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9664067.htm 4 2724 2012-12-05 17:44:22

舞厅里可否有舞女?元芳,你怎么看?

市井人生 发表于:12-12-02 12:51
  随着电视剧【金大班】的热播,旧上海百乐门舞厅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有人说不到百乐门你就不知道上海滩你就不知道沪派文化你就不知道十里洋场。根据顾也文先生【交际舞趣谈】所记2002年新百乐门在上海的静安寺商圈重振雄风,高五层的大楼实行恢复性改建,四楼是当年最出名的金光舞厅,现在仍作交谊舞厅,百乐门终于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以新的面貌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其实,我们也不能把旧百乐门说得一无是处,说它就是乌七八糟的地方,这也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根据记载,少帅张学良抵沪,必到百乐门与赵四小姐一过舞瘾,文豪徐志摩与夫人陆小曼一见钟情也在百乐门,就连美国喜剧大师卓别林携夫人到上海仅仅逗留一日,也要光顾一下百乐门。实际上,百乐门是旧中国舞厅的一块金字招牌啊。   现如今有人就看上了这块金字招牌,把个“金”字放在“百乐门”的前面,来了回巧用,取名“金百乐门舞厅”,堂堂地在京城的东边营业了。大概是名字起的太响亮,该舞厅虽然地处通州区与朝阳区交界,离城里较远,但是依旧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响声在外,它的开张几乎引起了北京所有交际舞爱好者们的关注。有人说它是京城最豪华的交际舞厅有人说它里面有舞女陪客人跳舞又有人说……,无数传闻引得交际舞爱好者们心里痒痒。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还真有不少人大老远地跑去光顾,回来就在朋友面前牛逼说:“兄弟我到百乐门跳舞去了。”成心省略掉那个“金”字,好像人家又重温了一回旧上海的迷梦似的。     舞女是谁都不待见的群体   实际上,现在任何一家歌舞厅都不乐意承认他们那里有舞女,“舞女”这个词的内涵太深了。记得北影厂曾拍过一部电影就叫【舞女】,背景是旧上海滩的舞厅,剧中舞女给人的印象无一不是烫着发穿着旗袍叼着烟卷,衣着打扮都是与良家女子不同的。毋庸置说,舞女是社会的另类群体,她们楚楚动人,才色双艺,深谙男人,花天酒地,男人因她们而迷狂,生活中有了她们仿佛多了几分浪漫多了几分色彩也多了几分偏见,就连旧上海都发出过禁舞令,把战败社会腐败的原因归咎于舞女,弄得舞女们上大街抗议啊。解放以后,舞女获得了新生,随之便是这个群体的消失,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即便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人们依旧耻于谈舞女,其臭名仿佛远在三陪小姐之上。于是,有些歌舞厅为了避嫌,干脆给陪人跳舞的女孩儿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陪舞教练员。这样好,陪您跳舞名正言顺,收您的钱也是名正言顺,如今人家成了教练员,属于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范畴了。其实,事情未必如此简单。前十几年的事情。某星级饭店曾在五楼开过一家国标舞俱乐部,广告上宣传说俱乐部内有陪舞教练员,收费好像在每小时50元吧。当时,我学跳舞正在兴头上,得此消息,满怀期望就奔那儿去了。上了五楼,走进去,眼前不由一亮。别说,里边真气派。二楼包间,一楼演艺大厅,灯光朦朦,进出的女孩儿既时尚又艳丽,档次到底与大众舞厅不同啊。我说明来意,服务员马上给我请来了舞蹈老师。见到老师,眼前又是一亮。真漂亮!只见老师年纪不大,超不过30岁,高挑的身材,身穿旗袍,浑身珠光宝气,看上去竟有点儿旧上海滩舞女的味道。Waiter很热情,紧着说你们跳吧。正值播放慢四舞曲,老师很大方地执着我的手步入舞池,我们的第一支舞是“贴面”,搭上手,我抬头一看,呵,对方竟比我足足高出半头啊!我谦虚地说,本人刚学跳舞,舞技不精,希望您多多指导,我们是先跳探戈还是先跳华尔兹啊?对方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她说她只会跳这种“贴面舞”,不会跳什么华尔兹探戈,她说她是做模特的,刚走完台,她说她想跟我学学跳舞。当时,我的心里大不悦。跟我学舞,我还要付给你钱吗?这时候,Waiter又走过来,热情地说两位那边坐坐,先生,给您开瓶红酒吧。说句实话,当时我真有一种有被戏弄了的感觉。我将Waiter拉到一边说,这个不行,你给我换一个。Waiter似乎没听懂,反而怯怯地问我:“您觉得她还不够高吗?”“我觉得她太高了,根本没法跳。我是来跳舞的,不是来渔色泡小姐的。”我几乎都喊了起来。说完,我摔给店里100元钱,扭头就走出大厅。您说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吗?,什么狗屁陪舞老师,简直连旧社会的舞女都不如。不管怎么说,电影【舞女】中的舞女林若青小姐, 人家那舞跳得可是顶呱呱啊。所以,在我的印象里,现在某些娱乐场所里的所谓陪舞教练员不过是三陪小姐的变身,实际上,我们很难再找到类似电影【舞女】电视剧【金大班】里那样的商业化舞女了。舞女作为一个群体已经不复存在,没有人再关注她们,舞女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旧社会的一个符号。   交谊舞厅也玩档次   金百乐门开业不久,我的舞伴就和我说了好几次,说那家舞厅的装修非常豪华,陪舞的小女孩儿都会跳舞,而且陪舞不收费,里边好像还有舞院的学生呢,舞伴还说门票也不算太贵,可以买卡,买年卡,跳一次合不了多少钱。因为有了以前的教训,对于舞伴的说法,本人不敢苟同。我说,表面上不收费,人家陪你跳了半天,还不得索要个小费,现在的小费,二三十元拿得出手吗?舞伴却说,没那事!大概是出于好奇心吧,我想先去见识见识,看看舞伴的说法是否属实,于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约上舞伴和舞蹈老师李哥驱车直奔那里。   我们从昌平出发,先驱车进入三环路,又从三环路直插朝阳北路,一路上狂遇堵车红灯,到了朝阳北路,路才走了一半,再往前行,路又陌生,我们是一路打听一路摸索,终于来到一座桥下,往右一拐,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喊道:找到了!舞迷就是舞迷,只要能跳好一场舞,我们是不惜爬山涉水的。只见霓虹灯在一座高大的建筑物上闪出舞厅的名字,整个舞厅的外观看上去很气派,给人一种灯红酒绿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你产生联想,联想到遥远的过去联想到上海滩。舞伴说得没错,门票还真不贵,基本上和城里舞厅的门票持平,这样的价格显然是为工薪阶层准备的。进得门,感觉就不一般了。只见里边的舞池巨大无比,木质地板在朦胧的灯光下发着乌光,舞池的旁边是开放式单间,隔出来的单间里摆放着拐角沙发和玻璃茶几,看上去和歌厅里的KTV没有区别。很显然,这是一家追求档次的舞厅,店里希望人们来这里消费,您不开瓶红酒也买壶茶什么的,当然,您花几块钱跳场舞,舞毕,抬腿就走,人家也不会说什么。实际上,经营高档次的交际舞厅,金百乐门不是第一家。20年前,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后面,有人就开过一家类似的舞厅。老板最初的企划也是玩档次,您想,这里离三里屯近,老外多高消费群体多,来这儿跳场舞,谁还不得扔个百八十块的。可事情远非如此简单。首先在北京的外国人很少有人跳交际舞,所期望的高消费群体中精于此技者也并不多,其次,就是靠交际舞爱好者们消费了。说句实话,许多交际舞爱好者都有舞伴,又不是参加交友联谊会,非得给女方买点儿什么,舞伴盯的是舞,买不买酒水,人家才不在乎呢。再者说,凡善舞者眼光和品位皆高,他们对乐队、歌手、灯光、地板、音响、休息室乃至卫生间都有要求,您的舞厅不营造出具有催眠术般的浪漫氛围,摆张桌子,就想让我们开红酒,难!可怜那家舞厅,开业头三天免费酬宾,人们还趋之若鹜,可一收高额门票,马上门可罗雀,没两天,关门大吉了。其实,交际舞爱好者们也不是拒绝高档消费。去年10月,在凯宾斯基酒店举办的第四届中国Salsa舞交流大会,尽管舞会的入场劵高达几百元,结果怎么样,还不是一票难求。这就叫档次的魅力,只要你的舞厅办的真有档次,硬件软件全跟得上,不愁人家不花钱,毕竟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北京人富了,20年前,我们跳舞骑的是自行车,现在我们跳舞许多人开的是小汽车,一晚上拿出二三十元消费,对于大多数交际舞爱好者来说并非高不可攀的事情,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舞厅的档次。   舞厅里可否有舞女   “你看,舞女!”我的舞伴小声地对我说。“哪儿呢?”说罢,我马上用眼睛搜寻。只见不远处站着   几个小姑娘,花季年龄,玲珑小巧的身材,身穿粉红色的舞裙,舞鞋是银白色的,和我在那家俱乐部里见到的模特感觉上截然不同。像不像,三分样。这身行头,业内的人一看便知,人家是真正跳舞的,不是在蒙事。许多客人主动找她们跳舞,伴着音乐声姑娘们翩翩起舞,顿时,舞池因她们的存在而变得富有灵气。看着眼前的景色,我很高兴,便唤来服务员点了茶水和果盘,说句实话,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消费,值!这时候,舞厅里奏响平四舞曲,我随便找到一位姑娘跳起来,只觉得她身轻如燕,舞技娴熟,显然是受过严格训练。我这边跳,李老师那边也跳,曾几何时,几个小姑娘竟跟在李老师的身后学起了桑巴舞。舞罢,人家小姑娘很客气地给我行了个礼,丝毫没有索要小费的意思,我想这肯定是舞厅的经营者给她们定下的规矩,舞厅走的是免费陪练舞蹈的路子,目的还是在吸引大家来跳舞。想法虽好,但我担心舞厅是否能长久养的起这些舞蹈老师(暂且不称她们舞女为妥),这条路能够走多远?我们落座单间,边饮茶边聊。我说我觉得舞厅里就应该有舞女,现在是市场经济,商业化舞女的出现不可避免。许多年前,我去沈阳出差,沈阳的舞厅门口,就有女士转悠着寻人跳舞,只要你给她买张舞票,再付给她30元钱,人家就陪你跳全场。当时,我就邀请过一位,我们跳得很不错,她说她下岗,有个女儿,陪舞只为挣点儿生活费。我问她出来陪舞老公管不管,她说是背着老公出来的,看到出来,她并不认为挣这份钱是光彩的事情。其实,我倒认为社会上应当对舞女重新认识,舞女只要不参与非法活动,行得端,走得正,只是靠陪男人跳舞获取应得的报酬,也没什么不好。我的舞伴也说,是啊,当舞女有什么不好?【金大班】中的舞女金兆林小姐多好啊,人家对金钱和爱情的态度简直可以做现在人的楷范了。李老师却说,那个电视剧太假,剧中的资本家也不唯利是图了黑帮也仁义了,只因有个舞女金大班,整个旧社会全变新了。舞女这个行业绝对不能恢复,现在年轻人找工作难,女大学生毕了业去做舞女,还了得!我说那不可能,跳舞也得有点儿舞蹈细胞,不爱好的人,您就是给她钱,人家还不去学呢。再说,学舞的女孩子多了,你这个舞蹈老师不又可以赚个盆满罐满吗?说罢,我们三个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说句实话,是否大张旗鼓地恢复舞女这个行业,实在不是我等小民能够决定的事情。它需要社会的认同有关机构的许可,职业舞女毕竟是旧社会的衍生物,如何恢复这个行业让她为现在服务,大概还需要很长的道路要走。金百乐门舞厅在这方面想有所尝试,我认为是难能可贵的。至于给陪人跳舞的女孩子起个什么名儿,那也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舞厅里可否有舞女?元芳,你这么看?
小钱妈妈 发表于:12-12-04 13:46 0
2楼 高档次的舞厅可能有,大众舞厅一般没有。
water_99407 发表于:12-12-04 23:23 0
3楼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cc55906261 发表于:12-12-05 17:44 0
4楼 为什么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