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91495167.htm 1 428 2013-07-23 13:24:17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中国儒学论坛 > 中国式民主PK西方式民主

中国式民主PK西方式民主

深圳格致书院 发表于:13-07-23 13:24

中国式民主PK西方式民主

吴俊   

    内容提要:历史上中国不仅有"民主",而且比西方的"民主"还要先进。西方民主是“间接民选主”。中国民主是“直认民选主”。直认民选主制度不但有利于中国长治久安,也有利于全球长治久安。

 

    现在一提起“民主”,大家想到的就是美国欧洲等西方式民主。在一般人眼里,中国历史上就从来没有过“民主”这样的好东西。这是历史的真相吗?

   

    什么是“民主”?顾名思义,应该是人民当家做主。可是,环顾整个世界,实行人民掌握国家权力的政治制度的国家存在吗?一个都没有。既然连美国也不是人民做主,那么美国式民主的实际内容又是什么呢?

   

    近代西方政治思想家虽然承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主权在民),但他们几乎众口一词,认为人民不适合直接掌握国家权力。他们认同中世纪成长起来的代议制民主:即由人民选举出代表掌握国家权力。人民的民主权利,只是体现在他们选举代表的权利上。在那个时代的政治思想家中,只有具有激进和浪漫色彩的理想主义者卢梭坚持直接民主的方案。他认为,人民的主权是不能代表的。在抨击英国的代议制时他曾指出:“英国人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125页。)

    因此,西方式民主,实质就是“民选主”。西方式民选主模式的特点是:选举人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够面对面地见到被选举人,也不能够了解被选举人。这种民选主模式可称为“间接民选主”。

    西方式“间接民选主”的弊端,在当今时代暴露得越来越明显。

   “欧债危机”的爆发,就是欧洲各国政府寅吃卯粮造成的。

    由于选民并不了解被选举人,因此他们选择的标准就只能是看哪个被选举人给他们的现实好处多就选谁。这就决定了这种民意天然地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倾向,不太可能关注和考虑比较长远、比较复杂的问题和事情。在“间接民选主”制度下,哪个政党能给选民带来现实的、立竿见影的利益,选民就把选票投给哪个政党——即使该党施行的政策可能会带来长久的隐患,选民们也视而不见。对政党来说,只要能取悦选民,他们乐意把全民的“棺材本”拿出来请全民吃大餐。而获得执政地位后,政党为了延续执政生命所实行的任何真正意义的改革——譬如稍稍减少民众福利,都会遭遇民众的强烈抵制,因此不得不用新的、更大的泡末掩盖当前的泡末,直至破裂的那一天。同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都称西方的社保制度就是庞氏骗局。

寅吃卯粮,是由西方“间接民选主”国家的特有政治体制决定的。

    西方式“间接民选主”制度,也很难解决当今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与生态危机问题。在西方社会的环境保护和反核和平运动中,一些国家产生了绿党, 并逐步登上了政治舞台。1973年成立的美国绿党,主张绿化城市,改善环境。1980年成立的联邦德国绿党在1983年大选中成为第四大党,主张保护环境和生态平衡,停建对环境造成污染的大型工程。1981年成立的瑞典绿党,反对不顾环境污染把经济增长放在第一位。绿党的政治述求为:“既非资本主义也非社会主义”的第三条道路,以生态平衡为纲领,建立“具有人道的和生态学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然而,绿党从来没有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大选中获胜,其原因跟“欧债危机”的爆发一样:“间接民选主”的民意不太可能关注和考虑比较长远、比较复杂的问题和事情。

 

    看来,要解决全球生态环境问题,还得依靠更有智慧的政治制度。

    中国自汉代到今天的政治实践历史有两千余年。汉唐宋明清的实践都超过了200年,宋代300多年,跨过了7个甲子。为什么中国能够一次又一次在较大地域上维护对公正人道的秩序(汉唐宋明清),内部和平的时间记录保持至今(每次连续300年左右不发生内部战争,自汉至今两千余年未出现军备竞赛)?这绝不是偶然发生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2000年的实践,发展出极具中国特色的“民主”——“直认民选主”。

   “直认”是指选举人在日常生活中能够面对面地见到被选举人,能够了解被选举人。

   “直认民选主”在社会基层的表现是:选举人(家族成员)直接认识被选举人(族长候选人);从汉代的“乡举里选”,到宋代的“敬宗收族”制度,都具有上述特点。

   “直认民选主”在社会中上层的表现是:选举人(士)直认治国平天下的科学规律和被选举人(国家领导人)。正如将冥王星逐出九大行星的投票者(西历2006年)都是直认牛顿质点模型的人——天文学家(投票结果是太阳系只有八大行星)。未直认治国平天下学问的人不宜参与高层人选的投票,正如非天文学家不宜参与确认行星的投票。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的官员选举制度——通过各地举贤、策论考试、中央录用等程序来选拔组织管理人才:第一届考试的冠军是董仲舒,在汉代叫举首(选举之“首”),隋唐之后叫状元(考状之“元”),到隋唐以后“各地举贤”发展为面向整个社会的分科考试,称为“科举制度”(这就是后来的乡试和省试),都要求选举人(士)精通儒学,而儒学的主要内容是阐明治国平天下的科学规律。

中国式“直认民选主”的二千年实践模式,用中国话语体系来说,就是敬宗收族基础上的科举选士。

    中国式“直认民选主”在当代的应用及创新是:汉唐宋明清的组织管理,减去皇室世袭,加上工业信息生态技术。

   “直认民选主”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充分了解民意,从而为民作主。西方社会的“间接民选主”,不是普适制度,不但不利于中国,也不利于全球。

    以直认民选主(敬宗收族基础上的科举选士)为特征的政治制度,不但有利于中国长治久安,也有利于全球长治久安。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的表述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比世界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构造性整合法,整体公理化)的中华民族。”(引自《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荀春生、朱继征、陈国梁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294-295页,引文括号中为笔者所加)

64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立起工业体系,深处西方“和约拢之体系(又称民族国家体系)”之内,却受到种种压力。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愿屈从的压力主要是西方的“间接民选主”。其原因是,中国2000年实践(含民国时期的教训)赋予当代管理者的政治直觉是:“间接民选主”不但不利于中国,也不利于全球。

    中华人民共和国跨入了2个甲子纪年,从马上打天下转入到了马下治天下的阶段。如果要象宋代那样跨过7个甲子,就一定要汲取与发扬中国2000年实践所积累的政治经验与智慧,为全球各国树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样板。

历史事实表明,从路易十四到撒切尔夫人的强权型政治家时代已经过去,金元型政治家也难以摆脱全球所面临的危机,21世纪呼唤着科学文化型政治家的出现,带领全球走出集体自杀之路,走上一条全球可持续之路。

    世界大多数国家正呼唤着王者的归来。这一角色,中国当仁不让。

 

 

联系方式:

13724391526

邮箱:66505983@qq.com

深圳格致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