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8456540.htm 1 439 2004-03-31 09:44:2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莫愁》杂志 > *【人间真情】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因拒绝与一个老乡谈恋爱,今年元旦前夕,姑娘惨遭硫酸毁容。现在,因身无分文,姑娘又含泪离开医院放弃治疗。今天,小志来到《城市商报》昆山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志说——“除了希望,我现在一无所有!”

*【人间真情】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因拒绝与一个老乡谈恋爱,今年元旦前夕,姑娘惨遭硫酸毁容。现在,因身无分文,姑娘又含泪离开医院放弃治疗。今天,小志来到《城市商报》昆山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志说——“除了希望,我现在一无所有!”

有空就来坐坐 发表于:04-03-31 09:44
【人间真情】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因拒绝与一个老乡谈恋爱,今年元旦前夕,姑娘惨遭硫酸毁容。现在,因身无分文,姑娘又含泪离开医院放弃治疗。今天,小志来到《城市商报》昆山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志说——“除了希望,我现在一无所有!”
*【人间真情】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因拒绝与一个老乡谈恋爱,今年元旦前夕,姑娘惨遭硫酸毁容。现在,因身无分文,姑娘又含泪离开医院放弃治疗。今天,小志来到《城市商报》昆山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志说——“除了希望,我现在一无所有!” 作者: 有空就来坐坐

发表日期: 2004-03-24 19:14:07
本版搜索 站内搜索 返回本版 快速返回 友善列印 作者的家

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因拒绝与一个老乡谈恋爱,今年元旦前夕,姑娘惨遭硫酸毁容。现在,因身无分文,姑娘又含泪离开医院放弃治疗。今天,小志来到<城市商报>昆山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志说——

“除了希望,我现在一无所有!”

记者 李俊锋 文/摄
3月22日上午,22岁的安徽姑娘小志(化名)离开住了两个多月的昆山友谊医院烧伤科。在医生作了最后一次检查后,她一直呆呆地坐在病床上,默默地看着地板。
小志的父母办完了出院手续,不忍心催促女儿,静静地站在女儿的床头。父母知道女儿多想在医院再住上一段时间,好让医生再给她动一次手术,恢复她那明亮的眼睛、坚挺的鼻子和漂亮的小嘴。但这样的愿望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难实现,家里已经没钱支付女儿继续住院治疗的费用。
看着女儿面目全非的脸,两位老人的心在滴血,深深地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自责,更为女儿今后的生活而担忧。他们想不通,当初一心想与他们女儿谈恋爱的人,竟然这样残忍,对心爱的女儿下如此毒手。
小志来自安徽舒城一个普通的村庄,来昆已有4年,出事前在出口加工区一家电子企业工作。去年4月,她听从父母安排回家相亲,与邻村的一名男青年见了面,男青年在太仓工作。当时,小志就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向对方表示相处一年后再确定正式关系。两人约会了几次,小志越来越感觉他俩不合适在一起,便向他提出分手。但这名男青年坚持要与她谈恋爱,还威胁她,如果不谈要么他自己从楼上跳下去,要么就毁了她。当时,小志以为是气话,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为了躲避男青年,去年11月,小志特意停了一个月的手机,并换了新的号码,这才摆脱了他的纠缠。她以为从此两人的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2003年12月31日,元旦前夕,小志的公司提前一天放假。上午,小志在中华园逛街,突然发现了这名男青年的身影。她怕被他看见,这一天一直在街上不敢回公司的居住地。下午5时左右,她估计男青年回太仓了,便匆匆地回公司。当她穿过地道走上马路时,这名男青年竟守在出口处,看见小志后,上前一把抓住她,要小志跟他走。小志不肯,并对他说,不要拉拉扯扯。“这时他放开抓我的右手,从衣服右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只玻璃杯,就往我脸上泼来。”小志在给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我本能地闭上眼睛,只觉得脸上钻心的痛。他第一次泼了还不算,一直把杯中的硫酸在我头上泼完为止,才逃离了现场。”
虽然,这名男青年已落入法网,但他残忍的一泼给小志造成的伤害已无法挽回,小志被严重毁容:眉毛没了,右眼只能永远睁着,鼻子和嘴巴都严重缺损,整个脸都烧得不成样子,脖子上的伤疤让她无法抬起头来。
小志曾一度失去了生的勇气,她无法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把从前的照片一一撕了。她说,她的生活从此没有阳光,只有无尽的黑暗。她深知,生平在家务家种田,如今已经年迈的父母已无钱为她治疗。这次治疗中,医院照顾她,减免了一些医药费,但还是已经花费了2万多元,其中6000元钱是父亲从当地银行贷款的,7月份就要还的。而到时,这钱还不知从哪里来。家里还有一个上大专的妹妹,之前,妹妹的学费是她提供的,现在妹妹的学费没着落了。
幸运的是小志住院后,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事发当天送她上医院的两位出租车司机都没收她的钱。医院考虑她的特殊情况,尽可能地减免医疗费用,及时给她治疗,并成功地给她做了第一次整容手术。尽管如此,出院时,小志还欠着医院1900多元。这些都让小志一家感激不尽。小志说,昆山市妇联还专门到医院看望了她,并送来了慰问金,住院期间的伙食费基本上都是同事们给的。小志说,她谢谢关心和帮助她的那些好心人。
但小志今后的路很艰难。医生说,必须经过很多次的手术,小志被毁坏的脸才能有所改变,这需要很大一笔手术费,小志说,过一个半月她还将进行再一次手术,而需要至少一万多元有手术费,而现在她们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小志和父母心急如焚。小志说,现在,她除了希望,其他一无所有。
本报对小志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我们衷心希望社会的好心人能给小志生活下去的勇气,我们期待着您的来电,本报昆山新闻热线:0512-57501775、57501176、13382150999。
 



 打造属于苏州自己的媒体圈 
 这里面有你 
     有我 
 就在—— 
   苏州媒体圈(公开版)http://b330861.xici.net 
  
苏州媒体圈(公开版)http://b330861.xic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