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162892285.htm 2 1586 2012-04-04 16:27:5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昔日留下怀疑的一颗颗种子,今日终成为怀疑的万顷森林(倒韩派文章)

昔日留下怀疑的一颗颗种子,今日终成为怀疑的万顷森林(倒韩派文章)

江中无水 发表于:12-02-06 18:33

 

昔日留下怀疑的一颗颗种子,今日终成为怀疑的万顷森林——兼伤一位潜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不可能

 

一、让文字归于文字

 

我的表妹是挺韩的,我无法责备她,我只给她提了一个意见:“找出自己认为韩寒最好的作品,再阅读一本公认的名家名作,做一个对比。如果阅读的是小说,请从环境的描写、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这三方面来进行比较。”她听见去了,那我的工作就到此为止,因为我相信,喜欢文学或者说喜欢看书的人,终归会得出自己的结论。如果她还认为韩寒是天才文学偶像,那就说明韩寒的小说写的很好,韩寒当之无愧。

 

我一直声明我是不坚定的倒韩派,因为那是跟我的阅读经历有关。

 

高二时(99-00)新概念作文大赛都结束两届了,我们那个小县城的学校才掀起了一股“新概念”旋风,当时的韩寒是我们的偶像,作为同年人,他对我们的冲击力简直就像《悟空传》里孙悟空高举金箍棒给白晶晶留下的盖世英雄的形象,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我欺也。

 

当时先买了他的一本《零下一度》,读起来酣畅淋漓,也甭想我们这种高中生能有多少社会常识,只知道文字看上去很爽,基本说到我的心坎上了。借给同学看,也广受好评。接着读到当时鄢烈山号称“中国第一支辣笔”的杂文集,觉得比起《零下一度》还少了点辛辣畅快,对鄢烈山先生的这本集子就产生了怀疑。

 

后来买了韩寒的《三重门》,当时号称是当代的《围城》,可惜看了三分之二,实在看不下去了,语言晦涩,主要人物形象飘渺如云,故事情节就像老太太在絮絮叨叨,却什么营养也没有,当时已经被一众书籍养刁了胃口的我自然对韩寒产生了一丝疑虑,觉得韩寒写小说的功力还不够。就像《围城》,其实也是晦涩,在小说这个类别里也就是那回事。《三重门》之次,确实只有高中生才能写出来——就像一个网友在微博上所说,如果说质疑《三重门》是代笔,那真是不可思议(大意如此)。确实,如果说《三重门》还是代笔,那代笔者的水平也可想而知。而这种书还好意思出版,并且狂卖,那就是媒体造神书商赚钱的结果了。

 

当时我们文科班流行的一些书:《老子》、《庄子》、《火与冰》、《铁屋里的呐喊》、《百年孤独》、《灵山》、《黄金时代》、《挪威的森林》、《悟空传》、《第一次亲密接触》、《告别薇安》、《八月未央》、《新概念作文大赛作品选》(一、二届)、《三毛系列作品》、《红楼梦》、《黄易系列作品》、《山居笔记》等等等等,可谓水平参差不齐,但至少也让我们知道怎样的文字算是好文字。

 

那时的我,最多认为韩寒是李敖式的人物,杂文不可一世,小说啰嗦难耐。

 

二、偶像的倒掉

 

一个人偶像的建立很难说是什么时候,我就是在初中,90年代中期开始崇拜的。一个是成龙,一个是乔丹,都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成龙的传记里是这样写的:成龙是一位民族心很强的明星,坚决抵制日本的产品。他是一位责任心很强的男人,虽然跟很多女星闹出绯闻,但是一直爱着他的太太林凤娇。是的,那时的成龙还在给三菱代言呢,当时看传记的我就有点晕菜了,然后又闹出“龙女”风波,偶像成龙在我心中轰然倒塌,而现在的成龙,不说也罢。

 

乔丹在中文传记里也是完美男人,除了嗜赌,一切如天神下凡。后来也离婚了,但是他赛场上得成绩摆在那里,在篮球的历史里,暂时他还是上帝。

 

这场讨论给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如果韩寒是真的韩寒,经过这么一场讨论,他的很多疑被曝光,他的粉丝即使再支持他,他在他们心目中也不再是一位完美的神,而是一个也有各种缺点,但是比他们优秀一些的“人”。其实,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人心中不需要神,只是别人给你造好了,当是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你相信了,但是心底将一个个细节疑点累积起来,一直等待他的倒塌,时机一到,怀疑的种子发育成参天高树,偶像轰然倒塌,你的精神信仰就归于你自己。

 

三、一个悖论:论述韩寒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性

 

这个命题的成立有两个必要条件:一、《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这个文章里对《求医》的分析是真的,不虚假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89d4e00100zdwf.html。二、韩寒是自己亲自写的,并且写的是文革后期的医院。

 

在一篇散文中把人物形象:人自身的文化水平,语言动作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医院细节几乎全部实景展现的难度,并表现的无比娴熟,这真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料子。有学过《林黛玉进贾府》这篇文章的同学,应该都还记得老师当年怎么分析王熙凤怎么出场的,又是怎么样的将贾母哄得服服帖帖的,由此可知,《求医》直追当年的《红楼梦》。如果韩寒能保持《求医》一贯的水准,在一篇小散文中都能花如此的心思,焉能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呢?

 

可惜,韩父已经翻出了韩寒当年求医的病历卡,还明确说明是在那时的基础上虚构而成,那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真是可惜,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好苗子就此夭折了。

 

最后引用一位网友的戏文:【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或劝其父:不使学,且泯然众人。邑人笑,特纵其肥马轻裘,洽接风月,日登茶楼酒肆与贤士大夫接谈,夜出揭帖纵议国事,无所不谤。复聚乡里无赖诸少年为奥援。文思日去而浮誉日隆。又七年,富甲一方,名满天下,劝之者已化饿殍矣】。

 

这场论战,看到无数网友不停的分析韩寒的博文和小说,我心窃喜:文字已然归于文字,虽然目的不在文字,但至少会有很多人开始研究注意他的文字,幸也。


蓝蓝卷耳 发表于:12-04-04 16:27 0
2

哎呀,猴子最近又才思泉涌了