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9280657.htm 1 309 2014-02-16 22:07:3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中国儒学论坛 >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才是儒。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才是儒。

人需儒 发表于:14-02-16 22:07


人需而。
天地人,占人。
儒讲人与人的之间的和谐。
而没讲到天地人的和谐。
只能借孔孟之势。
儒,
重时为浩然,为泰山。
正时为日月,为乾坤。
儒,
轻时当为飘逸,有山玩水。

重时,
国危时,敢以心中浩然引动天地正气,
留得丹青以凭吊。
儒,
不评论政事,只关正事,可不忠君,
但必忠国,否,则不正,不正,则浩然去也。

不论帝王成败,为何?
汉朝,儒大兴。
执政为刘,刘,文刀。
儒,人需而已。
姓刘需要这把刀,
故大兴。
忠国可不忠君,
但,不能评论君。
君,有道,在侧。
君,无道,则隐。
故,仁者无敌!
君若为泰山,儒当为鸿毛,
紧贴泰山,君辱臣辱。
君若泰山压鸿毛,
风吹鸿毛,飘逸于天地然也!
盛世教化人与人的关系,
风雨飘零之时,
需站出来,激发浩然引正气,
儒,不是中庸。
而是以热血,激发冷血而已。
何为正气?
正气歌我不想说,
那直观看,
震。
不见鞭炮放完之后,
你站在那里,会感觉与其它没放鞭炮的地方不同吗?
这就是正气。

自古帝王成败,道德与否,并非儒家来评论,
在当朝,只评前朝,引今朝。
帝王无道,那儒拿来何用?
自古帝王有帝师,
多为儒者,
为师者,不自醒,
还痛斥当时局势,
你有何脸皮?

战时,
不关儒事!
不要战争时,在酒棚高谈阔论,
战,
儒家只需协调各种纷争,
安稳人心,激起民与国家站在一起,而不是痛斥某某某无能,
帝王是昏君。

帝王的战争是剑指何方,烽火弥漫。
天子怒,浮尸百里!!!
自古帝王无投降,
而,文臣可投,
帝王始终离不开儒,
然,亦怨儒。
怨腐儒,怨儒总是以痛骂帝王来以证自己是铮臣。
更怨,儒的目中无人,番邦蛮夷皆野人,没开化。
沉浸在自己有文化,有修养,天朝上国的意淫中。
朝堂之争,很多都是儒家挑拨起来。
古来,世家,无非就是整个家族都是读书人,
家里书万卷的那群人。
于是,朝堂拉帮结派,
文武之争!!!

无非就是文看不起武人,而最早知道枪杆子出政权,
于是想方设法的把一群,子乎者也的人塞进军队中。
文武相轻。

一到战争,就只知道谈论,可是冲锋之人始终是军人。
一到王朝更迭之时,有几个殉国忠臣?
国难当头站出来一生吼的,也就那么几人。

我不会琴棋书画,我不会诗词歌赋。
但我知道,琴让明心,尝试与万物沟通。
棋,告诉儒要知变通,摆正位置。
书,让儒培养自己的性格,而不是模仿前人性格。
画,那是告诉儒,见微知注,而不是花团锦簇,迷了眼睛。
诗词歌赋,
我始终觉得和儒家没关系。
诗人不一定是儒家,词人也不一定是儒家,歌颂者也不一定是儒家,
赋,最后,诗词歌,简单明了,那就是赋了。
儒家文学始终离不开老子的道学。
拨开那些花团锦簇的,无非琴棋书画。

最后离不开节奏,
我始终承认一点,
儒家诵书摇头晃脑,咬文嚼字是正确的。
以前何来标点符号,而那时文人读书的乐趣在于咬文嚼字。
自己揣摩圣贤的意思,摇头晃脑与咬文嚼字其实与琴一样,
只是找一种节奏与万物共鸣而已。
朗诵只是让自己声音越来越宏亮,高昂,激昂,引发正气。
到最后与万物产生感应,小预知小家,大预知国家不利的事发生。
于是才有不立危墙之下,
而不拿这句话以逃避危险当借口。
君子远庖厨,我不知道是谁说的。
我只知道孔子他师父,老子。
还从烤鱼吃悟出了治国的道理呢。
别当中庸,别当遮羞布,别当穷酸腐儒。
别评论帝王,别拿古人的话当金科玉律。
为何?
说不定古人所写文章只是告诉当时的人应该那样做呢?
读书,不尽信书。
别拿文雅当儒学,
太雅,岂不是成了女人?
别拿着圣贤的书,整天读,
他不是告诉你该怎么做,
而是告诉你,老子当年是怎么做。
让你对照下自己。
儒,离不开夫子。
夫子,天子。
帝师。
师者,只说当年某某某是怎么做的,而他最后得到了什么。
某某某又是那样做的,而他又得到了什么,这就够了,
而不是把你对世间万物的看法,强加于你的学生。
学生不要你的对错,只听你的见解。

总而言之,儒离不开道!
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笔,圆转如意,握着需你为刀时,你当如刀般锋利,
需你停顿时,你得停顿,需你扬时,你得扬,需你挫时,你得挫。
需你重时,你得笔锋透纸,然,做了一切,你当飘逸了。
而那张纸,只是给你的一个平台,别分不清了。
墨以砚告诉你,上善若水,在于调和一切,磨砚请缓慢,请凝神静气,请用心跟着墨,
围绕那个想着天圆地方的砚台,开始转动,到了最后或许你都分不清,你在转动,还是它在转动你。
殊途同归,
始终离不开那个人,与老子。
最后,不就是他们的找节奏嘛。

任何文字的组合,形成了句子,那自然就有古人的喜怒哀乐,
只需进入他的喜怒哀乐,暂时融入他的天地中而已。
少爷年轻时,最烦临摹字帖,
但是对王羲之写这个鹅产生了兴趣。
这个字王羲之都不敢说写好,
为什么?
我,自古最难写,代表的是你自己。
鸟,因为轻盈飘逸而飞,可是鹅不会飞,怎么写?
鹅这个字,才能做到以字观人,以人观心。
技,近乎于道了。
还是老子的那个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