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7316280.htm 3 8869 2014-08-30 17:01:2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破碎虚空VS上帝粒子

破碎虚空VS上帝粒子

江中无水 发表于:14-08-29 15:10

破碎虚空之后

 

序一

科学每前进一小步,宗教就后退一大步。

 

序二

李裁者,原名二猴,华山县人,生于猎户之家。十数岁,得异遇,拜终南隐者为师,赐名裁,字修一。终年修道,及小成,自号天钧道人。出没华山中,时山野猎户多有其传说。嘉靖末年,语人云:吾坐死关,悟天人之道。寻不知所终,无复闻。       

《明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隐逸》

 

序三

如果你坐上速度为0.999999C(光速)的飞船飞了一年后回来,地球已经过了250年之久。如果你的寿命是100年,全部在飞船上飞,等你回到地球时,地球已经过去了25000年。

 

李二猴,不,天钧道人,跨出这一步后,万万没想到是这副景象:他所在的街道两边,金属制造的房子浑然一体,熠熠生辉,除了门窗外没有一丝缝隙。很多的金属盒子在半空中循着看不见的道路交错飞行,形成数道浩浩荡荡的钢铁长龙,一眼望不到首尾。

 

还没来得及目瞪口呆,他所站的街道上响起了刺耳的“怪叫”声:“一级警报,一级警报,本区域出现无证许可空间波动,疑似星系外空间入侵!”这几句话,天钧道人一句也听不懂,不明所以。

 

他周边却有动作了,却见“轰”的一下,原本井井有条的钢铁长龙顿时如无首的蜂群四下散开,在天钧道人这个神仙的神识观看下,金属盒子们的四散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这不,五百六十一个金属盒子,只有两个不小心撞在了一起,其他都很有序的散开。其中三十个掉过头来,从四面空中向他包围过来,如临大敌。

 

待到双方距离数十丈的时候,每个金属盒子的“头部”伸出两个黑洞洞的孔口,居高临下的对着天钧道人。这让他本能的感到威胁,身体自然作出反应,左脚前踏,右脚虚掂,左手移至身体中线,两指相并,右手垂至腰间虚握,正是“天遁剑.御剑诀”的起势。

 

天钧道人全神贯注迎接突如其来的敌人时,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敌人”正通过飞行器传来的视频观察揣度他。

 

月球基地的司令员亓官对副官东邪发出疑问:“怎么回事?为这么一个人,心急火燎地把我叫过来?我还以为燕赤神元帅带着“大航海舰队”路过我们这呢?”

 

“司令官阁下,是我建议东邪副官叫你的。”基地的量子光脑回答,“呼叫了您三次,发了两次振动邮件,都没有得到阁下您的答复。”

 

“好吧,小星,我只是卸下了所有装备,和特种兵的那条红龙唐少切磋了一下,不分胜负。”亓官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一声,整了整衣领他那已经没有纽扣的风纪扣,歪歪斜斜地坐到了屏幕前面,“说吧,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请叫我星海!根据资料显示,小星在公元纪元之前被认为是小妾。请司令官阁下严肃称呼我星海,否则在整个星际系统联网内将产生冗余数据。”量子光脑星海抗议了一下,开始简要描述当时的情况,“目标于五分三十一秒前出现在月球基地B2区域, B2区域检测器监测到空间波动,并发现未经识别人物,但扫描整个区域,没有发现任何的星外飞行器,也没有发现任何未知和已知的空间传送器。”

 

 “也就是说,他没有任何借助凭肉身直接突破了空间屏障,并且还突破了B2区域的保护层?”亓官盯着屏幕中的天钧道人,脸上不在乎的神情逐渐严肃起来。

 

“通过高空卫星扫描,目标身上衣着为粗麻质地,制造工艺相当粗糙,未发现任何机械或高分子工艺加工痕迹。经数据检索现实,目标衣着为地球古中国明朝时期宗教——道教下属宗教人士的制服,简称道袍,此类人一般称为某某道长,某某道士。目标身体强度7,接近63号锰钢的强度。体内小腹、胸口及脑部有高能反应,预计为其能量源。其双手能量聚集中,预测其强度约为中型激光枪或车载核磁炮一击,持续时间不明。警告!警告!警告!通过中央光脑资料匹配,目标符合古中国对先天武者、修道者的描述,有80%的可能是经过修炼成功破碎虚空的神仙!”

 

“宗教?破碎虚空?神仙?这些玩意怎么一直阴魂不散!强度7的身体应该不足以肉身穿越空间,除非这家伙是真的神仙。东邪,你觉得我们要不要试他一试?”亓官听到目标的攻击强度为中型激光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抠了抠鼻孔,笑着问自己的副官,顺手把一些东西抹到了自己的裤子上。活性高分子合成的军裤显然有某些清洁功能,微光一闪,某些东西就不见了。

 

东邪飞快地看了某人的裤子一眼,眼神闪烁,迟疑地说:“我觉得还是先礼后兵,先和对方接洽一下,做个友好的‘例行交谈’,然后再找机会测试一下。毕竟他的身体和军队中高级特种士兵的强度差不多了,如果真的有一些所谓的神仙手段,也会造成不要的伤亡。”

 

星海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传说中的神仙,一种较为傲慢,行动举止类似孔雀,一种谦虚谨慎,行动举止含义深邃,较难揣度。目测目标较为小心谨慎,应对较为得当,属于后一种类型的神仙。建议先沟通交流,获知情报,再采取后续行动。如果我方与目标交战,根据月球基地现有武器配备,在用空间锚点锁住目标周围空间,阻止其穿越空间的情况下,目标存活率为5%。”

 

亓官揉了揉脸,说道:“好吧,东邪你和小星制定计划,拿主意吧,我去洗个澡,等到和这家伙谈好了,把他带到基地来——”他用手指了指屏幕上的天钧道人,“我和他玩玩。”

 

星海闪烁着:“请叫我星海……”

 

东邪见到天钧道人的时候,光脑屏幕上仙风道骨、气势夺人的天钧道人此时身上白汽蒸腾,看似仙雾缭绕,神秘异常,但是不停地牙齿磕碰,浑身哆嗦,将天钧道人的狼狈显示无余。

 

“怎么回事?”东邪奇怪地问星海。

 

“在进入基地时,对方试图用精神能量窥视基地,被基地用来防御普罗托斯神族精神能量的灵能干扰器干扰。紧接着,在进行星际跨空间旅行例行人体消毒时,由于对方没有准备,以为我方实行攻击,防御过当,散发出高达7000摄氏度的火焰能量,鉴于此种情况,基地对其采取了全方位液氦喷射,达到零下269度,距离绝对零度仅差4度,造成了目标大面积受冻,由于目标身体强度较高,体内能量也有效抵御住严寒,再加上救助及时,才造成目前受寒不受冻伤的情况。”

 

天钧道人虽然身体在打着哆嗦,但是也逐渐平静下来。只是他的内心却不平静。

 

在大街上和三十多个金属盒子对峙,金属盒子的声音他听得云里雾里,一句也听不懂。在他亮出一口关中话后几分钟,一个金属盒子就冒出一个金属圆球,浮在他的身边,这个金属圆球还会说他听得懂的关中话。

 

等到了基地的时候,他才发现基地居然是建在地下的,就像传说中秦始皇的地宫。他刚准备放开自己的神识查看一下基地情况,结果被一股力量把他外放的神识给搅乱了。这把他惊出一身冷汗,这么强大的力量,还好没有攻击性,不然他的识海早就受伤了。

 

等到那个金属圆球说要给他消毒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中毒了,正莫名其妙间,被几个金属管子用气体一喷,他下意识的祭出紫亟天火,想把气体消除。谁知道触动了什么高能警报,直接喷了他一身冷水,这股冷水简直比传说中嫦娥仙子的月魄寒光还要厉害,差点把他冻死,幸亏这个什么基地也赶紧反应过来,对他进行了紧急救治,他自己也运功驱寒,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他今天遇到的这一切,让他迷茫了。他不是在华山修道成功,突破天人之境,成为神仙,破碎虚空飞升到仙界吗?怎么到了这个有着在空中飞,没有人在里面,不用骡马也可以拉货的金属盒子;飘在空中会说关中话的金属圆球;这个基地里类似木牛流马却还可以说话的一些器具的世界。这些颠覆了天钧道人的认知,就像一个中国沂蒙山区前面十几年没穿过一身新衣的少年,刚走出大山,就见到了纽约曼哈顿的繁华一样,心神被冲击得手足无措。

 

东邪看着眼前的天钧道人也有点好奇,勉强露出一个称得上“笑”的表情,通过金属圆球翻译器说道:“这位……额,这位道长,我是月球基地的司令副官东邪,我想,我们俩都有很多想了解的事情,不如我们双方坦诚布公,说说大家各自的情况。”说着,一个机器人端着两只杯子进来,“来,先喝杯高能饮料驱寒,我们再慢慢细说”

 

天钧道人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唱喏稽首道:“无量天尊,贫道天钧道人,嘉靖年中人,学艺于终南,日前得道,破碎虚空理应飞升天界,不知为何来到贵处。还请解惑!”

 

东邪一见天钧道人稽首,连忙双手去扶,又感觉不对,立刻立正敬礼,闹了个手忙脚乱。两人在磕磕碰碰间,开始了交流。

 

等到过了十来天,两人交流完毕——基本是东邪在解释,天钧道人在听。天钧道人已经从迷茫中走了出来,只是摇头苦笑道:“破碎虚空,竟达千年后的月亮,此乃天意也!”

 

“伟大的星际探险者寻梦先生曾经说过,星际旅行是一段没有归期的航程。天钧道人能从公元1500年左右,仅以肉身突破时间和空间的桎梏,来到星历432年(公元2100年,人类正式进入星际时代),真是不可思议。在现代,我们需要投入将近100200个大型夸克核弹的能量,才能打开一个虫洞,到目前为止还只有空间坐标可以控制,时间坐标根本无法确定,稍有不慎,整支舰队就会卷入时间洪流,尸骨无存。”

 

“贫道来此已近旬日,需闭关静修一段时间,长则十天,短则三天,还请东邪先生帮忙。”

 

“这个小事一桩,我让星海安排一间房间给您。”

 

天钧道人回到房间,虽说心情和思绪在这十来天早已平复,但心底仍然在为这个时代感到震撼。

 

公元201274日和731日,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两次宣布探测到疑似上帝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2013314日,CERN发布新闻稿表示,先前探测到的新粒子是希格斯玻色子。

 

这解决了人类关于电子、夸克、轻子的质量组成疑问。希格斯玻色子是物质的质量之源,是电子和夸克等形成质量的基础。其他粒子在希格斯玻色子构成的场中,受其作用而产生惯性,最终才有了质量。

 

基于这一发现,统治整个物理学,将微观物理的量子理论、常规物理的牛顿力学、宏观物理的相对论三者完全统一的“万物理论”(即弦理论或超弦理论)建立。人类物理、电子信息、生物、化学等科技进入爆炸式发展阶段。

 

及至2100年,伟大的星际旅行家寻梦制造出了由哈罗德.怀特设想的第一台曲率航行飞船;同时,美俄中法英五国科学家制造出了“虫洞”,人类打开了时空的大门,宇宙中的距离不再是问题。人类自身第一次踏出了太阳系,这一年,星历纪元开始实行。

 

到星历400年,人类的足迹踏遍了无数的星系,发现了无数诸如精灵、羽人、鲛人、灵吸怪、蜥蜴龙、贝吉塔行星、氪星、天顶星、绿灯军团、希灵帝国等或魔法或科技或文明或愚昧的星球。

 

在“黑暗森林法则”指引下的人类,利用万物理论赐予的强大科技,开始了征服宇宙的道路,也树立了无数的强敌。目前,人类占据了数百个星系,太阳系作为人类的发源地,成为人类精神信仰的源头。太阳系的坐标被严格保密,地球上的人口已经控制为几十万,月球、火星均成为保卫地球的军事基地。天钧道人破碎虚空后,就来到了此时的月球基地。

 

天钧道人回到房间后,一直跟着他的金属球就留在门外,静静的漂浮在空中,没有任何声息。

 

天钧道人盘腿坐下,在修炼前,他小心翼翼地放出一丝微弱的神识在四周查看了一下。过了一会,没有任何动静,他才放下心,开始修炼。

 

基地主厅内,亓官和东邪站在星海前面,亓官的风纪扣依旧不见踪影,他笑嘻嘻地问道:“小星,对这位神仙的分析进行的怎么样了?”

 

“请叫我星海!”星海抗议,“分析他和东邪副官交流中透露的信息,通过中央光脑资料检索,现在基本可确定此人身份为:明朝修道人李裁。《明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隐逸》有记载:李裁者,原名二猴,华山县人,生于猎户之家。十数岁,得异遇,拜终南隐者为师,赐名裁,字修一。终年修道,及小成,自号天钧道人。出没华山中,时山野猎户多有其传说。嘉靖末年,语人云:吾坐死关,悟天人之道。寻不知所终,无复闻。”

 

“李二猴,哈哈哈哈!”亓官捧腹大笑,笑得前俯后仰,还用手拍拍东邪的肩膀,没有一丝司令官的形象,“那时的人就这样起名字吗?真好玩啊。”东邪后退一步,嘴角抽搐了一下,不引人注意的轻轻掸了掸被亓官拍到的地方。

 

“此人出身猎户家庭,按照当时的习俗,孩子取贱名好养活。”星海不带感情的说,打开一副画面,正是天钧道人修炼的场景,“这是透过房间全息扫描图像,现在他应该是在打坐,打坐是公元纪元时期,勤于修炼的人经常使用的一种静心以及筋脉运行方式。根据目前的资料显示,这种打坐除了让人身心俱静以外,不具有任何的意义。不对!”星海放出另外一幅画面,上面天钧道人变得透明,一道道代表能量的七彩线在他身体内缓缓而行,上中下三个丹田内也各有一个能量团在缓缓转动,像线圈一样不停地缠绕、放开那些七彩线。

 

“这是什么玩意?”亓官鼓起双眼,惊奇地问道。

 

“这是他体内的能量运行图。但是没有外在力量,也没有内在器官血液供应驱动,怎么会有能量在体内非血管区域运行,这不科学!”星海停顿了片刻,“很抱歉,司令官阁下,一份资料显示,自从上帝粒子开始应用到民生的各个领域,地球上西方科学占据了统治地位,再加上人类的星际扩张中获得各种强大生物的基因,身体基因改造成为主流,这种利用体内内在能量修炼的东方方式被认为是无稽之谈已经被抛弃,没有任何研究资料流传下来。只有部分宗教典籍和哲学著作中有一些语焉不详的描述。天钧道人或许是我们现成的唯一可研究对象。”

 

“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好像再厉害也不如一颗核磁炮?”亓官满不在乎的说。

 

“他肉身穿越空间,没有使用任何器具、材料就能从亚空间抽取高达7000度的紫色火焰,以及他的精神能量运用。150年前,我们才发现了亚空间,100年前,才制作了亚空间能量抽取器,在与普罗托斯神族交战之前,我们一直认为精神能量只是脑电波的外在辐射,而非有效对敌手段。说句公道话,司令官阁下,尽管您的身体已经融入氪星人和龙族的基因,但如果你仅仅徒手和他搏斗,您有70%的可能输给他。”星海依旧不带感情的叙述。

 

“切,这两天我就找他试试!”亓官大笑道,“我还真是皮痒得慌呢!”

 

亓官走后,东邪问星海道:“星海,司令真的打不过天钧道人?”

 

“如果用武器,司令大人胜算在80%左右。我刚才说的是司令官阁下徒手和手持兵器的天钧道人打!”

 

“你变坏了!”东邪一脸哀怨的看着星海的屏幕。

 

“司令官阁下知道我在激他,我这是为了研究!”星海依旧没有一丝感情。

 

天钧道人从闭关修炼中出来,就接到了东邪的通知,为了测试一下他的身体强度和战斗力,希望天钧道人配合做一个测试。

 

天钧道人前几天听东邪说了不少科学实验科学测试,心中也略微好奇,就答应了下来。

 

东邪带着他和漂浮翻译器,上了一架星球内飞行器——这些名词都是翻译器告诉他的。飞到了一座环形山山底,

 

东邪穿上了特质的宇航服,递了一件给天钧道人,天钧道人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东邪打开舱门,按了下宇航服上的推进器按钮,飘了出去。天钧道人纵身一跃,就飘在了半空中。腾空飞跃,日行千里,正是神仙的标志。月球上没有空气,无法呼吸,天钧道人本是修道之人,呼吸绵长,立刻施展龟息大法,屏住了外呼吸。

 

月球环形山在无人烟的地方,在宇宙射线的照耀下,荒凉而壮美,灰褐色的月尘反射星光,发出洁白的光芒,就像夏日月下铺满白沙的沙滩,纯净绝美。

 

除了东邪外,有两个人已经到了,他们也没穿什么宇航服。东邪给天钧道人介绍了一下,这两位正是基地特种兵队长唐少和司令官亓官。

 

“唐队长是经过生物技术改造过基因的,他的基因里融入的是巨龙星上的红龙基因。”东邪打开了随身携带的量子光脑,一道光幕从他手腕发出,树立在天钧道人面前,上面一头红色巨龙栩栩如生:“红龙,喷吐锥形火焰,对火焰免疫,鳞片金属属性。”

 

介绍完,东邪就和亓官走到环形山壁边,看着他俩比斗。

 

唐少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退后几步,对天钧道人点了点头,示意开始。

 

唐少双手一张,一股气势从他身上磅礴而出,乌云压顶一般笼罩住天钧道人,身体也跟了上来,三步并两步就到了天钧道人面前,沙钵大的拳头轰向了天钧道人的面门。

 

天钧道人浑然不惧所谓的龙威,好胜之心陡出,也是一拳迎了上去。“砰”的一声巨响,等到月尘散去,天钧道人后退了一两步,唐少纹丝不动。一见天钧道人后退,唐少眼睛闪过一丝暴戾,左腿前踏一小步,一条象腿一样的大腿像白蜡杆大枪一样抽向天钧道人。天钧道人知道自己的力量稍不如他,双手交叉一架,向后翻了一个筋斗,化开了唐少的攻击。

 

接下来,失了先机的天钧道人只能迎接唐少疾风骤雨般的攻击,直拳、勾拳、鞭拳、摆拳、刺拳、边腿、侧踹、膝撞、肘击纷至而来。天钧道人略显狼狈的全部接了下来。

 

“老唐打得爽啊!”亓官看着唐少热火朝天的攻击,舔了舔嘴角,浑身热血沸腾,躁动不已。

 

“未必!”随身光脑里传来星海的声音,“从目前来看,唐队长力量略大于天钧道人,但未形成绝对压制,无法用力量绝对碾压。因此,在接住唐队长攻击的瞬间,天钧道人都会有一个旋转螺旋的动作,削弱了唐队长的部分力量。”一道光幕弹出,将天钧道人的动作和受力点、力量分解线路明明白白的分析了出来,“根据资料检索,这是古代中国一种健身体操拳术的使用方式,在进入星历纪元,生物基因技术发展后练习之人基本消失。”

 

在接下唐少的攻击后,天钧道人也开始反击,可是他蕴藏着强大力量的手掌拳头打在唐少身上的非要害部位,几乎没有一点效果,要害部位唐少则遮挡得严严实实。就是想用内力隔山打牛,打出一点暗伤,可打在唐少身上,高分子服装泛起一丝波动,也就化于无形了。

 

见两人不分上下,东邪用光脑传话:“不限武器,不限方式,你们放开打吧!”

 

话音刚落,唐少一个翻腕,一把高频分子震荡刀出现在他手上,向天钧道人直刺过来。天钧道人一拳击出,拳头冒出一道白光,正是拳罡,迎向了刀光。“刺啦”一下,拳罡宛如实质的被劈成了两半。天钧道人小碎步后退着凌空而起,右手剑指一挥,一道剑光迅如闪电,直落唐少的头顶。唐少立定,吐气开声,一刀挥出,迎向了剑光。

 

天钧道人剑指一捻,剑光滑如游鱼,瞬间飞到了唐少身后,刺了下来,唐少一个侧仰,顺手拖刀,斫向剑光。剑光如同害羞少女的目光,不敢和仿佛好色登徒子目光的刀光相接,又是避开,换个角度再次刺来。

 

你来我往几十下,刀光剑光无一次相接。唐少却被逼得前滚后翻,左仰右卧,狼狈不堪。唐少心头火起,瞅了一个空子,一刀斩向剑光,一拳击出,一道锥形火焰朝空中的天钧道人击去。天钧道人剑指依旧轻点,左手也挥出一道紫色火焰向锥形火焰迎去。两道绚丽的火焰在空中相撞,继而湮灭,没有一丝烟火留在空中,只是相撞引起的震荡波,激起了月尘无数。

 

趁着间隙,唐少双手一搓,高频分子震荡刀消失不见,一把微型激光枪,一把核磁脉冲枪出现在他手上,当他枪口举起的时候,天钧道人心中一个激灵,身形赶紧拔高,接着又一个变向,像失事的飞机在空中不停地翻滚,一道道的激光和脉冲在他身边掠过,惊险之极。

 

“刚才是天钧道人放风筝,这会是老唐打飞机。”亓官笑道,“这天钧道人还可以啊,我都忍不住了。”

 

“唐队长身上有各种能量防护装置,天钧道人的精神能量冲击对他无效!”光幕一闪,画面上正是天钧道人用神识攻击唐少,被唐少衣服上的能量场挡住了,星海的言下之意很明显。

 

激光和脉冲因为装着夸克核能装置,几乎无穷无尽,天钧道人也不停地寻找机会向上飞升,想飞到枪的射距之外。唐少一按衣服上的一个按钮,飞行推进器让他也飞了起来。一看到唐少飞了起来,天钧道人更是有多远飞多远,唐少紧追不舍,跟了上去。看到两人越打越远,东邪赶紧叫停了比斗。

 

“二猴呀,哦,不,天钧道长,你真厉害,厉害!”四个人上了同一个飞行器,亓官站在船舱中央迎向了天钧道人,双手一张,想要拥抱他。天钧道人露出一丝苦笑,一个后退,稽首道:“惭愧惭愧,贫道已达神仙境界,一直以为天下无敌,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你来自1000年前,居然都这么厉害,如果你已经练了1000年,再和老唐打,估计这老小子已经趴下来了。”唐少脸色一沉,微哼一声,也不答话。

 

这边亓官拉着天钧道人的手,威逼利诱,让天钧道人做教官,负责培养一批修道特种兵。天钧道人摊开手说:“首先,修道一途,当是师父寻徒弟。能为修道者,需有修道的资质,更需有向道之心。且为师者当亲力亲为,所教之人不超三个。次而言之,修道之人破碎虚空,万中无一。有如此时间与资源,如司令官阁下、唐队长之人其无尽乎?”

 

唐少黑着一张扑克脸,走到天钧道人面前,见了个礼,说道:“天钧道人,刚才你徒手接我的几招很是漂亮,不知到了基地以后,能不能指导我几下。我唐少在此谢过,若有所需,我当全力以赴。”

 

“唐队长言重,我所学为太极拳,乃昔年强身健体之用,无需敝帚自珍。”天钧道人也是爽快,下了飞行器后就和唐少去了训练场。

 

亓官和东邪回到大厅,亓官随手解开自己的衣服往椅背上一搭:“小星,说吧,还有什么新发现?”

 

“我叫星海!”星海的声音无奈响起:“经此一战观察,有一个及其重大的发现,有90%的可能我们获得了神仙的真正秘密。”

 

“哦?”闻言,亓官和东邪都坐直了身子。

 

星海打开一张张图:“第一张图,在他发出拳罡时,注意他的拳头;第二张图,当他脱离月球引力凌空飞行时注意他的躯干和四肢;第三张图,当他发出紫色火焰时,注意他的手;第四张图,当他用手指御剑时,注意他的脑部和手指以及飞剑。”

 

东邪看了看,迟疑道:“外表没有变,但是内在似乎虚化了。”

 

“这什么玩意,好像是以前上课时,说话有理教授讲的什么量子场论,老子那时光顾睡觉,拉前面女同学星夜童话的长发了,不懂这玩意!”

 

“司令官阁下,你说对了。在天钧道人使用所谓的神仙术法的时候,他的相关部位及关联物品全部转化成物理最基本质量的标准模型希格斯场,并成为了希格斯玻色子,这也是星历纪元的起源。由此推断,所谓的神仙,是将自己修炼成可以将自己的肉体和精神随意转化成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的状态。在这一瞬间,上帝是他,他就是上帝。这就是当初人们为什么把希格斯玻色子称为“上帝粒子”。

 

天钧道人的叙述以及一些资料表明,刚突破天人之境的神仙仅是神仙的低级状态,所以我们看到他只有在使用神仙术法时才能转化成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可以推论,像释迦牟尼、老子、耶和华、宙斯、奥丁这类成圣称祖的神仙,身体是常态化的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

 

“我靠,这么牛逼,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量产神仙了?”

 

“司令官阁下,思考一下夸克核能裂变和聚变所产生的能量吧,天钧道人的每一次转化预计需要中型10颗夸克核能。如果是身体保持常态化的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一个这样的神仙所需要的能量估计是半个银河系的能源。”

 

“那咱们二猴的转化能量是从哪里来的?”

 

他的每次转化能量来自于一个能量等级高于本空间的亚空间,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仙界、神界。这将是下一阶段空间科学家们研究的主要课题,我将把此次分析上传到中央量子光脑星海无极,由他向全宇宙的人类空间科学家下达此次任务。

 

希望司令官阁下注意一下天钧道人,从1000年前破碎虚空到1000年后,至少需要有一段时间,是整个身体保持常态化的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也就是说,这位天钧道人是有成为释迦牟尼、老子那样人物的可能。”

 

“哟,咱们二猴还是很厉害的嘛!

 

接下来的几天,唐少就整天缠着天钧道人,天钧道人也乐于和唐少在一起切磋,“偶尔”亓官也会不小心加入他们,然后三人就是一通混战。从嘉靖年间走过来的天钧道人知道: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只有先活下来,才有各种可能。在这个看来不太平的星际时代,贵为神仙的天钧道人也只能先适应环境,学习各种先进武器和器械。

 

一天,   天钧道人从入定中醒来,满头大汗,飞一般的跑到大厅。!

 

他在基地大厅找到东邪和亓官时,他们俩很奇怪,因为近来天钧道人一直混训练场的,不怎么来大厅,这次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天钧道人一脸严肃道:“贫道于静坐中,心血来潮,掐指一算,旬日后有舰队从吾等顶部上空出现,攻击月球,约有飞船八十六艘。敌人形为……”天钧道人手一挥,一道类似三维立体投影的光锥出现,几十艘样式怪异的飞船出现在亓官和东邪面前,正是他的拿手好戏“神识演化之法”。

 

东邪一见模型,立刻紧张的说道:“这是普罗托斯神族,擅长精神能量攻击,他们怎么会有太阳系的坐标?”

 

亓官撇了撇嘴:“普罗托斯神族这是走了氪星人屎运,他们五十年前在自己老家克鲁普星系被远征军元帅燕赤神的主力‘大航海舰队’打得落花流水后,知道无法和我们正面对敌,就一直采取蛙跳战术,利用战斗机器人驾驶这种送死舰队进入随机虫洞实行蛙跳战术,这种打击具备很强的突然性,在我们控制的很多星系内造成了不少破坏。这次既然我们知道了他们到来的确切时间和方位,那就给他们一个好看吧。”

 

随即,亓官笔直站到了量子电脑的光幕前:“星海,下令,基地所有部队三天后打开能量仓库,满能量装备。七日后正午十二点,空间锚点布置到十二点方向,锚点控制半径与月球直径等长。”

 

“是,司令官阁下!”

 

看着平日里行事粗鲁的亓官突然变了一个人,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铁血凛冽之气,天钧道人暗自赞许:“出击之日,还请让贫道观摩一番,开开眼界。”

 

亓官点点头,答应了。

 

所有防御作战命令都一一下达之后,亓官坐在光幕前:“小星啊,这天钧道人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可以看到未来?”

 

“我叫星海!”例行反抗无效后,“根据记载,释迦牟尼、老子等人均可以预测未来。由此推论原因,或许在他们化身为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时,穿越了时空的界限,成为时空的一部分,能够观测到未来。不过根据‘观测者效应’,他们观测到的未来在他们观测到后就会发生改变,比如说这次!也说明上次推断天钧道人能保持一段时间希格斯场及希格斯玻色子常态化是正确的”

 

“看来咱们的二猴很厉害啊,真有成为一代宗教领袖神棍的潜质。”遇到天钧道人这些天,亓官也没少被星海恶补古代神仙的知识。

 

亓官摸了摸没有仅有点点胡须渣的下巴,沉思道:“好像燕赤神元帅在寻找普罗托斯神族的余孽,要不我们改变下作战计划?”

 

七天后的正午,一支威风凛凛绵延几百公里的庞大舰队出现在月球上空,月球保卫舰队没有升空。这是接到消息后返回月球基地的远征军主力舰队——“大航海舰队”。

 

看着这遮天蔽日的舰队,天钧道人内心激动不已:“此乃科学之精华皆现也!”

 

亓官站在他旁边,微笑道:“月球舰队只是星系内的保卫舰队,远征军可是要横跨数万、数亿光年进行作战的主力舰队。走吧,我们去见见燕赤神元帅。”

 

量子传送仪的光芒亮起,两人直接从基地传送到了燕赤霞的旗舰“浪舟号”上。

 

“浪舟号”是一座巨大的要塞,亓官介绍,“浪舟号”是唯一一个装了曲率发动机,又装了虫洞夸克粒子对撞仪的飞船。一个强子对撞机就需要27公里长,那夸克粒子对撞仪需要的长度就更可怕了,所以可以想象“浪舟号”有多大,可能比原来地球上的一座超级大城市还要大。“浪舟号”真的有可能是最巨大的人类文明的结晶了。难怪亓官贵为月球基地的司令,也要趁此机会来船上一游开开眼界。

 

燕赤神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汉子,听东邪说他融入的是狮鹫基因,看起来确实像狮子头。

 

燕赤神和天钧道人确认了地点后,一身杀气的下令:“海蓝,打开虫洞,空间坐标为斯蒂芬五重星系。原来这帮耗子一直躲在互相碰撞的星系后面,难怪抓不到他们。这次一定要好好踢他们的屁股!”

 

主力舰队的时空跃迁几乎花了一整天时间,亓官在这段时间内,踹了八次“浪舟号”的墙壁,扒了五台机器的外壳想看看工作原理,对着航空巨舰超大型落地玻璃窗喊了十次“小七,我想你”。天钧道人倒是老实打坐,船上装满了对付普罗托斯神族的灵能干扰器,他可不敢乱“偷窥”。

 

到了目标地点斯蒂芬五重星系,看着这里五个星系在相互碰撞产生的光弧和逐渐形成的新的恒星,天钧道人不由被宇宙的伟力所折服。或许真的只有到了太上老君、释迦牟尼那样的修为,以衍分三十六重天、掌中佛国的造化之法,才能造成如此瑰丽的景象。

 

主力舰队进入隐形状态,犹如一只蹲在草丛中狩猎的狮子。星系碰撞产生的光弧如同傍晚的霞光,照耀着草丛里的狮子,等待着狮子跃出的一瞬。

 

普罗托斯神族的舰队姗姗来迟,不是天钧道人最初见到的八十艘了,而是240艘,不过这些舰队都是中小型舰队,最大的不过2公里。

 

燕赤神有点失望:“只是几只小耗子,神族的主力舰队没几条大船了,估计不敢出来了。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吃了它。”手向下一挥,片刻之后,大航海舰队所有主炮的齐射发出了万丈豪光,掠过几千公里的长空,不到一分钟,240艘组成的“小舰队”前锋就被主炮的高温融化,留下了几片合金铁皮,漂浮在无尽的星空中。

 

剩下的神族飞船四处逃散,可是被空间锚点锁住空间传送后,这些小舰队只能成为人类舰队的盘中餐,在几次无望的逃跑和猫玩耗子一样的宇宙飞船追逐战后,神族一块小舢板都没能留下来。

 

这让天钧道人想起了通天道人的诛仙阵,不知道诛仙阵下,万剑齐发,剑光横空是否有此等威力。自己的神识好像只能延伸至几百公里,哪像舰队主炮,能打出几千公里,据说最厉害的主炮,甚至能打出一光年的距离。这让天钧道人感慨不已,自己一个神仙的攻击力,还不如一艘飞船,看来自己还不够努力。

 

战斗结束,燕赤神下逐客令了,亓官还死皮赖脸的想待在“浪舟号”上,燕赤神笑着踹了他一脚:“好歹是基地司令了,要点脸行不?”

 

亓官竖起右手,拇指和食指对捻了一下,笑嘻嘻的不说话。

 

燕赤神拿出一个透明的徽章,在量子光脑上操作了一下,扔给了亓官:“滚吧!”

 

“此乃何物?”穿过虫洞回到月球基地,天钧道人看着亓官不住把玩的徽章问道。

 

“在人类控制的星系内横行无忌欺男霸女入室抢劫杀人放火的通行证。本来我想留你下来做我的首席情报官的,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所以向燕元帅要了这个给你,拿去吧,你应得的。”

 

天钧道人接过徽章,还没怎么着,徽章就融入了他的手心,在手背上出现了一个“浪舟号”的图案。

 

环形山上,东邪看着天钧道人,有点不舍,唐少和亓官倒是微笑的看着他。

 

“去吧,二猴,男儿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吾凭道心,执心中剑,踏遍星辰大海。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三位,告辞!”


jytz66 发表于:14-08-30 09:57 0
2
上帝粒子真伟大,将无质量的粒子转变成有质量的粒子。

江中无水 发表于:14-08-30 17:01 0
3
回复 第2楼 的 @jytz66:确实,就是希格斯玻色子组成希格斯场,将无质量的粒子转成有质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