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9520695.htm 1 471 2014-10-23 15:12:5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读者·原创版》 > 《我待你好》

《我待你好》

月理朵 发表于:14-10-23 15:12


 文/月理朵

家里有本从旧书摊上淘来的《莎士比亚悲剧集》,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译者朱生豪。
买翻译书,我向来首先关注的是出版社,比如三联书店、中华书局等等,看到这些名称,犹如吃了定心丸,即便对译者十分生疏,也会不假思索地买下。
朱生豪这个名字便这样与我不期而遇。遗憾的是,除了这个名字之外,书中再未有一字提及他。看完书,禁不住为他典雅斐然的译文叫好。按捺不住好奇心,百度了一下朱生豪这三个字。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白照片,二十多岁的年纪,脸型瘦削,留着中分,五官小巧而有持重之色,一看便知是个沉默寡言人。内容介绍朱是诗人和翻译家,是中国较早和翻译莎士比亚作品最多的一人,生卒年代为1912-1944年。
网上有他与妻子宋清如的合影照片,令我惊奇的是宋清如的淡雅和美丽,诚如朱生豪所形容的那般:楚楚身裁可可名。
单从家世和容貌上相比,朱生豪明显是落了下风,我不知道朱最终以何打动了宋的芳心?答案或许就在那三百多封《朱生豪情书》里。

“我在梦里筑了一座宫堡,那地方的风景真是好极了,你肯不肯赏光来玩玩?我特为你布置了一间房间,所有房间中最好的一间,又温暖又凉爽又精巧又优雅。窗外望出去是山水竹树花草,朝晨的太阳,晚来的星月,以及飞鸟羊群,都是像在一个神奇的梦境里。”

 “我找到了你,更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着,因为只有你才是属于我的类型

我只愿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境,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要是我们俩人一同在雨声里做梦,那意境是如何不同,或者一同在雨声中失眠,那也是何等有味。”

“你的心里是我灵魂唯一的家。”

看到这些情深款款的文字,世间哪个女子会不为之动容?我终于领悟到法国哲学家拉康所认为的语言优先。爱情仅凭激情、容貌和财富地位是难以维持的,它最终是找到一位能和你聊天的人,离开了语言的交流,何来心灵的沟通?一段友谊或是爱情的终结,首先是没了话说。

宋清如比朱生豪大一岁,两人在“之江大学”相识,苦恋九年之后方才结为眷属。这是一段漫长煎熬的日子,两人饱尝时局动乱、分离之苦,十年如一日,只有依靠鸿雁传书寥解相思之苦。朱生豪看似内向沉默,内心却古灵精怪,单从信中对宋清如的称呼就可见一斑:宋儿、好人、姐姐、宝贝 、小鬼头、二哥等,几乎每封信都不同,自称为:朱朱、你脚下的蚂蚁、罗马教皇、兴登堡将军、魔鬼等等。

最欢喜结尾处的一句话:“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合上书,不禁想起了情深不寿这个词。《浮生六记》中的沈三白在妻子芸娘病逝后感慨道:“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话云恩爱夫妻不到头,如余者,可作前车之鉴也。”

前人之言当不虚,婚后仅仅两年,朱生豪便病逝了。留给宋清如满心的凄凉和一个年仅周岁的稚子。

宋清如四十岁时曾有过一段短暂的情史。但这些无损其质,也无损其好,一季花开永世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经历过那么一段起点高、绵长醇厚的情感后,很难再有人有力量打开她的情感闸门。

之后,她关闭了心扉,致力于朱生豪文稿的整理和校对,让这位生前寂寂无名的翻译家重新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