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13609075.htm 8 2597 2016-07-03 01:38:0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娱乐 > 后窗看电影 > 1963年的世界电影

1963年的世界电影

clyde-chan 发表于:15-02-11 11:03

注:需要影片的,可关注微博Clyde84,私信“求1963年的电影”。

如果要给1963年的世界电影画一张电影版图,以好电影或者传世之作的多少来划定版图之大小,我想,欧洲电影绝对要占半壁江山,而美国电影、日本电影则又瓜分了剩下的半壁江山的大半,剩下的一个角落,留给了日本之外的亚洲电影、拉美电影等。这是一个不平衡的电影世界——虽然我们很希望它是相对平衡的,至少不要落差那么大——因此,我们的选择也是如此的不平衡:欧洲电影多达18部,美国电影6部,日本电影7部,亚洲电影(日本除外)3部。

60年代前期的欧洲电影,可以说是由三股浪潮主导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法国新浪潮、英国自由电影运动。我们展出的18部影片中,有17部来自意大利、法国和英国,而这些影片大多与三股浪潮相关。这次我们选择的欧洲电影中唯一一部来自意大利、法国、英国之外的作品——瑞典的《婴儿车》(波.维德伯格),其精神内涵和电影形式也传承自这三股浪潮。

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发轫于二战之后,其电影风格在40年代后期已经形成,代表作品有《偷自行车的人》(1948)、《大地在波动》(1948)等。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是二战后最长寿的电影浪潮,一直延续到60年代,更对世界电影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直到今天,这股浪潮的影响仍然无处不在。1963年,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典型作品仍然有不少,比如《城市上空的魔掌》(弗朗西斯科.罗西)、《繁荣》(德.西卡)等,我们选择了描述意大利地产风云和拆迁事件的《城市上空的魔掌》,这部影片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犹如新鲜出炉的“现实主义”。如果说典型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片是“写实+社会问题”,那么,1963年的另一些写实作品,可以视之为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变奏,比如,《组织者》(马里奥.莫尼切利)是“历史现实主义+社会问题+喜剧”,《米兰心事》(埃曼诺.奥尔米)是“爱情+心理现实主义”,被我们忍痛割爱的《昨日今日明日》(德.西卡)则通过三则小故事糅合了现实主义和轻喜剧。而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更伟大的变奏来自下面两位电影大师:卢奇诺.维斯康蒂和费里尼。出身贵族的卢奇诺.维斯康蒂早年以《大地在波动》奠定了其在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浪潮中的地位,其后,他开始慢慢偏离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轨道,由描写底层群众转向展示他更为熟悉的上流社会,1963年的《豹》是一部鸿篇巨制的历史剧,通过一个贵族家庭在历史漩涡中遭遇,展开了一幅恢宏、大气、奢华的上流社会的画卷。费里尼早年曾为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写过不少优秀的剧本,其最初导演的作品,也多以写实手法表现,1960年的《甜蜜的生活》是他开始转向“造梦”的开始,1963年的《八部半》则是费里尼“亦真亦梦,亦实亦幻”的代表作。卢奇诺.维斯康蒂和费里尼在1963年的两部作品,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渐行渐远,但他们的创造性和想象力不仅树立了鲜明的个人风格,丰富了意大利电影,更在某种程度上拓展了电影艺术的边界。1963年是意大利电影的丰收之年,有趣的是,这一年,意大利电影还实现了在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大满贯”:《豹》(金棕榈奖)、《城市上空的魔掌》(金狮奖)、《恶魔》(金熊奖,与《武士道残酷物语》共享)。

法国电影新浪潮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紧紧围绕“现实”或“写实”不同,法国新浪潮的核心精神在于打破规则,而打破规则的方式或方法,可以有无限的可能。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催生了许多著名的导演,他们的关注点各有不同,但电影风格却基本统一,法国新浪潮最初兴起的时候,电影风格的差异也不明显,但到了1963年,每位导演“新”的方式和趣味都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路易.马勒是法国新浪潮中不断进行新的尝试的一位导演,1963年的《鬼火》中,他走进了一位花花公子的内心世界,而这位花花公子最终没有能够走出内心的孤独与绝望。阿兰.雷乃的《莫里埃尔》是继《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之后又一部深邃的意识流之作。戈达尔自《筋疲力尽》之后,其电影便在革命性、思想性和跳跃性之间来回摇摆,1963年他带来了3部作品:《蔑视》、《卡宾枪手》、《小兵》,3部作品的风格相对统一,我们选择了影响较大的《蔑视》。埃里克.侯麦是法国新浪潮导演大器晚成的一位,到1963年才凭借《面包店女孩》和《苏珊娜的故事》两部影片引起广泛的注意,而此时,他已经43岁。埃里克.侯麦也是法国新浪潮导演中个人风格和作品水准都非常稳定的导演,他始终关注中产阶级的审慎魅力、生活趣味和伦理道德。《面包店女孩》和《苏珊娜的故事》虽然不是最典型的侯麦式的作品,但侯麦的个人风格已经初露端倪,特别是他对人物性格及其内心世界的微妙而细致的观察,将在他之后的作品中发扬光大。在法国新浪潮的谱系中,雅克.德米被提及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他是“新浪潮老祖母”阿涅斯瓦尔达的丈夫,因为他的电影并没有明显的“打破规则”的新浪潮精神。但毋庸置疑的是,他的电影成就不亚于新浪潮的各位大师,他也奉献了多部经典之作,1963年的《天使湾》便是其中之一。《天使湾》仍然是雅克.德米最擅长的爱情题材,是一部极简又极好的爱情片,讲述风情万种、浪荡不羁的女赌徒和理性拘谨、腼腆内敛的男赌徒的故事。

与法国电影新浪潮类似,英国自由电影运动同样发生在50年代后期,甚至有些学者认为,英国自由电影运动的发生时间(1956年)早于法国电影新浪潮。但英国自由电影运动的影响力不如法国电影新浪潮,其影响所及之处,主要在英语世界,特别是对好莱坞形成了某种冲击。1963年,最杰出的英国自由电影运动作品当属林赛.安德森导演的《如此运动生涯》。林赛.安德森是英国自由电影运动主将之一,和法国电影新浪潮的许多导演一样,他也是影评人出身,50年代开始制作短片,《如此运动生涯》是他的第一部长片,通过一个橄榄球运动员和一个寡妇的爱情故事,表达了导演对英国社会种种偏见的愤怒,而影片对人物情感的描写和拿捏都极为准确而细腻。约翰.施莱辛格的《说谎者比利》是一部表现英国年轻人的作品:撒谎成性的比利是一个可恨可悲又可笑的人物,但他其实只是一个在成长中因备受压抑而迷茫的年轻人,撒谎是他自我麻醉的方式。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汤姆.琼斯》(托尼.理查德森)也是英国自由电影运动的重要作品。该片在今天看来,可能不是那么出色,但它展示了粗鄙、野性、贪婪、可笑的英国古代生活,与很多类似影片的优雅、庄重形成鲜明的对比,也算是创作上的一种突破吧。《仆人》(约瑟夫.罗西)、《蝇王》(彼得.布鲁克)虽然不属英国自由电影运动的作品,但它们却在各自的方向上取得了创作上的突破。《仆人》由著名剧作家哈罗德.品特编剧,难免带些舞台剧的格调,影片通过对一主一仆身份的实质转变,刻画了人性的深层诱因。《蝇王》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者威廉.戈尔丁的同名小说,虽然细节不如小说丰富,但影片抓住了小说的灵魂:政治寓言,人性之恶,可以说是一次比较成功的改编。英国单元的最后一部作品《发狂》,是一部有点希区柯克风格的悬疑、惊悚片,讲述一个富贵家庭的疯狂与罪孽。影片虽说有模仿希区柯克的嫌疑,但导演手法上又有点英国自由电影的气息。 

本届影展中,我们选择了18部欧洲电影,而1963年欧洲电影的佳作,绝不止这些。除了上文提及的诸多“遗珠”之外,还有很多佳作,比如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的《沉默》、《冬日之光》。这一年,瑞典新生代导演波.维德伯格高举现实主义大旗叫板伯格曼,打破了伯格曼对瑞典电影的“垄断”。虽然伯格曼的两部作品不失为佳作,但我们认为波.维德伯格的反叛精神更加可贵,所以,我们选择了《婴儿车》。波.维德伯格在这一年创作的另外一部作品《乌鸦住宅区》,同样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但也成了《婴儿车》的“炮灰”。此外,阿兰.罗布-格里耶的《不巧的女人》、梅尔维尔的《费尔肖家的老大》、波兰导演安杰伊.蒙克的遗作《女旅客》、法国喜剧《关关雎鸠》等优秀作品,都因为种种原因,落选我们的展映片单。

1963年的美国电影,仍处于“史诗大片潮”晚期,《埃及艳后》、《美国,美国》、《大逃亡》都是史诗巨制。其中,《埃及艳后》由于其高昂的制作成本,差点拖垮出品公司20世纪福克斯,而该片在当年的惨败也直接导致了“史诗大片潮”的退潮。平心而论,《埃及艳后》与《宾虚》一样,都称得上史诗大片的标杆之作,场面之恢宏大气,布景之富丽堂皇,服饰之奢华精致,在那个时代都是难以超越的。伊利亚.卡赞导演的《美国,美国》则是一部移民史诗,讲述一个身处土耳其的希腊青年为移民美国而历尽艰难的故事,可以说是19世纪末美国移民潮的缩影。《大逃亡》(约翰.斯特奇斯)根据二战德国战俘营大逃亡事件改编,这次“越狱”工程之浩大,涉及人员之多,都是“史诗级”的。这一年的美国电影中,史诗大片之外,类型片中同样有不少佳作,比如希区柯克的《群鸟》(惊悚、恐怖片),是其晚年的经典之作;由加里.格兰特和奥黛丽.赫本主演的《谜中谜》(斯坦利.多南)则是60年代除“007系列”之外的经典间谍片。60年代,也是好莱坞主流商业之外的美国独立电影或B级片的蓬勃发展的年代。1963年,被誉为“美国B级片、黑色电影、独立电影——三线教父”的塞缪尔.富勒拿出了他的经典之作《恐怖走廊》,该片恰好是一部“B级片、黑色电影、独立电影”三位一体的作品。另一位美国独立电影教父级人物约翰.卡索维茨也在这一年拿出了好莱坞制作《天下父母心》,该片虽然不是约翰.卡索维茨的独立制作,但影片的风格和内涵仍然是卡索维茨式的。

二战之后,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等二战前已经成名的日本电影大师佳作频出,并杨威国际。1956年,沟口健二去世;1963年,小津安二郎去世,而这一年成濑巳喜男也已年近花甲,日本电影的主力已经由二战期间或二战之后崛起的一代所担当,其中,成就最大、名声最盛的是所谓的“四骑士”:黑泽明、小林正树、木下惠介、市川昆。黑泽明是一位多面手,古装片、现代片,武士片、文艺片,他均留下了许多经典之作,但他在1963年的作品《天国与地狱》却是他创作生涯中比较特别的一部作品——侦探片!黑泽明的影片虽然涉及的类型很多,但他的影片无一例外在讲述同一个主题:人性。《天国与地狱》是一部节奏明快、观赏性佳的作品,但其核心仍然是无处不在的人性。 木下惠介1963年的作品《唱吧,年轻人》虽然不是他最出色的作品,但影片中所描述的60年代的日本四个大学生的故事,却依然能够在今天的中国大学生身上找到某些影子。市川昆是一位高产的导演,一生导演的作品超过80部,1963年他带来了两部作品:《雪之丞变化》、《独渡太平洋》。“雪之丞变化”是日本非常著名的复仇故事,日本电影史上有过许多版本,市川昆的这个版本主要是以舞台剧的形式来表现这个复仇故事,有传统戏剧特色,光影效果也别具一格。而对于“复仇”,市川昆则以波子的无辜死亡来引起观众的思考。《独渡太平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一个日本青年自驾一条小帆船横渡太平洋,最终抵达美国的故事。影片以独角戏和心理戏为主,将一个相对乏味的故事拍出了些许张力。“四骑士”中的小林正树这一年没有作品,所以我们只能接受了这个“三缺一”的局面。市川昆是第四届“半世纪影展”唯一一位有两部长片入选的导演,一者是因为第三届本来要展出他的《破戒》,却因为字幕问题改成了黑泽明的《椿三十郎》;二者是他多出的一部,也算补了小林正树的缺。60年代是“四骑士”如日中天的年代,但同时也是“日本新浪潮”风起云涌的年代。“日本新浪潮”深受“法国新浪潮”影响,而其发生的时间也紧随“法国新浪潮”,50年代末则已经兴起。“日本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羽仁进、敕使河原宏、增村保造、筱田正浩、大岛渚、藏原惟缮、今村昌平、铃木清顺、中平康、新藤兼人等。本届影展中,我们选择了今村昌平的《日本昆虫记》和铃木清顺的《野兽之青春》,是两部极为生猛的作品。片如其名,《日本昆虫记》讲述了一个“人如昆虫”的卑微而低贱的故事,表现了今村昌平的自然主义与社会学。《野兽之青春》则是日活出品的B级黑帮片,虽然不无瑕疵,但胜在鲜活、凶猛,且带点cult片品味。日本单元我们选择的最后一部作品是获得当年金熊奖的《武士道残酷物语》,由老牌独立制片人/导演今井正导演。《武士道残酷物语》通过一个武士家族6代人“愚忠”的故事,猛烈批判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也是对日本传统价值的反叛与反思。这一届影展中,日本有7部长片入选,是入选作品最多的国家,但仍然不足以囊括1963年所有优秀的日本电影,被我们“遗弃”的佳作仍然有很多,比如成濑巳喜男的《女人的历史》、冈本喜八的《战国野狼》和《江分利满先生的优雅生活》、铃木清顺的《关东浪子》等。

在亚洲,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中国(包括港、澳、台)和印度,其电影事业的发展,与日本有较大的差距,但1963年却也出现了一些世界级的作品。中国最好的电影杂志之一《电影世界》曾经做过一个专题,评选出“中国电影50神来之笔”,其中,1963年有两部作品入选:《早春二月》、《牧笛》。《早春二月》确实是一部非常难得的作品,非但没有那个火红年代所特有的烙印,反而有着那个年代已经消逝的民国范。影片的结局也许算不上败笔,却算得上应景的一笔,但即使这样,它还是没有逃脱“大毒草”的命运——它在当年被观看,是作为“批判对象”而存在的。片长仅20分钟的《牧笛》是中国特有的水墨动画的巅峰之作,“……随着牧童的脚步,小桥流水、绿柳成行、竹林幽深的江南小景,以及崇山峻岭、飞流千尺的宏大气象,如诗如画。”(《电影世界》评语)1963年的中国大陆电影,固然以“政治挂帅”的作品为主,但也有例外,除了以上两部在艺术创作上的一流作品外,还有一部布局精巧的喜剧片——《七十二家房客》。该片由广东的珠江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鸿图影业公司联合出品,改编自上海市滑稽剧团同名舞台剧。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改编,保留舞台剧“滑稽”成分的同时,融入了粤韵粤味,喜剧效果十分突出。50年代末,60年代前期,受大陆戏曲片的影响,香港掀起了“黄梅调电影”的热潮,而“黄梅调电影”的最佳代表作无疑是1963年由李翰祥导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台湾引发的观影狂潮和粉丝效应,至今仍然是一个传奇。也是这一年,台湾导演李行推出《蚵女》,开启了台湾电影的“健康写实主义”潮流。但因为某些原因,《梁山伯与祝英台》和《蚵女》这两部重要的作品未能入选我们的展映片单。亚洲的另一个大国印度,其电影事业的发展,较之中国,似乎还更为滞后,但在50年代,印度出了一位享誉国际的电影大师——萨蒂亚吉特.雷伊。雷伊在50年代则以“阿普三部曲”奠定了他的大师地位,1963年,他带来的作品是《大都会》,仍然是他前期作品的现实主义风格,讲述“大都会”加尔各答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通过印度当时的“新女性”(外出工作者)的种种遭遇,对印度的社会问题进行了一次透视。

    1963年的世界电影”中的“世界”在1963年却是有很多“缺口”的,拉丁美洲、非洲、大洋洲都没有出现在“1963年的世界电影”中。非洲由于还处在在摆脱殖民主义的历史时期,其经济发展十分落后,电影事业发展更滞后于经济发展,60年代的非洲,在电影创作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偶尔会有一些欧美电影到非洲取景拍摄,但这些影片当然不能称之为“非洲电影”。澳大利亚由于地广人稀,其电影事业的发展主要依赖于与欧美电影公司的合作,虽然也会有一些“本土出品”,但数量很少。1951年至1966年,澳大利亚本土的电影业遭遇一个对本土电影创作不作为的政府和美国电影的冲击,16年间竟然没有出品过一部自主创作的故事片。拉丁美洲的情况与非洲、大洋洲有所不同,50年代后期,“巴西新电影”已经开始酝酿,到60年代,作品不断涌现。1962年,巴西电影《诺言》获得戛纳金棕榈奖,大大鼓舞了“巴西新电影”。“巴西新电影”的旗手之一纳尔逊.佩雷拉多斯桑托斯的《艰辛岁月》是“巴西新电影”的重要作品之一。该片在IMDB的出品年份标注为1963年,但参加的是1964年的戛纳电影节,可查询到的上映时间是19671211日,因此,我们无法认定其为1963年的作品——根据我们对出品年份认定的原则,该片应该会纳入第五届“半世纪影展”的展映。1963年还有其他一些重要的“巴西新电影”,但要么出品年份难以认定,要么我们找不到可供放映的资源,所以,这一年影展,拉丁美洲的电影欠奉了。

    1963年的世界电影版图已经画好,各位旅客可以开始这一段的电影之旅了。名为“1963年的世界电影之旅”,却其实只是一个“八国之旅”,但仍然不失为一段电影的饕餮之旅。



clyde-chan 发表于:15-03-24 10:50 0
3
其实写得很肤浅啦,没有多少知识量。

小宗好军嫂 发表于:15-04-17 14:20 0
4
感觉写的很好啊,楼主很有文采,帮顶。

海之声中央路验配中心 发表于:15-09-21 09:57 0
5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Clyde-Chan 的话:
其实写得很肤浅啦,没有多少知识量。...


海之声助听器军总 发表于:16-01-09 14:38 0
6

写的不错


好军嫂门窗敏敏 发表于:16-04-28 14:57 0
7

写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