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885716.htm 5 1749 2015-06-01 19:08:1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圣保罗教堂 > 基督徒不能练气功!

基督徒不能练气功!

purposedrivenlife 发表于:04-03-09 05:35
福音见证集  newlife.lingliang.org(简体)  inewlife.esmartweb.com(简体) fuyin.lingliang.org(繁体)

--------------------------------------------------------------------------------


气功的灵异经验

李前明先生

  首先我要声明,我所讲的有关气功的种种,只是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所做的检讨分析,不敢说一定百分之百正确,所以我不准备与人辩论,只盼读者能将心中的疑难放在祷告中向主耶稣求问。气功对我所造成身心灵里的伤害,实在是难以数算。若不是上帝用他奇妙的恩手引领我走出来,今日的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因此,虽然知道讲出来一定会挡人财路、引起争论,但看到在海外华人圈中有这么多人受迷惑,看到在中国大陆有超过一亿人沉迷此道,我还是不能不按着我的良知和对圣经的认识,把自己所经历到的气功真相公诸于世。我修中华福音神学院北美延伸制课程时,林道亮院长和康来昌教授也一再鼓励我为主勇敢做见证。

  此气非彼气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礼拜六,我去听介绍气功的免费讲座,并当场报了名,然后在一个月之内,修完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并在台湾、香港、大陆买了很多气功、内功的书回来看,接下来在气功领域中沉溺了两年。“气”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据我那自称基督徒的气功老师说,就是当初上帝创造人的时候,吹进人鼻孔里的那一股气。而气功就是把这股气发掘出来,用意念加以导引、运用。当时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如今回想,那根本是生意人招揽顾客的噱头。 

  第一,这位老师根本不是他所自称的“基督徒”。因为他曾鼓励我们这些练功已入门而发功时有种种特殊动作的学员,去拜八仙中的某一位,说如此就可功力大增。真基督徒会教人去拜偶像吗?第二,在圣经中找不到任何根据,说我们可以去运用上帝吹进人体内的那股气。上帝告诉我们是他赐下这生命之“气”(或“灵”),当人死之时,他要收回“气”(或“灵”)。所以若是真有“气”的话,上帝才是亲自掌管的那一位。再者,即使真有“气”存在,当亚当犯罪之后,上帝会让他眼中的罪人去使用这股“气”发展它的潜能吗?值得我们思考!

  那么,气功所说的“气”真的存在吗?就我练功的经验,确实是存在的。气功的基本原理,就是“以意御气”,用意念来引导丹田中那团气,让它循着经脉游走一个小周天或大周天,最后再回到丹田。记得我初次打通“任督脉”之后,觉得丹田中似有一颗暖暖温温、黄豆大小的“气”出现,到最后练到像鸡蛋那么大。当我腹痛,就将它引到腹部去医治;胸痛,轨引到胸部去医治。可发现感冒细菌何在,引气去杀掉它们,而立刻得痊愈。甚至可为人发功治病。若将气引到性器官去练,就可使之收发自如、持久不衰,此即南加州华人报纸上近年来大肆广告的“帝王功”,我在上课的第四天就练成了。

  功力日进之后,若将气引到头部,更可刺激平时末发挥功能的脑细胞,想起很多原本想不起来的事,接收到许多原来五官接收不到的讯号。据书上说,练到一个地步,还能打开前额正中的“天眼”(即一贯道所称的“玄关窍”),就可看到、听到灵里的事物。讲这种事的人,有的是吹牛,有的却是真的。 

  打通任督二脉

  学气功的人都知道,练功的第一步就是要学吸气、欲气与吐气,吸入丹田试着存在里面,一直憋到非吐出不可之际,才慢慢吐出来,此即所谓“吐纳”的功夫。我原就有学声乐的底子,对运用丹田呼吸颇有心得,这也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快就登堂入室的原因吧。

  听我气功班上的同学说,第一堂课,我吐纳的声音就有如在公路上狂飙的摩托车,声势惊人!接下来更关键性的一步,就是要打通任督二脉。当你的气由丹田循经脉沿着背部穴道上头顶,再从前额导引下来之时,如果舌头能找着上颚气接通的那一点,任督脉就打通了。气就可顺利下来,沿着前身的穴道再回到丹田。据说,婴儿出生之后六个月内,任督二脉是通的,因此所谓接通任督脉,就是找回婴儿吸母奶的舌型。有的人没接通,气积在脑袋里,会弄得头痛欲裂,书上说甚至有人脑血管会胀破。任督二脉通了,才有可能小周天(上半身)、大周天(全身)、吸气(吸收日月精华、树木石头,甚至别的健康者的气)、放气(灵魂出窍)一路练下去,直到“特异功能”的境界。 

  我在初级班的第二堂课,任督二脉就打通了,当时上颚掉下一团很小的内球,就像一个小奶头。从此,只要我醒着,舌尖就不是跟常人一样平贴在下颚上,而是不由自主地自动往上抵住上颚那个小肉球,直到两年后我破功为止,舌头都是如此。奇妙的是,破功之后,“小奶头”也就消失了,舌头也不再卷上去,而又恢复自然的平躺状态!记得任督脉接通的那一刹那,我觉得有一股暖雨由头上慢慢浇遍全身,自己身上的汗也淋漓而下,一股能力进来,令我感动莫名、放声痛哭。然后,我就站起来在教室中间拳打脚踢约有五十分钟之久。

  “功力”日进

  接通之后的第二天,我那严重的花粉过敏症就痊愈了。第四天练成帝王功。这股气好象不只能健身、治病,练到后来,还能发出身外、影响别人、为人医病。记得有一次,我在家中院子里练“放气”,把自己的气导入一棵松树。希望能吸取松树的气来培养增加自己的元气。气一放出头顶,顿时感觉身体里面一片黑暗,有如灵魂真的出窍,人变成行尸走肉,我吓了一大跳,连忙用意念把气从树顶、树身、树根一路急速地叫回来。从此我再也不敢尝试。但一次就够了!谁知道那回到我身子里的,是夹杂着什么东西呢?

  说到调度外界的气来做为己用,我如果想要调别人的气,可以用意念力探查他的脑波、心波及呼吸的频率,我若把自己的呼吸频率调整到与对方同步,就可以调他的气过来。在同练高级班气功的人当中,常有这种现象。当着老师的面,都会互相玩这种恐怖阴森的把戏。灵界中,大鬼欺负戏弄小鬼,很正常嘛!

  “气”等于“邪灵”

  气功中的“气”到底是什么?我由自己的经验来分析,不能不说,气功的气,就是邪灵,绝不是上帝造人时吹在我们里面的气(编按:对于气功之“气”的定义,李前明在此处所言与梁燕城教授在本刊今年第十一期“与天地之主感通”一文中之观点略有不同,但反对练气功之立场则一。)。我这么说,成千上万学气功的朋友一定很不服气。且听我细细道来。

  自从一九八九年四月学成结业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是个无所不能的超人。我运气练功时,并非在歇斯底里的状态,而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气在体内走到那里,我都知道。

  如果上帝后来没有救我,冲着它在肉体及精神上所给我的那种甜头,我是不可能放弃这么“美妙”的能力的!当时,我满心满脑,就是想利用这股超自然的力量,去满足财、色、名、利的欲望。当时真不知做了多少邪恶的事。我自以为在利用气功,其实是被气功背后招来的灵界势力所辖制。那些病痛的医治、情欲的满足,就好比在向黑道、地下钱庄借钱,起初用得很痛快,等到他要你还钱时,你就万劫不复了。我在见证中也说过,初练成时,我天天练两三次,练好几个钟头,觉得妙不可言。但第二年起,调息后就心烦意躁、怪梦不断、心思意念变得非常恶毒、连说话也无法自我控制、人似乎也变成多重性格。可是我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些是跟气功有关的。甚至每晚当我把灯光调暗,开始调息,就会起鸡皮疙瘩,是那种在浑身上下游走的鸡皮疙瘩,难受极了。

  以上诸般现象,一般人说是“走火入魔”,我现在却认为是邪灵在进行辖制人的工作。如今回顾,很可能在所谓“接通任督二脉”的那一刻,邪灵就进入我体内了。也从那一刻起,邪灵就可自由进出我的身体,甚至可住在我里面。气功是一种让肉体向灵界敞开的方法。

  气炸了三次

  我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我悔改信主的过程,跟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我除了“罪”的问题,还有“气”的问题需要对付。我信主之后,魔鬼不放过我,每一夜都以种种凄厉可怖的现象,来惊吓我、攻击我。于是我向上帝求,若是气功这么不好,请帮我破掉。我曾听说可以破功,却不知道怎么破。

  上帝果然帮我破了!

  头一桩,就是一九九三年四月二十日在印尼第一次呼叫主耶稣的那夜,丹田中的气连续炸出来三次,然后我大哭了两个半钟头,过去记忆里的伤痕、失望,那些人、事、物一一出现在心头,清楚地感觉被主的手温柔地抚慰医治。日后我在预备做见证时,圣灵让我看到我当初接通任督二脉时,也是大哭不止,但却是拳打脚踢,下意识中觉得我通了、我了不起、几乎自觉是超人!我可以摧毁那些欺负过、伤害过我、得罪过我的人!两者现象虽同,意义却有天渊之别。

  四鬼离身

  第二桩,就是出印尼回美国后第一次上教会。一进礼拜堂,丹田中的气就在腹部突突乱跳,舌头也不由自主在口腔中横冲直撞。我那时还不知道有关灵的事,心想:哇!这里气真旺!崇拜后,带我信主的周先生请我起来做见证,我却大放谬论足足三十分钟之久!有股力量控制着我的舌头,说不该说的话,让说的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会后去周先生家,他说,你练的气功不好,不要练了。

  我不服,说你自己没练过不要乱讲。他说,你会走火入魔。我大怒,说什么叫走火入魔?他说,就是会起鸡皮疙痊瘩。我一听楞住了,心想,他没练过怎么会知道?莫非是圣灵感动他的?因为我到后来每次练功时,都有会漫延的鸡皮疙瘩在我身上游走。后来有周先生教会的五位弟兄到他家来,希望为我祷告,当他们一个个为我祷告的时候,我心中很感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舌头硬是紧紧抵住上颚,让我一句话也祷告不出,一滴泪也掉不下。这舌头,是我运气于全身的钥匙,如今却这般与我唱反调!离开周先生家,才发现舌头把我的上颚全都顶烂了,痛得要命!我心里非常害怕。

  当夜回到家,我求告主耶稣替我鉴察,为何舌头会如此作怪,如果气功的能力来源是不好的话,我求主耶稣帮我破功。才一祷告完,就感觉胃下端有个东西贴着皮肤里层蛇行往上拱,当它爬到胸部,天上有股很强的吸力,把它“咻!”一声吸出去。从它开始爬上来直到飞出去为止,我一直发出极可怕的鬼叫,是那种一气呵成、仿佛发自地狱深处的呼喊!喘了口气,按着第二个“东西”从我肝脏往上爬,我经过一阵喊叫,它又被天上的吸力吸出去,第三个从腹中冲出去。

  第四个才从心脏蠢蠢欲动,我顿时觉得有股极腥臭的东西要出来,就冲到厕所大呕特呕。它出去后,我躺在地毯上大喘特喘,身体虽累心灵却空前地清明,有如一片平湖,没有一丝涟漪。当时我只知道我的功被主耶稣破了。隔天有位从小跟我一起在眷村长大的赵弟兄告诉我,那四个出去的东西是邪灵,我这才恍然大悟!

  第三桩,学气功的人,都要学运气生津,然后把口水留在口中漱个几百下,再慢慢咽进丹田,据说可增“精”固本。有一次我在祷告纤悔中,口水突然冒土来,我下意识要咽,但圣灵不许,并光照我意念中仍被气功的学说捆绑,要我张嘴让它流,口水像开了自来水龙头一般,流了很久,若照气功师所言,身体流掉了那么多“玉津”,早该虚脱瘫痪在地,但我却安然无恙。我想,上帝要将我在气功中认为最宝贵的事物,以及一些习惯动作,一一破除。接着我不停地打又长又响的膈,然后又不停地放极响的屁,如此上下交攻、前后两个半钟头,直到连大肠都脱出来一截。圣灵让我看到那天出去的邪灵(气),真是一大缸。我这才明白,我的体质自学气功后已异于常人,上帝要重整我、再造我,当然对我的管教也必须异于常人。

  全是恩典!

  我在见证中也说过,信了主之后,上帝赐我渴慕的心,天天认真读经、祷告,努力修延伸制神学课程、阅读属灵书籍,参与教会事奉、过团契的生活。

  我认为,不管是瑜咖、人电学、大小周天、气功、超觉静坐、太极内功、调息、一指禅、帝王功,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东西。无论宣传得多么天花乱坠,无论有多少令人心动的“见证”,都是包着糖衣的毒药!当然,教气功的不一定是坏人、不一定是蓄意要引人误入歧途,我甚至相信连教的人自己都不明白其间的凶险,因为人真是太有限了,对那肉眼看不见的灵界,了解得实在太少了。他们也许自以为是在做好事呢!

  若你正想要练,不要上了魔鬼的当,起初尝点甜头,后来吃尽苦头。若你已在练,你要切切求问主,将“该练或不该练”的主权交托给主,求圣灵光照你当如何行。魔鬼就像吼叫的狮子,随时伺机要吞吃人、辖制人,你若执意冲破上帝为人所设立的、对灵界的禁制(其实也是对你的保护),任意敞开大门,我实在为你担忧!想要练气功的人,绝大多数是为了强身治病、延年益寿。然而,基督徒的人生观,绝不是一味求攫取、求亨通、求健康,而是付出、顺服、见证的人生观。

原载于约伯小聚网站


--------------------------------------------------------------------------------

参阅材料:

109251风水·气功·我  李前明


权柄 发表于:04-03-10 07:55 0
2

奇怪了,怎么什么东西在你们眼里全部成了邪灵的东西了。你们这样说让我想起了一句古文“制天下之兵器,以愚穹首”,我发现上帝也是这样。

气功最讲究的就是不能着意,一旦着意了,就会走火入魔。你就是这个情况,结果乱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知道你是谁啊 发表于:04-03-10 09:10 0
3

比较同意楼上的观点

并不排除在某些气功确实有邪灵做工,但大多数的时候,是练功的人本身是抱着执着的心去练的,出意外是当然的了

 风随着意思吹 
  
 你只听见风的响声 
  
 却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发表于:04-03-12 15:52 0
4

真是困惑。
太极拳等也有“气”的问题,也招引邪灵吗?


qp7777 发表于:15-06-01 19:08 0
5
你既然气功练到那程度,,就应该用气功打击坏人,如贪官,地痞.恶霸,杀人犯,,你信耶稣就应该用你的气功打击迫害信耶稣的人,为什么不为人民和主作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