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66487068.htm 8 742 2012-04-02 20:10:3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苏念离 发表于:12-03-26 10:38
【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文/惊墨

(一)

再次遇到莫静宸,是在伦敦的苏富比拍卖行里。当时正在竞拍一批中国历史文物,其中就有乾隆的玉玺“耄念之宝”。

对于此物,苏瑾势在必得。她今天只穿了一身极素雅的苏州织旗袍,但却也价值不菲。单是领口处的几颗琵琶扣,便是请苏州知名的老先生纯手工绣上去,而这位老先生深得溥仪皇室御用裁缝的真传,且脾气怪异,一年只做一件旗袍。待他退隐之后便销声匿迹了。因此,他裁制的旗袍,每一件都受到国人追捧,可是得到者寥寥无几。

当工作人员捧着玉玺出来的时候,全场唏嘘。苏瑾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嘴角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笑意。起拍价便是一个天文数字,苏瑾不动声色得看着底下的人争相举牌,在一位满头白发的德国老头报出300万英镑之后,便无人应声了。

她举了举手,立在她身侧一直静默的郑楠会意,道:“350万。”一瞬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们。

苏瑾大大落落得微笑迎接各种目光。狐疑的,羡慕的,嫉妒的,还有憎恨的。

她从来都不喜欢拖泥带水,前来竞拍之前,她便先估了价,若是有人高出这个价位,她便起身离席,弃了这件曾经一度让她梦牵魂系的珍宝。

果然,郑楠的一口价下,再无勇者。苏瑾笑着准备站起来上台的时候,却听得大厅那边的角落发出一个低沉的声音:“357万。”

她倒吸一口气,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这始料不及的抢拍,她有些措手不及。主持人已经喊到了“第二次”, 一直立在她身侧静默的郑楠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苏小姐……”

    苏瑾抬起手示意他噤声,樱唇翕动了几下,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走至拍卖行大门的时候,忽然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那人穿着一身正装,像是受过训练,举止有素,面带微笑道:“苏小姐,我家先生想请您吃个饭,不知您是否赏脸?”

苏瑾因为失之爱物,所以心情不快,只看了他一眼便冷笑道:“若是诚心请客,就该自己来请。”说着便推开了那人的手,大步流星得朝停车场走去。

郑楠心知她心情不好,亦不敢多说话,一直到进了车里,他才犹犹豫豫道:“苏小姐,要不要我去打听一下?”

苏瑾看了他一眼,却问:“叶先生现在哪里?”

郑楠不料她会出此一问,怔了片刻方道:“叶先生现在加利福尼亚。”

苏瑾便侧首去看窗外,伦敦的天空仿佛永远都是阴沉模糊的,像是要下雨,却又是永远都下不下来的样子。一辆银灰色AstoMartin停在他们的车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郑楠下车前去交涉。过了一会,有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敲了敲苏瑾的车窗。苏瑾看着窗外男人的脸,觉得有几分面熟,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待她摇下车窗,男人的眼睛里初露狡黠的目光,微微笑道:“苏小姐,果然是你。”

 

车子直接停在了萨佛伊酒店的门口,有门童前来开车门,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礼貌得微笑:“莫先生好。”苏瑾虽知道此人肯定有来历,但是也不免吃了一惊。

萨佛伊酒店位于斯特兰德大街,依偎着世界闻名的泰晤士河。据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结婚前最喜欢与菲利普亲王来此约会,被誉为英国最奢华的贵族酒店。连门童都认得他,想必他是这里的常客。

叶震吾曾经带她来过一次。叶震吾对于衣食住行极其讲究,他在这里还常年包着一个皇室套房,但是苏瑾并未到过。

  “苏小姐?”见她长久未出声,被称为“莫先生”的男人低头轻呼了一声,而后伸伸右手,苏瑾会意,微笑着挽着他的手进了大厅。

“我很抱歉,今天的穿着并不适合这个地方。”苏瑾知道萨佛依酒店的循例,即便是喝下午茶,客人们也必须衣着得体,丝绒领结与合体外套、蕾丝裙与阔边帽是这里的主旋律。

他笑笑,轻声道:“你身上的这件旗袍已经吸引了整个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了。”

苏瑾这才放心得笑笑。

早有侍从为他们准备好了座位,正好面对着泰晤士河。待她坐下,他才开口介绍道:“苏小姐,我是莫静宸,你可还记得?”

经他一提醒,苏瑾这才想起来。

一年之前,她还窝居在浙江某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里。那日正好是百年校庆,校领导请了诸多社会名流来提高学校知名度。而她因略有姿色,被选为学生代表前去迎接接待贵宾。

 眼前的莫静宸便是受邀请中的一位,苏瑾当时毕竟年幼,又缺少经验,遇到这样的场面难免心里发慌,一不小心将茶水洒在了莫静宸的西服上,吓得校领导们张口结舌,道歉之余还狠狠指责了苏瑾一顿。苏瑾本就心慌,被他们一说差些掉下眼泪来。

倒是莫静宸大度得笑笑,转身叫了苏瑾出来。苏瑾向来就怕这些性情不定的有钱人,低着头带着哭腔道:“莫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莫静宸见她梨花带雨的样子,也忍俊不禁,笑道:“我倒要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开溜。”

苏瑾这才大着胆子看了他一眼。

他穿一身黑色BURBERRY西服,还系着一个小领结,一派英伦风格,倒像是刚从英国回来。苏瑾对于这个男人,一无所知。只想着他是贵客,不可得罪。

莫静宸见她泪眼婆娑得盯着自己,笑问:“你看着我做什么?”正说着莫静宸的助理急着跑过来,“莫先生,新西服已经送到了,您看是不是现在过去换?”

莫静宸看了一眼苏瑾,沉默片刻才点点头。离开的时候,他轻声对苏瑾说了一句“苏小姐,我们有缘再见。”

当时,苏瑾还一头雾水,心想他是怎么知道她姓苏的。

“一年前一别,苏小姐好像变化很大。”莫静宸眯着眼,若有所思得望着她。

苏瑾微微一笑。侍从走过来,开了一瓶红酒,苏瑾拿着高脚杯浅尝一口,缓缓道:“61年的Latou,用来招呼我未免有些可惜了。”

莫静宸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但却很快消逝。苏瑾用余光瞥了他一眼,才说:“莫先生是否觉得我的转型太大了呢?”

莫静宸不想她会如此直接,大笑道:“苏小姐说笑了,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我与苏小姐分别已经一年,这其中的变故自然是无消说了。”

苏瑾在伦敦居住的这些日子,面对最多的就是蓝眼睛白皮肤的欧洲人,难得看到同类又是相识的,心里觉得有几分亲切,也与他说说笑笑了一阵。

这一坐,竟坐到傍晚时分。苏瑾优雅得擦擦嘴,说:“感谢莫先生的盛情招待……”

莫静宸半拿着红酒杯,眼神迷离,嘴角微微翘起,“苏小姐能赏脸,该是我感谢你才对。我还为苏小姐准备了一份礼品。”

莫静宸的助理捧着一只金黄色的小盒子交到苏瑾手里。苏瑾倒有些捉摸不透了,莫静宸无缘无故得请她喝茶,又送东西,虽说是旧识,但也不至于如此隆重。

莫静宸笑笑:“打开看看,我保证你定会喜欢的。”

苏瑾心想,肯定是些珠宝首饰。虽这样想着,但也忍不住去拆。

盒子打开的时候,苏瑾着实吓了一跳。盒子里躺着的,就是方才拍卖行里的那枚稀世玉玺。

原来,刚才跟她抢拍的人,就是莫静宸。

“如何?我的这份见面礼,苏小姐可还喜欢?”莫静宸见她长久不出声,隔着长长的餐桌抛过来一句话。

苏瑾抬头看看他,又低头看看手中那枚玉玺。过了许久,才说:“莫先生太客气了,苏瑾与您不过萍水相逢,受不起这份大礼。”

“不许拒绝。我莫静宸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收回来的。”

 苏瑾正想说话,他却忽然站起身,径直走到她的身侧,正色道:“我让助理送你先回去,改日再联系你。”


    听他这话,苏瑾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自来熟,一番话讲的理所当然。

苏瑾最后还是没坐他们的车,待她出来的时候,郑楠已经候在门外了。见她出来,郑楠为她开门,问:“小姐,我们现在去哪?”

苏瑾手里拿着沉甸甸的小盒子,没由来得觉得疲惫,随口道:“回去吧,我累了。”

车子缓缓启动,她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件事,惊起她了一个寒噤,再无睡意。

357,她初遇莫静宸的那一天,正好是57日。


苏念离 发表于:12-03-26 11:16 0
2
我发现,我每次发小说,大妈都会审核【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这是去年写的一则小说,本想写成长篇的,忽然发现自己着实木有那个毅力了。

于是想着改成短篇吧。

呼呼~~~各位喜欢‘高帅富’男银的筒子们有福了,偶第一次写这样的小说,希望你们喜欢。

littleb 发表于:12-03-26 19:14 0
3
相信童话的人,现在要变得每天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童话,这个生活,没有彩排。

圣罗雅 发表于:12-03-26 21:33 0
4
HOHO,小说,好样的,多更点呢- -千万别TJ,否则我会蛋疼的……

苏念离 发表于:12-03-31 09:37 0
5
                  【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二)

  
苏瑾居住在苏格兰郊外的一座小庄园里,她本是不喜欢庄园。当初刚到此地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反对过。只是叶震吾态度坚定,对于此事再没有回旋的余地,她也只能悻悻作罢。

苏瑾穿了一身烟雨青花色的旗袍,女仆从内室拿了一条白色织锦披肩轻轻披在她的身上。

她正坐在小花园里的石桌边,专心致志得煮茶,这已经成了她每天不可或缺的一种消遣方式。桌上放着一整套宋汝窑的天青釉茶具,是她从中国带出来的唯一的物什。

“小姐,叶先生刚打来电话,说澳洲那头临时有急事,所以最近这两个月都不能回来了。”郑楠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微弯着腰低声道。

壶里的水已经开了,苏瑾拿起茶壶又顿了顿,转过头来朝他嫣然一笑,道:“郑楠,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沏了一壶雨前龙井,你来尝尝。”

郑楠依言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得看着她,一双纤细的手不停在他眼前晃动。她今日随意得披着头发,也不施粉黛,但仍是美,像山间的山泉溪水一样,纯净得透出光亮来。郑楠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酒会上,当日的来宾非富则贵。她是挽着叶震吾出现的,只一登场便惊艳四座。

当时他甚是不解。叶震吾流连风月已经不是新闻,可是却从未见他光明正大得带着女伴现身,她苏瑾却是第一个。

正想着,忽然闻到一阵茶香味。郑楠执起茶盏浅饮一口,顿觉舌尖生香,清新怡人,不由赞道:“小姐的茶艺可是越发精湛了。”

苏瑾闻言,嘴角噙着笑意,道:“我这真是闲出来的。”

郑楠听得出她话中的自嘲之意,放下茶盏说:“叶先生临走前嘱咐过我,若是小姐觉得闷,我们可以去意大利看看话剧,或者去法国,这个时节,法国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开得正好。”

苏瑾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摆弄自己的茶具。管家从花园那头走过来,看到苏瑾的脸色很差,有些踌躇只立在那里。

“周伯,有什么事吗?”郑楠歪着头问。

管家周伯打量着苏瑾的脸色,迟疑道:“苏小姐,太太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到机场了,现在老徐已经去接人了。您看这事……”

苏瑾恍若未闻,照旧自饮自酌。郑楠低着头在那里摆弄茶杯,似是在想些什么。

管家又道:“苏小姐……您看需不需要我给老徐打个电话?”

苏瑾打断他:“她要是喜欢这个庄园,就让她来好了。你去三楼准备几个空房。还有,吩咐厨房今晚多做些菜,我给她接风。”

管家走后,郑楠抬头看了看她,见她面容平静,才犹疑道:“不如我陪小姐去夏威夷吧,上次回来小姐不是还说没玩够吗?”

苏瑾看了他一眼,放下茶杯,似笑非笑道:“郑楠,狡兔还只是三窝,这一年我都不记得搬了几次家了,叶震吾到底还有几个窝?”

郑楠脸色变得很难看,到底也没有发作出来,只道:“小姐,我们只是为叶先生办事,还请您不要难为我们。”

苏瑾忽的站起身,她的披肩瞬间就滑落在地上,她也顾不得去捡,“你把电话接到澳洲去,我要跟他讲话。”

她的脸红彤彤的,似乎是被气到了,嘴巴微微上翘。郑楠知道她是生气了,她每次一生气就会下意识得撅嘴巴,像个三五岁的小孩,叶震吾因此跟她劝诫过她多次,但她始终改不掉。

郑楠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面露难色道:“小姐,这个时间叶先生正在休息。您知道的,他休息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苏瑾冷笑几声,随手拿起桌上把玩的一块羊脂玉挂件就往地上砸。郑楠见状,连忙伸手去接,可惜已经晚了一步,那玉落在地上,瞬间就成了两块。他蹲下身子去捡,苏瑾也不看他,穿着家居的拖鞋就往外走去。

郑楠起身追出去,她已经不见了踪影。他急忙跑到客厅门口按了响铃,只一会便有六个身穿白色制服的男子聚集在厅内。

“小姐跑出去了,你们赶紧把她找回来,她向来不认路,这要是被叶先生知道了,可了不得。对了,再带上几个女仆,她没有换鞋,也没有换衣服。”

出了庄园就是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两旁都种满了高大的金链树。此时正好是盛夏时节,枝上有一串串的花序垂下来,金色的小花环环相扣,就像小风铃般飘动起来,说不出的风情。苏瑾因穿着合身裁制的旗袍,所以走不快。她隐约听到有汽车的发动声,便跑到路旁的金链树后面藏起来,她本就清瘦,倒也不易看见。

四五辆车子从她面前飞驰而过,她看到郑楠亲自开了一辆车。她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她就是看不惯他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所以总是变着法得捉弄他,并且以此为乐。可是郑楠是叶震吾一手调教的,很少有失态的时候。

她想起前一次他这样着急找她,还是在一年以前。当时她由于叶震吾的关系,已经提前从大学毕业。她提出想自己找份零工打,被叶震吾一口回绝。她本就固执倔强,一来二去两人便争执起来。确切来说,其实整个过程就是她一人站在沙发前张牙舞爪。

而叶震吾坐在沙发上,很悠闲得抽着烟,然后看着她光着脚在地上和沙发之间上串下跳的样子。郑楠拿着电话进来,叶震吾拿起手机听了一会儿,脸上也没有多大的表情,只是站起来说了一句,我今晚有事不回来睡了,你要是高兴,可以再蹦跶一晚上。

然后又回过头,面无表情得跟郑楠说:“明儿换套新的真皮沙发来。”

叶震吾离开之后,她就索性蹲在地上开始哭,先是很小声的啜泣,后来变成嚎啕大哭。她的身边不断有人走来走去,她也懒得去看,只一味得顾自己哭。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抬起头就看到郑楠立在边上,微皱着双眉看着她。

她一时怒不可遏,拿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就往他头上砸,他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苏瑾趁他没防备时又狠狠踹了他一脚,正好踹在他的敏感处,他疼的闷声弯下腰去。苏瑾看也没看他,便顾自己跑出门去。

当时刚到新西兰,她又人生地不熟,走到街上才有几分害怕。可是因赌气又不愿腆着脸回去,只好在路上游荡。

新西兰的治安是出了名的严恪,她一个单身女性在街上走,很容易就引起了当地警察的注意。她又是个英语半吊子,只看到他们嘴巴一张一合,一句话都没有听懂,说着那几个警察就伸手过来拉她,她一时吓得大叫起来,拼命挣扎着。

郑楠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脸色苍白,额头还有密密麻麻的汗,但是穿着一身正装,训练有素的样子。他微笑着跟警察交谈了几句,那几个警察听了也笑着点点头,又转过脸来意味深长得看着苏瑾。

她自然听不懂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是死死拉着郑楠的衣角,像个迷了路的孩子。

回到家后已经是凌晨了,屋子里被她砸碎了的东西也都已经收拾干净。闹了这么一出,她也深感疲惫,正预备上楼,却听到在她身后的郑楠开口说话了。

他神色严肃,一字一句道:“小姐,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做出这样幼稚的事情,我们没有时间陪您玩躲猫猫的游戏。今晚您很幸运,我在警察带走您之前找到了您。如果您被他们带走……”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冷笑道,“我想叶先生是不会出面将您保释出来的。今天的事儿,我也不会告知叶先生,还请小姐好自为之。”

从那以后,苏瑾不敢再意气用事,任性胡为了。即使一时生气离家,也不敢走的太远。而郑楠也如他所说的那样,再没有出门找过她了。


    她正立在树边出神,却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叫道:“苏小姐,真巧。”暖风熏人,她几乎以为是错觉,回过头去才看到身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宾利,后座上的窗户已经被摇下,里面的人面容俊逸,正眉角带笑得看着她。



苏念离 发表于:12-03-31 09:38 0
6
这篇小说,是偶为了调剂心情写的。

所以,码到哪里算哪里【凝香雅韵】这个世界,没有童话

八过,偶发现偶越来越喜欢郑楠了,一板一眼的样子最有爱了。

南京施尔美整容医院 发表于:12-04-01 16:48 0
7
嘻嘻 今天偶上班~

施尔美整形美容医院 发表于:12-04-02 20:10 0
8
以下是引用 第3楼 LittleB 的话:
相信童话的人,现在要变得每天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童话,这个生活,没有彩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