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3792873.htm 1 520 2012-07-26 15:58:2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中国儒学论坛 > 不照搬毛的治国之术,不否定毛的定夏之功

不照搬毛的治国之术,不否定毛的定夏之功

伏麟斋主人 发表于:12-07-26 15:58
毛者,汉高帝也.汉高以黄老学说建立汉朝,毛以马列主义建立共和国.
汉武帝推广儒家学说,出现了2000年儒家文化的繁荣,后人承认儒家文化,并不否认汉高祖兴汉之功.
毛于儒家无功,而于共和国有建造之功.共和国而兴儒学,应该回避毛氏非儒之失,承认其兴夏之功,可也.儒家而非高帝,儒家必难兴起于汉矣.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弘扬儒学,君子之所当为,攻击高帝,君子之所不忍为.

无论你是否高兴,你毕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活,你毕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这个国家是毛所缔造的.虽然不完美,但是,最起码他结束了洋鬼子满街走的耻辱历史.况且,任何人都不会否认,当代的中国,实际是毛的中国的继承与发展,并且,很有可能,以后的中国,仍然是毛的中国的继承与发展.
从反毛,进而反毛所缔造的国家,不是颠倒疯狂是什么?颠倒疯狂而自命为儒,奇怪.没有听说孔子而颠倒,孟子而疯狂的.


没有听说董仲舒反汉高帝的.董仲舒而反汉高帝,就是汉贼,汉贼不可以称儒宗;今人而反毛,就是共和国之贼,共和国之贼不可以为共和国之儒,只是儒家的贼子.某些东西不可以定性,某些东西可以定性.反对和国的,一定是共和国的贼子,这基本可以定性,不管你是伪装成民主人士也好,伪装成儒家学者也好,都是贼.秦丞相也读孔子的书,也自命为儒,但并不影响他为贼的本质.汪精卫比毛蒋更儒家,但也不影响他为贼.
贼不可恶,最可恶的伪装为圣人的贼.言必反毛、言必犯共,言必犯共和国,此之为贼。正如李自成、李岩之流,不读孔子之书为贼,读孔子之书亦为贼。


现在的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难道与中华无干?与共和无干?
毛而以马立国,有其客观的历史原因,试问,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用马术,还有更好的办法组织全国的力量,实现国家的统一,结束民族的百年受人奴役的历史耻辱么?
马术得之,是一种历史的需要;儒术治之,是我们未来的追求。
不否定马术的立国之功,也不废弃儒术治国的努力,此之为道。


整日不是思念如何在共和国政治平台上,实践儒家的治平之道,每每激于一时之兴奋,整日胡言乱语,妄图乱我共和,此不是贼,何者为贼?贼而儒家言,是贼之大者。不批,不足以正天下视听。


站在明的立场上,李自成为流寇,虽暂时成功,但最终于失鼎于清,造成华夏失国三百年之疼,所以李自成起于贼而终于贼;
站在清的立场上,洪杨起义,造成全国大动乱,最终而败,其亦起于贼而终为贼。
站在民国的立场上,毛朱为赤匪,因其成功,并建立了更强大的共和国,所以虽起于红匪,不终为贼。
站在共和国立场上,反叛和国者必为贼,当其成功,或为某某家;当其不成功,必然终身为贼。目前来看,反叛和国的某些精英们,很有机会终身为贼。终身为贼而自称儒者,自命圣人,也改变不了其为贼的本质,死后很难入孔庙,只能入逆策,为天下万古笑。


所以,真正的儒家,不是整日自以为是,自做聪明,以反对毛、反对共和国、反对社会主义为己任,好象这样做就很于众不同、很个性、很儒家。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要爱这个国家,遵守这个国家的宪法。宪法规定,我们的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就要爱这个共和国;宪法规定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我们就要建设这个社会主义。儒家也没有权利挑战共和国的宪法、挑战共和国的政体。以敢于挑战宪法、敢于挑战共和国为骄傲,自以为很儒家,实际上很另类。另类而自命为儒,自以为圣,只足以为天下笑。


我的立场很分明,一,我热爱共和国;二,我热爱孔子。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践儒家理想,这就是我的立场。
背叛共和国,离开了共和国土壤,谈何振兴儒家?谈何实现民族复兴。
热爱共和国,是衡量一个人是否爱国的唯一标准,儒家也不例外。一般人背叛共和国是贼,个别自命为儒家者背叛共和国也为贼。贼而自称为儒,是对儒家的掌嘴。


儒家一定要反对共和国,不反对共和国就不是儒家;
儒家一定要反对社会主义,不反对社会主义就不是儒家;
儒家一定要反对共和国的宪法,不反对共和国的宪法就不是儒家。
--------这是贼子对儒家的定义,这样去定义儒家,实际上是在埋葬儒家。
贼子而满论坛,贼子而号令儒门,这是我最痛心的事情。
天不佑儒家,令妖魔乱舞,实在令人悲愤。



对毛泽东的评价,只能是粗线条的,那就是以马术立国.客观地讲,在当时列强欺夏的条件下,或许中国确实是非马术不足以立国.所以,毛泽东马术立国,虽然冲击了儒家,但儒家并不可以否定之存夏之功.
放在三百年历史角度来看,共和国的历史,很有可能是马术建国、儒术治国的历史。不否定马术的立国之功,不放弃儒家的治国之道,马术得之,儒术治之,汉武不照搬高帝之术,不否定高帝之功,此之为中道。以骂高帝为能事,以诽谤前朝为得意,此之为贼。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平均地权,解决民生问题,获取了人民的支持。所谓解放军所到之处,东征西怨,有汤武之风,这是基本的事实。是不是人民的选择,明眼人一看便知。某些人睁着眼说瞎话,东拉西扯,颠倒黑白,孔门而出如此荒唐人物,也算历史奇观。

说你们不承认共和国,也就不是共和国的新儒家,
而是自认为前民国的遗民之类?所以一贯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
呵呵,难怪言语如此怪诞,行为如此荒唐。
顾炎武为前明遗民,这是华夏族的民族气节;
张勋为前清复辟,这是中国近代的历史笑料。
共和国已经建立60年,某些人还做金陵美梦,这正如先生所言,是已死之人的回光返照。

儒家的对毛态度应该是这样:
在举国都喊毛主席万岁的时候,他敢于说孔子很伟大,不能批判.
在整个极右势力疯狂批毛的时候,要敢于说毛其实也很伟大,虽然犯了错误,但存夏之功,前无古人.
这就是特行独立的人品问题.

文革时期,与人一起喊万岁,惟恐其后;
文革以后,与人一起泼赃水,惟恐其后,此之谓小人.
所以可以断言,在毛失利的今天,疯狂批毛之人,在文革期间,必然是疯狂拍毛批孔之人,其人品如此,其行事必然如此.


真君子,必然特行独立;
真小人,难免落井下石.

毛的功绩有三,一是抗日战争有定夏之功,二是平均地权,解决了束缚中国现代进程的土地问题,有民生之功,三是建立了共和国和社会主义制度,使儒家倡导了三千年的大同理想,有了现实的制度平台.三功有其一,足以不朽,何况兼有


<<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是个决议案,不是提案.决议案,就意味着是铁案,即便孔孟复起,也难更改.整体看,粗线条与三七开,基本符合历史事实,只有陈邓的大智慧,才有此大手笔.自思才华智慧胆识在陈邓之上者,才有资格妄议此案.自非此人,妄图以蛇鼠之智,颠倒大是大非,只足令天下笑,遗万世羞.

儒家对毛的态度问题,很简单,坚持两点就是了.那就是不照搬毛的治国之术,不否定毛的定夏之功.不必要画蛇添足,更不可以泼妇骂街.给人留余地,为己留余地,如此而已.一意孤行,学右翼精英颠倒疯狂,泼妇骂街,远圣人路,入奸佞门,可以么?


春秋大义尊王,不否定毛的定夏之功,不动摇共和国的政权根基,此便是尊王的现代坐标.大学之道在新民,盘铭曰日日新,不照搬毛的治国之术,便是新民的现代意义.-------不否定毛的定夏之功,真圣贤必有此博大胸襟,不照搬毛之治国之术,真儒者当有此宏伟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