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8145779.htm 1 3674 2014-09-16 22:34:3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海皇波塞冬传奇

海皇波塞冬传奇

江中无水 发表于:14-09-16 22:34

秋风起,蟹脚痒。

阳澄湖边一个破旧的草棚,是名闻遐迩的大闸蟹农家乐。中秋前后,前来一飨螃蟹美味的老饕们络绎不绝,将姑苏城到阳澄湖边一段平时寂寞无人的土路喧嚣成车水马龙的所在。

 

今年中秋,草棚桌前有三人。

一个女子,打扮狂野,身着黑色连体皮装,V字大开领,脚蹬高跟马靴,腰间缠了根银光闪闪的鞭子,紫红色的头发扎了个马尾。只见她坐着一条腿直接踩在凳子上,一手执蟹螯,一手持酒杯,酒到杯干,蟹壳横飞。香醋一蘸,丁香舌一闪,就如灵蛇一般,将蟹的精华蟹肉蟹黄全部吸啜进她那樱桃小嘴。

 

她对面的两位却是斯文,用蟹八件一点点的将面前的螃蟹壳分开,然后再蘸好香醋,轻轻咀嚼,显然也是精于吃蟹的吃货一族。对面的女子吃得三个,他们才吃了一个,这让对面的女子大摇其头。

 

吃了四只蟹,女子姜水洗手,把毛巾往桌上一扔,大大咧咧道:“谢谢你们今天的招待,我很久没吃湖蟹了,与海货比还是各有胜场的。符晚、夏舞晴,你们夫妻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们今晚找我有什么事?我本来应该在船上和兄弟们一起过中秋的。”

 

符晚是一个儒雅的男人。他面带微笑的用毛巾先擦了擦嘴,上面没有一丝蟹黄,洗手时,也更多是仪式,因为他手上没有一点蟹味。“露露船长,最近我们夫妻在探查近代海盗的秘密,发现一个叫海皇波塞冬的海盗很有影响力,但是查具体的资料,除了这个名字,没有任何资料表明他曾存在过。想到你的‘巴萨姆微月号’也是海上一方霸主,声名直追当年的‘黑珍珠号’,所以想和你了解一下波塞冬具体是怎么回事。”

 

露露听到海皇波塞冬这个名字,眼神闪过一丝异样,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想要确认什么。四周的阳澄湖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雪白明月照在湖面,微波荡漾,仿佛无数只眼睛看着她。她心里打了个冷噤,嘴里有些犹豫地说:“她啊,她有两把宝剑,一名龙肝,一名凤髓。她曾豪气的说,要请她的对手都尝尝龙肝凤髓的味道。”这个她字,对面的两人也没注意到到底是“他”还是“她”。

 

一、名动七海

 

露露嘴里打了个绊,拍拍脑袋,说:“说起海皇波塞冬,她的故事在我们海盗中口口相传太多了。算了,我从头讲起吧。”

 

露露放下那张有伤大雅的长腿,上身挺直,双手交叉,端坐如钟,开始讲述一段传奇。

 

在茫茫的大海上,在我们这群粗鄙的海盗中,有这样一段歌谣,传唱传奇的海皇波塞冬:

 

她是上天之女

在天雷纵横中

驾闪电而生

海洋是她的领地

风暴臣服于她的脚下

海德拉是她的看门犬

戈耳工们在她面前侍卫

司特诺听从她的召唤

欧律阿勒为她巡视七海

美杜莎守卫她的皇宫

塞壬则用灵魂为她献唱

七海之王

只是她微不足道的一个名号

她满足于生命的辉煌与宁静

她沉睡在马里亚纳海沟

等待着

谁用生命和金苹果

将她从大海深处唤醒

 

你们知道,这个世界有四大洋,但是在我们海盗眼中,是七海。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分为南北,再加上北冰洋,就是七海,其他所谓的海,都在这七海的范围之内。在波塞冬出现之前,七海上的势力纷繁复杂,根本就是一个字“乱”。只要是海盗,谁都不服谁,小海盗想造大海盗的反,大海盗想统一七海,但是七海之大,容身之处太多。在波塞冬之前,根本无法统一七海。

 

她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是在加勒比海的一个海岛上。那天,整个岛上的海盗全部在狂欢,因为他们在岛上女巫的指导下,用将近一船的诱饵,麻翻了一只九头蛇海德拉——传说中的巨龙之子。岛上的海盗之王——楚狱,这个拥有巨大野望的海盗,他幻想着杀死海德拉,用海德拉的血液沾染所有的兵器,利用杀死海德拉的巨大声名成为七海之王,但是他们遇到了困难,海德拉的头被砍下来之后也是可以重生的。在它没死之前,一滴血都没有流下来。

 

刚开始,海盗们借着酒劲和兴奋,拿起手里的武器疯狂的砍下海德拉的头,可是砍一个长一个,海盗们的武器都砍钝了,旁边堆满了海德拉的龙头,却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海盗们的酒逐渐醒了,心里也胆颤起来,手里的武器也砍不下去了,就是楚狱,高举着那把传奇长剑“燕赤神”,号称能刺穿神躯,也无法让海德拉流出一滴血。

 

就在这时,天空中雷声隆隆,海上形成了数道龙卷风暴,围着这座岛屿打转,闪电划过长空,照亮了所有人在黑夜中的脸。很多海盗都跪了下来,哭喊着“我们抓住了海神之子,海神发怒了!”因为也有传说说海德拉是海神波塞冬和女妖生下来的孩子。

 

一声巨大的雷声之后,让所有人难忘的场景出现了,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人随着闪电从空中降下,直接落到了海德拉的一颗龙头上。

 

“是你们抓住了我的宠物?打扰了我的沉睡?”她环顾四周,目光如电如雷,所有接触到这两道目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高呼“海神在上!”

 

唯有楚狱,拄着长剑,仰望着她,恶狠狠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到我的地盘上来!”

 

“我是波塞冬,长眠于马里亚纳海沟。是你们抓住了我的宠物,打扰了我的沉睡。今天,我要惩罚你们!让你们在悔恨和痛苦之中度过,为你们的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忏悔吧!”说完,两柄宝剑出现在她手上。

 

本来还有点两股战战的海盗们,看到宝剑,反而大笑起来:“还以为是什么神灵,原来也是个人啊!”

 

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准备反抗。接下来,却又被震撼了。

 

波塞冬一把抓住海德拉的尾巴,高呼着“海克力士之力”,以一己之力将海德拉抡起来,转了几个圈,一下子把海德拉扔到了离岸一公里的海里。这只海德拉,当初抓它时用了五只大海船,运上岸用了几十个滑轮吊车。就这样被一个人一只手就扔到了海里。所有的海盗吓得四处逃散,波塞冬也不追赶,只是一把抓起楚狱,顺手一扔,就扔到了不知哪里的海里了。

 

接下来,稍微有点名气的海盗就遭殃了,像什么燕赤神,谷青山,方尽欢等等等,基本上是被波塞冬利用不知名的间谍或者眼线,寻找到藏身之处,然后一把一个,全部扔到远远的海里,生死之间,就看运气了。

 

后来才知道,有着“远眺”神力的女妖欧律阿勒为她找到对手的所在。她的手下还有美杜莎,塞壬等传奇海妖。这样一个强大而不可反抗的存在,很快就让七海的海盗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成为七海之王。那一段时间,海盗们甚至都不敢出海“捕鱼”,害怕波塞冬一个不开心,就把他们扔到海里。或是惹到了波塞冬座下的海妖,成为海妖的食物。对于海盗们来说,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啊。

 

二、七海情变

波塞冬一统七海之后,很快遇到了瓶颈,她所倚仗的手下都是非人类,很难管理好七海。波塞冬又不能每天都看到过界的海盗拎起来就扔到海里去。这玩意就跟丢沙包一样,丢个一段时间看着别人惊慌失措的样子还能有点心理快感,如果天天丢都有快感,那就成变态了。

 

这天波塞冬无聊的趴在一块礁石上晒太阳,海风送来一阵模糊不清的话语:“我师从鬼谷子,学习合纵连横之术,可惜当今天下,无我等纵横家纵横捭阖之处。实乃人神共愤也!”

 

波塞冬抬眼一看,只见远处一只大船破风斩浪驶来,船头数人烹茶饮酒,高谈阔论。当中一人,白衣飘飘,丰神俊朗,剑眉凤眼,面嫩齿白,手持书卷,侃侃而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缕异样划过了波塞冬的眉间心上。

 

波塞冬心中一动,一个闪身,就到了船上,变成一个侍茶少女,给他们端茶倒水,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听说海皇波塞冬最近正在为如何管理七海犯愁,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良策?”

 

这白衣公子也不矫情:“观七海之现状,简单耳,卸骆驼也。”

 

“卸骆驼?”

 

“此乃行为组织学的一个案例,即现在天子命令宰相去背十只骆驼,但是宰相一个人是背不动的,那么,他就要将骆驼分给六部,他自己可以背一只,甚至可以不背,只要管理好就行了。这七海就是七只骆驼啊。”

 

波塞冬茅塞顿开,她一挥手,一只巨鲸浮出了水面,波塞冬浑身金装的站在巨鲸头上,对着船上的白衣公子深深一揖:“波塞冬恳请公子助我一臂之力,我愿延聘公子为七海之相。”

 

在白衣公子苏衣的帮助下,波塞冬找到了七名神通广大的海将军——加隆、伊奥、古力拿、卡萨、艾撒、苏兰特、巴尔安,在苏衣的安排下,让他们分镇七海。

 

在分镇七海的仪式上,波塞冬将自身的金甲卸了下来,化成七套海圣衣,赐给海将军。当她脱下盔甲时,七海浪平,九州风息。有诗为证:

当年海皇金甲开,

一袭红衣凌碧海。

红颜祸水传万年,

九天仙子下凡来。

 

只见她方离船坞,乍出皇宫。但行处,鸟惊海浪,将到时,影度荒岛。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红衣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海伦,实愧洛神。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七海不二,碧波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这一天,是波塞冬第一次在凡人面前露出她真正的容颜。如果说,先前她一统七海,是因为众海盗的“惧服”于她的力量,后来是“慑服”于苏衣的智慧,那么现在七海是“惊服”于她的美丽。

 

在七将军的镇守下,众海盗成了海上黑帮,收受过往船只的过路费。这让众多海盗看着船上丰厚的货物心动不已,甚至有些不甘于海盗清贫的生活,利用海盗的先天优势,自己跑起了远洋运输。

 

只是后来……

 

露露船长叹了一口气,停顿下来。

 

“后来怎么了?”夏舞晴赶紧问道。

 

“后来呀,不知道怎么回事。海皇和七将军闹生分了。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据说,因为波塞冬爱上了苏衣,苏衣却爱上了苏兰特,苏兰特却爱上了波塞冬。波塞冬心中有着当初的一袭白衣,苏衣心中却只有临海吹笛的苏兰特,苏兰特心中却永远牵挂着那金甲卸下时的一袭红衣。其中女追男,男追女,女追女甚是热闹。”

 

在纷纷扰扰数年的三角恋,三人依旧无果,各自情伤。纵波塞冬神力盖世,手下能人无数,也无法驾驭“情”之一字。灰心意冷之下,波塞冬再次回到了马里亚纳海沟陷于长眠。留下一段话,如果谁能在马里亚纳海沟上方丢下一只象征爱和智慧的金苹果,她就会苏醒。但是金苹果长在传说中的神国之中,没有谁能给她采摘到。其余六位海将军也因此不愿意听苏衣派遣,各自为政。

 

无奈之下,苏衣和苏兰特两位只能在海皇宫里各自一隅,等待着波塞冬的苏醒。”

 

这时,一只海鸥飞到了他们的桌上,露露一见,伸手抓来,海鸥的腿上绑着一个竹筒。露露打开竹筒一看,脸色大变。

 

“怎么了?”符晚关心的问。

 

露露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谁在马里亚纳海沟深处丢了一只金苹果,波塞冬苏醒了,已经回到海皇宫。其他几只舰队联系了我们巴萨姆微月号,要去围剿波塞冬。”

 

夏舞晴满眼放光:“能带我们夫妻去吗?”

 

“可以!我们赶快出发!”


 三、七海莲生

茫茫大海,五支船队对着一条普通的游艇呈包围状。

 

洁白的游艇上,一男二女静静的站在甲板上,后面还跟着一只高大的骆驼。中间的女人一袭白衣,长发披肩,波涛汹涌,小腹内收,腿长如玉笋。只见她垂眉低目,看起来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姑娘。站在旁边的女人一身青衣,身材高挑 ,横眉冷对着五支船队。身后的男人一身黑色的唐装,看着五支船队,则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笑容。

 

一个头皮光亮、颈套大颗佛珠、肥头大耳的和尚笑道:“瞧海皇那垂眉低目的样子,还真像个小尼姑,如果剃发了,我这和尚就可以摸得了。”旁边一个身材高大,威武雄壮的人“哼”了一声:“李古,严肃点,这可是海皇,小心她把你给扔到马里亚纳海沟里去。”

 

“楚狱,你是被扔怕了吧?”和尚丝毫不放在心上,放声大笑。

 

五支船队的严肃气氛就被这莽和尚给破坏殆尽。

 

隔壁船上一个女的瞅了过来,眼神冷厉如刀,李古和她对视了一眼,连忙低下了头,嘴里嘟囔着:“我可不和你这个女魔头露露一般见识。”

 

另外一个船上仪态风雅,和穿唐装男人有一拼的风尘突然高声道:“海皇陛下,你就请在此地暂息吧!海皇宫还是交给我们吧!”

 

那白衣女子抬头,嫣然一笑,船上众人不由的心跳停止,时光停顿,空间震荡:“我所在的地方,就是海皇宫!你们来啊!”

 

符晚夫妇站在露露船长身后,虽然被露露灌输了一肚子的传闻,但是还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符晚低声问巴萨姆微月号上的薇薇安:“这海皇怎么揪出来了?”

 

“我们船上的亓官刚从大漠游历回来,就带了只骆驼上船。谁知道,中秋节这天,月光如注,神国空间动荡,让我们凡间和神国恰好相连。那只骆驼嘴一叼,就叼出了一只金苹果。大家伙都喝多了,以为是个小皮球,就扔着玩,不小心扔进了马里亚纳海沟,结果,就把海皇给唤醒了。”

 

话音未落,却见一只船队上飞出了几只羽箭,直射海皇三人。羽箭在空中尖啸,还未接近,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粉碎了。一股庞大的气息出现在海里,奇异的海兽似乎从另外一个时空被召唤而来。

 

“全部后退三十海里!”露露船长高叫,“这是海德拉美杜莎大阵,大家小心。”

 

五支船队全部退出了三十海里开外,露露嘱咐符晚夫妻:“不要看那里,这个阵法是基于物质和灵魂的攻击,只要被目光扫到,就会变成石头。单一的攻击无法击败它。我们五支船队已经想好如何打破海德拉美杜莎大阵了。”

 

慢慢的,九头龙的九条脖子翻滚着出现在海面上,躯体隐藏在海面之下,在九只头之间,晃荡着数只头上长满蛇的怪物,眼睛发出令人恐惧的黄光,扫向五支船队。

 

“闪电之枪.昆古尼尔!”奥丁号射出了自己的得意武器,被大神奥丁赐予的神枪昆古尼尔。

 

“行云布雨,电闪雷鸣!”这是沐风乘雨号的攻击,源自三千大道的风之大道、雨之大道、电之大道、雷之大道的本源攻击。

 

“暗影神箭!”这是被遗忘者号继承的女王希尔瓦娜斯充满绝望和哀伤的魔力之箭。

 

“广寒皓月!”一轮月亮从巴萨姆微月号上升起,堪比绝对零度的寒光照向了海德拉美杜莎大阵。

 

“灵魂冻绝!”一道无法言喻的寒气从霜雪魂号上发出。

 

这五支船队不亏是纵横七海的传奇船只,五重攻击只是齐射了两次,就打破了海德拉美杜莎大阵。

 

“吾皇,几千年来,海德拉美杜莎大阵的力量已经流失,所剩无几,下面请看我和苏兰特的!”

 

波塞冬不置可否,没有答话。

 

苏衣也不以为意,和苏兰特对视了一眼,双双飞身而起。

 

苏衣一挥手,“七海云动”。海上风浪四起,就是庞大如五支船队,也被吹得东倒西歪,无法再维持稳定的攻击节奏。苏兰特微微一笑,变玉面罗刹为飞天下凡,静立空中,取出横笛一支,轻吹一曲,曲声中,各支船队的船首直接开裂,海水直接涌入船舱。五支船队的水手只得放下救生艇逃生。高手们都腾空而起,攻向空中的两人。

 

在三四十个高手的围攻下,苏衣和苏兰特虽然技艺高超,却也无法保持优势而不落败。在打败了十来个高手后,终于被几个高手近身贴打,打回了游艇。刚回来游艇,两人不约而同的各吐了一口血,满脸灰败,盘腿坐下。

 

风尘依旧丰神如玉,只是头发少了一块,露出青色的头皮,让他略显狼狈。他轻笑道:“海皇陛下,你刚从沉睡中醒来,还是自动封禁自己的修为,带我们去海皇宫吧。”

 

从相遇以来一直没有说话的海皇抬起头来,看了风尘一眼,风尘和她目光相接,不由语塞。海皇的眼神里根本没有发怒、暴力、哀伤、绝望等情绪,只是一片平和,目光相接,就让风尘的无数念头归于平静。

 

这是什么一双眼神啊!

 

李古嘀咕道:“搞得跟修炼闭口禅和闭目禅一样!装吧!”

 

数十位高手团团围住游艇,可是谁也不敢第一个上,毕竟波塞冬凶名在外,谁也不敢肯定她的实力是否下降得厉害。

 

刚有人要动手,波塞冬却动了,吓的所有人都往后退了几十米。他们刚刚为自己的动作感到羞愧,又准备上前围攻。

 

却见波塞冬抽出龙肝凤髓,将它们叠在一起,不像是要开战的样子。

 

“我自百年前陷入沉睡。”波塞冬低沉清澈的声音响起,在众人心中回荡,“百年前,我一统七海,勇猛精进;后来我困于情愁,烦恼自生;诸位海将军离我而去,断我忠义。沉睡中,我已顿悟,深悟智慧之道。放下宝剑,凭心中慧剑,斩断烦恼,以念佛心,入无生忍,立地成佛。”不待诸人反驳,只见她双手往剑上一抹,龙肝凤髓变成了一朵莲花,被她执在手中。身体也逐渐发光,似乎每一个毛孔中都渗透出紫金色的光芒,这种光芒照在身上,让人如沐浴在春风中,浑身舒坦。

 

李古这个肥大和尚却如见了鬼一样:“智慧光普照一切,令众生离三途,得无上力!”

 

楚狱一巴掌打到他脑袋上:“你在胡说什么?准备攻击!”

 

只见波塞冬手执莲花,玉足轻抬,轻轻一点,空中诸人只觉十方诸界震动,身不由己的从空中跌到海中。

 

“又彼行时,十方世界一切地皆震动,是曰大势至!”李古在海水中念完这句,面如土色,大叫道,“波塞冬已经修成菩萨果位,大家快逃吧!”说完,转身施展出水上飞绝技飞奔而去,就是不知道真气衰竭时,能不能找到一块陆地了。

 

众人大惊,也连忙各施神通,逃命而去。

 

波塞冬微微一笑,轻举莲花,对苏衣和苏兰特笑道:“我已悟道,你们就成为我座下童子吧。”

 

苏衣还有点犹豫,苏兰特抢先说道:“敢不从命!

 

苏衣也只得咬牙应道:“谨遵法旨!”

 

莲花上冒出宝华光芒,游艇变成了三朵硕大的莲花,三人分别站于其上,苏兰特牵着骆驼,光华一闪,遥远的空间现出须弥佛国。三人相视一笑,共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