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8038629.htm 19 10071 2016-03-19 11:00:5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圣保罗教堂 > 我为何离开天主教--一个神父的真实见证

我为何离开天主教--一个神父的真实见证

荆棘百合 发表于:04-03-15 11:42

一日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要看,里面夹着一本小册,是一位天主教神父的见证,一看就放不下了。看到最后,主的光照出来,大大得胜,他和他的教友都得了神的恩典,心里的喜乐太大了,也自然而然生出为天主教徒祷告的渴望。愿你也可以借着这篇文章看见神的大作为,也为那些在信仰上挣扎的人祷告,愿主的名得荣耀。感谢我的姐妹将这个小册打印出来,使更多的人同得鼓励。

我为何离开天主教

一个神父的真实见证

 
祈理魁本来是天主教神父,他爱读圣经,曾以为只有在天主教内才能找到真正的救恩。然而,当他越读圣经,越发现天主教会内只是一些人为的传统,不能让他真正认识神的话。本书活生生地记载了他信仰上的挣扎和反省,令人深受感动。
 
原序
 
   祈理魁(Chiniquy)神父原是加拿大天主教的著名神父,一八O九年七月二十日生于魁北克,科摩拉斯喀(Kamouraska, Quebec),因创办了第一个禁酒会儿荣获“加拿大禁酒使徒”的荣衔。
   由于他的才能和敬虔,带领一班法籍加拿大人移民于伊利诺(Illinois)。晚年,他与林肯成为知交。
    他多次到英国旅行,这一篇是他的见证,第一次再伦敦宣讲时被记录下来的。一八九九年,享年九十,在蒙特利尔(Montreal)安息主怀。
 
正文
 
在一八O九年,我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同时也受洗礼成为一个天主教徒。一八三三年,我在加拿大被按立为神父,现在我已经七十四岁了,自我在罗马大公教会内接受神父的神圣职分以来,迄今有五十年了;任职神父,也有二十五个年头。
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们,我是多么的爱罗马教会,同时她也爱我。我愿意为教会流尽最后一滴血,我——若是可能——愿奉献千条得生命来拓展她的权力和声望,使她散布在全美洲,传遍世界,我还有最大的愿望,就是使新教徒(基督徒)能皈依天主教。过去我怎样的被吩咐,也就怎样去传讲,那就是除了罗马天主教以外,并无救恩,而且我深深为那些新教徒惋惜,他们从此便丧失灵魂。
记得年幼时,居住的地方没有学校,母亲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她起初教我读的课本就是圣经。当我在八九岁的时候,我已用一颗令人难以置信的愉快心情来读那本圣经,而我的内心被神奇妙的道所占据。母亲选的经节也就是她期望孩子们一生去读的。当时我专心致志,享受从研读圣经而来的快乐,很多时候,我拒绝外出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有些我特别爱好的章节,就把它们默记下来,而且背得很熟。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那本圣经便不翼而飞了,也许当时有一位神父把它取去据为己有吧。就是这本圣经,成了我今日跟大家分享见证的关键。青年时,圣经照亮我黑暗的心灵,感谢神,这光辉从来没有熄灭过,而且继续燃烧。因为这本宝贝的圣经,神的恩慈使我得蒙救赎,在那些接受这光的人们中,有说不尽的喜乐,他们痛饮于真理的清泉活水。
也许你们会问我说:“天主教的神父容许教徒读圣经吗?”是的。今天天主教在世界各处都准许信徒读圣经,你可以在一些天主教的家庭中找到圣经。
但是,当神父把圣经放在他们教友的手中时,或是神父从教会领下一本圣经时,总附有一种条件:信徒可以读,但不可以按着良心、知识、天赋的思想来解释圣经,即使一句也不行。当我被按立为神父时,我起誓,只按照主教一致的意见解释圣经。
朋友,假如你们随便去问一个天主教徒,他们是否准许读圣经,他们会告诉你:“是的!我们可以读。”你再问下去:“你可以自由解释圣经吗?”他们会说:“当然不可以。”神父从教皇所领受的,都教导信徒遵守,就是绝对不容信徒随自己的智慧、良心的引导来解释圣经。倘若有人解释圣经中的一字一句,那人便会陷于一种极悲哀而严重的罪中,神父们说:“假如你企图解释圣经,你们就是自取灭亡。所以圣经是一部非常危险的书,既然如此,你最好不要读,反正你读也是不会明白的。”
这种教训的结果是什么呢?神父和教友的手中都有一本圣经,可是没有人去读它。假如有一本书,你未读之前已经知道,无论你如何努力,都无法明白,你还会那样笨去浪费光阴,苦啃下去吗?朋友,我所说的,就是天主教的真实情况,他们有大本圣经,你可以在每一个神父和一般教友的家中找到一本,可是要找一两个神父把圣经认真而细心从头到尾读一遍的,真是万中无一。他们是在这里读几页,在那里又读几页,就算完了。
在天主教会,圣经是一本被封锁的书,对我却不是如此。当我在童年时我已发掘到圣经的宝贵,就是后来成为神父,我仍爱读这本书,它使我成为刚强的人,能为天主教会辩护。
当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对抗美国的新教教徒以及他们的牧师,我得到一册《圣教父》,日以继夜的和圣经对照而读,为着要充实自己,和新教教徒决一雌雄,我去读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加强巩固我对天主教的信仰。
但感谢神的恩典——每次当我读圣经的时候,有一种神秘的声音临到我:“难道你没有察觉,在天主教会内,并没有神的话和他的教训,不过是一些人为的传统吗?”在寂静的夜晚,当我听到了这种声音,我便痛苦,它好象雷电般向我袭来。我愿意为天主教而生,也愿意为她而死,我就求神把这种声音静止下来。相反的,这种声音越发响亮,当我读他的话语时,他想藉此为我解脱锁链,可是我并不愿意让我的锁链被解除。当他带着拯救的亮光来接近我时,我反而拒绝了他。
我对天主教的神父并无恶感,也许有些人以为我是这样,其实,有时候我会流泪为他们祷告,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处境——象过去的我一样——与主交战。我将其中挣扎的经验告诉你们,那么你会明白一个天主教的神父是在怎样的情况之下,你便会不期然的为他们代祷。
在蒙特利尔有一所非常堂皇的天主教堂,足以容纳五千人,我过去常在那里讲道,一天,该区的主教请我讲论童女玛利亚,当时我在十分快乐的心情下答应了,我对那些教友讲说我当时以为真实的道理,同样是一般神父所宣扬的。下面就是我那篇讲章。
“亲爱的朋友!当一个人背叛他的国王时,他就是干犯帝王的罪犯。他能以一个犯人的身份请求国王赦免吗?他敢吗?他不能,国王要斥责他,并要处治他,那么,他该怎么办呢?最好去找国王的朋友,或是太后,或是国王的姊妹,来代替他求情,将申诉责任教给他们去代办,那么,他们可以向国王求情,求赦免,缓和他的盛怒,因此,许多时候国王可以拒绝犯人的哀求而应允这些人的代求。”
接着我又说:“照样,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都干犯了伟大而全能的王,就是万王之王,我们曾举起反叛的旗帜,我们曾把他的律法撕碎踏在脚下,神的确向我们发怒了,既然如此,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就是这样满身过犯来到他面前吗?不,感谢神,我们有我们主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在他的右边,他是一个有孝心的儿子,从不会推却他母亲的请求。无论如何,耶稣不会拒绝玛利亚的请求。当他在世时,他就从来没有拒绝过玛利亚的请求。哪有儿子愿意使母亲悲伤呢?谁能拒绝那些使他母亲可以欢喜快乐的请求呢?耶稣是万王之王,他不但是神的儿子,同时也是玛利亚的儿子,他爱他的母亲,昔日他在世界上的时候,既从未拒绝玛利亚的请求,今天他也能同样的接受她的请求。这样,我们该如何呢?啊!我们不能带着罪身来到王面前,我们倒不如求他的母亲,她自然会来到他脚前,就是她的神、她的儿子,那么她祈求的一定要蒙俯允;她将为我们的罪求赦免,叫我们在基督的国度里有分,这些事必会成就的,她也会求耶稣忘却你的一切过犯,接受你的悔改。总之,他一定会按照他母亲所请求的,赐下给你。”
当时信徒听到了这样的一位中保,而且为他们日夜在耶稣的脚前为他们代求,可谓喜极而泣,因为玛利亚能替他们祈求,使他们的罪获得赦免。
我不仅相信这是天主教的教义,也同时是合乎常理的教义,因此是无懈可击的道理。在我讲过这一篇道之后,主教来到我面前为我祝福,并感谢我因为这篇讲道对蒙特利尔带来莫大的祝福。
那天晚上我跪下来,拿起圣经,心中充满快乐,因为早上我讲了一篇精彩的道。我打开了圣经,就从马太福音十二章四十六节读起,经上说:
“耶稣还对众人说话的时候,不料他的母亲和他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他说话。有人告诉他说:‘看哪,你母亲和你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你说话。’他却回答那人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
当我读完这一段圣经后,有一个声音比雷声更可怕、更响亮的对我说:“祈理魁,今天早上所说玛利亚每一次得着她向耶稣所要求的,你是在传讲一个谎言,你没有看出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请求一见,是因为耶稣在外传道数月,她感到孤单,所以期望一见她的儿子吗?”当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她怎么办呢?当然她以为母亲的地位,提高嗓子,叫他出来相见,耶稣听到他的母亲叫他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是看见她、听了她的请求吗?没有!他的耳朵拒绝听那声音,他的心拒绝她的祈求,那一次是公开的拒绝。当时在场的人也许惊异,几乎误会耶稣,他们来到耶稣那里对他说:“你为什么不去和你的母亲谈谈呢?”当时耶稣说什么?他没有回答别的,却指明一个真理:“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弟兄姊妹和母亲了。”至于玛利亚,她默然的站在那里,在众人面前被拒绝了。
接着那声音象雷轰般,又对我说再读马可福音三章三十一节至三十五节,路加福音八章十九节至二十节,都有同样记载。耶稣不但没有答应她的请求,反而用这样的回答在众人面前指摘她。那声音带着可畏的权威告诉我,当耶稣作小孩子的时候,他顺服约瑟和他的母亲,可是,当耶稣以神的儿子,人类的救主,和黑暗中的真光的地位出现在世人面前时,玛利亚的职责也就完成了。世人只注目在耶稣身上,接受他的光和生命。
朋友啊!在那一晚上,那个声音不住的对我说:“祈理魁,祈理魁,你今天早上撒了一个大谎,你讲了一大堆荒谬无稽的话,你说玛利亚有权从耶稣处代求赦免的话,是与圣经背道而驰的。”那一夜我不能睡觉,不住祷告、痛哭。
翌晨,我被邀请与副主教共进早餐。
他对我说:“祈理魁,你好象是昨夜曾哭泣流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主教啊!你说对了,我内心的痛苦是不能形容的。”
“怎么一回事啊?”他问道。
“噢!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说。“你能否给我单独在你的房中一小时,然后我将一件令你迷惘的秘密告诉你。”
早餐后我和他一同出去,对他说:“昨天你因我说耶稣常允其母亲的请求而赞扬我,但我昨晚听到一种比你的声音更大的声音,令我非常烦恼,我觉得是神的声音,告诉我天主教的神父和主教们,每次对他们的教友说,玛利亚常有权柄从耶稣手里接受她所请求的效果,这些都是错的,主教啊!这是一个谎话,我怕这个是一种可恶而受咒诅的错误呢!”
主教接着说:“祈理魁,你究竟在说什么?难道你是一个新教徒吗?”
“不!”我回答说,“我并非一个新教徒,(许多次因为我常读圣经的缘故,而被称为新教徒。)我现在当面和你说,我极感惊惶,昨天我讲了谎话,主教,假若你下一次也讲我们必须祈求玛利亚,因为耶稣从来没有拒绝过玛利亚的请求,那么你是在说谎。”
主教说:“祈理魁,你说得太过分了。”
“不,主教!”我回答说,“空讲是没有用的,这本圣经,请你翻开。”于是我把圣经放在主教的手中,他便阅读那些我已引证的经文,我感觉到他还是第一次读那些经节,他非常惊异,以致陷在战兢沉默中,最后他说:“那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是福音书的记载啊!由此你可以知道当玛利亚来到耶稣面前请求时,他不但没有应允她,而且不以她为母亲。他在众人面前这样说,为要叫人知道玛利亚不过是他肉身的母亲,而并非他神性的母亲。”
主教彷徨不知所措,他不能回答我。
接着,他答应我可以问他几个问题,我对他说:“主教,谁钉在十字架上拯救我们呢?”
他回答说:“是耶稣基督。”
“谁流血代替我们作了赎价,是玛利亚呢?还是耶稣呢?”
他回答说:“是耶稣基督。”
“主教,现在再进一步看,当耶稣和玛利亚在世界上的时候,是哪一个更爱罪人呢?是玛利亚呢?还是耶稣呢?”
他再回答说:“是耶稣。”
“耶稣在世时,有没有罪人来到玛利亚面前求拯救呢?”
“没有!”
“你想来到耶稣面前得拯救的罪人多吗?”
“是的,很多。”
“他们受责备没有?”
“从来没有。”
“你记得耶稣曾否说过:‘到玛利亚那里去,她会拯救你’吗?”
“没有。”他说。
“你记得耶稣曾对可怜的罪人说:‘到我这里来’吗?”
“是的,他曾说过。”
“他有没有收回那些话?”
“没有。”
“这样谁更有权柄去拯救罪人呢?”
“那就是耶稣!”
“主教,现在耶稣和玛利亚都在天上,你能否从圣经中找到根据,说耶稣曾失去了一些拯救罪人的意愿和能力,而把这个权柄委托给玛利亚呢?”
主教说:“没有。”
“既然如此,主教,”我再问:“为什么我们只到她面前去呢?你已承认她无论在权柄上,慈悲上,仁爱上,和怜悯罪人上,均不能与耶稣比较,为什么我们还要叫别人到玛利亚面前呢?”
那位可怜的主教,象是一个被定罪的囚犯一样,他在我面前发抖,由于他无法回答我的问题。
但是我并没有真诚悔改,而且还有许多锁链,把我锁在教皇的脚下,我还须战斗多时才能把这些锁链断除。
在那些日子里我陷在挣扎中,但我并未丧掉服事教会的热诚。主教给我更高的地位和权力,而教皇把我擢升在多人之上,而且我和同工们,满怀希望能逐渐把教会革新。
一八五一年我往伊利诺(Illinois)建立一个法国的移民区,当时我带着七万五千个法籍加拿大人和我同去,我们就安居在那一大片草原上,以天主教的名义占据了那地方。在这一次大移民开始以后,我变得非常富有。我为每个家庭买了一本圣经,主教对于我的决定大发雷霆,当时我并不在乎。我没有一点离开天主教的念头,我的愿望就是尽力按着基督的教导带领他们。
当时芝加哥区的主教作了一件事,是我们这些法籍加拿大人不能容忍的,他犯了严重的罪,我上告教皇,教皇便撤换了那主教,另派一新主教来接替,他派一位高级神父来见我。
他对我说:“祈理魁,我们很高兴你能使先前的那主教被撤换,他实在是一个坏人,不过许多人觉得你似乎已脱离了罗马天主教,有人怀疑你是个异端,又是一个更正教徒。你能否给我一个证明文件可以公诸于世,证明你和你的教友们仍是属于天主教呢?”
我说:“我当然愿意。”
他接着说:“教皇新派来的新主教想要你写一封自白书。”
我于是拿起纸来——这好像是我最宝贵的机会,来借此扑灭那昼夜摇动我的信仰的声音,同时想说服自己,就是天主教的神父与信徒,实在是跟随神的言语,而不是仅仅顺着过去的旧传统。下面就是我写下的那些话:
“主教,我们伊利诺之法籍加拿大所有的移民,一心一意属于神圣的罗马大公教会,在教会以外并无救恩,为证实此心,我们愿意服从你的权柄,就是照着神的话,就如在基督福音书中所说的。”
我签了字以后,又叫我的教友签字。于是我呈给主教的代表,并询问他的意见如何,他说:“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他竭力保证新主教必然接纳这样的保证。
当主教读了我的保证书以后,他觉得非常安心,甚至喜极而泣,对我说:“我们非常高兴你给我这一保证书,因为我们怕你和你的教友们要变成更正教徒。”
朋友,我必须为着自己的盲目羞愧,当时我一心一意讨好那个主教,那时我尚未与神和好。主教遂给我一封“和平书”,宣称我是他最好的神父之一。于是我回到我的教友那里去,定意久留在他们中间,可是神却从慈爱中顾念我,他要除掉那些只附从人意而非服从神的和平契约。
当我离开主教以后,他往电报局把我的保证书告诉其他的主教们,咨询他们的意见,他们在同一天内不约而同的回覆主教,而且意见大致相同,大意说:“你不知道祈理魁是一个掩饰的更正教徒吗?恐怕他也使你变成一个新教徒了。他并非出于忠诚立这契约,他只是应允向神的话屈服,并非向你屈服。若是你不把这和平书毁掉,你自己也就是一个更正教徒。”
十天后我接到主教的一封信,我就去见他,他就问我要那一封“和平书”,就是前几天他给我的。我就递给他,他看是他给我的那一封信,立刻跑到火炉旁,把它投到火里去,我急忙赶去,想从火中救出来,但已经来不及,那封信已经被烧毁了。
于是我问主教,说:“主教,你怎可以没有征求我的同意,擅自毁掉我的契约?”
他回答说:“祈理魁,我是你的上司,我并没有义务回答你。”
“是的,主教!我的上司,我一无所有,不过是一个卑微神父,可是这里有一位伟大的神,远大过你和我,神所赐给我的权利,我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放弃,在神面前,抗议你的罪行。”
“呀,”他回答说:“你到这里来要教训我么?”
我回答说:“不,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否把我叫了来好侮辱我。”
“祈理魁!”他说:“你给我的那张契约,并不是一个保证。”
我随即回答说:“告诉我,你要我写一张怎么样的契约来保证。”
他说:“你首先要删去那句话:‘根据神的话,如在基督福音书中所说的。’我的意思是要你说愿意无条件的服从我的权柄,我无论吩咐你什么,你都要照着去做。”
于是我站起来对他说:“主教,你对我所要求的并非一种契约上的保证,乃是要我敬拜你,那我就得拒绝你的要求。”
“现在,”他说:“倘若你不肯给我一个契约上的保证,你便不再是天主教的神父了。”
我向神举起了双手说:“但愿全能的神永被称赞!”于是我就走出去了。
我回到旅馆,在房间内,我跪在神面前,省察我在神面前所做的,于是我看见,也就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出,天主教并不是基督的教会,我认识到一个可怕的真相,并不是从更正教徒的口中,乃是由天主教自己口中得来的,我已看出,我不能留在他们中间,除非我在一张契约上放弃了神的话,我该干脆的把罗马大公教会放弃。但是朋友啊!一片多么黑暗的云把我笼罩了,在那黑暗中我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我的灵被这样黑暗的云所缠绕呢?”
我一面流泪,一面求神给我开路,但等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一点回答,我已把天主教放弃了,我把地位、荣誉、弟兄姐妹,每一样我所爱的都撇下了,我似乎看见教皇、主教、神父在文字上,讲台上一直攻击我,我似乎看到他们要把我的名誉、地位甚至性命都夺去,我看见天主教与我之间的生死战已经开始,我寻找朋友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作战。但我找不着,我看见那些最好的朋友都不得不诅咒我,看我象是一个无耻的叛徒,我似乎看见我的教友都拒绝我,我所爱的故国也诅咒我,我变成一个全世界所弃绝的人。
随即我在思索,在更正教徒中有几位朋友,可是我过去同他们一直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在他们中间,我是没有一个朋友的。那时我看到只剩下一个人前去应战。在那个可怖的时刻,若不是神向我行一个神迹,我自己是毫无办法能担当得起的。似乎那时我不能离开我那间房子,进入一个冷酷的世界,在那里找不到一个人同我握手,也找不到一个人用笑脸来看我。那里的人只有看我为一个叛徒。
似乎神也远离我,但他是在我身旁。忽然一个思想进入我的心中。“你有圣经,读吧!你可以从那里找到亮光。”我跪在那里双手颤抖着,我打开了圣经。“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做人的奴仆。”(林前七23)当时并非我能找到这节圣经,实在是神开导我打开那里,又开了我的眼睛,使我看得明白。
因着这一节经文,亮光便进入我里面,这是第一次我看见伟大救恩的奥秘,为血肉之体的人所看到的,我对自己说:“耶稣已经赎了我,若是耶稣已经赎了我,他必定救了我,那我就是已经得救了,耶稣是我的神,一切神的工作都是完全的。我呢,无疑的完全被拯救了,耶稣不会只救我一半!我是在羔羊的宝血中得救了,我因耶稣的死而被拯救了。”这些话对我有说不出的甘甜和快乐,就像是生命的泉源已经打开,新的亮光涌进我的心。我对自己说:“如果我来到马利亚面前,我是不能蒙拯救的,我并非用炼狱、赎罪等的方法,或苦修的行为来得拯救的,我只因耶稣而得救。”从此天主教的一些虚假的道理,都从我的心中除去,就像是一个高塔从根基上毁坏而整个倒塌。
我于是充满了喜乐和平安,我想天使的快乐也不能超过这样的喜乐。羔羊的血充溢在我这可怜的罪人心中,接着我用快乐的声音大声说:“啊!我亲爱的耶稣,我感觉到了,我也知道了,你已经拯救了我,啊!神的恩典,我接纳你进入我的心,直到永远,住在我里面,使我清洁刚强,成为我的道路,我的生命,我的亮光,使我能从现在到永远住在你里面。但是,亲爱的耶稣,不要只单单救我,也要拯救我的那些同胞,差我去把这恩典告诉他们,使他们可以接受,也能像我现在这样快乐。”
就是这样,我找到救恩的亮光和奥秘,这救恩是如此的简单美妙,又是那么崇高和伟大,我已伸开属灵的双手来接受这恩典,在这恩典里我是何等的丰富,我的朋友,救恩就是恩典,并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接受它,享受它,并爱那赐救恩的主就可以了。我把圣经紧贴在唇上,我立志不传别的,只传耶稣。
在礼拜天我便回到移民区中,全体的会友都兴奋的跑到我跟前来,问消息如何,当他们都聚集到礼拜堂里,我便把那个恩典拿出来,放在他们面前。我又把神如何藉着他的儿子耶稣,就如一个恩典,向我们表明他的爱,并且因这位耶稣我们的罪得赦免,得着永远生命,如同得恩赐般的,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这礼物,我便对他们说:“朋友,现在是我离开你们的时候,我已经决意永远脱离天主教,我已经接受了基督的礼物,然而我为了尊重你们,所以不肯勉强你们跟随我,才把道理陈明在你们面前。倘若你们宁愿跟随教皇过于基督,而为了得救宁愿求马利亚而过于基督,请你们站过来以作表示。”
使我惊奇万分,就是全体会众都仍坐着,而大家都在啜泣流泪,我以为在他们中间必定会有些人要叫我离开,但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做,当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我看出他们有种改变罩着他们——一种奇妙而不能言喻的改变,于是我用一种欢乐的声音向他们呼喊:“全能的神既在昨天拯救了我,今天同样也能拯救你们,你们和我一同过红海往应许之地。你们和我将接受那莫大的恩赐——你们将从这恩赐中享受快乐和丰富。如果我将这一问题用另一方式放在你们面前,倘若你们以跟随基督比跟随教皇好,只求告耶稣的名而胜过求告马利亚,就是你们宁愿把信靠单独投在基督身上,他为你的罪而钉在十字架上流血,总比相信天主教所虚构出来,要经过炼狱才能得救为可靠。若是你们想我在这里传基督纯正的福音,比一个神父来传天主教的道理为好,请你们站起来表明你们的态度——我就是属于你们的人。”
当时,他们都带着眼泪站起来,没有一个例外,请求我继续留在他们中间。
那一个伟大的恩典,就是难以言喻的恩典,第一次在他们中间显出奇妙、宝贵,他们也接受了,群众的欢乐,正如我一样,他们在这恩典里又快乐又丰富,我深信那一千个灵魂的名字,已被写在生命册上,六个月后,信主的人增加了两倍,一年后,我们将近四千人,如今我们已有两万五千位是已被洗净,已在羔羊的血里成圣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美国,甚至传遍了法国、英国。那位加拿大最著名的神父祈理魁,带着那一群高尚的人士,已经离开了天主教,到处都在传述这件事,基督的名被称颂了。我也希望今天你们能和我一同赞扬那一位慈爱可称颂的救主,我要好好的利用机会告诉你们,他为我的灵魂作了何等大的事。
请你们为在各处的天主教教徒祷告,使我成为慈爱之神的一个器皿去接近他们,那么,他们也可以接受那说不尽的恩典。愿我们在地上的旅程中高举他的恩典,直到永远。阿们。
 


因信称义 发表于:04-03-15 13:50 0
2

Great testment!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于自己, 
 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于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  
  
   --圣经<以弗所>书2章8-9节 
太初有道


nazarene 发表于:04-03-15 14:17 0
3

天主教像推雅推喇,有行为,但行奸淫
新教像撒狄,行为在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 
 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 
 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 
 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 
 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 
 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 
 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 
 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 
 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 
 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 
 华以他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 
 中亨通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 
 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 
 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 
 又为罪犯代求 
脚掌所踏之地


蓝牙吸血鬼 发表于:04-03-15 17:55 0
4

为什么说现代天主教比基督教更真

诚然,中世纪的天主教是黑暗的,充斥着贪婪、狂信、暴虐与罪恶。但经过长时间的反思与归正,“拨乱反正”后的现代公教会,却远比新教(基督教)更符合基督。

《圣保罗教堂》斑竹SHENZI曾经对天主教和新教做过长篇比较,但是对现代天主教的认识,尤其是梵二大的了解似乎还仅限于“回到圣经”。其实,现代公教会之所以能够在加拿大、德国、瑞士等越来越多的原本为新教占据的国家和地区反制胜出,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所表现出的比很多新教派更真诚的爱心与宽容,远比那些正在狂热论证“圣经无误”的路德教徒更符合基督和理性精神。

1958年,当选教皇特意用约翰二十三世(1958—1963)这一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海盗教皇”(巴尔德萨雷-科萨,1410—1415任“伪教皇”)之名为自己的尊号,表达了反省前衍的意志。这位新教皇放弃了其前任,从庇护十世至庇护十二世(1903—1958年间)所坚持的反共(教廷在朝鲜战争中的错误行径迄今仍令中共不能宽恕)甚至是亲纳粹的错误方针,在第二届梵蒂冈公会议上鼓励和倡导教会改革,并取得了成功,从而作为教会适应当代条件的倡议者载入史册。

在1961—1965年举行的第二届梵蒂冈公会议上,革新派的声音成为主流。他们要求改革教会结构和组织,取消那些令人憎恶的制度,如宗教裁判所委员会、禁书目录、诅咒和开除出教等等,他们主张同“异端者”,即新教徒和东正教徒,同伊斯兰教徒、佛教徒和犹太人对话,承认科学成就,主张对社会问题采取灵活的态度,甚至还主张同马克思主义者、非信徒对话。在1965年9月28日的一次会议上,印度大主教德苏泽发表了下列声明:“教会历来‘误点’,我们现在才打算主张信仰自由,但许多国家在150年前就已经宣布过这种自由。在卡尔-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以后,我们需要有40年,才使宗座发表了《新事物通谕》。我们知道对伽利略的谴责,但这并不是唯一的这类判决。拉梅奈、弗洛伊德、泰耶尔-德-夏尔丹等人也受到过谴责。我们应当在这里声明:谴责和列入书目做得太过分了!”法国主教埃尔施热也指控教会在科学和文化问题上站在倒退的立场上。这些主张得到了与会者的响应,尤其是约翰二十三世的继任者保罗六世(1963—1978)陛下的明确支持。而以宗教裁判所首脑奥塔维亚尼红衣主教为领袖的顽固派则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梵二大以后,焕然一新的公教会进行了彻底的大改革,撤消了圣职部,另立信理部。执掌信理部的奥塔维亚尼红衣主教亲手结果了他“亲爱的孩子”——禁书目录,宣布:“从今以后,任何一本书都不会出现在书目中。书目将成为历史文件,任何愿意的人现在都可以利用它作为手册。”在PAPA“回到圣经”的号召下,1966年荷兰主教团公布了《新教义问答》,扬弃了传统神学中的大量谬论,以理性精神解构上帝和神学。各国近万名开明派神学家审查了它的手稿,绝大多数表示同意。为此以奥塔维亚尼为首的反对势力专门成立了一个红衣主教委员会,建议荷兰主教团对《新教义问答》做出十大修改,主要包括: 肯定原罪学说;宣布上帝不仅创造了可见的世界,而且创造了不可见的世界,即人们以及天使的灵魂;肯定玛利亚的“贞洁”和耶稣是“贞洁怀胎”的学说;强调教皇在信仰问题和解释圣礼上永不犯错。荷兰主教团拒绝遵照这些“参考意见”修改,只同意将之作为《新教义问答》再版时的附录。《新教义问答》成为新时代公教会信士们的全新基石。

1966年6月24日,教会的顽固派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奥塔维亚尼给各国主教团发出了一封内部秘密通告信,要求主教们谴责仿佛是梵二大后在教会内引起的“十大异端谬误”:

1、否定教会传统,强调《圣经》是神的启示的主要源泉;

2、肯定信仰学说能够改变,即能随着具体历史环境而加以修改;

3、贬低、忽视教会这一拯救信徒的工具的作用;

4、不承认绝对的、永恒不变的客观真理,从相对主义立场出发考察真理,错误的断定真理应当随着意识和历史的进化而改变;

5、损害耶稣/基督本人的形象,企图用自然原因解释他的出于贞洁受胎、他的奇迹和复活;

6、7两点是修改了圣礼神学的许多原则;

8、对原罪说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9、修改了道德神学的许多观点;

10、对世界基督教统一运动表现出有害的热情,结果陷入新教立场。

(加下划线部分大家可以参看一下新教徒们的精彩论说是否与之相仿~)

这一矛头针对革新派的阴谋遭到了彻底破产。法国主教团公布了对秘密信的答复——断然否定存在着上述“异端谬误”,并得到了绝大多数国家主教团的积极响应,奥塔维亚尼被迫辞职。从此公教会神学研究全面摆脱了愚昧和反智的桎梏,走上开放、自由、理性之路。

现任PAPA——约翰-保罗二世(1978—)是一位真正的圣人,教会历史上最令人赞赏的典范、基督精神的忠实执行者。他身体力行地以真诚、博爱、无畏的基督精神传播福音。基督说:“你们中间最小的,他便为大”(路10:48),约翰-保罗二世陛下比任何人都谦卑,这是整个基督教世界的幸运。在新时代的公教会中,再也没有什么论点会被斥为“异端”,无论你是否承认耶稣为处女所生、复活和五饼二鱼,《圣经》从此没有什么“绝对真理”不可辩驳;科学再也不是“上帝的女仆”,而是朋友——“世界属于科学,精神归于上帝”;理性也不再臣服于神学,而成为后者的指南。与此同时,大批来自东欧等的高知人本主义信士不断为教会输入新鲜血液,并逐渐成为教会的主干,黑人被授予枢机主教的红袍;下任宗座的候选人全部来自发展中国家。“上帝即爱”(路德教徒也说“神是爱”,但“爱”的含义决不相同)的观念从未这么深入人心。这些都为新的公教会在文明世界重新赢得声誉,直追乃至胜出渐趋原教旨主义化的新教。


蓝牙于2001-10-22

 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 
 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 
 迷路人的向导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过河人的桥 
 历险者的庇护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灯 
 流浪者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 
 随侍在侧的仆人 
  
蓝牙吸血鬼笑了笑,象月儿一样迷人~~~~~~~


tt8585 发表于:04-03-15 19:13 0
5

参考:
我们属于神,
我们不在教会里面,
我们不在宗教里面,
耶稣:我在你们里面,你们在我里面。



aharon 发表于:04-03-15 19:26 0
6

在我的经历中(也许是因为我在新教教会中的时间比较多吧),我只亲耳听到过对基督宗教比较了解的人说当今的中国新教狭隘,还没有亲耳听到过人说在中国的天主教狭隘。
在我信仰早期,我相信新教对天主教的攻击,认为天主教是“大淫妇”,但后来多了解天主教后,我对新教对天主教的攻击就持怀疑态度了。后来,信仰的经历多了,感到新教总是表现出狭隘,可是我一直都不愿意明说新教狭隘。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谈到了新教的“狭隘”(我开始没直说狭隘这个词,而是采用了尽可能委婉的,尽量保持新教正面形象的说法),不想我的朋友倒是快人快语,他说:新教就是狭隘。我当时说:都有几年了,虽然我感到新教的问题,可我一直都不愿意说它狭隘,你可好,一针见血。

这个论坛上有个帖子问大家上这个论坛有什么感受。其实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狭隘偏激,误解仇恨怎么充斥了新教的网站,耶稣基督的教导为什么总是被传得走了样,怎么我们总喜欢斗过来斗过去,基督教怎么有点搞得有点像文化大革命。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痛心。痛心我所爱的基督教都有点臭名昭著了。以至于如果有非基督教徒要多了解基督信仰,我总是很犹豫把他们介绍给新教徒,一怕本来对基督教有好感的人和听了偏激的教徒的讲道,反而讨厌基督教了,二怕本来没有偏见的单纯可爱的人被极端教义洗了脑,到处攻击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为了稳妥起见,我宁愿把他们介绍给比较温和开明的当代中国天主教会。

补充日期: 2004-03-15 19:41:41

楼主提到“过去我怎样的被吩咐,也就怎样去传讲,那就是除了罗马天主教以外,并无救恩”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天主教现在不教导非罗马天主教徒都是要下地狱的了。现在的情况是: 许多新教徒积极鼓吹不是自己派别的都该死。如今的天主教是改革派,新教会是顽固派,情况正好和马丁路德改革的时候倒过来了。真是新教不新,老教不老,归正宗不正,罗马教不偏。

(注:以上是部分现象,不是所有的新教徒都偏激,都顽固,我实际生活中遇到的新教徒都还温和,其中的基要派也没有不分青红皂白,恨不得一棍子打死异己的。)


蓝牙吸血鬼 发表于:04-03-15 20:50 0
7

楼上的说的不错。

楼顶的竟然拿个林肯时代的“见证”来攻讦天主教,恰恰证明了这些誓反教徒的愚昧和偏狭,当时的黑奴还没解放呢~~

时至今日,现代天主教早已成为文明的引导者,而这些眼中长满了梁木的誓反教徒们依旧停留在黑奴时代。

 

 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 
 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 
 迷路人的向导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过河人的桥 
 历险者的庇护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灯 
 流浪者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 
 随侍在侧的仆人 
  
蓝牙吸血鬼笑了笑,象月儿一样迷人~~~~~~~


-09oo 发表于:04-03-16 00:16 0
8

天主教企图靠行为得救,这是悖逆圣经的,是自欺欺人.


蒙神爱 发表于:04-03-16 01:57 0
9

现代天主教对圣母马利亚的认法,和林肯时代的天主教,并没有改变,甚至更离圣经的教导越远.

现代天主教仍然认为圣母马利亚是一同和基督为救世主,仍然向她祈祷,希望她在神前替他们代祷.现代天主教仍然相信炼狱、赎罪等方法,并靠苦修的行为来得拯救.这些都是违背圣经上的教导的.

所以现代天主教依旧停留在黑奴时代。并不是文明的引导者!


蓝牙吸血鬼 发表于:04-03-16 10:33 0
10

大公会议的用意

54 因此,神圣的大公会议,在解释有关教会的道理之际-神圣的救主是在教会内进行救赎工程的-也愿意敬谨阐明荣福童贞在圣言成人和神妙身体的奥迹 所担任的角色,以及获得救赎的人类对天主之母、基督之母、人类之母所应尽的义务。不过大公会议并无意提供有关圣母的整套理论,也无意去解决神学家尚未充份澄清的问题。所以,对於在教会内,於基督之後占有最高的位置而又距我们很近的圣母,各公教学派所持的自由意见,仍保有它们的价值。

——摘自《教会宪章》,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廿一日梵蒂冈第二次神圣大公会议公布

补充日期: 2004-03-16 10:43:43

 

顺便再说一句,在林肯时代之后,奉神之名对“未开化”的印第安土著实施惨绝人寰的驱逐、屠杀和灭种的正是这些“改邪归正”而“圣灵充满”的誓反教徒们,他们的暴行与BIBLE里奉雅赫维之名屠戮迦南地原住民的约书亚一般无二。

尽管当时的普世大公教会早已放下了屠刀。

今日的普世教会正在引导着自由与和平,而誓反教徒们依旧充满着奴性与仇恨,就是这样。

 

 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 
 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 
 迷路人的向导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过河人的桥 
 历险者的庇护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灯 
 流浪者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 
 随侍在侧的仆人 
  
蓝牙吸血鬼笑了笑,象月儿一样迷人~~~~~~~


myron 发表于:04-03-16 11:46 0
11

奇怪,你怎么知道那些对“未开化”的印第安土著实施惨绝人寰的驱逐、屠杀和灭种的人,是一些奉神之名“改邪归正”而“圣灵充满”的教徒?
  Faith alone, in Christ alone! 


snowflyy 发表于:04-03-16 11:53 0
12

我是一个新教徒,但我从小就长在天主教教堂旁边,我们家附近有不少基督徒也有很多回教,经过我多年的观察,没有什么高深的道理,就是觉得新教好,基督徒很好。


昏睡的小猪 发表于:04-03-16 13:27 0
13

我觉得我老是被魔鬼诱惑
 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由父和子所差遣之施恩者,与父子同受敬拜,同 
  
 父是上帝、子是上帝、圣灵也是上帝,三位都是永恒、而同等的;然而非 
  
 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我信圣徒相通; 
  
 我信罪得赦免,并认主所设立之独一圣洗礼;以及新约的记号祝福并掰开 
  
 我信身体复活; 
  
 我信永生。 
  
 人生最终目的是以荣耀神为乐,信之,爱之,行之,传之! 
  
我信仰主


蓝牙吸血鬼 发表于:04-03-16 13:36 0
14

我为何离开天主教--一个神父的真实见证 回应人: myron 发表日期: 2004-03-16 11:46:20

奇怪,你怎么知道那些对“未开化”的印第安土著实施惨绝人寰的驱逐、屠杀和灭种的人,是一些奉神之名“改邪归正”而“圣灵充满”的教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国开拓边疆的"士师"谢尔曼将军曾说:“当时存在着两类人,一种人要求彻底消灭印第安人,而另一种人则对使印第安人文明化和基督教化充满了热情。不幸的是,陆军夹在这两类人中间左右为难。”他对印第安人的所作所为足以让约书亚羞惭无地,吸血鬼我毫不怀疑他和约书亚一样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哪个"神秘的声音"的指令.

十九世纪初年,在欧洲天主教徒大量移民加拿大东海岸地区的同时,来自英国的誓反教浸信会和卫理公会则成了成了美国最大的两个基督教派,它们的牧师和传教员陪伴着拓荒者深入美国内陆,向西部移动。这些美国边疆的誓反教徒们并没有采取加拿大天主教一样的做法,和平地向印地安原住民传播福音,而对他们事实了残酷的驱逐和屠杀.

 

补充日期: 2004-03-16 13:38:31

笔误更正:而对他们实施了残酷的驱逐和屠杀.
 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 
 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 
 迷路人的向导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过河人的桥 
 历险者的庇护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灯 
 流浪者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 
 随侍在侧的仆人 
  
蓝牙吸血鬼笑了笑,象月儿一样迷人~~~~~~~


myron 发表于:04-03-17 00:10 0
15

问题是:真正“改邪归正”而“圣灵充满”的基督教徒不可能奉神之名,去对“未开化”的印第安土著实施惨绝人寰的驱逐、屠杀和灭种.

因为这是违反新约的教导!

现代仍有一些人冒名去做可耻的事,也不是真正“改邪归正”而“圣灵充满”的基督教徒所能作的.
  Faith alone, in Christ alone! 


aharon 发表于:04-03-17 11:37 0
16

myron兄:理论和实践有时候不是统一的,有时候教徒就是在说一套,做一套。
是的,真正悔改的人是不应该从事罪恶的,不过,那嘴上说悔改的,嘴上赞美主,赞美主个没完的,总是“被圣灵充满”,总是“奉主名”的,不一定真的是出于神的。所以耶稣才让我们看果子,我们中国人也说听其言,观其行。
耶稣在世的时候,向谁传教呢?向不是上帝子民的民族么?不是的!耶稣,作为上帝子民----当时的犹太民族的一分子,向当时的信仰上帝的人传布悔改的福音,耶稣当时不是去召唤那些不信上帝的异教徒,而是召唤信仰上帝的教徒悔改,耶稣当时不是招不信上帝的罪人,而正是招那些信仰上帝的罪人。
我对此的理解:首先是教会(罪人的团体)应该听从并实践耶稣召教罪认悔改的福音,然后再去向异教徒传布佳音。如果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和我们的信仰团体----教会的罪,我们的所作所为在教外人看来就和耶稣所斥责的伪善的宗教领袖(在当时的时代一般属于法利赛人团体和宗教学者团体)一样让人恶心。
如果我们----基督教团体心地刚硬,自以为是,上帝难道不可能在我们认为原本不是上帝子民的异教徒中兴起自己的百姓么?上帝难道不可以将更多的恩惠撒向异教徒么?上帝难道会因为我们嫉恨异教徒而偏袒我们么?上帝难道会被我们的“因信称义”(尤其是能说不能做的因信称义)教义辖制而不能剥夺我们这些伪善的人在天堂上的位置么?

(注:人无完人,虽然我们批评了新教徒,但是不能因此把所有的新教徒都看扁了,就像耶稣这个犹太人在当时斥责犹太人的不是,但是耶稣所拣选的门徒正是犹太人,初期教会主要还是犹太人的信仰团体,我们不能以偏概全认为犹太人都是谬误,我们也不能以偏概全认为新教徒都是伪君子。)








我是男丁格尔 发表于:04-03-30 15:36 0
17

1809-1899

那是上上个世纪的事了啊。。。。。。

世上所有的事都是在随时间而有变化的,唯有主的道是不变的。而且这种变化,也是有目共睹的。1517年到现在时间都过了487年了,你怎么还用那时候的眼光看天主教啊?

internet也是新近的事物,《圣经》上也没有说过的,更没有说过可以用它来传福音,我们不是在这里一样可以传福音吗?《圣经》上也只说过用石头来建圣殿,可我们现在不是用水泥钢筋来建教堂吗?

1517年时的天主教会在出售“赎罪券”现在还有吗?天主教会烧死过伽理略,现在可不会去烧死霍金,虽然他的宇宙理论说天地不是天主造的。同样,新教会也不会去烧死他的。虽然在几个世纪前,日内瓦的新教徒们烧死了发现人体血液循环的哈维医生。这些都是过过事了。现在的天主教早已不是那样了,就像现在的新教徒也不会去烧死相信人体血液循环的人一样,如果还是那样,那我一定会被烧死的,因为做为一个学医的人我是100%的相信人体的血液是循环的,而且我也解剖过很多尸体,这在那时候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可是都被视为“撒旦”的行为的也同样要烧死的。幸好现在谁也不会这样这样做了,所以我不必但心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教会是在发展的,因为组成教会的是人,信教的是人,神职人员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或多或少的罪,就会犯错。但只要改了就好。连天主(神)都会接受人的改过,为什么你不接受别人的改过呢? 天主教会从来都说自己是“罪人的教会”,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每一个人教是罪人。只不过我们因为信了主,又他所说的去做了,才有得救的机会,我们也从来不说只要信了天主教就会进天堂,但还要看他是不是真的信,信了后又是怎么做的,同样,天主教也从来不认定哪一个人会下地狱,因为定罪是天主的权利,任何人也没有权去定别人是该升天堂还是下地狱。



淡公 发表于:16-03-19 11:00 0
19

教会不是江湖,看到你们刀光剑影,招招见血时,哪里还是什么主内兄弟?分明是一群江湖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