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66921891.htm 6 462 2012-4-15 10:20:0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记忆中的江南

记忆中的江南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4-01 22:30

我又一次来到了这里,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虽然事过境迁,一次次的城市改造,早已改变了她的模样,只是记忆深处,依然还保留着关于她的记忆。

这是一处江南典型的宅院,前后三进,前院一棵榉树,正茂密着为堂前遮挡着刺目的阳光,以前家里得了男丁,都会在屋前植上一株榉树,取个“高中举人”之意,要是家里新生了女娃,则会在屋后植一株香樟,并在香樟树根部,埋上一坛子上好女儿红,待得女儿出阁之时,将香樟打成一口樟木箱子,并将那女儿红启封,记忆中那屋前屋后的树都长的很高,树冠都高出二楼的滴水檐。如时值五月,正是莺飞草长的时节,屋前屋后,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最常见的是喇叭花,也称牵牛花,舒张着藤蔓,在窗棂上攀援而上,时不时的开出白的、粉的、紫的花朵,常被幼时的我采摘,可是不论采摘多少,隔一晚上,又会开出一片来。

儿时,母亲常会按着我,端一木凳,置盆清水,然后在树下,给我洗头发,虽年幼,我却也极爱美,非要学着留起了长发,但又苦于不会打理,于是常常疯玩的一头篷乱的回家,这时候被母亲看到了,总会按着我去洗头发,用清水打湿了,然后用一把老木梳将纠结的发梢梳理,再打上皂子,用双手轻轻的揉着,此时的我,低身弯腰,却在母亲这有节奏的揉搓中,舒服的哼出声来,待洗完,就这样随意的披着,迎着阳光在院里奔跑,时不时再采摘些野花野草系于发间,当然,被母亲看到的话,又会免不了一顿说词。

月明风清的仲夏时分,是最惬意的时候,那时候,没有电视、电脑、电话,有的,只是一把蒲扇,一张躺椅,把自己收拾妥当,早早吃了晚饭,就随着家长们,搬着竹椅,一边母亲轻轻的摇着蒲扇,为我赶走蚊虫,而父亲,则是拿着茶杯与街坊聊天,说着笑着。

老屋后,有一口井,井盖上,常年盖着一块板,母亲常常告诫我,不得靠近,说那里关着一个恶魔,专抓了小孩去,当然,我信了。只是有一天,看着父母将一个个的西瓜用桶装了吊下井去,心里就装了一个个的问号,直到大了些,才知道,井的用途,不单单是打水上来,冬天用来洗衣服,不会冻手,而夏天,我就可以吃到最喜欢的冰西瓜,天井边的一米见方的青石板,则是我的私人小天地,坐着,趴着,躺着,看蚂蚁搬家,看蛐蛐儿鸣,此时想起来,那方小天地,堪比天堂。

岁月摇落,白马过隙,当我又一次驻足故地时,眼前早已没了那老宅的踪迹,屋后的小桥流水早已填平作了马路,老宅也在一片改造声中推为平地,换在眼前的是一排齐整的商铺,被隔成一个个的小间,或明或暗的灯光,点缀在那里,麻木的店家,失了吴地的乡音,在日复一日的夕阳中,渐渐老去。那熟悉的高大的树木,也被矮小纤弱的树干代替,在炎夏的炙热中煎熬。

记忆中的老宅、浓密的树阴、树下的躺椅、蒲扇、井,还有那井水冰镇的西瓜,一切的一切,都在慢慢的离我远去,我伸出手,却不能抓住半分,记忆中的小桥流水,还有那半片飞檐,都在水泥森林扬起的飞尘中,渐行渐远,江南,或许,只存活在记忆中吧。


梓树花开 发表于:12-04-01 23:07 0
2
我来了,墨墨走了~

浮生梦华 发表于:12-04-01 23:29 0
3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磨墨添香试琴音 的话:
渐行渐远,江南,或许,只存活在记忆中吧。...
或许还有,只是偶们木有发现,在江南人的江南吧,非是江南人的飘过

天蓝蓝11 发表于:12-04-06 16:21 0
4
很不错的哦

寂小猫 发表于:12-04-13 14:00 0
5
其实我也不算江南姑娘,不是长得像丁香般的姑娘……

我是南蛮子,o(∩_∩)o 哈哈,得罪我滴,木有好下场的。。。。。

施尔美整形专家 发表于:12-04-15 10:20 0
6
江南 二字就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