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83818095.htm 1 630 2013-02-16 18:21:5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放生佛事 > 冷无烟破斥悲智等人对“得本心”的曲解

冷无烟破斥悲智等人对“得本心”的曲解

有因有缘 发表于:13-02-16 18:16

冷无烟破斥悲智等人对“得本心”的曲解
悲智认为:「在阿含经中,“得本心”不过是相对于“心发狂”或“心颠倒”的反义词来用的,“得本心”意思很简单:即心不发狂,不颠倒,精神恢复正常!」

如果悲智对「得本心」的解释是正确的,那么「得本心」而「即心不发狂,不颠倒,精神恢复正常」的婆罗门尼,应该只是恢复精神状态而成为「无量大众围绕」的一员而已,不应该有这一部经典的存在与记录。

可是经典却是记载着,世尊竟然中断对「无量大众围绕说法」的盛大法会,而不是继续说法。难道「无量大众」都比不上一个「心不发狂,不颠倒,精神恢复正常」的外道婆罗门尼吗?因此,如果悲智的解释正确,那么精神恢复正常的婆罗尼应该只是成为围绕世尊说法的无量大众之一员,而世尊不应该中断说法。

不仅于此,世尊不但中断对无量大众的说法,而且还命阿难:「「取汝郁多罗僧与彼婆四咤婆罗门尼,令着听法。」将佛陀侍者阿难身上的法衣「郁多罗僧」披在婆四咤婆罗门尼身上。请问悲智:难道无量大众之中,难道没有任何一人有多余的衣物可供婆罗门尼遮身吗?为何佛陀必须要命令阿难将自己的郁多罗僧衣披在婆四咤婆罗门尼的身上呢?难道一个恢复精神而普普通通的凡尼俗子,须要佛陀如此又中断盛大的法会,又要身旁的侍者将身上的僧服披在一个外道的女尼身上?难道世尊、阿难与在场的无量大众都是这么莫名其妙,只为一个恢复精神正常的普通外道女子吗?难道世尊这么不重视自己说法法会的殊胜性与庄严性吗?说法的重要性不如一个裸身女人的穿衣吗?难道一个裸身女人的穿衣一事,只有佛陀能作,而无量大众中无人有悲心来作?难道不能穿上一般的衣服?为什么一定要佛陀侍者阿难身上的郁多罗僧呢?难道无量大众中没有人有多余的衣物吗?难道……

如果悲智对「得本心」的解释是正确的,那么就会产生以上诸多不合理的问题,而且还有更多无量无边的问题产生。就请悲智除了解释「得本心」的意思之外,也要来解释上述这么多延伸性的问题。请悲智以人之常情与常识来解答一下。若是这些延伸出来的简单问题都解答不出来,就代表悲智连世间「人之常情与常识」都没有的愚痴人了。

其实这部经典的场景很简单,也很清楚,只要看得懂一般电影的情节的人,都有能力判断婆四咤婆罗门尼不只是恢复精神正常而已,而是已经超越世俗人天与声闻缘觉而找到第八识「本心」如来藏。这是法界中何等的大事啊!!因为又有一位实义僧出现于世间,而迈入菩萨五十二位阶的七住位中。这位胜义菩萨僧在可预见的三大无数劫中将会成佛而广利人天,因此代表声闻的阿难,其身上的郁多罗僧服尚且要脱下来披在这尊菩萨身上,虽然这位菩萨可能连佛法的名相都还不识,可是已经超越一切人天、声闻与辟支佛。因此,在世尊的眼中,这位「即得本心」而实证第八识如来藏的菩萨,其重要性与殊胜性,实是超越人天、声闻与辟支佛。当然要中断无量大众围绕的法会,乃至亲令阿难缷下身上的郁多罗僧服披在婆四咤婆罗门尼身上。

根据经典所描述情节的合理性、常识性,可以很简单的判断婆四咤婆罗门尼「得本心」,一定不只是恢复精神正常而已,而是因为找到第八识如来藏而成为胜义菩萨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具合理性与常识性的解释。

当然,有一种可能性存在,就是一个缺乏常识、不懂世情而连电影情节也看不懂的愚痴人,才会认为婆四咤婆罗门尼「得本心」,只是恢复精神正常的世俗女子。

请问悲智:您看得懂电影吗?您有看电影的常识吗?

附经文如下:
《杂阿含经》卷44第1178经:
时有婆四咤婆罗门尼,有六子相续命终;念子发狂,裸形被发,随路而走,至弥絺罗庵罗园中。尔时,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法,婆四咤婆罗门尼遥见世尊;见已,即得本心;惭愧羞耻,敛身蹲坐。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取汝郁多罗僧与彼婆四咤婆罗门尼,令着听法。」尊者阿难即受佛教,取衣令着。时婆罗门尼得衣着已,至于佛前,稽首礼佛,退坐一面。尔时,世尊为其说法,示教照喜已,如佛常法,说法次第,乃至信心清净,受三自归。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彼婆四咤优婆夷于后时,第七子忽复命终,彼优婆夷都不啼哭忧悲恼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