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86197251.htm 3 362 2013-04-08 20:55:2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体育 > 动玛速派足球运动专营店 > 宝应一女子将百草枯装雪碧瓶毒害丈夫被判死缓

宝应一女子将百草枯装雪碧瓶毒害丈夫被判死缓

速派地带 发表于:13-04-01 18:41

 陈贵大概不会想到,他的婚姻会伴随一种名为“百草枯”的剧毒农药而终结。故事的结局不免凄然:2012年5月26日,在他服下妻子马虹提供的百草枯21天后,终因中毒迁延死亡。而马虹,也因犯故意杀人罪,于同年12月被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

  现代快报记者日前获悉,江苏省高院已就此案作出了维持原判的复核裁定。随着这份裁定书的生效,马虹的命运似已尘埃落定。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前往马虹的老家,试图探究这起凶案背后的原因所在。“可能从一开始,这段婚姻就是错的。”马虹的母亲以此为女儿的这段婚姻作结论。而接手此案的律师之一李晓霞则认为,当这段婚姻已问题重重、难以为继时,马虹在家人的劝说、丈夫的反对下,却没能坚持离婚,夫妻关系也没有得到实质性缓和,这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

  毒药

  给丈夫喝百草枯

  2012年5月5日傍晚,扬州市宝应县某村的一间民宅里,男主人陈贵下班回家了。

  这几天,妻子马虹的态度,让他觉得很反常。几个月前大闹过一次离婚后,两人的关系非常紧张。而这段时间,马虹似乎突然服了软。

  陈贵洗好澡后,马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药。“我听人家说,这种药对皮肤病很有效,你喝了吧。”此前,陈贵因患皮肤病,经常浑身痒。

  “人家都是饱肚子才喝的,我还是先吃饭吧。”陈贵推脱了句。可妻子将药拿在手上,执意让他喝。这药特别苦,他分了好几口才喝掉大半。喝到最后一口时,他的喉咙就像被点燃了一样,烧得慌。

  “喝就全喝了吧。”马虹说着,用手兜住瓶底,将药往他嘴里灌。药喝干净后,陈贵的胃出现剧烈不适,神志也一度不清。马虹倒了一杯糖水后,便去睡了,而陈贵几乎吐了一夜,呕出物和尿液都呈现红糖色,且带有草药味。

  不适感还在加剧。接下来的几天,陈贵辗转于镇上的和县里的医院,病情却始终不见好转。5月10日,他突然意识到那瓶药有问题,随即去派出所报了案。

  当晚,马虹被带回审问,她当即交代了用农药毒害陈贵的事实,并坦承了作案经过。随后,当时用来装药的雪碧瓶等相关证据,也被警方相继找到。

  婚外情

  丈夫妻子说法各不同

  陈贵的死因曝光后,村民们已经为马虹贴好了标签:谋杀亲夫。而即使在案发前,有关马虹的传言也大多消极。

  “做姑娘的时候,她就那个。”“那个”指的就是不守妇道。背着马家人,村民们不断对现代快报记者重申他们对马虹的种种“意见”,同时也为陈贵抱不平。

  前几年,陈贵曾外出打工。他报警时交代近来的婚姻状态时曾说,他听邻居说过,马虹有了外遇,两人也因此闹起了离婚。而对于婚外情的真实性,马虹则坦荡得多。“我和同村一名男子,确实是情人关系。”

  李晓霞是马虹案刑事复核程序中的辩护律师。在会见马虹时,对方曾声泪俱下地向她详述过这段婚外情。“实情是陈贵鼓动她去接近那个同村男子,想以此换取利益。”马虹的版本是:她在结婚前,就和这名同村男子有过一些来往,不过婚后已断绝来往。但陈贵打工碰壁后,让她去找这名同村男子,甚至想借此索要翻修房子的材料,顺便给他找新的工作。

  不过,李晓霞也表示,这只是马虹的一面之词,很难得到证实。

  日前,现代快报记者试图与这名同村男子取得联系,但他拒绝采访。

  案发前,陈贵在一家钢瓶厂上班,而马虹则在家门口的超市里打工。这对夫妻经常在夜间吵架,争吵声却常常将邻居吵醒。

  上门女婿

  订婚后,女方曾想悔婚

  嫁给陈贵时,马虹20岁出头。马家没儿子,只有三个女儿,马虹是老大。按农村风俗,没有弟兄的家庭,要招一名女婿上门。

  “上门女婿就当儿子养,他要撑起我们马家。”马虹的母亲杨菊英说,马虹的两个妹妹,一个小她3岁,一个小她7岁,这样一个“兴旺家族”的任务,自然首先交到了马虹身上。

  陈贵,住在邻村,母亲早年去世,他是家中老幺,家境稍差。杨菊英见了陈贵后,觉得各方面都挺好,便指了这门婚事。

  “那时候,两个人都要上班,偶而会写信联系。”在杨菊英的记忆里,女儿女婿虽然从定亲到结婚也有年把的时间,但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

  而就这不算多的接触,也曾有过波澜。杨菊英记得,马虹和陈贵订婚后,曾打过退堂鼓。“她嫌他年纪太大,性格也合不来。”马虹曾提出过悔婚,但遭到杨菊英的反对。

  不过,陈贵的嫂子认为,虽然陈贵是入赘女婿,但他和马虹绝对是两情相悦才最终走到一起的。

  “她总不说话,什么都憋在心里。”杨菊英深知女儿的沉默和内敛,这种性格可能也导致,她并未在旁人面前明示过对这段婚姻的不满。

  1996年底,她和陈贵领了结婚证,随后生下个男孩,姓马。

  离婚

  因家人丈夫反对没离成

  杨菊英认为陈贵是个不错的女婿:肯吃苦,也老实。只是在钱的问题上,她有些难以接受。

  “钱把得太紧。”杨菊英猜测,女儿和女婿的矛盾很大程度上都是钱闹的。

  2011年11月,马虹已经有了离婚的打算,也去法院起诉了离婚,12月初,马虹却又撤回了起诉。

  李晓霞向现代快报记者透露,在去法院起诉前,马虹和丈夫还去过民政局协议离婚,但最终都因陈贵不同意,失败而返。没离成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家人的阻挠。

  2011年12月,马虹离家出走去了宝应。2012年年前,家人打电话给她,以孩子为说辞,劝她回家好好过日子。马虹答应了,可她回家后就和陈贵分开居住。

  “家人阻挠,丈夫也不同意,她觉得婚离不掉,可这日子也没个奔头,精神近乎崩溃。”李晓霞认为,婚姻失败、经济困窘等方面因素叠加在一起,最终导致马虹出现失常的举动。

  百枯草本是一种除草剂,对人的毒性却异常凶猛,没有特效药可治。2012年5月3日上午,她买了一瓶小雪碧,将事先准备好的这种农药灌入其中。5月5日晚上,陈贵喝下了这瓶“药”。21天后,他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多脏器淤血水肿等原因离世。鉴定报告显示:服百枯草中毒迁延死亡。


无敌枪兵 发表于:13-04-02 15:24 0
2

太恨了


chz8109 发表于:13-04-08 20:55 0
3
以下是引用 第2楼 @无敌枪兵 的话:
太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