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8491220.htm 24 4716 2016-03-22 06:55:2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南京城市记忆 >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bjzxz 发表于:12-11-11 09:44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一次无意在一张老绢绘图《清军攻克南京》中(1864年)(图01),发现图中路北部,钦天山观星台南有“功臣十庙”的标注(图02)。那一带我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生活过,遗憾却不知道有此地名。尽管这张图画得有点走形,比例失真,不过仍有可以参考的价值。我数了一下在“观星台”周围,还真画了十座代表“寺祠”的标示。这说明“十庙”的确存在过。

     北极阁“十庙”一词在一些历史地图中也有显现,如:《金陵省城古迹全图》(民国初年) 03;《最新首都城市全图》(1928年)图04。在这些老地图中时不时还会在北极阁附近出现一些寺庙名,如:《最近实测新南京详图》(抗战前)图05

     经查资料:北极阁“十庙”为明朝初年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建都后,在钦天山(北极阁)上大建庙宇时,同时把一些原在别处的纪念祠移到那里,共建有十座而得名。明初那一带建有历代帝王庙、关公庙、真武庙、功臣庙、蒋王庙、都城隍庙、卞壶庙(纪念东晋忠臣卞壶)、忠烈庙、刘越王庙(纪念南唐大将刘仁)、曹武惠王庙(纪念北宋开国功臣曹彬)共十座庙宇。后来,历经岁月,朝代更替,有的已废弃,有的改建换了名称,有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有的是两庙并一庙;有时逢“太平盛世”,庙又修多了。所以“十庙”到后来只是这个地区或这里寺庙的代名词,而并非只指“十座庙”,南京有句老话:宁拆十座庙,莫毁一桩婚。这里的“十”是个虚数,表示很多得意思。【清】《(嘉庆)新修江宁府志》对这里祠庙一一作了考证,从小字注释中看出也费了不少周折,有的已无法查实或查无实据。民国初年的《金陵胜迹志》中,还出现过其中的某些寺庙,如:帝王庙、明功臣庙、曹武惠王庙、真武庙的介绍,离“十”座还远得很。民国后,这一地带发生很大变化,在国民政府的建设“新南京”规划中,这“十庙”被规划掉。从此在南京人的视野中彻底消失了。(图06

     南京在历史上可谓多灾之城。特别是近代史中清军攻克太平军,张勋“坐镇北极阁”抵抗“革命军”,日本侵略等几乎对南京的历史遗迹造成毁灭性的灾难。许多史迹已荡然无存。天京失陷时南京城毁得非常厉害,今存的不少历史建筑多为“曾文公复建”,如栖霞寺,北极阁上的真武庙,鸡鸣寺,朝天宫,两江总督署,大成殿等。中国晚清为多事之秋:内忧外患,朝廷无能,八旗腐败,国库空乏,何来修建之钱。原来晚清江宁汉将“多洋务”,金陵机器制造局与洋人的生意为河房商贾,洋务新贵在聚宝门内提供了新的繁荣(图07,)(拍摄于1906-09年)。南京城南的许多老建筑多大修或复建于这个时期。(图08,图09,图10 11)(拍摄于1906-09年)

     不过,有时留下的历史资料给人意想不到的发现。一张拍摄于1888年“北极阁”的老照片(图12,图13),给我们更大的震撼。它似乎在展示天京陷落,南京毁于兵祸后残破与新建共存的瞬间。民国初年的《金陵胜迹志》所提到的建筑能在照片中看到它们的身影:
保泰街在延续,在扩宽,在让位;
经百子亭到神策门的那条被荒草掩没的小道曾走过金戈铁马;
清澈的进香河曾静谧地流淌,河水不会像今天那么污浊;
六朝松如同卫士坚守着鸡鸣寺的山门,它会不会在今天的烟雾缭绕中忘记了它的使命……

人们没有忘记三皇五帝,

人们始终缅怀民族英雄,

人们永远祭奠曾为保护这片土地的忠臣……
这就是北极阁曾经给我们的历史。

(我把这张照片进行分解,对其中的一些建筑作了标号,请南京的朋友提供标注,标注错了也不要紧,毕竟离我们今天的生活太远。但是标注对了,这段历史就不会遗忘,就会记在我们心中。)
01 清军光复南京图(局部)(1864年)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02 清军光复南京图(局部)(忠臣十庙)(1864年)

03 金陵省城古迹全图(十庙中街)(民国初)

04 《最新首都城市全图》民国十七年(十庙车站)

05《最近实测新南京详图》(局部)

06 今日的北极阁附近

07 远眺南京城南(1906年-1909年)


08 南京内秦淮河旁私宅 (1906年-1909年)


09 南京内秦淮河旁画舫 (1906-09年)

10 到南京商家拜访 (1906年-1909年)


11 在南京商家门前(1906年-1909年)

12 南京北极阁(1888年)

13 南京北极阁(1888年)(前图剪裁)


14 图1



15 图2


16 图3


17 图4

18 图5


19 图6


20 图7


21 图8



kingglxj 发表于:12-11-11 11:03 0
2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BJZXZ 的话:
卞壶庙(纪念东晋忠臣卞壶)

沙发,慢慢领会。


高山流水文献馆 发表于:12-11-11 11:09 0
3

哇!要慢慢品一下了!
十庙一些遗物还在!
十庙:古三皇庙(超级古井)---南京北极阁10【高松拍摄】


枭犬 发表于:12-11-11 11:13 0
4
第七张图近处一片土堆是坟茔堆儿吗 那么多那么密

枭犬 发表于:12-11-11 11:19 0
5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这是我最近才买到的一枚清末老风景片
鼓楼下面也是一片坟堆儿 南京城里到处都是坟地
你照片中标识鸡笼山下的那些建筑应该就是民居 不是什么庙


兰园小筑 发表于:12-11-11 11:54 0
6
小时候我曾在北极阁南面发现几个小碑石,上面刻有字迹,不知是庙碑,还是勒石。至今未解。有一块红砖立起那么高。

高山流水文献馆 发表于:12-11-11 13:09 0
7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这个有意思!

 

以下是引用 第6楼 @兰园小筑 的话:
有一块红砖立起那么高。...


老鼠拾影 发表于:12-11-11 20:53 0
8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有得研究了!

nj_nslc 发表于:12-11-11 22:04 0
9
自明代以来, 历史变化太大. 往事已成过眼烟云.

鸡笼山(北极阁)地区的众多寺庙(不止十座)以及进香河,莲花桥等
都早已不复存在了.
现在还存在的只有鸡鸣寺和武庙的遗址了.
老图片已成了珍贵的历史记录.

云中漫步57 发表于:12-11-12 11:16 0
10

极其珍贵!!!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孟洪涛 发表于:12-11-12 11:54 0
11

现在看来,朱元璋的都城是按600年的使用规模标准设计的,因为直到上世际八十年代初城墙内尚有大片空地,如后宰门瑞金路地区,直到九十年代内城才逐渐被填满向外围发展。


kr05sina 发表于:12-11-12 12:45 0
12
老南京称现在的丹凤街北口安仁街南口为“十庙口”,五六十年代都这么叫。

黑老包 发表于:12-11-12 21:03 0
13

钦佩这都能找到 太强大 佩服


raimbow007 发表于:12-11-13 13:14 0
14

赫赫乎大侠,浩浩乎仰止。


editorlu 发表于:12-11-13 20:35 0
15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雪域神舟 发表于:12-11-15 15:27 0
16

看进香河典故的时候就涉及到十庙的消息,现在仅存鸡鸣寺和武庙了~

枕寒流 发表于:12-11-16 19:50 0
17
以下是引用 第16楼 @雪域神舟 的话:
鸡鸣寺...

鸡鸣寺不在十庙之列吧

雪域神舟 发表于:12-11-16 21:58 0
18
以下是引用 第17楼 @枕寒流 的话:
以下是引用 第16楼 @雪域神舟 的话:鸡鸣寺...鸡鸣寺不在十庙之列吧...

有道理,多谢指正!

参见:  2009年的报道《南京鸡鸣山古铭文揭开十庙之谜》http://tech.sina.com.cn/d/2009-09-14/20063437117.shtml

【原来,朱元璋统一海内,定都南京后,为了在思想上控制百姓,先后在鸡鸣山一带建了多座庙宇。例如,洪武二年,在鸡鸣山建造了功臣庙。……功臣庙祭祀的开国元勋共有309人。

  功臣庙建好后,又先后在鸡鸣山一带建起祠山广惠庙、普济禅师庙、五显庙等三座庙。同时,朱元璋还下令把南京城及近郊的城隍庙、帝王庙、真武庙、卞壸庙、蒋忠烈庙、刘越王庙、曹武惠王庙、卫国公庙、关羽庙等9座庙,也改建在鸡鸣山。】,共计13座庙,简称十庙,并凿三国时期的潮沟为“进香河”以供众人前往朝拜~

这里俺以前也贴过,http://www.xici.net/d142087993.htm  看来鸡鸣寺的确不在这十庙当中,(要比十庙的历史更早),如今十庙仅存政协占用的那个武庙了~


佛山银朱 发表于:12-11-18 22:20 0
19

11 在南京商家门前(1906年-1909年)是南京大辉复巷21号的陕甘青三省商会会馆,现在还在。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佛山银朱 发表于:12-11-18 22:12 0
20

《十庙》明未清初时就己很“苍凉”了。
顾炎武(1613年—1682年):

鸡鸣山下有帝王功臣十庙,后人但谓之“十庙”。

我来鸡笼下,十庙何苍凉。周垣半倾覆,栋宇皆颓荒。
树木已无有,寂寞余山冈。功臣及卞刘,并作瓦砾场。
卫国有遗主,尚寓五显堂。武惠仅一间,庙貌犹未亡。
蒋庙颇完具,欹侧惟两廊。帝王殿已撤,主在门中央。
或闻道路言,欲改祀三皇。真武并祠山,香火仍相当。
其南特焕然,汉末武安王。云是督府修,中绝以堵墙。
陪京板荡余,百司已更张。神人悉异名,不改都城隍。
朔望及雩祈,顿首诚恐惶。神奉太祖勅,得以威遐荒。
留此金字题,昭示同三光。追惟定鼎初,遣祀明伦将。
二百七十年,吉蠲存太常。三灵俄乏主,一代沦彝章。
圜丘尚无依,百神焉得康。骑士处高庙,陵阙来牛羊。
何当挽天河,涤去诸不祥。无文秩新邑,人鬼咸迪尝。
复见十庙中,冠佩齐趋跄。此诗神听之,终古其毋忘。


明初,朱元璋自着意整理佛教后,南京寺院大多迁往城外清静处,唯鸡鸣山上的普济禅师庙仍屹立于城中,且赐日本贡品白玉佛观音像供奉于寺中,住持别峰。洪武六年(1373),在鸡鸣山南建10庙,即明初开国功臣庙、帝王庙、卞壸庙、刘越王庙、曹武惠王庙、福寿庙、城隍庙、真武庙、蒋王庙和关羽庙。

(明)孙应岳 撰《金陵选胜》“十庙”条称:“国朝洪武年建,俱在观象台左,鸡鸣山下。历代帝王庙、国朝功臣庙、北极真武庙、都城隍庙、祠山广惠庙、五显灵顺庙、汉寿亭侯庙、蒋忠烈庙、卞忠贞庙、刘忠肃庙、曹武惠庙、卫忠肃庙。”

(明)陈沂 撰《金陵世纪》列十二庙,而明礼部修纂的《洪武京城图志》则列十一庙,少祠山广惠庙。
鸡鸣山南的“帝王、功臣十庙”,十、十一、十二或多或少的历来被统称为“十庙”或“忠臣十庙”)

1、历代帝王庙(国朝帝王庙,在钦天山之阳,洪武六年建。祀伏羲氏、神农氏、轩辕氏、金天氏、高阳氏、陶唐氏、有虞氏、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唐太宗、宋太祖十四帝。)

2、国朝功臣庙(在钦天山侧。洪武二年建,祀开国功臣中山王徐达、开平王常遇春、岐阳王李文忠、宁和王邓愈、东瓯王汤和、黔宁王沐英。从祀以都指挥使冯国用,都督佥事耿再成,丁德兴,都督同知张德胜,靖海侯吴贞,平章事康茂才,都督佥事茅成,参政胡大海,都督同知赵德胜,广德侯华高,都督同知俞通海,江阴侯吴良,宣宁侯曹良臣,安陆侯吴复,大督府副使孙兴祖。)

3、北极真武庙(即真武大帝庙,又称玄天上帝、玄武大帝、佑圣真君玄天上帝,全称真武荡魔大帝,为道教神仙中赫赫有名的玉京尊神。《洪武京城图志》真武庙:宋太平兴国二年置,在清化寺东,今徙鸡鸣山南。)

4、都城隍庙(明代初年,在鸡鸣寺山下建有一座城隍庙,为十庙之一。因为当时南京是都城,这座城隍庙被称之为“都城隍庙”,有18层地狱的各种酷刑惩罚等,很可惜毁于太平天国战火。
《洪武京城图志》城隍庙:“南唐在城西北,元在大 街。国朝初,建斗门桥东,今在鸡鸣山南。”
《白下琐言》载::钦天山都城隍庙,建自明初。乾隆间,医师王式昭,有女弟未嫁而卒。其家言女示梦为城隍夫人,既而声扬于外。好事者借以惑人,喧传城隍完姻,于后殿塑一女像,珠冠绣帔,端坐于床。观者必施钱,谓之添装,所敛不赀,遂购置妆奁,枕、帐、衾、裯及梳栉之物咸备,居然一洞房矣。道光甲申,府城隍庙亦然服饰尤极华丽,举国若狂。)

5、祠山广惠庙(《白下琐言》载:“夹冈门张王庙,即祠山大帝。神名渤,本前汉乌程横山人,尝役阴兵开凿河渎,有身化豕形之异。见《能改斋漫录》。故今祀之者不用猪肉。二月八日为王诞辰,前后必有风雨,俗号‘请客风,送客雨’,无岁不验。《田家杂占》载之。钦天山有祠山广惠庙,洪武二十年建。祭酒宋讷有记,亦云神名渤,发迹于吴兴,宅灵于广德,或谓即张汤之子安世,锡封加号则始于唐之天宝,谥于宋之咸淳,旱劳疵疠,祷之辄应。今各乡祠山庙极多,每岁卜筊以定丰凶,则神之灵显匪伊朝夕矣。”)

6、五显灵顺庙(《洪武京城图志》五显庙:今建在鸡鸣山。
《白下琐言》载:明初于钦天山建庙,五显灵顺庙在其中。祭酒宋讷记云:‘神发祥婺源,曰显聪、显明、显正、显直、显德,统谓之五显。’相传神起于唐,而显于宋,或以为顾野王之子,盖由来久矣。”
“聚宝门外五显庙,乾隆间,赛会烧香,仕女云集。制军尹文端公禁止之,以其庙改祀关帝。然其中犹有别殿,供五显神像,皆泥塑。神龛前皆有幔帐,亦泥所为,薄不盈寸,绘画五彩,极其精致,数十年来完整如新,了无损裂痕,真神工也。”)

7、汉寿亭侯庙(《洪武京城图志》关羽庙:“旧在针工坊,宋庆元年间建,今徙鸡鸣山南。”
(明)周晖 撰《二续金陵琐事》关庙:“国初英灵访十庙将成,太祖梦一人赬面赤衣,手握巨刀,谒陛前曰:‘臣汉寿亭侯关羽也,陛下立庙,胡独遗臣?’上曰:‘卿于国无功,是故不及。’神曰:‘陛下鄱阳之战,臣举阴兵十万为助,安得无功?’上乃颔之。神叩首去。明旦命工部别立一庙于旁,限三日成庙。”
《白下琐言》载:“关帝庙制以城北十庙之末,规模最为壮丽,俗呼武夫子庙,与府学文庙相配,总督以下皆致祭于此。”
“其余如小教场庙、驻防城庙、督署箭道庙、江宁县属庙、城西南吴家园、内桥北大街、安品街等处皆有庙。甚矣!威灵之广播也!庙内楹贴,多引用演义,语殊失雅驯,惟安品街庙一联云:先武穆而神,大汉千古,大宋千古;后文宣而圣,山东一人,山西一人。可谓包扫一切。”)

8、蒋忠烈庙(即蒋王庙。东汉秣陵县尉蒋子文,因追盗贼负伤致死,葬于南京钟山。蒋子文死后,他原来的部下曾在路上看见他“乘白马,执白羽,侍从如生”,疑为他已成为神灵,故建“蒋王庙”。吴帝孙权追封蒋子文为蒋侯,继而又加封“白驮将军”
《洪武京城图志》蒋忠烈庙:旧在蒋山之西北。神姓蒋,名子文,汉秣陵尉,逐盗至钟山,为贼所伤,死而为神,甚有异迹在人。吴大帝为立庙,历代皆祀之。国朝建于鸡鸣山南。
《金陵选胜》蒋忠烈庙:“汉蒋子文,广陵人,为秣陵尉,逐盗钟山下,死之。生时自谓骨青,死当为神。吴先主时,有吏见子文乘白马、挥白羽扇于道上,语人曰:‘可为立祠,否者当有虫入人耳之灾。’吴王不信,果有虫毒人,久之复为火厄。乃为加侯封,改钟山为蒋山,表其灵异。晋加号相国,刘宋封为王,齐进帝号,皆以数著灵异故。国朝易谥忠烈,建祠鸡鸣山,岂亦钟山之灵有托而神者耶?” )

9、卞忠贞庙(《洪武京城图志》卞壸庙:即卞将军庙,旧在朝天宫西冶城。晋苏峻作乱,尚书令卞壸(壸,音捆kun,非壶,音hu。)与其二子盱、眕死难,人谓忠孝萃于一门。南唐保大中,始建忠贞亭于其墓北。宋庆历改亭曰忠孝,胡铨作记。国朝建置鸡鸣山南。
《金陵选胜》卞忠贞庙:西晋苏峻乱,尚书令卞壸与二子眕、盱皆赴敌死,南唐立庙祀之,谥曰“忠贞”。宋叶清臣祠曰“忠孝”,绍兴庙曰“忠烈”,中祀壸,右列二子,以侍中嵇绍配。国朝定今名。壸墓在冶城,今朝天宫。)

10、刘忠肃庙(《洪武京城图志》刘越王庙:旧在上元县东,相传南唐刘仁赡庙也。国朝建置鸡鸣山南。
《金陵世纪》刘忠肃王庙:王讳仁赡,仕南唐。周师压境,子欲降,斩之,城陷,不屈而死。黄子澄撰碑。
《金陵选胜》刘忠肃庙:公名仁赡,仕唐,为节度使。周世宗攻城将陷,赡素善射,引弓射及敌床,屡射不中。赡投弓曰:“天不利唐,吾有死耳。”其子崇谏,微有降意。赡觉,欲斩之,求救于母薛氏。薛曰:‘幼子固所不忍,然贷其死,则刘氏为不忠之门。’促命弃市,然后成服。赡复不屈而死,薛亦殉之,可称双节矣。赡至今庙食寿春,此祠在鸡鸣山。)

11、曹武惠王庙(曹彬(931—999)北宋初年大将。开宝七年(974),受命率军灭南唐,约束宋兵不得肆意杀掠,使南唐都城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免遭破坏。咸平二年(999)病死,终年六十九岁。真宗追封济阳郡王,谥武惠;八月,诏彬与赵普配飨太祖庙庭。世称武惠王。
《洪武京城图志》曹武惠王庙:旧在聚宝门外。王讳彬,谥武惠,宋开宝中,统兵平江南,不杀一人,邦人感之,为立祠。国朝建置鸡鸣山。
《金陵选胜》曹武惠王庙:《宋史》曹彬见传。彬平江南,不妄杀戮,封济阳王,谥武惠。此不妄杀之报。
《白下琐言》载:“宋太祖命曹武惠王收江南,不妄戮一人。明洪武初,建庙于钦天山之阳,列诸祀典。高宗纯皇帝巡幸金陵,御书‘仁者有勇’匾额以赐之。)
12、卫忠肃庙
(《洪武京城图志》元卫国公庙: 公名福寿,元末为南台大夫。天兵下建康,死之,谥曰忠肃。国朝为立祠鸡鸣山南,春秋祀焉。
《金陵世纪》卫国忠肃公庙:公讳福寿,仕江南行台御史大夫。岁丙申(1356年),天兵下建康,死之,即立庙,以旌其忠。在城南土门冈,改建钦天山,刘三吾撰碑。钦天山十庙并洪武二十一年建。)

《华夏遗产网》“十庙”


bjzxz 发表于:12-11-19 01:22 0
21

谢谢各位参与讨论。

谢谢版主置“酷”。

关于“十庙”和“位置”:

同治续修江宁府志-名迹:

“……鸡鸣山西钦天山有今…… 祠皆殉癸丑之难者也。明观象台在其上,圣主题旷观二字碑亦在其上,旧有涵虚阁,十庙,山半有横岫阁今俱毁(小字注:十庙则癸丑已多圮矣)

“明初立帝王,真武,蒋忠烈,都城隍,祠山广惠王,关帝,五显,卞忠贞,刘忠肃王,曹武惠王,功臣祠十二庙(小字注:除帝王,功臣曰十庙)”

同治续修江宁府志-祠祀:

“武庙旧在钦天山。咸丰四年升中祀。同治六年建于中正街。八年移建鸡鸣山府学旧址。官祭以二仲。”

同治年代是把“钦天山”和“鸡鸣山”分开的,看来《清军攻克南京图》(见1 楼图01,图02)中把十庙画在“北极阁之阳”的“观星台”两侧还是有点道理的。(尽管很多资料都说这两个地名是一回事)。我记得有史载(想不起出处)“钦天山周围十庙”。“十庙”从一开始就不包括位于鸡笼山的“鸡鸣寺”。我以为明朝“十庙”可能指的是“钦天山之阳”的“十庙”。后来清朝修复时,就不一定在原旧址上了,明朝那一带为“官祀之地”。恐百姓难多涉及。清初庙废后,也多荒野之地。这“十庙”就可能不再指“十座庙”,而是广义“那一带”的代名词。

关于“三皇庙”和古三皇庙井圏 (回答3楼)

无论是明朝还是清朝的“十庙”都无“三皇庙”。“三皇庙”这个庙名出现的比较晚。在地图上标有“三皇庙”字样的也是在“民国”之后,而且很快就不再出现。“三皇庙”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手头资料有限,经查,最早出现也就是“清初”,如下史载:

嘉庆新修江宁府志-史部-地理:“帝王庙在府治钦天山之阳。明洪武间建,祀历代帝王……。国初庙废,别祀伏羲、神农,黄帝于其地为三皇祠,以其为医师之祖也。俗仍呼曰帝王庙”

这段文字说明到了“嘉庆”年代,那座叫做“三皇祠”的庙仍被人称作“帝王庙”。因此在此之前捐献者不可能用从未用过的“三皇庙”。

“历代帝王庙”建庙初期“三皇”位于中室,“五帝”位于东室,“尧舜禹”位于西室;又东一室“汉高祖光武隋文帝”;又西一室“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很显然“历代帝王庙”是官祀的正式名称,是皇家所建的一组建筑,庙内有一、二水井足以。无需由“行会”捐助。

我以为这个“三皇庙”可能是“天京陷落”后,官衙动员“各行各业”捐修庙祠的产物。由于癸丑之变“钦天山火”,“十庙无存”。从曾国藩使用的“火攻”方法,“火炮”必不少用,火炮之下“古三皇庙”的井圏如此完好,尤其是棱角部位,内外壁雕琢的粗糙,很难想象是“皇家用品”,更别说有“千年”历史。(请参看 3楼推荐的文章 《十庙:古三皇庙(超级古井)---南京北极阁10【高松拍摄】》)

至于井圏内壁的“井绳沟槽”,如用“棕绳”磨出那些“深沟”可能要用“几百年”。实际上旧时南京官署井,作坊井,祠庙井,每日用水量大,打水多用“细铁链”,(南京早有铁作坊,其实“铜作坊”就有很多铁匠铺,打“水桶链”是铺里的主要活计之一)有时井沿上方还会用类似“轱辘”的装置(从照片看井内沿凿出凹环,凹环内刻有凹槽可能与此装置有关)(凹环可能为固定井盖儿而凿),水桶在进出井口,特别是在把装满水的木桶提出井圏外时,铁链很容易“磨碰”井沿,留下深沟并不要“几百年”。我记得小学同学中有一位家里是原大彩霞街开“延寿堂药店”的,他家有口井,井壁非常光滑,我觉得很奇怪,打听后得知,他们家熬药用的井水决不能沾“铁锈”。因此打井水只用绳系木桶。

“古三皇庙”井圏上落款字为“医药成衣仝人公立”,(如果是“药”那更是近代的写法)(我没见过那个井圏,只是从照片上辨认)。看到有人理解为“给医生做衣服的人立的井”(摘录原话:捐赠者是一群裁缝,他们的职业是负责为医药行业的人制作“工作服”。)我觉得此解欠妥。

我理解是“行医行会和裁缝行会全体同仁共捐此井”,理由:三皇中“神农”是医药的祖师爷,“黄帝”是裁缝的祖师爷。给自己的祖师爷修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还有一种可能:井圏是“旧物”。清后(癸丑之后)修建“三皇庙”时,两个行会出资修了“井”,废物利用,屈井圏而勒石镌名。

 


雪域神舟 发表于:12-11-19 10:33 0
22
以下是引用 第20楼 @佛山银朱 的话:
《洪武京城图志》蒋忠烈庙:旧在蒋山之西北。神姓蒋,名子文,汉秣陵尉,逐盗至钟山,为贼所伤,死而为神,甚有异迹在人。吴大帝为立庙,历代皆祀之。国朝建于鸡鸣山南。...

原来鸡鸣山南麓还有过一个蒋王庙~

江宁八夜 发表于:16-03-21 22:21 0
23

图11是在金陵女子大学门前,

南京北极阁“十庙”曾何在?






老鞋新路 发表于:16-03-22 06:55 0
24

    北极阁山的西南(偏西)麓,铁道以北,原来是有一座庙,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白墙黑瓦的房子,大约有两进,从外面看就像普通民居,门前是菜地,完全不像鸡鸣寺那样的庙。五几年我被同学骗进去过,被里面的白无常、黑无常吓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