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7052906.htm 1 222 2014-08-24 17:38:5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中国儒学论坛 > 我的发现过程1

我的发现过程1

yrrs 发表于:14-08-24 17:38

我偶然的思维灵感推出重组图后,经历20余年逻辑的推演,终于弄清了这套体系的原理,然而这套有别于《周易》的逻辑体系历史上存在吗?如果存在过,那么后来为什么消失了呢?如果存在过,那么孔子与这套逻辑体系有关系吗?孔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套逻辑体系的?孔子作为儒学的创始人,其儒学体系的创立是否来源于这套逻辑体系?其实我们可以调整一下思维,从《史记》和《论语》等孔子相关言论中,大致了解到相关情况。

 

一.《易》的神化

孔子曰:“《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1]“《易》以神化”,即是使统治者治国理民的方略神秘化。

《易》的本来面目是一套严密的逻辑体系,是伏羲时代上古圣人用图象直接认识世界的方法,到了周朝周公旦在辅成王当政期间,假借其父周文王的名义,重新推演了《周易》,搞乱了这套严密的逻辑体系,逐步把周前的《易》去化,而达到了其神化的治国方略。

 

.周前存在一套有别于《周易》的体系

 

    《周礼.春官宗伯第三》:“大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

从《周礼》这段文字看出,在周之前存在《连山》、《归藏》两典,并且都存在八卦和64卦,在周公旦的治国方略中,在周立国初期不可能把前两典即时去化,因为当时的人都见过夏商这两典,其初期之说只能是“周监(通鉴)二代”创《周易》,形成了三朝三易之说,并以此而推演《周礼》,成了周的立国之本。

周前存在另一套《易》的逻辑体系,并且逻辑严密,古代的圣人用这套严密逻辑演绎认识世界,留下了对自然与社会规律的丰富认识。本来这套东西并不神秘,那只不过是古圣人对万物在系统层面认识进行一个统一整体层面归一[],抽象出一个统一太极元逻辑,然后从这一统一体逆向分割演绎认识事物。

整套逻辑体系只有两个属性差异符号阴与阳,当初的认识非常简单与朴素,阳为向阳,阴为背阳。然而这一只有两个逻辑点构成的不同层次组织,演绎下去却不简单,经历了漫长演绎以后逐渐形成了一种以二进逻辑来演绎认识世界的方法论。

 

⑵.无字天书到“三易”

在没有文字记载的神话传说中,古时伏羲创八卦,伏羲八卦图目前我们见到的有两个:

A.伏羲八卦方位图

我的发现过程1

此图是宋代学者根据孔子《说卦》中“天地定位,山泽通气,水火不相射,雷风相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推理猜测出来的,宋的学者其实误读了这段文字,猜测出来的图形也是错误的。(详见文章《为什么说“先天八卦方位”是错的》)

B.三划八卦横图

 


   我的研究显示,三划八卦横图只是一个逻辑过渡形式:

“是故,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系辞》)

三划八卦横图即孔子所说的小成图,“四营而成易”才是大成图,大成图由小成图“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而形成。小成图在大成图中只是一条中心链条。(详见内文《道生顺向》)

从逻辑原理和引发的思想来看,我认为《易》的小成与大成早在没有文字的年代己经形成,这一无字的天书以图象和口述形式流传下来。《易》的形成并非由一两代人完成,而是中国古代漫长的没有文字年代的古圣人集体的智慧结晶。

到了夏商二朝,文字发展逐渐成熟,人们开始用文字去注释这些图象认识之意,即“辞”,夏商两朝用举国之力形成了《连山》、《归藏》两典。到了周朝,周监[通鉴]二代创《周易》,形成了三朝三易。

⑶.立国之典之神化

《史记.太史公自序》有记载“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西伯”就是周文王,周文王演《周易》指两方面内容:其一,卦爻之辞;其二则为“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史记.卷四.周本纪第四》),即八卦到64卦的推演。

文王写卦爻之辞,存在一定的可信性,但现存《周易》原典的说辞都是周文王所写的说法,则是不符现实的。《周易》的内容体系如此庞大,卦爻辞的内容极为复杂,且包含着十分广阔的社会生活史料,不可能仅凭周文王一人之力便能完成。因此,《周易》大部分内容应当是周立国以后,在周公旦主持下完成。

周文王推演64卦,只是不同方法的推演。因为《连山》、《归藏》、《周易》三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三易均存在64卦,《连山》、《归藏》在夏商早就存在,周文王推演64卦只是其中一种方法而已!

我们今天无法找到关于周文王推演64卦的具体记载,朱熹在《易学启蒙》一书中,凭其对《周易》的丰富认识重现了周文王推演64卦的过程,这一推演是在三划八卦横图基础往上再分三次一阴一阳,形成了64个六划相叠的64卦图。

周文王推演64卦,或许当时的想法是将三划八卦横图线状逻辑延长而已!而后来人们把此线状逻辑分成八段而摆成了一个正方形逻辑。这一看似简单的改变,却使《易》的逻辑体由此陷入混乱局面。
 
“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周公旦在辅成王当政期间,假借其父文王名义,“周监(通鉴)二代”,创《周易》,推演周礼,成了周的立国之本,周的这段杜撰的历史,似乎写得很有文彩,我(孔子)是从周室留下的史料中看出来的。

2.孔子追迹三代之礼

⑴.《史记》相关记载

“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观殷、夏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故《书传》、《礼记》自孔氏。”(《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史记.孔子世家》用“追迹三代之礼”把这两段话散落在《论语》不同篇章的孔子之言连贯起来,相信司马迁这一连贯是有依据的。

“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论语.八佾篇》)

曰:“后虽百世可知也”,这段原话出于《论语.为政》。全文如下: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篇》)

弄清了“礼所损益”这一句的意思,孔子“追迹三代之礼”是在做什么,就能清晰许多。

⑵.“礼所损益”的原理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很显然是学生子张向孔子提出疑问,十世,即三百年,是指追迹三百年前夏商周三代之礼,显然是往前追迹,三百年前刚好是东周名存实亡的历史转折阶段,三百年前也就是说周朝的人知道了吗?

“十世可知也”知道的是什么呢?显然是孔子前面给学生们讲解后文中的“礼所损益”。“所”,居所,引伸为依据,全句解释则是:礼的原理来源于损益两卦。

“损益”是64卦中两卦,“损益”两卦在大成图中如下位置:


弄清了“礼所损益”的原理,后面的话就好理解了,礼所损益的原理,殷[]来源于夏,周来源于殷(商),或者可以这样说,周朝之后往前一百世的人都知道了“礼所损益”的原理。

“礼所损益”的原理出自“四营而成易”的大成图,并非出自《周易》。

 

⑶.追迹三代之礼的实质

:“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论语.八佾篇》)

杞国为夏王的后裔,宋国为殷[]王的后裔。我们明白了孔子追迹三代之礼,是在追迹“礼所损益”出于哪里,其实是在追讨其发现的大成图是否出于夏商《连山》《归藏》两典,由于经历了周朝漫长统治的封杀和打压,孔子己难于找到足够的具体史料来证明。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

“非其鬼而祭之”:“鬼”形容不可见的事物,全句应释:不明内里情况而盲目地崇拜,内里情况指的是“三易”这段史实。“谄也”,拍马屁,即便一些人知道个中情况,也没有勇气说出来。孔子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研究《易》的弊端,即《史记》中“以一文一质”的质的直达。

 小结:孔子“追迹三代之礼”追迹的是“礼所损益”的原理出自“三易”中的哪一典。《周易》64卦中“损益”两卦根本不存在礼之节制原理。而大成图的象数反映的“中节”原理显而易见。“追迹三代之礼”其实是在追迹大成图存在的历史足迹。

 

⑷.孔子什么时候开始学《易》

    儒学的核心思想源于《易》象数原理的推演,然而孔子四十岁左右就广收门徒,宣广其儒学的思想。而现代一些学者认为孔子晚年才开始学习《易》,孔子真的是晚年才开始学《易》?

“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论语》)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现代的学者根据这些文字,认为孔子晚年才开始学《易》,如果我们把“五十以学《易》”,“五十”视为孔子学《易》耗费的时间,那么孔子始学《易》应在而学之年,即十五岁。

“孔子晚而喜《易》”,“喜”非“始”也!孔子应在而学之年已发现“四营易”的逻辑体系,苦于无法找到可靠具体史料证明他的发现是周前的那套逻辑体系。然而孔子却以这一逻辑体系为工具演绎儒学思想原理,从而作出一个系统的论证,我认为这也是孔子早年述而不作,到了晚年才写《系辞》等释易文章的原因,此乃授人以渔矣!

 

3.易儒关系的合理诠释

⑴.易儒推演

《易》是儒学思想产生背后的逻辑体系,儒学核心思想原理:中、和、仁、义、礼、道、德、智、信,均来源于这一套逻辑体系推演。

(详见文章《易儒象数理推演》)

⑵.《系辞.上》与孔子的易

《系辞.上》是孔子晚年阐释《易》是什么的文章,《系辞.上》的中心论点在下两段:

“子曰: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

“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

 历代很多学者都意识到,孔子《系辞.上》描述的《易》大部内容与《周易》无关,然而孔子认识的《易》是怎样的呢?今天一切疑团将被解开。

 当你看了我的重组图剥离推导以后,你会马上明白过来什么是“开”,什么是“裁”。

 当你看了我的道生顺向与太极逆向双向的逻辑推演,你就会明白过来,《系辞. 上》这两段文字在说什么。那是在描述一套以《易》逻辑体系为工具,顺向归纳、逆向演绎认识世界的方法。

 当我完成了道生与太极逆向整理以后,发现每一个环节,孔子在《系辞.上》都有一段精辟文字在描述这一过程的原理[详见内文第一章],由此可见,孔子的《系辞.上》不是系在《周易》后的言辞,而是我调整过来的重组图系列图形。

 

.孔子一生研究过程合理的理解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这是孔子晚年摡括其一生研究的言论。我们理解了孔子易儒思想演绎过程以后,可以对孔子这段言论作一个合理的诠释。

 孔子而学之年已开始学《易》,并已发现了有别于《周易》的大成图,却无法找到具体史料证明那是《连山》《归藏》两典之图,孔子把这一没有具体史料证明,却存在上古圣人演绎思想之意的图形视为史前真实图形,形成以此逻辑体系为工具归纳演绎认识世界的方法,“三十而立”,立的就是这一学说。孔子建立了这一学说以后笃行实践,用其归纳自我对万物个性的认识;四十岁左右完成了这一归纳[“易简之善”]因而不惑;再用十年左右时间,论证了天理支配万物所的原理,[“易简之善配致德”,“致德”,为天之德];五十以后开始反复证悟这些认识;到了六十所见所闻都符合这些原理;到了七十岁到达了从心所欲的境界,控制自如。

 综上所述,周之前已存在一套《易》的严密的逻辑体系,周公旦之时,为了治国方略的需要,借周文王名义,创《周易》,推演《周礼》,从此使《易》的严密的逻辑体系陷入逻辑混乱局面。到了春秋期间,孔子已把周前那套《易》的严密的逻辑体系恢复过来,并以这一逻辑体系为工具,演绎了儒学的核心思想原理,孔子追迹三代之礼,其实是在求证他发现的图形是周前的《易》。孔子洞识了这一切,而一针见地指出了这一研究的弊端:“非其鬼而祭之”[不明内里情况而盲目地崇拜]

 

4.汉后重蹈“非其鬼而祭之”的恶性循环

 

 经历了秦的焚书坑儒以后,到了汉武帝年代,在董仲舒等学者主张下,汉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复儒运动,汉的复典用严谨的训诂考证,恢复了儒学核心典著,然而榜样的力量为后来《易》儒研究留下诟病。由于《周易》的幸存,而孔子恢复的《易》尚未得到恢复,在没有弄清儒学核心思想原理背后逻辑基础上的咬文嚼字的阐释与发挥,使得后来的学者大多像朱熹一样“学不见道,枉费精神”,其阐释多犯”支离”病。[详见《朱熹的”支离”病》]

 悲哉!孔子当年一针见血揭示周后《易》研究的弊端在汉后重现,“非其鬼而祭之”[不明内里情况而盲目地崇拜]的恶性循环延至今日!



         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
                    公司网站:易儒如斯
                    新浪微博:@易儒如斯
                    微信公众平台:易儒如斯




[1]司马迁:《史记.列传.滑稽列传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