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04944730.htm 15 2350 2015-05-08 20:19:2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

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07-25 11:32

现在最真切的体会就是自己之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大家好,我叫王亮,大家可以叫我小亮。89年生人,来自山西省大同市。我很小的时候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因为以前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村里时不时的就有人会讲,你看谁谁家里的孩子如何如何。所以就难免会被作为优秀而比来比去。


 

    我和我哥只差一岁,我呢小时候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后来上学了才和父母在一起了。我的印象中父母的关系就一直不好,吵架是家常便饭,而且还经常冷战,弄得有时候两个人和仇人一样。我爸是一个很冲动的人。他脖子上至今还有刀疤。这是我大概三四岁的时候(记不太清了)他和我爷爷吵架自己用菜刀砍得。后来我和我哥都长大了,但是我爸的性格依然是一样,经常是和我妈和我哥吵,有时候还会动手,甚至会动刀。现在想起来这些场景依然历历在目。每次一想到这些感觉心都在滴血。每次争吵我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有时候只能躲在角落里哭泣,记得有一次是在我初二的时候他和我妈吵架,吵得很厉害后来开始打自己,打的自己满脸是血,(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那一次我朝他们大声的吼了一声,对他们讲:“这家里非得要死一个人才能消停吗。”这是我唯一一次声嘶力竭的呼喊,心中早已积怨的怒气在那一刻爆发出来了,虽然让他停下了他的行为。但是喊完我就后悔了,为什么后悔我就说不上来了,后来我和我妈去我姥姥家了,虽然走了我的心一直在咚咚的跳,一是因为我怕他,二是我还担心我们走了他别再想不开。那一次之后我更加沉默寡言了。我的记忆中母亲就是体弱多病的,而我爸则是相反脾气暴躁,他是做技术的要求比较严谨,所以对我们要求也比较高,做一件事哪怕是特别小的事千万别犯错,绝对会背痛骂(像骂畜生一样的难听)。动手到是很少,其实还不如动手打两下呢,因为他的痛骂会导致最终转化成自己伤害自己,自己打自己。经常地情况是我们在街上碰到后会像陌生人一样的那种擦肩而过而不讲话,我们是父子啊,我是他儿子他是我爸见面不说一句话,说到这里心里又有些酸楚。有时候我是真的想不通,我们是一家人啊,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仇恨啊非要这样互相对待呢,既然是恨之入骨又何必组成一个家庭呢。我爸倒是很少和我发脾气,我一直弄不懂什么原因,可能是有点偏心吧,其实还不如把矛头对向我呢,这样可能只是会感到委屈而不会心痛。

 



 我被我妈狠打过几次,是像奴隶主打奴隶的那种打法,因为我一个表姐有目睹过一次,她说我妈是用荆条抽打我,打到耳朵上,可能说的有点夸张说耳朵都快掉了,满脸的血,但她依旧没有停手。是很小的时候可能是比较淘气,但是现在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了。现在我还老想当时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毕竟记忆中我妈一直是比较温和的人。不过有一点就是无论是我哥还是我  ,我妈从来没有和我们讲过鼓励的话,从来就是消极的否定的,我也明白她之所以这样做,其实也是想让我们成为她理想的样子用她自己的方法起到她认为的激励吧,但是却不知这也造成了我们不敢挑战还有胆小怕事的性格,我觉得我性格之所以比较弱完全得归功于我妈,因为我姥姥和我妈还有我性格很像,都是那种老实巴交的。。。,什么事儿都是瞻前顾后的,不敢尝试。我的记忆中我就是那种不怎么讲话而且和同龄的同学比有种自卑,因为家里面条件也不怎么好,感觉什么都不如别人。不过好一点就是我这种人应该不会捅什么篓子,惹什么事儿。

  


 

 小学毕业后我被县里一所不错的私立学校免费录取,我又再次成为村里的焦点。后来读了一个学期就转回村里了,很多人都不理解,其实我是感觉自己融入不了他们城里的那种圈子,根本就不能安下心来学习。不过在这一个学期里我的最大收获是认识数学老师,因为他我喜欢上了数学,他的教学很有趣。所以到后来我的理科一直很不错。到后来回到村里的学校,中间还转过两次学,不过去了几天又都转回去了,这段我就不细讲了。总之那时候老是有种想逃避的感觉,想逃离身处的环境?身边的人?自己也搞不清楚了,思维也混乱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下滑。我的胡思乱想应该是在那个时候练成的,每天都在压抑中度过。那时候才十几岁啊。



 

 那时每天都写日记,被老师点过几次名,“文采还可以,就是写的有点忧郁”有时候只是描写周遭的人或事。我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啊,可能还是从笔锋中透漏了些许的内心世界吧。老师也约谈过我爸几次,他可能是看我在这样下去就很危险了吧,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没有使得一切都改变,我的生活依旧是一样的演绎着。“我的眼睛还出过问题”,(在差不多初二的时候有一次感觉眼睛很酸很干特别难受,起初觉得可能是上火了,家里人也没怎么上心,但是这个眼疾一直陪伴我有四、五年时间之久...)去过很多的医院,本地的,到后来上学是在河南上的,当地的医院也去过很多。还专程去北京看过,反正是大大小小的去了得有十几家医院,都没有看出是什么结果,而且每次都开很多的滴眼药,所以那几年几乎每天都是靠着滴眼药水才使得自己能好点,要不眼睛又干又胀特别难受,也用过很多的土方法,药水洗,热敷等等都不行,我后来甚至都绝望了... ...这也使得我很苦恼,感觉自己很另类,自卑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了。



 

 我曾经想过要离家出走,甚至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我想也许我死了就能解脱了,还能让家里消停消停,能让父母觉察到他们的做法其实是在用尖刀刺痛我的心,那种感觉比疼更加难受,因为你根本就无处释放那种压抑,想大声喊喊都没人回应你,那种无助让你有种好像要窒息的感觉。中间有很多的故事就不细讲了。总之从小学到中学我的生活大部分时间就是那样的“乌云笼罩”。不过即便这样那时候我还交了个女朋友(算是早恋),她很懂事,也很理解我。我们算是学校里比较公开而又让人羡慕的一对。她对我真的特别的好,但是想想真的很对不起她,没有关心过她,没有问候过她,那个时候的我整天耷拉个脸,整天闷闷不乐,基本上不和身边的人讲话的,也从没有主动去和她谈谈心,女孩子喜欢的那套东西我完全不懂,也从来没有主动的拉过她的手,其实很想,,但是不敢没有勇气。有时候想想自己真的是一个懦夫。。。


 


 初中毕业后我去了河南读中专,离家很远。我和她也暂时的分隔两地,成为异地恋。后来她没再上学了,去了河北一个小地方打工了,那时候我没有手机,她经常是打到同学那里和我聊天,那段时间唯一让我期盼的其实就是她的电话,虽然期待她的电话,本来也有很多的话要讲,但是却怎么也讲不出,所以每次基本上都是她说的多我就简单的几句,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我很少给她打电话,其实我很想和她说说话,有很多话想和她说。但是却又怕给她打电话,很纠结,很矛盾所以索性就不打了(谈恋爱方面我就是一个白痴)     其实我可能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吧,尽管很喜欢她,因为我对自己还有我的未来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很迷茫。首先自己的这个性格将来又能做些什么呢,还有自己眼睛的那个毛病,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得这么个怪病,早把自己分为异类了... ...


 


 离家比较远只有暑假寒假会回去,所以远离了那“糟乱”的生活。后来打电话会问我妈,她说我和我哥不在家了我爸呢丝毫没有改变他的那种性格,别指望他能变了,在电话中我妈经常是哭着和我说着话,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第三年我们就要去实习了,我去了更远的地方工作,福建省福州市的一个机械厂。那时候工作也比较忙 ,闲暇之余会喝喝酒,这是那时候最大的爱好。有时候虽然很痛恨我的家庭但是还是很想家,也许不是想家,只是自己的性格可能是比较懦弱不适合独处,不过到后来熟了之后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她还是会经常打电话给我,后来慢慢地就少了,因为本来就很内向不爱讲话的我慢慢的话更少了,所以在她看来我是不想和她说话,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其实我是真的有万千语言要表达,而只想和她倾诉,可是真的讲不出,其实心里很难受,但是又只能憋在心里。那么就这样的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慢慢的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我是真的恨死自己了,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傻X。)


 


(刚去那边前几个月我发现我的眼睛慢慢的没那么难受了,到后来眼药水也停掉了,慢慢的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很奇怪,其实我后来想了一下,可能一开始我的眼睛就没什么问题,是心理作用,乱用眼药才导致的后来越来越严重,因为大小医院都没有最终给我下一个结论。现在眼球都变色了,应该就是用药用出来的,不过好在不难受了。)


 


 在那段时间里我也不怎么给家里打电话,一个月不联系一次,其实很想我妈但是那时候家里是座机,打回去有时候会是我爸接电话,他要接电话我就不知道讲什么了,两个人就会僵持到那儿,感觉很尴尬,很别扭。其实不是恨他不想和他讲话,是那种想讲却讲不出的感觉。所以到后来干脆就很少再打电话了。在厂子里待过的人都知道,你会被当做机器来用,每天几乎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以外都是在生产线上重复同样的动作。不过虽然很累很枯燥但是至少可以让自己没时间去想那些烦心事了。上班的时候很少和大家交流,记得有一次一个管理部的一个女的来到生产线,那天是我自己在产线上,她是来检查的,站在一边,我看到她之后就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了特别别扭,其实她对技术并不了解,但是我还是感到很别扭,而又怕被她发现自己的不自在。后来问我一些问题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而且开始了语无伦次的叙述,她也的确看出了我的不自在和脸红,因为我看到她笑了。从那之后我的脸红就算是练成了。

 



 那时候每个组都会经常举行聚餐,这是我最怕的事情,一到酒桌上我就完全变成白痴了,夹菜都不会了,夹完菜手闲下来的时候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感觉怎么放都别扭,就觉得大家都在注视我,一个不留神就会被笑话。所以整场聚餐下来自己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那种不自在,那种有话却讲不出来的感觉痛苦极了。有一次有几个同事带着女朋友参加,那一次我比白痴更白痴了,焦虑压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中间要敬酒到我的时候端起酒杯手抖得酒都快洒出来了,其中一个女的说你手怎么抖呢,说完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整个脸涨得通红通红的很烫,可惜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没能被记录下来。在那之后只要是在酒桌上我从来不给别人倒酒,因为一倒酒手就抖瓶子碰的杯子哒哒响。那时候我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呢,因为自己很内向,从小就内向,不爱讲话。从那之后我更怕聚餐了,只要是三个人以上对我来说就是巨大的挑战,如果人再多点再有几个女孩那基本上我就完蛋了,有时候状态稍微好一些了我就会一个劲的喝酒,就盼望着快点醉了,我发现我醉了之后才能稍稍正常点。虽然很痛苦但是这些聚会又不得不参加,要不会被视为另类受到排挤的,又怕受到排挤又应对不了这种场合所以那段日子是一种非常拧巴的状态,就这样我在那边一直待了两年多。


 


    中间回过一次家,那次回家在街上碰见了女朋友他妈,我从跟前走过却没有问候一下(之前我们是见过面的,我去过她家,也在她家吃过饭)。其实我不是那种没有礼貌的人,从小是很有礼貌的,还经常被夸奖。但是我就不知道那次怎么就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呢,从第一眼看到她妈开始我就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最后还是径直头都没有回的走开了,逃走了,像黄鼠狼一样的落荒而逃。这真真切切是我干出来的事儿,其实我是真的很想问候一下,从内心讲其实也想多聊一些 ,渴望能留下个好的印象。可是就是没有胆量,因为是在大街上  ,人比较多,那时候真的是特别怕人多的场合,怕受到关注。事后心里面真的特别难受,自责,甚至还抽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后来听我对象说过,因为她妈那天也看到我了,和她讲了我那天见到她而没有打招呼,说我是不是傲慢啊,不懂事儿啊。。。这个也正常。我觉得真的很对不起她。真的很抱歉。这件事也成了我之后的一个心结,久久不能原谅自己。

 



 这两年多总结一下几乎是没什么收获,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最终也离我而去,那时候还有点无法释怀,感觉自己满身伤痕,两年多没混出什么名堂不说还丢了女朋友。还有比我更惨的人吗,不过也正常,如果事情不这样发展那才叫奇怪呢。

 



 09年辗转到北京,那时候我哥在北京,来投奔他了(在这里说明一下骄阳是我哥,他之前也是因为社交恐惧来的南京最后留在老师这边工作的。我比较依赖他,因为自己小时候胆子小怕黑,每天上学晚自习回家都是跟在他后面不敢自己回家。)一心想着能在北京闯出一片天地,其实只是空想罢了,早已经习惯了自己欺骗自己,因为北京那样的大都市想有所作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在胡思乱想方面我还是很在行的。在刚到北京的那段日子我和我哥还有我姐的男朋友住在一起,三个人每天都喝酒,加上失恋的伤心还未抹去所以那时候的日子唯有用喝酒麻痹自己来让自己稍微的能好一点,他两那时候是做设计的,经常会装修ktv,每次完工我们都可以免费去玩,所以这样的机会就比较多,有时候是自费,我们开始了放纵自己,尽情挥霍时间的日子。尽管这样的放纵似乎还是没有从失恋的阴影中完全的走出来(在此奉劝年轻的朋友们千万别早恋)。

 



 后来找了一份美容仪器售后服务的工作,一直干了五年。每天工作很清闲,很安乐。慢慢的就有点安于现状了。根本就没有那个年龄该有的那种热情了,年轻人该有的那种闯劲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丢掉了,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开始的时候接触的人比较少,就是埋头做一些维修组装的工作,其实内心很喜欢自己单独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做一些事,起码不用说话,时间还过得比较快。但是那时候还有一件让我难以应付的事,每周一的例行会议,公司的女性比较多,美容行业嘛美容导师都是女的。所以每到周一上班之前都有一种要上战场的感觉,心理负担很大,每次开会我都特别怕,现在都能想起来那种情景,不自在,别扭、头皮发痒,身上像有无数的小针扎一样很痒很难受。有时候还会不由得脸红,不知道怎么的一点预兆没有的脸就红了,人家开会我在听,我就纳闷了脸红个什么呀。真的是特别的痛苦,一场会开下来实际也就一个小时左右,就感觉像是过了好久,开完会满手是汗。




 记得有一次年底聚餐那一次记忆深刻,公司所有的人都来了点完菜上菜之前都在一起聊天,人家都侃侃而谈我呢连话都插不上,也不知道讲什么,就在一边默不作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另类一样的杵在那,像是一个接受审判罪恶滔天的罪犯一样的低着头不敢看大家。感觉呼吸都得控制节奏,不能有太大的动作。感觉好几个人都发现了我的不自在,越是这样想我发现更糟糕了,感觉自己表情又开始变了,就在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女同事讲话了小王怎么也不说话啊,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勉强挤出一点微笑,估计那笑比哭都难看。强撑着蹦出三个字:“你们聊。”就在那个时刻要是有个地缝我都钻进去了,到后来要敬酒了还没轮到我心就开始拼命的跳了,我甚至能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等到我的时候话虽然说出来了,但是杯子怎么也端不起来了,手抖得厉害。最后两只手相互配合才总算是拿起了酒杯,但是胳膊不能伸太长,靠着胸脯的力量可以缓冲一下就不会抖得那么厉害了,就这样算是敬完酒了,在这期间我看到两个女同事在说些什么,应该是在讲我,可能是在笑话吧。我那时候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捅自己一刀的心都有。


 

 后来公司的业绩不怎么好了人越来越少了我的事儿也多了,再后来公司的副总离开公司了自己又开了一摊儿,不过还在同一楼里。有时候会帮他做一些事,他那时候经常和别人去吃饭就把我也带上了,这是我最怕的场合,但是又不能不去,很为难,每次都想表现的好点到最后都是以失望而告终,每次都是想的哪怕不讲话别绷着个脸,千万别脸红,想的挺好,可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有时候到了饭店我都会去提前用凉水洗把脸,想把那可怜巴巴的脸冷却一下,希望能控制一下脸红,但是不怎么起作用。好多次都是找各种理由想逃避 ,“成功”过几次,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硬着头皮还是去了。后来我就和这个老板干脆就讲了说以后这种场合我就不去了,我也不会讲话。人家说不去怎么能行呢,不会讲话会吃就行。我就感觉每次本来应该很好的一个聚餐就让我那张脸就给搅和了,那张像是全世界都欠你的脸搞的整个气氛都不和谐了。多少次的在内心中痛骂自己:你就不能笑吗,你就不能说句话吗,你就不能不脸红吗,你是哑巴吗,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不去死呀。。。那时候的状态真是可以用一句歌词描述“虽然活着却如同死去”。只不过是比死人多了一口气而已。在那段时间应该是我最严重的时候,不敢自己逛商场,超市有时候都不去(逛超市还好但是就是怕收银的,因为她要结算需要一些时间,而我杵在那儿会不由得脸红,不知道为什么),不敢骑自行车上街,不敢去快餐店上厕所(厕所门口都有一面镜子,一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就觉得自己像是个异类,又难看又别扭),甚至有一个阶段必须要带上眼镜才能出去,就觉得别人在看自己,而我又不敢看别人,很纠结很难受,有时候甚至还想像我这种人还有什么权利苟延残喘于世,活着就是浪费空气,别人都是在想着如何提升自己,如何想着和朋友同事搞好关系,如何赚钱,如何发展事业。而我却只关心这些可笑之极的蠢事,只关注自己的状态,自己的表情,殊不知已经浪费了多少的时间,多少的精力,而这些换算成金钱何止一千何止一万... ...


 


 在2012年的时候我哥突然辞掉工作,说要去外地办事儿,之前我两住在一起。他的工作在我看来是很好的,我有点想不通,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要来南京,不过我没有讲过多的话,因为我知道他做一个决定不管是怎么样的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只是去哪注意安全就好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因为社交恐惧症来到南京这边来找平易老师,之前我不知道他有这个困扰。后来他也留在了南京留在了平易老师这边工作了。

 



 我大概是从回到北京的第二年开始感觉自己的症状就比较重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通过求助来改变自己,从来没有针对自己的问题去仔细的查找过一些资料,有点自暴自弃的想法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我就想着自己就是一个怪胎,全世界也就仅此一例,就觉得自己的问题就是天生的内向自卑然后演变成这样,我不认为这是可以改变的。

 



 在2012年的下半年应该是,我哥给我发了些视频和音频文件说让我有时间看看,我其实没怎么当回事儿。有一天没什么事儿我就打开了视频想看一看,是平易老师的讲座,听了大概有十分钟吧我就开始注意力高度集中了,感觉老师讲的很受启发,后来听了老师录得自己经历的一个音频,他讲到自己曾经的经历,我忽然感觉到这个人怎么和我有这么多的相似的经历,就更加好奇了,老师讲到的他的曾经的很多的问题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呀,自己的每一个点都被点到了。忽然发现我找到了我的同类,原来有和我一样情况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并不是我自己是有这样的情况,有很多人都有我这样的经历,也是从那刻开始心中就印上了南京平易四个字。

 


 我哥其实不知道我有那么多的困扰,可能他觉得我很正常只不过是比较内向。我后来想了一下当初我哥给我发这些视频可能就是想也能让我来参加一下老师的课程锻炼一下自己,但是他没有明讲,后来我也没问过他。但是那时候各种原因一直没过来,现在想想可能是逃避吧,因为如果真的那么痛苦,而又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地方有希望可以调理好自己为什么就不迈出那一步呢。还有一点其实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能改变,尽管自己的点都被老师讲他自己的经历的时候点到了,但还是不相信自己,在潜意识里早就把自己分为异类了,想变成正常人是不可能的了,除非重新投胎做人不可,要不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尽管这样老师的视频我一直在看,后来还有老师早期录的光盘我也看了,那时候基本上每天晚上看平易老师的讲座成了我的例行要做的事。就这样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2013年年底我一边在原来的单位上班(那时候时间比较自由,我之前说过的那个老板开了个药品销售公司,让我也过去了)做了段时间的医药代表。我这种人能做销售吗,根本就不行,我也不知道他是看中了我的哪一点,可能看我比较老实最起码不会捅什么篓子吧。不过可想而知的结果是肯定做不好,因为要跑医院跟人打交道嘛,虽然很多都是他们的关系也不是特别需要费什么力的,但是我感觉还是无法应对。见到大夫或者护士长练了好多遍的开场白就是讲不出,有时候还语无伦次的。我一看这怎么能行呢算了吧,就辞了。就这样也做了有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之后就又有点怕穿白大褂的人了,会有心理压力。也是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我哥跟我讲了说安排下自己的时间来南京参加一下老师的课程,因为之前我和他讲了听老师的讲座很受启发嘛。我说等有时间吧,就这样逃避了。(其实在大部分时候的大部分人如果讲了说自己没有时间啊什么的都是在找借口,除非是那种事业干的还不错的是真的很忙,忙着赚钱呢,但是你混的又不怎么样说自己没有时间是在骗谁啊,骗鬼啊还是骗自己啊。)




 春节放假回家,我在家待了很长的时间,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该有所行动了,因为太痛苦了,再不改变我就完了,就废了基本上。后来回到北京后感觉需要下一个决心,干了一段时间把工作交接好之后我就辞掉了自己的工作,直奔南京而来,已经想好了我一定得让自己改变,彻底的改变,不改变我就不走了就留在南京,也不找工作,到最后实在没辙了哪怕睡大街呢,哪怕去菜市场捡烂菜吃呢,我一定要改变。实在改变不了饿死就饿死吧,像那样的苟活有什么意思。

 



    在来的路上也想了很多,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过去,有很多的遗憾,自己失去了很多,过去在自己的问题上浪费了多少的时间及精力,整的自己整个人成天精疲力尽,感觉很累,错过了多少人生的美好,想着想着眼圈湿了,大颗粒的泪珠止不住的流,感觉像是受了无尽的委屈之后躺在上帝的怀中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泪水,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我没有顾及坐在旁边的乘客的反应,那一刻我没有羞愧,没有怕被那些陌生人发现我流泪。就是感觉自己之前受的委屈在那一刻完完全全的爆发了,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即便自己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为了自己而掉过泪。


 


2014216号早上五点到达南京,下车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天气很冷,感觉比北京还要冷。再就是陌生。。。



 

    在我去南京的同时我哥也回北京去创业了,他是很有想法的一个人,我们兄弟两个换了一下城市,我来南京,他回北京,呵呵。在南京安顿下了自己就和平易老师联系了,我参加了第90期的课程,来到南京我没有立刻参加课程,而是先安顿下来,因为我要做好长期扎下去的打算,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恐怕两期三期都不行,所以先安营扎寨吧。


 


    后来我是参加的第90期的课程,课程开始的前一天时候看到从全国各地来的同学,我是很早就去教室了后来出去了,当我再次返回到教室的时候推开门不由得向后退了一下,惊讶......我看到大家都在那聊天,而且有的人还聊得很热闹,突然心理压力特别的大,很失落。因为这和我的预期不太一样,这些场景都是我之前特别怕的场景,但是看到大家都很自如的去应对,就想着是不是我和大家不一样呢,我是要比大家都严重吧,心情比较复杂,也是从那刻开始我的状态就不怎么好,所以到后来听课也是没有完全的投入,当大家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感觉大家讲的都很好,我在底下坐着特别不自在 ,有时候甚至还为在台上的同学担心,会联想到自己身上,没看出他们紧张反倒坐在下面的我出了一身汗。等到我的时候,感觉举步维艰的,想退缩也不能退缩,因为大家都讲了,强撑着就上去了, 站在前面看着所有的人感觉自己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大脑一片空白,脸也红手也抖,手心全是汗,紧张死了。讲了短短的几句话就下去了,又逃避了。不过我又给自己找了个比较合理的借口就是自己比别人严重所以表现不好也正常,我经常给自己找借口,经常骗自己。到第一天正式上课的时候感觉好了很多,课下也和大家交流了一些,而且也听了老师的很多分享,就感觉心有点打开了。




 到下午有外面的公交车演讲(我参加的那一期还有这个训练项目),来南京之前听到公交车演讲光是想想就很怕了。上车之前特别紧张,有过想放弃的心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借口,因为别人都上了,我能有什么理由呢,就硬着头皮上了,开始特别紧张语无伦次的但是后来就没那么紧张了,讲完之后心里面特别轻松,特别舒服,下车之后感觉空气都特别的新鲜,讲不出来的舒坦。而且我发现原本在我看来的根本就做不到的公交车演讲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而且完全出乎我预料的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的思想整个就有一个变化了,再加上后面的老师的辅导以及后面的训练到第三天我基本上就看明白自己的问题所在了,是真的顿悟的感觉。所以到课程结束后我基本上就完全的看明白了,不能说自己没问题了但是真的是放下了很多。在课程结束后最后一天看到大家收获都比较大,而且很多人都是抹着眼泪走的,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这些人五天的时间就有这么深的感情呢… …



后来我和老师沟通了一下想留在老师这边帮老师做一些事,我是感觉自己改变真的是非常的大,也是希望用自己微薄之力能够帮老师做一些琐碎的工作报答老师。还有就是想要提升自己,而且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能走出人生的误区,因为我明白那种痛苦。后来我就留在老师这边了。

 



 我前面也说过我之前最怕的是在酒桌上,饭局。因为在那种场合我的问题会被一一暴漏。紧张、手抖、脸红、手心冒汗、不自在、不敢抬头、插不上话....93期时候,老学员刘勇来南京了,我们也在一起吃了个饭 ,人也挺多的 ,还喝了点酒。我就感觉我能正常的应对这样的场合了,没有一点问题,特别的自在。什么之前的不敢夹菜,手抖端不起酒杯,脸红都没有了,即便是话不多我也不再纠结痛苦了,感觉整个聚餐下来特别的舒服,而且时间过得感觉很快,也敢抬头看大家了,感觉特别好。

 


 

        想想我之前的一些事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傻了,但是我发现当我现在以一个走出来的人的眼光看的时候虽然之前因为自己的问题失去了很多,但是我现在想想那些我们痛苦纠结的东西,被人们称之为不完美的小瑕疵。其实不然,那才是好东西。正因为这些才使我来到南京,认识了平易老师,认识那么多人,也重新认识了自己。来到南京不仅让自己摆脱了之前的那些束缚,更多的是学到一堂人生的课程。所以我说平易老师做的这个事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因为我要是没来南京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都不敢去想。。。

马克思曾经说过“能使大多数人得到幸福的人,他本身也是最幸福的。”我也要做最幸福的人。  
 
                                                人一辈子有一种执着是一种福气



haikuotiankong1 发表于:14-08-07 22:01 0
2
加油,小亮哥!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08-11 15:30 0
3
回复 第2楼 的 @haikuotiankong1: O(∩_∩)O~加油

拥有答案的幸福 发表于:14-08-16 22:58 0
4
加油亮亮,我是哭着看完的。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

平易 发表于:14-08-18 14:39 0
5

小亮加油!!!你会越来越棒的!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08-25 12:01 0
6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08-25 12:03 0
7
回复 第4楼 的 @拥有答案的幸福:
加油!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08-25 12:08 0
8
回复 第5楼 的 @平易:
嗯,老师  加油!!!

爱你的三毛 发表于:14-10-26 18:32 0
9
小亮,加油哦。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4-10-27 14:19 0
10
回复 第9楼 的 @爱你的三毛:加油!!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

顺自然为当为 发表于:15-03-06 23:44 0
11
看了小亮的文章很有感触,也感同身受,大家一起加油吧。

心海广场 发表于:15-03-30 17:26 0
12
文采真好,深有同感,一起努力。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5-03-30 22:35 0
13
回复 第11楼 的 @顺自然为当为:加油!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

w希望之光w 发表于:15-03-30 22:37 0
14
回复 第12楼 的 @心海广场:过奖了,点燃希望之光,走出人生阴霾(90期小亮)嗯嗯,一起努力!

改变自己1991 发表于:15-05-08 20:19 0
15
看到你的文章我感动哭了,感动的让我无法再继续读下去了,加油!我们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