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66398737.htm 3 474 2012-03-26 21:35:0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安之若素墨留痕 > 【城市笔记】棋路

【城市笔记】棋路

夙愿风雨寒江钓 发表于:12-03-24 11:47

“算到第七路子的时候,异乡人已心力憔悴,一头载在棋盘上……这盘棋最终没有下完,对奕的两人倒成了莫逆的好友。”我听这个故事时,刚刚学下象棋。小舅就跟我提起这个典故。

这是小城的一段逸事,下棋的两人如今业已作古。但凡初涉棋界之人都知道这两个棋手。他们的交情被后人津津乐道。

那一个春天暖和的日子,我独自经过城里车子巷的拐角处,看着春天的阳光像情人的手落在那间老屋黑涩的屋顶上。忽然想起久远的一些年头,一个人端着煤油灯,在老屋里,对着一卷泛黄棋谱打谱的身影,那注定是一个个不眠之夜。

那人的棋最终打遍小城无敌手,人们增送了他一个“奕者”的外号。高处无雪的境界,便落得他余生以古谱为伴。

据说棋路奕到妙处,飞花落叶,海潮山风,均可悟出棋势曼妙的意境。奕者想必也是通擅其理。

异乡人在积雪的冬天,来到奕者的门前,他跋涉了几十里山路,手脚冻得通红,唯有一双眸子还英气逼人。他向奕者讨一碗水喝,好奇得看到空荡荡的堂屋前,一副折叠式杉木棋盘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

奕者看到异乡人伸出双指夹住棋子的姿势,熨贴得像一贴中药的药香游入人的肺腑。他明白了,起身让座,并生火为他熬了一碗烫烫的姜汤。

三十二枚棋子刹那在冬天昏暗的天光里掀起征伐的浪潮。奕者攻击的手在颤抖,大军压境的气势被异乡人诡奇的防守一一化解。

象棋擅征伐,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异乡人的脸色一阵青气弥漫,他的心里不断在算,惊讶得发现他的棋路已被奕者牵引,必须要进入攻击,方能扭转颓势。他的眼睛瞄着棋上“车二进三”的位置。

这是最强的攻击手段,可他忽然明白这样犀利的攻击算路不是他所擅长的。奕者的双眼眼红了,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他明白此路子是他的绝路,随之而来的算路非常复杂,但他看到了如果以自己的算路落子,自个必败。

异乡人的手在颤抖,攻势棋他无法算清,其后的算路面临对手这么强大的攻击压力,他觉得自己会乱,他感觉他已从熟悉的山荫道走入陌生的泥泞小道,虽然他明白此子一落,必将胜出。

但问题是他在巨大的攻击面前已无力算清此子其后的走势。所以在他算到第七路子的时候,他终于一头栽倒。

冬天天光昏暗,早早得天色便黑了,奕者点起了一盏煤油灯。异乡人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奕者在棋盘边用“口述”算完了其后的算路。他说,应该是我败!

异乡人道:是防守负,还是攻击负?是棋理胜还是我负?奕者道,我走不出如此强烈的防守反击手段。异乡人道:我也走不出其后的算路。

几十年前寒霜逼人的夜晚,人们在经过那间老屋时,可以听到一阵棋子落枰闷沉的声响。对奕者的心里有一方天空,即使天欲雪,那红黑子在棋格纵横却掀起人生里诗意的温暖。

我想念那盘棋,想念奕者心灵的天光,想念一些昏黄的颜色把寒冷阻在门外。“咿呀”的一声,大门开了,世界就在心灵里一路一路逼近楚河汉界。

 

 

 


磨墨添香试琴音 发表于:12-03-24 17:01 0
2
虽是散文,但是读来更有诗歌的跳跃

圣罗雅 发表于:12-03-26 21:35 0
3
棋路更是人生路,胜与负,攻与守,富有哲理撒,LZ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