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69034190.htm 5 1876 2012-05-08 16:04:0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汽车 > 乐行天下一爱唯欧赛欧乐风科帕奇 > 我只是一个厨子

我只是一个厨子

乔士汽车真皮座椅1 发表于:12-05-06 11:54
我想着你,不知觉中,刀又落在手上,蹦了刀刃。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 一遇到这种情况我便不能静下心来,只得放下手中的活计,出门去,如少年时一般坐在厨房门外的台阶上,看看这满山的青翠。
   我看着大竹峰一茬茬的竹笋又长成了粗壮的黑节竹,这样的光景,从回来后我看了有多少遍,连自己都已经数之不清。可我终究不能从这岁月里读出些别的什么意味,来忘记那些年的苦旅,来忘记你。
   我从松下拔了根稗草,叼在口中,用手撑了头,看着那浩渺的白云。我突然想起了我第一次御着烧火棍飞行时的惊险场景,若非有身边三人扶持,恐怕我早已摔得粉身碎骨,也不会有我们后来生命中的那些交集。我还想起了我们一同去流波山的那次,你与我拗气,我整日只得在你身后悻悻的望你的背影,却看不到我想看的那张,你的笑靥。而后那云彩变幻,慢慢的,如同嘲讽我一般,仿佛凝结成了一张,幽幽的,微笑的脸。是你么。是你又来检阅我的忧伤了么。
我起身,从灶火下抽出了那根乌黑愚钝,冰冷执拗的烧火棍。看着它,就像看着年轻时的自己。我想起在山海苑与你的初识。我与你的摘花之辩。你问我的名字。你问我:“我好看么...”我后来发现,那时我的潜意识里,便已觉得,自己与这女子,怕是一生也纠缠不清了。
    烧火棍顶的那颗珠子此时闪闪发亮,是因为知道我又在回忆滴血洞中的那段时光了么。你沾湿的鬓发,巧笑的美目,朦胧的泪眼,在这死渊血洞里,深深的烙印在我生命的每一个角落,从此再也抹消不去。黑松林里的月井,耳旁娇媚的狐语,水中的明月,和那水一样碧澈的女子,在这之后的许多年里,一直盘踞在我的心头。
少年时我爱慕师姐,由爱生了嗔痴,却不敢想象彼时也有别的女子,对自己有这许多的情愫,以致把那些当做自己的痴想,误你良多。到了那审判之日,我才真正明白你对我,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可惜,当我真正明白的时候,你却离我而去了。
从这之后,我便开始了那十余年红尘苦旅。只因你如何待我,我便也如何待你了。我戾气越来越重,杀伐越来越深,世人也越畏我怕我,只道此人是一世魔头。但他们不知我帮你父亲征伐天下,只是想他坐拥江山之时,天下之大,他一声令下,总会有法子救你。我自己也于这许多年中走遍僻壤蛮荒,遍搜法门,只为有朝一日能再见你笑靥如花,与你过些平淡幸福日子。
我一次次找到希望,眼看便要成功,却每每功亏一篑。大巫师收全你魂魄后,我与一个雾中的女子对过话。多年之后我回想时,才知道那是你。你语气淡然,不露悲喜。我想你都知道的罢,这些。我为你做的一切。
但我终究没能救你。

  大黄载着小灰回来了。看来小鼎也快回家来了。你知道么,小鼎是我的孩子。你知道的罢。
   我想起那些年,雪琪如何待我,心中便对你二人都有愧疚。我同样,误了她那些时光。她为我舞剑。她为我拒婚。她为我独守空闺。但她却不能与我在一起。因我的身份,也因为你。渐渐地,每当我看到她时,我心中便如刀割一般,只能用不停地想你,来驱逐那些我对她的想念。天狐曾赞我痴,也曾骂我傻。她知我心中困苦,却不能救之万一。毕竟我们之间纠葛太深,复杂难名。
我开始害怕,害怕终有一天,她会替代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怕我负了你对我的一片情意。我开始逃避。我逼自己与她动武。她用剑伤了我。我却用时光伤了她。我可以想象她那些年为我流的眼泪,为我难眠的夜晚。我知道她对我的情意不亚于你,我想你也知道。但毕竟你为我付出了太多,相比之下,她的付出,在我心中,总是与你差了那关键的毫厘。
   而后你走了。只给我留下一片衣角。我握着它,回到草庙村,失落怅惘了许多时日,生了一场大病。我不敢想象你就这样,真的离我而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想着,你走了,你走了...
从回到草庙村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这样一直昏睡下去,或许这样便能和你相见了。但混沌之中,我身边却有一阵微暖。我开始欣喜若狂,以为那就是你,我真的又见到你了。但醒来时,只有雪琪在我身旁。我在她怀里,哭得像个孩子。只是不住的说你走了。她便像母亲安慰孩子般一直安慰我,陪着我。直到我完全清醒了,她才为了捍卫师门,离开了我。
   师门于她于我而言,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之一。我更加明白了她的苦楚,明白了她对我,也如你对我一样。我明白了如果当时她懂得那痴情咒的话,想必也会如你一般。你生时,一直希望我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不知你现在,是否也这样,在某处庇佑我,祈祷我平安。
一定是的。所以当我在草庙村再次看到雪琪,我突然明白你也一定不愿我因你而困苦一生而是愿我能和心爱的人儿在一起幸福活着的时候,我决定与她回到青云。
已经快到午时了,我也该回去厨房忙活。
你还记得我做的烤野兔么。不管你还你不记得,我仍记得你当时对我的夸赞,和我伸出去的那条我啃了一半的兔子腿。有时我会想,如果儿时没经历那场冤孽,我或许会成为某个酒楼的大厨也未可知。所以我回到了大竹峰,我的家,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厨子。雪琪也不反对,她同你一样,希望我能过我想过的日子。
有时候我还会想,如果换做是你,会否同我过这样平淡的日子。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以致小鼎有时看我发呆会骂我做呆瓜。
所以,不论你现在何处,以怎样的一种形式存在着,我都是那个爱着你的人。那份爱不会消退。我对你是真,对雪琪也是真,你永远都在我心里,以一种不知名的形式存在着。
   我再也不会为别人做烤野兔。我再也不会用袖子为别的人擦竹子请他坐。我再也不会结巴着对别人说“你好看”。这些是只属于你和我的记忆,我会好好珍藏。
现在的我,只是大竹峰上的一个厨子。



飞飞骏骏 发表于:12-05-06 21:53 0
2
呵呵

安全永远第一 发表于:12-05-06 22:00 0
3
哦?~.............

whaleking 发表于:12-05-06 22:48 0
4
诛仙后传?

小雨漫漫下 发表于:12-05-08 16:04 0
5
写的真不错 诛仙啊 经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