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3742950.htm 1 621 2012-07-25 18:25:5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流浪四季的假面公主薇薇安 > 【薇安文字】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2012年6月 《国学知周》)

【薇安文字】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2012年6月 《国学知周》)

流浪四季的假面公主薇薇安 发表于:12-07-25 18:25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吴佩羲

明人高濂写过一出剧目,叫《玉簪记》。说的是道姑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的爱情故事。若以当时的眼光来看,这爱情来的颇为叛逆。但当我隔了数百年的年光,第一次在昆剧院看到这出戏的《琴挑》一折时,又觉得古典的爱情实在是有意思的紧。

那一夜,身居异乡、孤枕难眠的书生潘必正对着明月抒怀之际,恰巧听见白云楼上传来的古琴声。心念一动,书生便顺着那清幽的琴声来到了道姑陈妙常的屋内。一个是自恃有几分才情的白面书生少年郎,一个是身世凄凉独自抚琴的妙龄道姑窈窕女。两人在相见第一面就将彼此细细打量,而今月下偶遇,终是掩饰不住的惊喜——怀春少女与多情少年,一见便互生情愫

想来爱情就是如此,它如此这般的铺陈开来,叫人无从去思量应不应该,能不能够,只能欣然感悟它的美——真实与含蓄。

舞台上的潘陈二人也许不能直截了当的表露心迹,却可以借着琴声,以眼波、语气乃至气息来传递爱意。潘郎的一曲《雉朝飞》透露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般的热切与渴望陈姑的一段《广寒游》中显露着“欲说还休”的些许矜持。

琴技孰高孰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颗有爱的灵魂借琴表情诉衷肠。有道是,相思多少,未抵得相逢好。真实的爱就是琴瑟和鸣,能像诗中所说“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不得不说,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给了人们太多便捷与简单,却使得爱情这件事变得愈发麻烦。爱从来不应该是宅在家里,以虚无的网络、冰冷的信息来传递想念,而是当我想念你的时候,与你相约于城南,你拿彤管我拿荑草相濡以沫,虽没有“爱”字,却海枯石烂。漫漫相思固然让人心醉,但假使能够真实的看着所爱人面前,那份喜悦更加令人心驰神往。

对于潘必正而言,时代桎梏也无法阻拦其“窈窕淑女,寤寐求之”的殷殷情意。但迫不得已做了道姑的陈妙常,面对潘郎直接而热烈的试探,世俗眼光的压力与道家法则的约束让她不得不以冷淡姿态应对之。舞台上的陈妙常气恼有时,娇嗔有时,漠然亦有时,她“心里聪明,脸儿假狠,口儿里装做硬”,将一份欲迎还拒的旖旎心思展露无遗。

也许,陈妙常之美,不止是她低垂的眼帘,她转身时的笑靥,更是她心知肚明却不说破那一份的含蓄。而这,恰恰是当下女性所欠缺的。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太多女性杂志企图唤醒女性的权利,教导女人们要走出家门独立自主,在职场里和男性厮杀竞争,这固然没错。但窃以为,女性权利的觉醒,不表明我们就要摒弃千百年来属于女人独有的温雅婉约,尤其是面对感情的时候。大抵,女人要想赢得爱情,首先还是应该像一个真正的女人。

    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琴挑》一折,说的是爱情,却又不仅仅是爱情。它的真实与含蓄,如同雨后漾着清露的莲花令人悸动。愿纷扰俗世的我们,都能以这般古典的情怀,相爱到老。


=====================================================================

顺便说一句,偶现在的笔名叫吴佩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