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8313577.htm 1 2108 2014-1-9 17:15:1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平易新书(社交恐惧和口吃)初稿节选之 五(焦点效应和透明度错觉)

平易新书(社交恐惧和口吃)初稿节选之 五(焦点效应和透明度错觉)

平易 发表于:14-01-09 17:15
因原成功舰队论坛速度太慢影响效率,特把以前论坛的文章转发到西祠论坛,方便大家阅读。原网址:http://www.pycg.com/bbsxp/ShowPost.asp?ThreadID=1006

焦点效应和透明度错觉

这两种普遍存在于人们社交心理的效应,不论是在一些人进入“病人角色”之前还是之后,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进入角色后,我们会更加敏感,使我们更容易发现那些所谓的恐惧,其次,对于一些不是那明显的不利因素,我们常常因为病人角色会进行错误的解释和理解。

社交恐惧是一种社会交往障碍,社会交往是双向互动的,我们既向交流对象发出讯息,同时,也在接受来自对方的讯息。发送讯息的有口头语言、肢体语言、表情、眼神等,而接受讯息的有眼睛、耳朵,社交恐惧者害怕的是在他人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言谈举止、外在形象、观点等不被他人所接受,因此,社交恐惧者都是极度敏感的人。在交际中,眼睛、耳朵都是高度敏锐的,因耳朵只能接受别人的语言讯息,而一般成年人一般时候不会当面对交际对象直接作出评价的,所以,社交恐惧者的眼睛就成为搜集交流对象的反馈讯息的最重要工具。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在交际中,它所传递的讯息要比口头语言来的更为真实和准确,因为眼睛更不易掩藏诸如恐惧、厌恶、喜好、愤怒等情绪,因此,社交恐惧者对来自于交流对象的眼神中所透露出来的讯息更为敏感,更为关注。这就导致,社交恐惧者在与人交流时,一边谨慎的发出讯息,一边高灵敏的搜集来自于对方的回馈讯息,而一般人在一般的交际情境中,是自在的发出讯息,自在的接受讯息,没有过多的焦虑、紧张情绪。因此,社交恐惧者在发出讯息的时候,由于谨慎甚至是紧张,结果就会导致出现异常的社交表现,如声音颤抖,结巴,表情不自然,眼神慌乱、游移等,这些不正常现象的下面也潜在的向外界传递出社交恐惧者不良的情绪状态,社交恐惧者自己也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这些,这会让他们更加敏感,她很怕对方感觉到,发现她的社交恐惧,于是,眼睛和耳朵高度灵敏的在等待着和搜集着来自于对方的讯息。社交恐惧者期待着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不正常并发出正常的讯息,而由于自己在发出讯息时已经发出不正常的讯息,所以,对方很容易就反馈出对她的不正常的表现的讯息。

不过,当然,并不是很多人都会在意社交恐惧者的这些社交焦虑表现的,尽管有人可能会注意到,情况也不会如社交恐惧者想象的那样“糟糕”。这就好比,你如果在大街上,遇到一个行为或者装束异常的人,你也许会注意到他,但是,你却不会持久的注意他,随着他在你视线中的消失,他也会在你的意识中消失,这时的你又沉浸在大脑中各种与自我有关的意识当中:你要注意过马路不要被车碰到;或许你在想待会怎样应付一个难缠的客户等等,除非那个在大街上异常的人是就你,你才会去想是否有人会注意到你。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和其他人发生交往,就一定会体验和表达情绪。同时,我们还在监控和解释着另一个人的情绪。当然另一个人也是如此。正是这种复杂的、微妙的、通常也是无意识的过程赋予人们之间的社会互动以某种深度。

即便你和一个让你感觉紧张的人交流很长一段时间,她也许在最初的时候会发现你的焦虑及不正常的表现,不过他并不一定会多想你出了什么问题。你要是有这样的经历就能够很好的理解我所说的了:你向一个害怕陌生人的小孩子问路,当你向他问路的时候,你看出来他很害羞甚至害怕,你这样的想法只会在你头脑中一闪而过,因为对于你来说,你更关心的是自己要去的地方,除非你就是那个孩子,害怕的感觉才会一直的存在。社交恐惧者在交往中,也正像那孩子似的,你的交流对象对你的表现即便有所发现,但对他来说这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它只是感到你是一个羞怯的人,仅此而已,而对于你却感到者是难以接受的。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象呢?社会心理学中有两个术语,一个是焦点效应,一个是透明度错觉。社会中的人们总会在意在他人眼中的自我形象,”“在我们心中,自己比其他任何人更关键。通过自我专注的观察,我们可能会高估自己的突出程度。这种焦点效应意味着人类往往会把自己看做一切的中心,并且直觉地高估别人对我们的注意程度。”正是因为焦点效应,使社交恐惧者总是“感到”在人群中,总有很多人关注自己。也正是由于焦点效应,使得社交恐惧者感到不幸、孤独,因为他们过度的关注自己,没有发现身边还有一些和自己一样的人存在,他们整天在想自己在他人和社会中表现如何,很少会真正的注意他人的表现如何。举个例子来说,一些口吃者在意自我的形象,所以,很多时候会用词语替代的技术来掩藏自己的口吃,而对于一个具体的口吃个体在与一群人聊天的时候,他虽然隐藏了自己的口吃难发音,但是他却能意识到和体会到有些字词自己是讲不出来的,或者是即便能够讲出来也一定会口吃的,而它隐藏口吃的行为同时也掩藏了自己是口吃者的身份,但如果这个交际群体中还有一个口吃者如果也采用这种隐藏的策略,那么,这两个口吃者会都认为这些人当中只有自己是口吃者,不会互相发觉对方是口吃者。除了隐藏,由于每个社交恐惧者是高度注意自己的表现的,也就不容易发现别人也存在类似问题,甚至即使发现,她也不会去意识到对方是社交恐惧者,他会认为对方是正常人,那只是偶尔的非正常表现而已。而对于自己,因为自己是社交恐惧者或是口吃者,自己的口吃就一定是不正常的。

 “吉洛维奇等人(Gilovich & others 2000)演示了这种焦点效应。他们让康奈尔大学的学生被试穿上Barry ManilowT恤,然后进入一个还有其他学生的房间,穿T恤的学生猜测大约一半的同学会注意到他的T恤,而实际上注意到的人只有23%。”如果,我们那社交恐惧者来作被试,也许他们会猜测会有更多人注意到他们,因为社交恐惧者对别人的关注会更在意,会更倾向于认为别人会注意到他们。“在我们另类的服装、糟糕的发型和助听器上出现的现象同样会发生在我们的情绪上:焦虑、愤怒、厌恶、谎言和吸引力(Gilovich & others1998)。实际注意到我们的人要比我们认为的要少。我们总能敏锐地觉察到自己的情绪,于是就常常出现透明度错觉illusion of transparency)。我们假设,如果我们意识到自己很快乐,我们的面容就会清楚地表现出来这种快乐并且是别人注意到。事实上,我们可能比自己意识到的还要模糊不清。

我们同样会高估自己的社交失误和公众心理疏忽(public mental slips)的明显度。如果我们触按了图书馆的警铃,或者自己是宴会上唯一一个没有为主人准备礼物的客人,我们可能会非常苦恼(“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个怪人”)。但是研究发现我们所受的折磨,别人不太可能会注意到,还可能很快会忘记(Savitsky,2001)。其实别人并没有像我们自己那样注意我们。”

在人群中,这两种效应是普遍存在的,而对于社交恐惧者,则是表现的更为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