社员,根本就不知道坡林里出大事了。
过了许久,大家不见罗铁八从树林里走出来,才感觉有些异样。
副队长有些恼火,以为他偷懒耍奸,便叫两个社员去林子里找他。
两个社员在树丛里没找到罗铁八,却在枯枝腐叶间看到堆稀屎。
旁边鲜血淋漓,树枝草丛被踩踏抓蹬得很零乱,像被翻耙过似的。
有处地方被跐踩得连新鲜泥土都露出来了,上面还有野兽足迹……
他们感觉情势不妙,赶紧冲着前面那些薅草社员高声喊叫起来。
那些社员听到呼喊,赶紧提着锄头,高声呐喊着冲到进林子里来。
他们看到这惨案现场,都知道罗铁八被野兽拖走,可能被吃掉了。
大家赶紧分成几组,四散开来,在这片燠热丛林里仔细搜索起来。
没多久,便有社员在不远处那棵山楂树上,看到了罗铁八的尸体。
 ——那豹子听到众声呼喊,感觉有很多人冲过来,早逃之夭夭了。
所以大家看到的,只是罗铁八那具带着体温的血淋淋的残破尸体。
那豹子吃掉很多肉,大腿肚腹血淋淋的,连肠肚内脏都曝露出来了。
那些肠子染满粪屎鲜血,盘结纡绕着,像藤萝似地悬缠在树枝上。
那惨烈情状看得大家惊悚万分,不少人害怕得连山楂树都不敢靠近。
大家再怎么惊悚犯怵,都不能将罗铁八那具尸体弃置在山楂树上。
所以很快便有人硬着头皮,爬到树上,扯着衣裤将它拖抱下来。
然后便有人脱掉衣衫盖着残尸,随手扯些藤蔓,将它包扎起来。
然后大家砍来树枝,做副担架,前呼后涌地呼喊着将它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