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8208716.htm 5 1638 2016-12-09 09:25: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徐州志愿者走访女兵田茂华

徐州志愿者走访女兵田茂华

现再刀飞 发表于:14-09-18 13:50
黄埔女杰,百岁不老
——访黄埔军校第七分校十五期学员女军官田茂华
李文俊 文/图 李春民【均属徐州市作家学会会员】
微风徐徐,秋雨沙沙。2014年9月17日下午,笔者怀着崇敬而又好奇的心情,以“徐州老兵公益”志愿者的身份,访问了年近百岁的现住徐州市  原黄埔军校第七分校十五期学员女军官田茂华女士。
田老今年97岁,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咋看上去,精神抖擞,步履轻快,赛过6、70岁的老人;眼睛不花,不戴镜子,能看书报;耳朵稍背,细微声音,需人帮忙;思维敏捷,数十年的小事,如数家珍;口齿清晰,咋听起来,不像老人。看着她那健壮的体态,谁也不相信她已经年近百岁。看着我们惊愕、赞叹的样子,她“扑——哧”笑了。随即,她像小青年似的轻盈走了一圈后,又原地站着连连起立蹲了三下。当时在场的60左右的儿媳禁不住插言道:“您看我的婆婆,我现在的身体不如她……”说着,她匆匆从屋里拿出来一摞奖状——那是历年登山荣获的“徐州老寿星第一名”奖状。
田老不仅身体健壮,而且性格开朗。在那烈火炎炎的战争年代,为国捐躯不饶的事迹,《徐州日报》、《彭城周末》等诸多新闻媒体均曾作了正面的专题报道,笔者在此不作一一赘述。就此,我提出来自己的想法:您老能否谈谈自己的生活隐秘吗?例如,婚姻、家庭等等。老人听了,“哈哈——”爽朗地大笑起来,连声说:“可以,可以呀——”
一、   双印寄情思,姻缘放异彩
说话间,老人急忙从房间拿出来二枚珍藏的玉质印章。她指着其中一枚动情地说:“这个,是我的丈夫姜邵勋当年向我求婚时的赠品,叫做《落马之果》;那个呢?叫做《情侣章》……”接着,她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详细介绍了他的来龙去脉。
我,1938年7月进入了黄埔军校学习。那是1945年的一个春天。当时,我在军校图书馆工作。经人介绍,我结识了年已31岁少校团副的姜邵勋;我呢?已经28岁,上尉军衔。后来听说,她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爱上我了。他特意托人给我送上来一枚私人印章,上面亲自刻印了四句话:“独上高楼思悄然,日月如水水如山【天】;同来玩月人常在,风景依稀似少年”;其顶篆刻三个字:“情侣思”。当年青春少女的我,处于羞涩,尤其社会习俗的制约:农村盛行的娃娃亲,他在老家是否也有了?……如此等等,在犹豫不决之中,我选择了拒绝。这样一来,他疯了一般,他大叫着,骑着马,一圈又一圈,突然跌倒在地,左手严重骨折。当我看着他为了我,手吊着绷带,那痴痴专注的眼神,我的心碎了,软了。不久,他又直接送给我一枚印章,顶面篆体刻着“送田茂华”四个字;一侧刻着:“落马之果”,另侧刻着:“我遵命了,你会笑我吗?为茂华先生作。”一行字;再侧刻着:“签降留念——民国35年元月江天刻”的字样。【见右图】
就这样,我真的屈就降服了。当年,在西安一个饭店里,在31师师长刘钊铭作为证婚人的主持下,我们五区军校的部分学员以及徐州籍的战友颜松文、孙法珍、谢莹的参与下,愉快地举行了婚礼。
二、   坎坷人生路,迷茫送真情
结婚四个月后,在西安,我便把自己的生母接了过来。不到十个月,我们又迁至徐州,住在教会。1946年七月底,31师奉命调至前线,攻打延安。因为种种原因,在丈夫行李已经准备好了急于出发之际,我执意没有让他前往。最后,进了西安总队学习、训练。当时住在一个叫做“小庙巷”的处所。1947年秋,我们回到了南京,在后勤学校工作。1948.3.24.我们的孩子姜敬炎出生。孩子出生仅五天,我们又次返回了徐州,仍然住在教会里。当时,社会混乱、生活艰辛,在那寒冷的冬季,我们全家唯一用以取暖的一床被子被人偷窃,不得已,我们数次地寄人篱下、流落街头。1948.12.1.徐州解放。在当时政治大环境的影响下,丈夫带着我们全家准备返回南京。他怀抱着“哇哇”啼哭的婴儿,全家人悲悲戚戚。半路上,老奶奶恋家守土,从他的怀里抢下了孩子,致死不愿离开。无奈之中,他独自一人,眼含泪花、一步三回头地便装离开了徐州,一直没有信息。就这样,我们娘儿仨,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能是自己温顺、安分的性格吧,本人如此明显的身份,可在阶级斗争激烈的文革时代,竟然没有遭到甚大的冲击。在大字报漫天飞舞的当时,仅仅贴了与我有关的一张大字报——:“符合公安六条的田茂华要老老实实!”在李树声校长的介绍下,在当时的正新即现在
的五中任教;半年之后,经刘文英的介绍,又到了市职工业余学校任教。于1957初,再次调入市商业局职工业余学校。文革期间,把我从学校调到了淮西杂品公司作营业员,11年之久,直至1978年退休。当时退休金每月57元。于1979年秋,经徐进修介绍,先后到了市政协、市民革,从事文秘、会计工作。于此期间,无论在哪个单位,我都是埋头工作、任劳任怨,一直赢得领导、群众的好评,并多次受奖。在汶川大地震时,我已经92岁。当我从电视里知道此事时,我本人先后徒步到了街道、学校、民革及电视台进行了40、50、100元的资助,当时的《徐州日报》、《徐州新闻》及电视台均曾做过专题报道。现在,我儿孙满堂,全家十几口人,整天乐呵呵。目前,我的基本工资每月近三千元。自2006年起,市统战部,每逢春节,准时上门慰问。除了一些礼品外,还给我们3—4千元的慰问金。最近,国家民政部又专门颁发了优抚原国民党老兵的有关文件【民发.2013-196号】对所谓当年的“历史反革命分子”予以肯定、优抚;尤其有关的新闻媒体,还有一些奉献爱心的志愿者,他们登门拜访,给我们温暖、慰问,对我们的业绩予以肯定、表彰。说心里话,今天,能够作为黄埔军校的一员,我及我的家人,由衷地感到无限的荣光。可唯有二事让我遗憾:一是当年除了我的同事李传书去了延安外,我们都到了西安。说实话,那时,为了抗日,为了混口饭吃,那个知道“两安”的区别呢?作为普通的军人,政治观念含糊不清的老百姓,谁又知道以后国共二党能够发展成激烈对持呢?二是我的丈夫因为二党的对立造至我的终生守寡。1986.5的一天,由美国——香港转来的一封信件,内加50元美金一张。后来据说是民革刘传多的外甥,一位姓王的中校从马来西亚借旅游之光偷来大陆转来的。其信誓旦旦:“回台后,哪怕我本人坐牢,我也要把这封信带给你的家人!”经联系后得知,我的丈夫听说大陆家人已经流离无着,于是便在台湾另立家门、娶妻生子。上述信件,属于试探性的茫然。他的儿子姜敬哲,最近不到二年,我们已经团圆了二次……老人说到这里,不知是激动,还是难过,嘴唇颤抖、眼角湿润了。
三、“子女”受牵连,“最”字喊晴天
稍稍稳定了情绪后,老人又继续了她的故事。谈及子女,站在一旁的独生子、与共和国同龄的姜敬炎激动地大声地说:“我是当年定性的历史反革命子女,67年的文革期间,我刚满19岁,生活的折磨,政治上的屈辱,一言难尽——一句话:在我的同龄中,我是最、最、最……”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什么挖大河、举棉包、推沙石,乃至最后的关禁闭,他滔滔不绝、眼睛发红、声音沙哑——那眼神,是对文革罪行的怒视;那声音,是对“红帮”恶棍的声讨!“……什么真理、正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敬炎说到这里,老人听了,痛苦地微微闭上了眼睛。
——“唉,现在,一切都好了!”老人深深叹了口气。此时,风,仍在刮;雨,仍在下,可我们的心里却热呼呼的。采访结束了,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老人。我们在心里暗暗祝愿:“老人家,愿你您健康,永远健康!”

现再刀飞 发表于:14-09-18 14:15 0
2
□人物春秋 文|丁开明

  

  6月16日,家住徐州市泉山区御景湾小区的97岁老人田茂华女士应邀赴宁,代表驻徐黄埔军校同学会参加江苏省举办的纪念黄埔军校诞生90周年活动,并在会上发言,介绍黄埔军校生活、重温抗战经历、回顾建国后的新生。

  

  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

  田茂华出生于徐州一基督教家庭,母亲是西关教堂的传教人员。她在教会培心中学学完初中课程后,父母将她送至距离徐州120余公里的山东滕县高中部学习。1938年1月,日军占领济南后开始南下进攻滕县,学校不得不停课,田茂华的美好人生被战争改变。她随难民逃难回到徐州后,时值第十七集团军在徐州民众草堂招收学生军。3月初田茂华跟随同学怀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思想报名参军。恰巧黄埔军校在陕西凤翔扩建第七分校,将周边各集团军招收的学生军统一纳入军校培训,于是田茂华等人被部队集中起来坐火车西行,三天后在陕西宝鸡虢镇下了火车,许多女同学出现身体不适,田茂华帮助同学拿行李,不断鼓励同学坚持,在黑暗中行军40余里到达凤翔县文庙校址。田茂华被编配在第十五期第二总队女生队,女生队共189人,学科为军事、政治、通讯、卫生,学制一年半。军校按部队生活时序,每天早晨起床出操,上午、下午在文庙操场或野外训练;听课时坐小矮凳,每人发给一块图板,图板放在腿上,图板一边钉上绳子套在脖子上,当书写板。晚上组织复习或唱黄埔校歌、抗日军歌。每人只发一条军被,睡在稻草上。天冷时,田茂华就和同学合作,她的被子当褥子,与同学同睡一个被窝。

  1938年12月,女生队随二总队到西安王曲集结,进行一个月的分列式队列训练后,接受了校长蒋介石的毕业检阅。女生队回到了凤翔县不久,1939年4月奉命转学籍,迁到西安入战干四团受训, 经过一个多月的军校课程复习,考试合格后,田茂华毕业时收到黄埔军校颁发的毕业证,同时还有刻有蒋中正“不成功便成仁”的佩剑。

  5月份,田茂华分到第一战区政治部见习,此时正是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她在政治部任档案管理员,期间她一面下基层调查,一面补充档案,每次到前线调查都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但她始终不渝坚持原则,将国共双方人员的档案完善归整。

  到1941年时,她所在的洛阳城每天遭到日机的轰炸,于是政治部决定将档案送到后方。她调到河南荆紫关147后方医院任政训室员,军衔时为中尉。她每周给医院医护人员、伤兵讲三民主义,激发广大官兵的民族精神。不久,她又被调到西安王曲母校图书馆工作,军衔调至上尉。每天工作皆是登记军校学生借书,其中不乏有共产主义方面的书籍。1946年1月,田茂华和黄埔军校14期毕业生31师少校营长姜绍勋结婚。翌年国共爆发冲突时,田茂华反对内战,阻止丈夫随部进攻延安,让其报考南京后勤学校,她本人则离开母校,回到了徐州娘家,1948年3月在徐州生下了儿子姜敬炎。此时姜绍勋也从南京毕业归来,在徐州国军后勤部门任职,徐蚌会战失败后,他随部逃往南京,从此离开田茂华,当时儿子姜敬炎才8个月。

  

  豁达大度,融入两岸三地情

  徐州解放后,田茂华母子的生活靠母亲教会收入度日。1950年9月起,她先后在北关教会小学、私立正心小学任教。1953年“三反五反”时,她被学校辞退,只好到夜校任教,给工人们扫盲。1957年市商业职工业余学校招聘,她又重掌教鞭执教。这一年,她参加了民革市委会,成为民主党派一员。她积极支持祖国和平统一工作,通过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播放给姜绍勋的信,希望丈夫知返。信中还提到她一直保留刻有“落马之果”的结婚纪念印章,以此勾起去台人员思念家乡、怀念亲人之情。文革时,她受到不公正待遇,被调整到市杂品公司当营业员,与“地、富、反、坏、右”一起被改造,经常有大字报批判她。1979年,市民盟徐德修推荐已退休的她到政协帮助工作,恢复政协日常工作,为冤假错案的人员平反和落实相关政策。1982年,田茂华又发挥余热,在市民革创办的中山夜校当班主任,直至1994年身体乏力为止。

  1950年,田茂华与山东蓬莱县的公公姜华亭联系上。老人及时给她回信,并给孙子取名。从此她和老人一直保持通信,每年春节中秋都给公婆寄钱。1953年她还把丈夫留下的羊毛大衣寄给老人,使老人倍感温暖。姜华亭曾两次到徐州来看望儿媳,第一次来徐州过了20天,临走时田茂华亲自送老人上火车,并给他三块钱。第二次是1979年11月,老人由外孙女刘晓燕陪伴,在徐州住了40天。田茂华带老人到徐州名胜古迹游玩,临行时给老人买了许多徐州特产。此外还与上海的小叔子、烟台的小姑子一家经常走动,亲如一家。

  1984年,田茂华参加了黄埔同学会,代表徐州市同学去南京参加会议。1986年,市民革中山夜校的刘传铎老师的外甥从台湾探亲,田茂华写了封信让其带回台湾寻亲。同年,她收到一封从美国转寄来的信。写信的人叫姜敬哲,信中说他是姜绍勋的儿子……原来,姜绍勋在台湾又娶妻生子了。

  1989年,姜敬哲带着台湾的生母到徐州,田茂华这才知道丈夫已于1984年病逝了。几十年前的一别竟成永诀,田茂华泪滴如雨。然而使她感到异常温暧的是,姜敬哲总是亲切地称她“妈妈”。姜敬哲的生母也对田茂华视同姐妹嘘寒问暖。他们四个人还一道去北京游玩,留影纪念。此后二十多年间,姜敬哲16次来徐探亲,带着全家看望大陆母亲及兄长。田茂华破裂的心得到极大慰藉,逢人便兴奋地说:“我的台湾儿子回来了!”这份时空隔不断的骨肉情,在当地传为佳话。

  

  鼓励投资,促进徐州经济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徐州的经济发展缓慢。田茂华根据市民革的精神,主动询问儿子:“看看台湾那边的能人、有钱的,介绍来徐州投资。”一趟趟的祖国大陆之旅,给姜敬哲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改革开放后的新面貌更使他赞叹不已。身为炎黄子孙,该为自己的祖国做些什么呢?姜敬哲把投资想法与哥哥姜敬炎商量。姜敬炎非常赞同:“弟弟,你能这样想太好了!现在祖国大陆处处都在引进外资发展经济,你若能投资办工厂,一定会受到欢迎的。”“有道理,有道理!”姜敬哲连连点头,“不过我在台湾未做过生意,投资办厂的事还依靠你多操心。你看,找哪个单位合作比较合适?”“找我们徐州港务局,准成!”正如姜敬炎所说的那样,徐州港务局对招商引资一事有很高的热情和诚意。他们为从台湾来的姜敬哲考察投资环境给予了多方面的帮助,安排食宿,提供车辆,进行市场可行性调研。

  1993年3月,合资160万元的华顺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主要生产销售寻呼机、电话机、电子计量技术及产品、工业自动化工程及通信设备,以及垃圾焚烧处理工程设计制作、安装、提供经济技术信息咨询服务。经过多年的摸索,现在姜敬炎受弟弟委托担任台方经理,双方的合作愉快,华顺公司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注重锻炼,坚持科学养生

  改革开放改变了徐州面貌,也改变了田茂华一家的生活。如今田茂华老人和儿子、媳妇均已退休,全家人住在市南郊御景湾小区,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其乐融融。

  田茂华退休后,每天坚持早、晚锻炼,小区东侧百果园57个水上石墩,每天都要走三趟,一脚一墩轻松而过。1989年中秋节,时年72岁的她还参加徐州市组织的老年人爬云龙山比赛,获得第10名好成绩。已经97岁的田茂华依然爱好体育,世界杯足球赛每场必看,还与儿子研究比赛技术战术问题。她特别喜欢看中国乒乓球、女排比赛,对其中队员及技术情况了如指掌。她常说自己的偶像是国家队教练郎平,赞赏铁榔头精神。

  老人平时吃素,喜爱吃新鲜上市蔬菜,尤其是徐州烙馍卷馓子,百食不厌。她从不暴饮暴食,食之七成为饱。年近百岁,除耳朵有点背外,身体指标均正常,老人视力特别好,能穿针引线。平常手上戴着一块手表,每天掌握时间安排看电视和参加体育活动,生活极有规律性。她信奉基督教,每周均要到徐州市最大的西关教堂做礼拜,定期参加黄埔军校同学会、民革市委会活动,老人不要人陪同,都是自己坐公交车来回。

  历经战乱和历次政治运动,如今老人室内摆放着海峡两岸交流情况的报纸,关心海峡两岸的经济发展和祖国统一。 老人为人豁达,遇事不急不愁。2008年四川地震时,她积极参加黄埔同学会的捐助活动。

  回忆起近百年的坎坷人生,老人为参加黄埔军校感到高兴,为参加抗战而自豪,为避免内战而庆幸,为培养学生而欣慰,如今颐养天年,她十分满足。


白色的熊熊9211 发表于:14-09-18 23:16 0
3
原来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徐州志愿者走访女兵田茂华

穿越正义 发表于:14-10-04 12:22 0
4

  我外公汤锡銮也是和田茂华一起在38年春入陕西凤翔西安七分校的,他是二总队四大队六中队步科,更为巧合的是田茂华丈夫是31师少校营长,而我外公39年从学校毕业后就分配到五战区的31师补充团任一营三连少尉排长,后在团部任职,可惜他89年去世了。
  但知道田老前辈还在很是欣喜。上次我们就是通过这个平台找到全椒西安7分校16期江元涛老兵,他和我外公1948年在阜阳师管区是同事,我们全家还去看望了他老人家。这次能否告知田茂华具体地点或联系方式,我先联系一下田老,然后我们全家还想去徐州看看我外公同期黄埔同学呢?谢谢阁下!
徐州志愿者走访女兵田茂华

                     这是我们去全椒看望江元涛老兵的合影




掀须笑 发表于:16-12-09 09:25 0
5

徐州志愿者走访女兵田茂华










2016年6月,田茂华老人百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