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7719263.htm 1 947 2013-12-24 17:57:2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强者人生课南京平易突破心理中心 > 83期学员的强者训练总结(一)云深不知处

83期学员的强者训练总结(一)云深不知处

koushuimao1123 发表于:13-12-24 17:57

大家好!我叫顾安平,是83期的学员,从南京回来已有三个多月,非常想念南京,想念在那里和大家度过的每一天!在为期5天的训练中,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放飞心灵”!!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平易老师呀,他竟然在01年就开始了这样的课程,我多浪费了十几年的青春啊!

 

我刚参加工作时和人一对眼神就特别害怕,01年我已经开始用网络搜索,但搜出来“眼神恐惧症”“视觉恐惧症”这些词儿,更加觉得自己不正常了,另外还经常用“心理咨询”搜索,但一看网站感觉骗子居多。就这样一直艰难的熬着,时好时坏。虽然我毕业后的工作令很多同学羡慕,好的环境好的待遇好的培训机会,但我的心情却经常在地狱边缘徘徊,时刻担心吊胆,怕有人过来和我说话,怕和人面对面坐着。。。又不敢告诉任何人,又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克服,那种感觉真是。。。你懂的

 

其实我在大学之前不是这样的,高中时的我比较阳光,对生活满是憧憬,我后来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回到大学之前那样的状态该多好啊,但在南京上完课之后才知道,可能我内心早已积压了很多的负能量,大学的经历只是压跨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我先讲讲我的成长经历。

 

从我出生到12岁,大概一、两年就会换一个人带我,从奶爸妈,到奶奶,姑姑,阿姨,外婆 ,小舅,父母自己。。。。这其中感情最深的应该是奶爸妈一家,但那是1岁半的事了,我还没记事呢,都是后来听大人说的。奶奶怕别人带我时间长了以后和自己妈不亲,就提前把我要回去了,奶爸送回我的当天把我放在奶奶家偷偷走了,第三天不放心又和哥哥去看我,本来我是睡着的,睁开眼一看是他们,立马跳了起来,抱着哥哥的腿哭得撕心裂肺,拼命喊着哥哥不走什么的,以至于多年后再去看他们,总会看到他们眼睛泛红的样子。

 

后来回到父母身边,他们俩都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父亲说不了几句话就会暴跳如雷,不在家还好,只要在家,印象里90%是要吵架的,更多的是母亲咬牙切齿得指着父亲骂,为父亲很少给家用,不讲卫生洗脚,不体贴,不会安排,儿提时脑海中父亲的形象基本上就是个窝囊废。加上天天加班,母亲心情不好,脾气更不好,责打我和姐姐是家常便饭,让我最害怕的是她的歇斯底里,有时候会猛扑过来咬我们手臂,有时候站在凳子上拿根绳子要上吊,气极了会在地上打滚,家里不知几缸的碗被她砸烂过,记得有一阵经常脸上挂彩去学校,好像那时起脸皮开始变厚了。那时是八十年代,大部分人都没什么钱,偏偏住在我周围的邻居和亲戚有几个做生意的挣了不少钱,家里很早就买了电视冰箱什么的,那几家的小孩每天都被打扮的花枝招展,这个学钢琴,那个学跳舞,回头看自己家,父母天天吵架,家里经常砸的稀巴烂,更不用说培养了。而那些家长看见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基本是没什么好脸色的,如果想去他们家蹭电视看,他们会当着你的面砰得把门关上。大舅家当时是条件最好的,我们住的很近,他们家的门通常也是紧闭着的,好像我们去了会把他们家弄脏一样,实际上连苍蝇都进不去。大舅妈是个很泼辣的人,印象里经常跟我外婆吵架,还拿着扫把追着外婆打,我6岁的一天,大舅妈突然叫我去吃月饼,我那个欣喜,怀着被皇后请进宫的荣幸,拿着她递给我的热腾腾的月饼猛咬了几口,觉得味道有点怪,但还是很快吃完了。后来被外婆狠狠的批,原来那月饼早就发霉了,她不舍得扔,又不敢让自己小孩吃,当成施舍品给我。另一方面,那些没什么钱的亲戚们,比如姑姑,表叔等,有的家里特别困难,但却对显得慷慨好亲近得多。这些都让我发现,势利自私的人好像都活得挺滋润,慷慨善良的人倒过得很苦。慢慢的,我变得特别争强好胜,我要让自己成为厉害的人,我要保护自己。

 

其实姐姐比我惨,我妈怀她时就严重营养不良,她从小体弱多病成绩不好,小学一、二年级就留级了,母亲是极要强的人,视之为奇耻大辱,所以她挨得打骂比我多。有一次姐姐拿了橱柜里的2分钱,被母亲严词批评了不过没有动手,站在旁边的我倒是发现了新大陆,原来橱柜里有钱啊,第二天我也偷偷从里面拿了5分钱。再过了一天的一大早,睡梦中的我被一阵噼哩啪啦的耳光声和哭声惊醒,听见我妈在吼:“说!偷了没有,” “没有呀”姐姐带着哭哭说,“还不承认是吧啪!啪!。。。在多次否认争辩并且遭到更多下手更重的打击之后,我听到她压着声音无奈得说了声“是的。。。”,当时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心疼,内疚,害怕,轻松,还有隐隐约约的恨。从那时起,姐姐在偷钱这件事上再也没停下来,特别是青春期,无论父母怎样打骂,家里的柜子只要放钱的都被她撬过,父母没其它法子了,只能对她冷眼相待,在18岁左右,父亲拿着刀威胁她,她跑出去好几天都没回来,在深圳她基本没朋友,最后还是回来了,我妈带她去了康宁医院,医生说她有轻微的精神分裂。小时候偷钱这起案件我在前几年,也就在发生后三十多年偶然跟我妈提起第二次是我拿的(好后悔怎么没想到早点跟她说呢),我妈对姐姐的态度开始发生了360度大转变,一直到现在对我姐都特别好,或许是出于内疚,唉,可惜很多事情都晚了,早日今日,何必当初呢。不过平心而论,母亲还是在尽力照顾我们,心情好的时候还是不错的,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她,所以对于母亲,一方面感觉她不容易,没有她可能就没这个家了,另一面又实在难有亲近的感觉,正所谓理智战胜不了感情。

 

7岁左右开始父母到深圳做生意,我换了几家学校,开始跟各个不同的长辈轮流生活,他们都对我不错,但可能我特别皮,那时候世上除了我妈,我好像啥都不怕了,一开始还挺听话,后来越来越皮,看见阿姨和她女儿亲热的样子,我就莫名的烦。小时候的我挺暴力的,常跟姐姐吵架,气急了就用力踢她推她,她打不过我,只能气得直哭,现在想想特别内疚。住在农村的奶奶邻居家有个小弟弟是残疾儿,每天只是呆呆的躺在床上不会动,有一天我去那里玩,本来我好喜欢小宝宝,就凑过去看他,却被那有点变形的脸吓住了,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我在他脚上重重得锤了两拳。无聊时候我会捉蚂蚁,弄断它们的腿。一次夏天的午后,不记得我爸是骂了我还是打了我,我趁他睡觉的时候在他小腿破皮的地方偷偷抹了两小撮盐,听他雌牙裂嘴了一会儿又继续睡了,我在一旁笑的乐不可支,像这样的小孩好像是有点怪异有点变态有木有。直到后来我长大了,特别是当妈后,想到小时候的斑斑劣迹,自己都无法理解我为啥那么干呀!

 

在老家虽然学校也换,但因为有共同语言,和同学们还是很容易打成一片。但初到深圳的学校生活却成了我很多年不愿回忆的恶梦。初中一年级开始到深圳读,班里大部份是当地村里的小孩,除了环境不同,语言不同,价值观值也大不一样,当地的人都是看港产片长大的,我们看的是中央台,谈论的东西互相都听不懂。还有不少烂仔,课上着上着他们就开始捣乱,老师根本管不了,年轻女老师被气哭是常有的事。加上我听说深圳小学开始就学英语了,我认定自己肯定赶不上了,于是一上英语课就发呆,后来发展到其它课也听不进去,一上课就看小说,成绩一落千丈,成了经常被烂仔欺负捉弄的对象,后来我干脆旷课,班主任三番五次的叫我请家长来,要不然就让我留级了,我哪敢让爸妈知道呀,我还骗他们说我的成绩很好,他们还特别高兴,觉得我终于懂事了。我就硬着头皮跟班主任说,留就留吧我才不怕。

就这样初一我就重读了,在我的观念,留级生是低人一等的,那时自卑的种子开始发芽。好在重读初一后不敢再懈怠,加上班里学风好了许多,我试着认真听讲,发现原来老师讲的东西并不难,成绩开始赶上去了,一学期完了还考了个前三。不过我父母直到两年后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了我留级的事,好在那时候成绩已经上去了。现在想想那时候也真够牛的,自己作了那么大决定,还瞒了父母那么长时间。发现很多事情在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可能会有另外一种逻辑,但在当时,都像天那么大扭曲着整个身心。

 

高中是最开心的三年,成绩一直不错,朋友不多但有几个至今都是好朋友,那时感觉生活终于对我展开了笑脸。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但现实总是那么戏剧性,刚入大学一个月就吃坏了东西,得上了黄胆肝痰,住了两周的医院好了。满怀期待得回到学校,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有的不冷不热的,原来关系比较好的也来了个大转变。我那时骨子里是骄傲的人,你们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们(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师不知道怎么以为我是治不好的乙肝还告诉所有同学要注意), 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当起了独行侠,但其实心里特别恐惧焦虑,可以用天塌下了来形容。有一个同宿舍女生性格特别粘巴人,刚入学的时候喜欢去哪都拉着我,后来渐渐发现她脑袋空空啥都不懂,一节课可以抓着我问十几遍:“老师刚说什么?”,喜欢唯唯诺诺的讨好一些人,如果她是个柔弱的人也就算了,奇葩的是只要有贬低别人的机会她就两眼放光,比如有次刚巧我们一起出去办事,在公车上碰到以前的男同学没带钱逃票被售票员发现了,刚好我自己手里也没余钱了,看得出来他很尴尬。奇怪的是这家伙却一脸的幸灾乐祸,一路对他报以鄙夷的斜视,语带讽刺。我并不算多正义多高尚的人,但这种事多了让我觉得她特假特阴暗,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讨厌她了,实在不想天天和她走在一起,慢慢疏远她,本来我就是个喜好都写在脸上的人,结果就把她得罪了。看我现在成了孤家寡人,她的幸灾乐祸又来了,她就常一名唯一走得近的女生极尽嘲讽之能事,但当时我脑袋发硬,舌头打结,感觉连自己连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后来有一次我忍无可忍狠狠把她臭骂一顿,她马上吓得跟我道歉,当时就后悔真应该早点抽她。这一切都让我恨不得马上逃离,感觉天不是灰的,而是黑的,还买了一瓶安眠药,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吞下去。每次从学校回到家我就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关起来,为这被我妈说了好几顿,除了骂我这个人奇怪之外从来不问我到底怎么了,我也不甘心跟着她对吵。后来想到自己家和学校只要坐半小时的公交车,想着搬回家里住,没想到她手一挥,眼睛一瞪:“绝对不行!”,根本不容我说第二句话,也没问过一句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当时我听见自己心里暗暗发誓“我此生绝不原谅她!”,我感觉自己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直到今天跟我妈关系还是有点紧张,虽然愿意理解她,但没办法像别的母女那样推心置腹的说话。后来的学校生活好一些,但能够交心的朋友基本没有。这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彻头彻的失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