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72866049.htm 3 825 2012-08-14 08:50:0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老猫作品狐妖传奇之许你千年——后记

老猫作品狐妖传奇之许你千年——后记

楼兰老猫1 发表于:12-07-11 08:38

狐妖传奇之许你千年——后续

   花弄影即位后,改国号为盛世,自称蜀帝。勤政爱民,广施仁政,百姓高呼万岁,四海归一,国力达到王朝有史以来的鼎盛。

  盛世十一年末,边境来报,近日盛世王朝边境突然出现成千上万只白狐,有如从天而降,将士们一时不知如何应对。蜀帝听后,内心浮躁不已,急忙调遣随从侍卫,准备亲赴边境,一探究竟。至此,群臣谏觐,奏折如山。

  早朝之上,蜀帝的声音响遍整个大堂:卿等视朕之生命胜于自身,朕倍感欣慰。然卿等不知,自朕登基以来,因思念倾城,夜夜不能寐,日日不能停。朕纵有佳丽三千,视比倾城,差之甚远。先帝不治臣谋逆之罪,反以大业相托,朕已觉不是,今数万白狐从天而降,朕如不亲赴,愧对倾城,愧对先帝,愧对王朝百姓。群臣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盛世十二年,蜀帝到达边境。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数之不尽。蜀帝看着眼前的景象,潸然泪下,倾城已离去十又二年,然朕思之胜切。突然马蹄乱溅,杀声四起,四面八方都是敌军,敌将高呼:活捉花弄影者,赏千金,封万户侯。蜀帝自知中计,翻身上马,拔出青绝,率军朝东南方突围而去。

  盛世王朝的王都之中,百官震惊,百姓恐慌,他们战无不胜的蜀帝居然中计被围,生死不明。朝中一时无主,面对敌军的城下叫阵,大将军车臣率军上城拒敌,不料敌军太多,攻势太猛,车臣身中三十余箭,吐血身亡。敌军破城之后,屠杀,抢掠,处处可见。丞相月华咒骂敌酋:尔等今日之事,非禽兽而不能为。待吾主归来之时,必当食汝肉,噙汝皮。敌酋大怒,斩月华于午门之下,其首悬于宫门之上,以示国威。

  明月夜,枯松岗,断肠人,依楼上。

  数月前,花弄影兵败于王朝边境,身负重伤,幸得一名唤作媚娘的女子相救,才免于难。今日城中又传来噩耗,盛世王朝被敌骥覆灭,大将军车臣、丞相月华、尚书尤稽等人殉国。

  此时的花弄影已不在是庙堂之上那个威风凛凛的九五之尊。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他紧紧地握着那柄随他征战数十年的青绝,依然冷峻,警惕。十步之外的媚娘注视着这一切,此人举足轻谈之间皆漏王者之气,她突然对眼前这个男子产生了一丝怜悯。然而父亲的训示不容她违背:城已破,国亦灭,此人必死。

  阴冷的山谷里传来沙沙沙的脚步声,有如滚车辗压着麦田里的稻麦,缓缓而至。花弄影慢慢拔出青绝,敌国的雕虫小计怎能逃过他蜀帝敏锐的眼睛,若不是自己身负重伤,早已逃离敌境。

  陛下,扑通一声,七、八名身着敌军军服的士兵齐声跪下。陛下,吾乃大将军车臣旧部,吾国灭亡后,吾等不忍卑躬屈为,做亡国之臣,故召同臣,拒敌寇,以图夺之。花弄影数月来高悬着的那颗心终于稍稍懈落,卿等皆忠勇,朕月下起誓,定当驱逐敌寇,收复失地,夺回王城

盛世王朝的军营中多了一面“蜀”字旗帜,士兵们个个精神百倍,士气高昂。冲锋陷阵,有如天兵神将,锐不可挡。王朝各郡的残军纷纷向蜀帝靠拢,各地的百姓告诫儿子和丈夫,“国破家亡,大丈夫不从军行,女子也”。至此,蜀帝的军队捷报连连,收复的失地也越来越多。不久敌军中便流传着这样一首儿歌,“将军忠,士卒勇,敌强盗全杀尽;蜀帝归,盛世兴,天可汗一统定江山”。

盛世十四年三月,大雨,盛世王朝王都的东门前跪满了王都百姓、文武百官,他们正迎接着这个王朝传奇般的帝王归来。街角的尽头隐约出现了一面白色旗帜,在场的所有人都摒起呼吸,挺直腰杆,直直地望着那面旗帜。没错,那正是他们崇拜的王朝的奇迹蜀帝。蜀帝跳下战车,走在车队的最前列,大粒的雨滴打在他银色的盔甲上,发出铛铛的锐响,清脆而密宏,腰间的青绝也始终保持着它应有的寒光,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蜀帝宛如天神一般前行在雨中,不语自威。蜀帝看着街道两旁的百姓,无不哭声一片,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十四王爷、太子和八皇子立刻径直走上前去,伏地叩首:“臣弟(儿臣)接驾来迟,望吾皇恕罪。”蜀帝扶起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破城之际,十四弟巧用机智保我皇室血脉。朕收复王都之后,离都远征,若不是十四弟足智多谋,一马当先,打退残余犯军,朕又怎能攻破敌都,一雪盗都之耻,十四弟如此功劳,不能不赏啊”。蜀帝拉着十四王爷的手,在百姓的欢呼声中进入了王都。

 梅花盛放醉西风,长衣飘飘弄园中。纤纤玉莲花间游,伏面低语半妖柔。在十四王爷的梅园中,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正翩翩起舞。十四王爷久久地盯着她,一杯接着一杯往下灌,心情万分复杂。许久,十四王爷才站起身来朝女子叫道:“褒似,你过来。叫做褒似的女子来到十四王爷面前微微下蹲,行了个宫礼。“褒似,你来本王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吧,你可知道本王为什么从不让你出王府”。褒似几次因为心情烦闷想出王府走走,都被王府的侍卫给拦下,她也一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又迫于十四王爷的威严,所以一直没有提起。“像,真像,你和倾城长得太像了!”

盛世十四年七月,淑妃进宫,入住乾倾宫。据说淑妃是十四王爷在外面为蜀帝寻得的妃子,此女子身着白色连衣裙,眼波逐流,纤纤玉莲,玲珑般的歌音宛如天籁之音,和梅妃倾城太像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媚似”,“你以后就叫倾城吧,等这场战争结束后,跟着本王回宫。”和淑妃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蜀帝常常想起与倾城相识的情景,“我是倾城幻化成人后见到的第一个男子,倾城全心全意的为我,我却利用她来换取自己的权力,是我害了倾城……”淑妃为蜀帝轻轻地拭擦着眼角的泪水,“陛下,又想起倾城姐姐了?”蜀帝紧紧地抱着淑妃,心里暗暗发誓,我负倾城的一定要在淑妃这里弥补回来。从此以后,蜀帝便与淑妃日日形影不离,夜夜相拥而眠。

“淑妃,有没有人跨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啊?”“没有啊,陛下是第一个,陛下曾经也这样夸过倾城姐姐吧。”蜀帝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爆裂般的疼痛,好似有人用锋利的宝剑狠狠地刺了他一下,“朕辜负了倾城,朕还没来得及夸耀倾城,她并离开了”。淑妃自知蜀帝想起了倾城,于是乖巧地贴附在蜀帝的胸前,两人又是相拥一夜。可是令蜀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当他重述温情,在行鱼水之欢时,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悄悄地展开了。

十四王爷的梅园中在歌舞升平尽后,上演的是一幕离情别意。“褒似,你不要怨恨本王,只因你和倾城长得太像了,本王不得不把你送与蜀帝。”王府外,枯树旁,夕阳西下。送走褒似以后,十四王爷立刻下令关闭王府前后的所有大小庭门,对外宣称十四王爷近来身体不适,谢绝一切来客。十四王爷的书房中坐满了文官武将,“王爷,属下曾经有幸目睹过褒似姑娘一次,真乃国色天香,如今王爷却将褒似姑娘拱手送与蜀帝,恕属下斗胆,属下替王爷不值。”“不错,王爷,您这间屋子里坐下了超过天下一半的官员,这意味什么?这就意味着真理就在这间屋子里。”官员们文谏武请将十四王爷的野心助长到了极点。“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有所不知,褒似进宫,正是本王精心策划的第一步,我花氏一族统治这片大地已有几百年,向来都是能者居之,蜀帝夜郎自大,沉迷于儿女情长,差点丢掉了祖宗的百年基业,让我等沦为亡国之奴、丧家之犬,这片大地更换新主人的时刻已经到了。”

盛世十五年的一个晚上,伺候淑妃的侍女突然惊慌地逃出了乾倾宫,守夜的太监不知发生了何事,又不敢擅入宫去,于是禀明蜀帝。蜀帝慌忙放下手中的奏折,冲入乾倾宫。蜀帝走出乾倾宫后,立刻叫来侍卫统领:“朕要今夜之事永远成为一个迷,逃出去的那个侍女以及通报朕的那个太监,你知道该怎么做”。第二天早上,宦官将蜀帝昨夜拟写好的圣旨公告天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昨夜突发急症,不幸崩于东宫,朕痛心疾首,但吾国外患未平,不宜过大铺张,现令十四王爷妥善处理太子后世,钦此”。自淑妃进宫后,朝中大臣便开始私下议论蜀帝,近来沉迷于儿女情长,帝王之气有些消散,现如今太子突然崩于东宫,大臣们的议论更加平凡,有人甚至直言上书,淑妃进宫后怪事接连不断,淑妃乃不详之人,妖邪怪物,请求蜀帝将淑妃打入冷宫,永不复出。蜀帝自然不会听从大臣们的谏言,反而将谏言之人个个打入囚牢,并下令若有在谏者,朕定当斩首,绝不轻饶。

王宫的一个角落里,淑妃正和一个神秘人悄悄地交谈着,“你的能耐可真是不小啊,杀死太子,不仅没有被问罪,反而更加受宠。”“任何男人在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人凌辱后,首先想到的都是为她讨回公道,尤其是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淑妃往日的乖巧和柔情一扫而尽,换来的是让人憎恨的满胸城府、满眼势利的丑恶嘴脸。“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明天晚上,王爷将举行他的大事,今天将是花弄影的最后一天皇帝生涯,哈哈哈哈哈”,淑妃看着神秘人那双都快笑炸了的眼睛,嘴角轻轻地向上仰起,突然觉得他们都变得很悲哀。

盛世十五年,蜀帝正与淑妃在乾倾宫品尝着美酒佳肴,十四王爷身披战衣,手提宝剑率领将士杀入王宫,一路高呼呐喊、兵染将血,直至十四王爷杀入乾倾宫,蜀帝依然临危不乱,面不改色,尽显帝王之气。十四王爷盯着蜀帝愣在那里,紧紧地握着宝剑,他对自己的这位哥哥依然有些胆怯。蜀帝端起酒杯递到十四王爷胸前,“十四弟,十五年前,朕和你一样做了同样的傻事,结果朕真的得到了皇位”十四王爷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他现在已经听不见蜀帝的任何声音,只是冷冷地注视着蜀帝,手中的宝剑随时都可能挥向蜀帝。“朕虽然谋得了这个皇位,却要为此内疚一生”蜀帝转过身盯着淑妃,满眼的心疼与不舍,“其实朕早已知道淑妃是你的人,朕没有揭穿她,只是想能多看几眼倾城。”蜀帝的嘴角慢慢涌出了鲜血,说话开始断断续续,显得有些吃力。十四王爷提着宝剑慢慢地靠近蜀帝,“皇兄,你就省些力气吧,本王花费了几年来为自己打造一顶白色的帽子,现在这顶白色帽子就在眼前了,本王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怪只怪你我都身在了帝王之家”。蜀帝闭上眼睛,等着自己的这位弟弟结束自己最后的生命,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归宿,花开又花落,滚滚长江东逝水,人的一生不管经历多少事,不管经历多久的贫穷与富贵,到头来都不过是过眼烟云,一朝散去。突然,乾倾宫内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十四王爷和他带来的将士皆被倾覆在地,十四王爷只感到心底血液沸腾,好似狂风在大海中旋起一波又一波巨浪,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倾城!”蜀帝大声叫道。众人都朝蜀帝呼喊的方向望去,狂风中毅然站立着一位女子,等到狂风散去后众人才看清,此女子身着银色连衣裙,眼波逐流,纤纤玉莲,正是已经离去十五年的狐仙-倾城。淑妃仔细打量着自己这两年来所扮演的女子,十四王爷更是瘫坐在地上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修炼百年幻化成人,原本只想和尘世间的人一样,与自己相爱的人长相厮守,却不想带来了两代帝王的杀戮。”“倾城”蜀帝早以泪流满面。“十五年前,你们兄弟俩手足相残,今天你们又做了同样的傻事,十四王爷,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找来这位叫做褒似的姑娘,将弄影的帝王之气磨散,但是王爷,你以为她真的是你的褒似姑娘吗?她真正的身份是瓦拉国的公主,你一直让她做的事情也是她自己想要做的,如果你们今天兄弟相残,受益的只会是瓦拉国”。十四王爷愤怒地盯着褒似,不,应该说是瓦拉公主。瓦拉公主的身份被揭穿,自知等待她将会是什么,她看着蜀帝那英俊的脸庞此时早已布满泪水,“如果我不是瓦拉公主,你也不是蜀帝,如果我比倾城姐姐更加早些时候认识你……下辈子我在也不要做公主瓦拉公主捡起十四王爷掉落在地上的宝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蜀帝的眼光只是短暂的停留在瓦拉公主身旁后,并转向了倾城。“这一切的杀戮都是因我而起,就由我来结束这一场恩怨吧”倾城的身体的开始发光,越来越来亮,最后照亮了整个乾倾宫。“小狐狸,你真傻,几百年的修行就这样放弃了吗?”九尾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乾倾宫,她那九条尾巴正上下左右不停地摆动着,尽显妖娆,“小狐狸,要知道我们狐仙一族的丹元虽可以化解人世间的一切仇恨,可是这样一来丹元的精力也会枯萎,你就会灰飞烟灭了”。花弄影推翻挡在他面前的酒桌,疯狂地爬到九尾狐跟前,“不,朕不要倾城灰飞烟灭,狐仙,你曾经救过倾城一次,朕现在也愿和皇兄一样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倾城,求求你,救救她”。九尾狐叹气着摇着头,“这次我也无能为力了”。倾城看着花弄影为了自己愿意付出生命的疯狂举动,她想起了她和花弄影初次相识的那个夜晚。在那个月圆之夜,在那片茂密的草丛中,她正进行着自己梦寐以求的成人大礼,就是这个男人放肆地闯入了她的领地,并对她许下了千年的诺言,“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眉似”,“你以后就叫倾城吧,等这场战争结束后就跟着本王回宫。”晶莹的泪珠慢慢划过她发光的身体,洒落在地上,她是狐仙,她本就不该踏入这凡尘中的情情爱爱里来打破人世间的均衡,她现在就要用自己来换回这里的均衡。倾城身体散发出的光芒慢慢变得暗淡,直到最后消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九尾狐吟唱着这两句诗歌消失了,偌大的乾倾宫久久地回荡着九尾狐的声音。

盛世三十三年,蜀帝驾崩,传位与八皇子,十四王爷因膝下无子,自知罪孽深重,三上灵妙寺,诵经礼佛,祈求百姓安康,王朝永世。

千百年后,一书生进京赶考,途径蜀帝与倾城相识的那片草丛时,隐约听到草丛中传来辗压稻草的沙沙声……

 

 

 老猫水平有限,小猫勿怪 啊啊啊啊啊啊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7-19 21:37 0
2

写的还不错啊,可惜有点短,字体突大突小,看着有点难受

但是用笔老道啊


楼兰老猫1 发表于:12-08-14 08:50 0
3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