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8477490.htm 1 2928 2014-01-14 11:04:57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解决社恐一定要配合行为及情绪的改变!

解决社恐一定要配合行为及情绪的改变!

平易 发表于:14-01-14 11:04

因原成功舰队论坛速度太慢影响效率,特把以前论坛的文章转发到西祠论坛,方便大家阅读。原网址:http://www.pycg.com/bbsxp/ShowPost.asp?ThreadID=1089 ;


关于这一点,我们很有必要提到有关人格的问题。 

  人格有两个特性,一是稳固性,二是可塑性。一般来讲,人格一旦形成后,要有些本质的变化很难,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正是说的人格的稳固性。人格在一生当中一般只会按照某个方向来发展,其大方向基本不会变化,只会在大方向的基础上会有少许的波动。然而,当一个人在人生中遇到重大人生事件时,会对人格结构产生重大影响导致人格的改变,比如遭受重大打击或者有突出的成就,或者通过内部的觉醒,这就是人格的可塑性。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曾说过:二十世纪人们对自身最伟大发现是,人可以通过运用心理学的理论方法来改变自己。(人可以有意识的自我改变)。

  那么从人格稳固性的角度怎样理解顽固的社交恐惧呢?

  社交恐惧体验(自卑、恐惧、焦虑、敏感等)、社交恐惧者的认知及信念(我有社交恐惧症、我是社交恐惧症患者,过低的自我评价,过高估计社交情境中的危险等)、社交恐惧者的行为(逃避、退缩、掩饰等)三者之间形成一种稳固平衡,如果把社交恐惧的外显现象(即一般常说的所谓的症状)看作是圆心的话,那么社交恐惧体验、社交恐惧的相关认知、社交恐惧的行为共同围成了一个封闭的圆,这就是一个系统。而这三者之间具有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互动平衡关系。比如,从认识方面来说,即便绝大多数社交恐惧者知道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即便对各种理论知道的再多,社交恐惧依然如故,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我们的认识虽然表面上改变了,但是我们对社交的感受、行为却没有多大的改变,而这两个因素会制约认识方面。而从行为方面来说,如果仅仅从行为改变,认识和感受没有相适应的改变,根本性的整体改变也非常困难。在这三个因素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情绪体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都是在为自己的体验感受而活!生活本身既是一种感觉,之所以存在社交恐惧是因为我们一直对社交存在着负面的感受,而改变对社交活动的感受才是最根本的。所以,体验对于认知来说,永远高于其层面,这就是现在为什么提倡体验式学习的重要原因。因此,最最根本的我们是要改变对交际交往的感受,当然,改变认知和行为会对改变感受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本来嘛,认知、行为、感受就是一个系统而密不可分。
  
  认知可以直接影响情绪(如我们认为自己如果在众人面前脸红、别人会看不起我们,结果必定导致紧张焦虑),相反,我们的感受也同样加强和支持我们的认识(在社交情境中,我们感到焦虑恐惧,这使我们更加坚信自己有社交恐惧),所以,仅仅强调认知是片面的。除了在社交中的错误认知,焦虑体验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你的认知虽然是非理性的、错误的,但是你的体验到的焦虑和恐惧却是真实,你的神经系统更相信真实的!人除了相信道理,更相信自己的感觉,人之所以相信道理,是他的感觉和道理相吻合,感觉对道理起到了的支持作用。你认为自己有社交恐惧,是因为你确确实实感到紧张,感到心跳加快,面红耳赤,身体僵硬,表情不自然,头脑一片空白……,这,就是你社交恐惧的有力证据!而这些体验的存在让你很难改变那些非理想的想法和认识。112,看起来是一种逻辑,而实际上,是在你多次的体验中学会的认知,如你小的时候,你有一块糖,妈妈又给了你一块,并且告诉你112,你很高兴,因为你觉得糖变多了,这就是感性的学习,在理性的背后总会隐藏着一种相对应的感性的东西。人类是感性的,之所以存在理性,是由于你的感性恰恰符合你的理性。你相信自己是社交恐惧者,因为你真实的身心反应告诉自己是社交恐惧者,这些反应都一再地加深了你是社交恐惧者的自我概念。你逃避的行为,不仅证明了你的患者角色,还加深了你的恐惧感、焦虑感,其结果是,我们对社交恐惧的恐惧增强了,于是改变的愿望也随着这种恶性循环的加深而越发强烈。看起来,这真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而事实上,认知、行为、情绪体验这三之间是在一个漫长的过程中互动产生并发展的,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轻到重,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平衡是其特点,所以,你要分清先有谁后有谁,很难,也没有这个必要。但我需要强调一点,感受的层面要高于其他两方面。因此,不论是认知疗法还是行为疗法,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改变我们的感受。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不敢上台发言的人,你和他说了许多的道理,他认为害怕真的没有必要,因为每个人上台都会紧张的,这是正常的,但是这样的认知改变也是有限的。索性干脆拉着他的手一起上台,有几次这样的经历,他就不怯场了,因为当他第一次上台的时候焦虑感很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他不退缩),焦虑感就会下降,渐渐地就适应了,只要有几次这样的经历,自然就不会怯场了,所以,再好的理论,再正确的认识也都需要行动去验证,只有行动了,彻底的行动了,才能建立一种新的体验。

    任何一种社交焦虑问题都是由量变到质变发展而来的。那么后来又如何发展到今天的根深蒂固的呢?其实,这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任何一个因素发生变化,都会牵动其他的两个因素产生相应的变化。

    一个人不论是孩提时代对交际就比较敏感,还是后来在交际中有过心理创伤经验等,都只能代表具有产生社交恐惧问题的可能性,而不是必然性,因为一些曾经比较内向害羞的孩子后来并没有发展为社交恐惧者,而即便有些人有过心理创伤经验,也逐渐走出了心理阴影。问题的实质是关注,关注才是使问题产生质变的重要因素!这种关注不论是被人提醒,自己是一个害羞的人,还是自我评价是一个自卑害羞的人等等,一旦开始关注自己的问题,就开始了强化循环……。这个循环既是行为(逃避,表现得不自然、困窘等)、体验(焦虑、恐惧、敏感、多疑等)、认知(自己不如别人,别人会看不起自)三者之间的互相促进,互为因果发展而成。

  既然我们看清了认知、情绪、行为与社交恐惧的形成与发展的关系,那么,我们的改变也就是形成的逆过程,当然,借以人格可塑性理论我们就可以进行有效的系统改变。

  综上诉分析,我们可总结出这样一个原则:改造错误的认知系统,加上行为训练的支持作用(这一点非常非常的重要!!!),体验就会比较容易被更新,这才能真正的起到良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