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3973391.htm 6 2915 2014-08-31 14:18:3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白水绕东城(连载)——第二章 青梅涩,竹马艳

白水绕东城(连载)——第二章 青梅涩,竹马艳

蘑菇不是伞 发表于:13-09-25 09:30

直到水以平离开,水鱼的心才算放进自己肚子里。怪不得人人都说水府大少爷面热心冷,惯会背后算计人。比如上回水府的米铺被无赖讹诈,说是他新买的一斗米到家细瞧才发现生了虫。那掌柜委屈的不得了,明知道这人是故意找茬的,可是没有证据也只得打落牙齿活血吞。自己向水以安告了罪,罚了半个月的工钱,才算了结。

谁知过了半个月那无赖忽然腹痛难忍,好巧不巧去了水府开的医馆,也合该他倒霉,碰见了巡铺的水以平。以平少爷命人将他带到后堂,又命大夫好生诊治,一盏茶的功夫那无赖就不似先前那般腹痛了,许是跑茅房的趟数多了,有点虚脱。出医馆的时候恰逢医馆赠药,那无赖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扑通一声冲着那妙手回春的金色牌匾磕了三个响头,实实在在的不掺一点假的响头啊,额头登时冒出了血。一边磕,一边痛哭,“大少爷啊,我是个泼皮无赖,您大人有大量,莫和我这小人一般计较。奴才不该在米里放虫,诬陷你们水记米铺。您菩萨心肠不和奴才一般计较,还不收分文帮奴才看病,奴才感激不尽啊。”

那个月镇上极是热闹,对水家大少爷更是交口称赞,去镇上看闺女回来的林大婶将这段事绘声绘色地比划了出来,惊得一众丫鬟仆妇小厮崇拜之情油然而生。水鱼偷偷翻了一个白眼,嘴里喊着大少爷仁义,心地良善,不是咱们凡夫俗子可比的,心里却道,一瓶水,你个大尾巴狼,你若如此好心,我就枉活了两世。

后来从一瓶水口中撬出来真相,水鱼想古人的智慧果然不是她这种人可以揣测的,以后还是安安生生做个丫鬟吧。

你道是哪样,原来当时刚出现这件事时,水以平当着众人的面狠狠训斥了掌柜,又赔给无赖一斗新米,并对前来看热闹的人道,“今日之日,绝不会再发生。若有下次,与我们米铺有关的,我们自会认,自会重罚。若是查出与我们米铺无关,水某就算散尽家财也要去帝都讨个公道。”

这番话掷地有声,震得那无赖连打几个寒颤。你以为这事就算完了,那是大错特错。水以平是谁啊,断不会吃亏的,等着风平浪静使人悄悄在无赖的饭食里悄悄加了巴豆,在医馆又在后堂对无赖进行逼供,说出实话和就此疼死,自选一个?

之后便有了后面的一系列美赞,不管怎说水记米铺的信誉又上升了,水大少爷的名声也出来了。

想到此水鱼叹了叹气,揉着手里的面团,喃喃道,“如此就好。”

水鱼上辈子就是一普通女大学生,没姿色没身材没背景,唯一的奶奶也在她上大一的时候离她而去。临近毕业时,和朋友多喝了一些酒,卡车过来时推开朋友自己倒了下来。醒来时就在水家村了,成了一个刚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婴,听说女婴是高烧不断,眼看就活不下去了,不知怎的她就进了这幅躯壳。偏巧第三日她娘抱着她晒太阳,门外来了一个游方和尚,盯着她瞧了许久,冲着她娘道,“小女娃日后必为人中龙凤,能助你家主人逢凶化吉。”

这话恰巧被水夫人的丫鬟听见,将这话学给了水夫人听。水夫人心里也在纳罕,这水鱼因她娘生她的时候正在拾掇一条鱼,才给顺嘴取了这个名字。水鱼娘是她从家里带来的丫鬟春兰,长得并不是很好看,去年配给了小厮,不知道是不是杀鱼的时候触着了哪路神仙,春兰脚下一滑,倒是让孩子提前了一个多月出来。

水夫人将这事说给自己夫君听,水员外背着手来回踱了几圈,才郑重道,“夫人,以后对这丫头好点。那和尚在这一带极是有名,从不乱泄天机,此次倒是不问自己讲了出来,必有原由。家里不少她一口饭,就许她良民的身份吧。”

因着和尚的一番胡话,水鱼在水府倒是真正的如鱼得水,过得甚是喜乐。她前世也是一个温顺的孩子,极容易满足,今世能够重活一次,也不想着什么穿越女要干一番大事业才不枉来一槽,只想守着她娘好好过日子。忘了说她的便宜爹爹在她八个月的时候从山上摔了下来,当场就绝了命。她的娘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她三岁贪玩一个人跑山上被蛇咬了,要不是她娘找到她,帮她吸了蛇毒,恐怕她的命早就没了。

这里的村人一般都是一天两次饭,水府因为大少爷的一句话才改了规矩,改成一日三次饭。当时水鱼才五岁,日日两次饭,每每半夜就被饿得醒来,那次半夜又饿了,因了她娘是掌管厨房和针线的,她就偷偷解了娘身上的钥匙,披着衣服去厨房寻吃的。进去后找到半只鸡,顾不得油直接下手撕了起来,过了一会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动,吓得她赶紧躲到灶台后。凑着月光看见是大少爷,长舒一口气,悄悄走到他跟上,扯了扯他衣袖,软软糯糯道,“平哥哥,你也饿了?”油污的小爪子将少爷簇新的新衫污了一大片。

水以平先时被吓到了,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现在再看原来是水鱼。水鱼自两岁起便跟在她屁股后面平哥哥长平哥哥短的,他对这个伶俐的小丫头也极是疼爱,自七岁开蒙,入学堂学来的东西都要教给水鱼。别看水鱼小,悟性连他都要自愧不如。

“阿鱼可是饿了?吃得如此不小心”,帮她抹掉脸上的油渍,瞅了一眼厨房外面进来的管家,悄悄将她推到后面,清了清嗓子道,“袁叔,是我,莫嚷。我来找点吃食,过会便走。”管家还要帮着找吃的,被他婉言拒绝了,再看躲在橱柜后面的水鱼正一根一根唆着手指头冲着他笑。

“阿鱼没有吃饱饭?”

小孩子嘴一撇,“那时候吃的哪里能撑到如今。平哥哥,咱们做什么不卯时吃一次饭,巳时吃一次,到申时再吃一次,而要一天两次,阿鱼很早就饿了。”

对于水鱼居然把时辰记得那么牢固,又讲得头头是道,水以平不是不震惊的,又忙着找了一些点心用油纸包细心包好,悄悄把她送回院子,道,“以后不许一个人出来。若是饿了,就过来寻我。今儿幸好是我看见了,若是旁人,你免不得要被骂一顿。”

水鱼摆摆手,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你可以走了。回到房中,水鱼闻了闻点心的香味,很是开心,这几天再不怕饿肚子了。

第二天便听说要涨工钱了,夫人说帝都的人家都是一日三饭,他们这样的人家也不缺吃穿,自是要和帝都看齐的。

自那以后,水以平觉得水鱼这孩子孺子可教,倾囊相教了自己全部的才学。在自家爹爹面前更是多番美言,道水鱼蕙质兰心,聪慧异常,不读书实在可惜了,也不知水员外是被自己儿子念咕的怕了,还是真的起了惜才之心,真真让一个丫鬟随着自家少爷进了学堂,这在当时一时成了美谈,人人都道水府有情有义。

水鱼随着大少爷水以平进了学堂,自是不敢太过打眼,又不敢过分愚笨,怕这好不容易得来的识字机会丢掉,拿捏了很久才真正揣摩正确,只在记忆力上做文章。

时日久了,先生也就明白了,这女娃不过是记性好了一些,对于旁的倒是一窍不通的。哀叹了许久,倒了几句可惜,也只得作罢。自那以后,水鱼就光明正大地跟着水以平进了书房,看了许多地方志,对于自己所处的朝代也了解了个大概。现在的时代类似于唐宋时期,界限不是很明显,此为大齐朝,齐为国姓,现有“白杨贺李”四大家族,其中以白家为首,只因当朝皇后娘娘就是出自白家。

水鱼在学堂里混了两年,七岁的时候跟着水以平去看一岁的水以安,也不知道为着什么,那水以安极是喜欢水鱼,每每哭得喘不来气的时候只要水鱼守着她哼唱两声,立时就不哭了,还格格地笑个不停。

人人都在纳罕,道这水鱼怪不得招老爷夫人喜爱,连这瞎了眼的二小姐只听她的声音就能安静下来,这姑娘了不得,看大少爷宠她那样,以后指不定就是一个姨娘,对她还是客气一些罢。

再说二小姐水以安,自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个睁眼瞎,人都道老天爷瞎了眼,水员外这样的大善人,怎么落下个这样的闺女。

水员外倒是很想得通,对自己小女儿疼爱有加,一家子都宠得如珠如玉。说来也怪,按说一岁的孩子,看不见自是要吵闹的,偏那二小姐安安静静地,性子极其乖巧,生得也是异常好看,眉目间倒是和水鱼有四分相像。

有那拎不清轻重的在背后嚼舌根,道二小姐和大少爷生得极像,这样细细瞧来,水鱼倒是和大少爷有些夫妻相。


江中无水 发表于:13-09-29 13:28 0
2
美女 你可以在你原帖子下继续跟帖
这样大家可以一气呵成的看完你的全部文章
现在人都很懒
不喜欢单独找帖子的

蘑菇不是伞 发表于:13-09-29 14:21 0
3
回复 第2楼 的 @江中无水:哦哦哦 好滴

蘑菇不是伞 发表于:13-09-29 14:24 0
4
白水绕东城(连载)——第二章 青梅涩,竹马艳

江中无水 发表于:13-10-09 18:41 0
5
白水绕东城(连载)——第二章 青梅涩,竹马艳

黄石验配中心 发表于:14-08-31 14:18 0
6
白水绕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