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3743006.htm 2 665 2012-07-31 14:10:5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流浪四季的假面公主薇薇安 > 【薇安文字】闻君有两意(2012年7月 《国学知周》)

【薇安文字】闻君有两意(2012年7月 《国学知周》)

流浪四季的假面公主薇薇安 发表于:12-07-25 18:27

闻君有两意

文/吴佩羲

颂扬爱情的诗歌里或许应属汉乐府民歌的《上邪》最为热烈,有一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感喟。在这份深情而忠贞的爱里,仿若只有到了“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的地步,才能与心爱的人别离。

而世事总是无常,造化偏偏弄人,真挚的爱却不一定就会有真挚的回应。《聊斋志异》里有一则叫《武孝廉》,说的是武举人石某,在去京城求取功名的路上一病不起,被一位四十岁的华服妇人所搭救。妇人用药丸治好了石某的病,叮嘱他“苟病瘳,勿相忘”。石某当即痛哭流涕发誓表示绝不敢忘。二人遂结为夫妻,石某怀揣妇人私房钱前去京城求官职。若故事就此结束,应该是一出萍水相逢亦有情的伦理戏,寻常之中透露着满满的温馨。

尔后,石某却在京城下重聘另娶佳人,绕远道去外地赴任,数年无音讯。妇人千里寻来,石某避而不见。直至面对妇人悲伤的提问,“试思富若贵何所自来?”他无言以对,只得跪求妇人原谅。留下后的妇人温婉贤淑,与新妇以姐妹称之,从不争风吃醋,日子倒也安逸。若这就是结局,也许算一场“美人多情,东风薄幸”的感情戏,看似平静的表面下藏着一个忍气吞声的女人和她滴血的心。

可结局偏是跌宕的离奇:妇人与新妇饮酒,大醉后显现为一只狐。石某终于找到了抛弃她的借口,拔刀欲杀之。妇人醒来,她终于明白再多的忍让对于一个薄情郎都是无济于事的。她取走自己曾亲手服侍他吃下的药丸,撕碎他虚伪的承诺和应允,转身不见。石某当夜旧病复发,半年后不治而亡。

想来,《聊斋志异》里的故事,但凡有狐女、鬼女,多半是香艳旖旎的。天真烂漫的婴宁,楚楚可怜的聂小倩,甚至于《画皮》里的女鬼,虽个性各有千秋,却无不是以明艳动人的女郎形象出现。显然,《武孝廉》里的狐妇是一个异数。相遇的时候,她不再美丽动人。她只有一颗等爱的澄澈真心,忍辱负重也不过是为了求个爱人白头到老。但或者正是这样,她还没开始就全盘皆输。

她既是狐,也是这世间千千万寻常女子之一。感情的路上,动情只在片刻之间,深情更是不明就里。当最初的情意都零落成泥碾作尘,步步后退的隐忍也不过换来苟延残喘,这狐狸化身人形的女子还是展示了她坚决的一面——“皑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在她绝尘而去的时候,我们这些看客才明白,她既是一只千年的狐,也是世间等爱的平凡女子。当爱不复存在的时候,纵使山有陵,江水没竭,不见冬雷与夏雨雪,天地未合,她依然痛下决心做出了断,努力爱自己。

生活里类似的故事,仿佛也很常见。每一天,我们身边的街道上,总免不了飘过多少痴心女子的眼泪,也有负心汉破碎的誓言在漫天纷飞。我向来不赞成恋爱中的男女毫无原则的容忍退让。一段被辜负的爱,就如同一次失败的投资,我们应当学会及时止损。

人必先自爱然后爱人。感情腐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勇气结束眼前的一切。当你终于变了心,我也就此从容离开。


=========================================

PS:此文不是编辑的最终定稿,略有更改。


shenshu2005 发表于:12-07-31 14:10 0
2
【薇安文字】闻君有两意(2012年7月 《国学知周》)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